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59 毁神识

  此灵宝名为贝叶符石,乃是天穹原修仙界特产的罕见的灵宝,对疗伤有极佳的效果,就算只剩下骨头也能白骨生肉.本皇本来是想用这件灵宝来修补自己的肉身,不过现在既然要占用你的肉身,那就给你用吧.

  金甲卫把符石给了叶秦之后,它在须祢戒子中继续翻找着什么物品,在为夺舍做事前的准备.它见叶秦拿着符石一动不动,转头目光盯着他,冰冷的声音说道:在本皇的面前,你没有任何的逃走或者是毁掉自己肉身的机会.你若是配合一点,本皇可疑让你死的舒服一点.若是不识时务,那本皇让你尝尝阴火炼元神的滋味,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自己动手疗伤吧,难道还要本皇为你疗伤不成?

  叶秦犹豫了一会儿,将贝叶符石贴在腰间的创口上,灌注法力催.

  他不甘心就这样被圣皇夺舍,心中在飞快的寻思着如何才能逃过一劫,避免自己被圣皇的夺舍.把自己的伤治好,这是肯定的,否则连逃命的力气都没有.

  金甲卫的实力太强横了,他根本奈何不了他.

  不过,他并非全然没有反击的机会.

  圣皇要夺舍的话,必定要元神出窍,进入他的体内,吞噬掉自己的元神,然后才能霸占控制自己的这副肉身.但是,在这之前,圣皇必须通过他眉心泥丸**,进入无尽虚空,浮岛内.

  因为叶秦的元神就待在木紫府浮岛的正中间,本命元神碑的光圈内,受到光圈的保护.只要他的元神一直待在光圈里面,圣皇的元神是无法将他的元神吞噬掉的.

  所以这紫府内,可以成为他和圣皇决斗的战场,凭借着熟悉的地利,进行反击.

  唯一不确定的事情是,元婴修士有没有这个实力将本命元神碑的光圈给打破.圣皇的实力,可不是武国修士南天霸那样的小角色可以相提并论的.

  叶秦正焦虑的想着对策,他的伤势也在快复原.

  这块贝叶符石果然神奇,出一丝丝的青光华,这些青光华缠绕在他的腰间,伤口的骨肉以看得见的度愈合,浑身**.而且最让叶秦惊奇的是,连腰腹细微经脉的伤势,居然也被治疗修补的完好如初,丝毫不影响法力的正常运转.就算是青丹门炼制的极品疗伤灵丹,也没有这样的神奇.

  只用了小半个时辰,叶秦腹部的伤势便彻底痊愈,已经完全看不出曾经受伤的痕迹.同时,这贝叶符石绽放的青光也暗淡了三分.

  看样子,这件治疗专用的贝叶符石顶多用三五次,就会完全失效,成为一件废品.叶秦暗道一声可惜,这种夺天地造化,起死人肉白骨的灵宝,使用次数太有限了.

  金甲卫见叶秦的伤势痊愈,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一把扣住叶秦的手腕,将他押到大厅祭坛的跟前,距离冰棺一丈之处.并用一条捆仙索法器,将叶秦捆缚在禁制住叶秦体内的法力.

  在施展夺舍**之前,金甲卫做了最后的一次探查,想要弄清楚叶秦的元神在体内的何处.他扫视搜遍了叶秦的全身,却现叶秦的元神不见踪迹,并不在他的身体内,不由得诧异.

  小子,你的元神藏在哪里?

  金甲卫语气古怪.

  如果是占夺死人的躯壳,那直接占肉身便行.如果是占夺活人的肉身,那要吞噬对方的元神,之后才能占肉身.可钥匙被夺舍的对象的元神都不知所踪的话,那该怎么夺舍?

  他从来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古怪的情况.

  我的元神在哪里,圣皇陛下不会自己找吗?你堂堂一介元婴修士,难道还找不到我一个筑基修士的元神?这要是传扬出去,只怕笑掉四大修仙界所有修士的大牙.

  叶秦冷冷的嘲讽道.

  好,死到临头,居然还敢给本皇使用小手段.待本皇将你的元神搜出来,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本皇倒要你有什么本事将自己的元神藏起来.

  金甲卫冰冷的目光,看死人一般盯着叶秦,愤怒的哼了一声.

  它盘膝坐下,着红光的双目也随之暗淡了下去,最后完全没有了动静.

  接着一缕淡淡的金色光影,从金甲卫的头顶上飘了出来.这缕光影在半空中飞舞了一圈,似乎很满意自己的状态.

  没有了圣皇那一缕神识的控制,金甲卫傀儡停止了一切的活动.

  叶秦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团暗淡的光影.

  这只是一缕神识,并非圣皇的元神.

