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60 夺舍失败

260 夺舍失败


  小金人看到那口飞剑时候的惊诧,绝不下于叶秦见到元婴的震撼.

  因为