  通常,修士的神识都是无(被遮住了,看不到),但是圣皇的神识竟然强大到了可以凝成了一个(被遮住了,看不到)的地步.可想而知,圣皇的元神,会有多么的强大蛮强大的,居然强大到遮住了,让我看不到的地步

  那一缕神识,嗖的飞入叶秦的体内,在体内经脉中搜寻元神的下落.它敢肯定,叶秦的元神一定在叶秦的体内.在经过泥丸**的时候,被一股庞大的吸引力吸纳进入无尽的虚空之中.

  它呆了一呆.

  这个地方,它似乎有点印象.灰色的雾气,笼罩了茫茫的天空,一座浮岛漂浮在它的下方.这不正是它在施展紫薇灵术的时候,看到的情景吗!

  它这时并没有注意到,浮岛上,叶秦的元神正在死死的盯着他.

  而叶秦的元神旁边,正悬浮着一柄数寸长的紫色小剑元神法器,南明离火剑.

  叶秦的元神喷出一口元气,吐在紫色小剑上,接着朝半空遥遥一指.

  呼!

  紫色小剑化为一道惊人的虹芒,从浮岛中冲天而起,夹着无边的烈焰呼啸而去,将那缕正在呆的光影完全包裹住.那缕光影来不及逃出包围,左突右冲,刹那间,便被南明离火剑烈焰烧的灰飞烟灭.

  叶秦这个时候只想笑,差点笑瘫了.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金甲卫居然释放出一团神识,冒冒失失的入了他的紫府内,白白给他一个袭击的机会.

  他奈何不了皮厚肉糙的金甲卫,但是用元神法器干掉那缕神识,还是可以做到的.他不惜损耗元神的元气,降低自己的修为,也要将这神识给斩灭.

  可恶,居然敢毁本皇的神识!

  皇陵宫殿,高高的祭坛上,冰棺突然剧烈的震动了起来.

  冰棺内那具圣皇的肉身,似乎异常的愤怒和痛苦.

  十丈高的祭坛在震动,四根金色的镇魂柱在剧烈的抖动,整个地底宫殿被撼动.一个张牙舞爪的细小金人,从圣皇的肉身内钻了出来,试图冲出冰棺.

  元婴!圣皇的元婴!

  叶秦见状,顿时大骇.

  那尊小金人一出现,叶秦只感觉到一股高山抑止的磅礴气息,将他死死的压制住,体内一丝一毫的法力,都无法运转.连藏身在紫府内的元神,都在浑身战栗,在畏惧,连动弹一下都做不到.

  当圣皇的元婴出现的时候,叶秦才猛然间意识到,就算他能斩掉圣皇的那一缕神识,一切依旧都是徒劳.就算金丹修士的气息都能够**的压制他,何况还是恐怖的元婴修士.在圣皇这样的强横无比的修为面前,他连反抗都做不到.

  但是就在整个时候,祭坛周围的四根镇魂柱法器,突然爆出强烈千百倍的金光,撒了出去,将大殿内的每一处都置于耀眼无比的金色光芒笼罩之下.

  元婴冲出冰棺,立刻被四根镇魂柱所出的万丈金光刺在身上,没有肉身的保护,如同数万枚的法针扎在身上一般,元婴出痛苦的一声尖叫.

  四根镇魂柱的威力如此的强大,甚至连圣皇的元婴都难以抵抗它的威力,举步维艰,移动变得十分艰难笨重,度竟然以寸来计算,丝毫没有元神应有的灵活性.

  冰棺距离叶秦仅仅一丈的距离,依旧显得有些遥远,需要花费一些工夫.

  小金人的体型在快变小,它每在镇魂柱的金光下多暴露那么一刹那,便要被销蚀海量的元气,大幅度的降低自身的修为.

  他有些懊恼,早知道就不该去顾及颜面,把叶秦直接放置在冰棺上,省得自己还要跑这么远.

  但是小金人忍着近光灯刺痛,依旧没有停下,继续凶狠的朝叶秦冲了过去.

  只要进入叶秦的肉身中,它便不用忍受这种暴露在金光下的痛苦了.为此就算削弱了自身修为,从元婴期九层掉落下来一层的修为来,也在所不惜.

  四根镇魂柱出的无数金光,强力的压制住圣皇元婴的气息,叶秦身上的压力大为减轻.

  这个时候,叶秦总算从震撼中稍微回过神来,能够做出反应.他突然嘴巴一张,吐出他最强的攻击法南明离火剑.这口火系法器迸射出熊熊的烈焰,当头朝圣皇的元婴斩了过去.

  元婴惊讶的咦了一声.(真傻,都要魂飞魄散了,还咦?应该是啊!吧)

  刚才金甲卫已经用捆仙索绑住了叶秦,禁制住了叶秦体内的一切法力,确保叶秦根本无法调动法力来使用任何法器,来抵抗他的夺舍.

  这是他早就算计好了的结果.可是,这口飞剑的出现,完全出乎他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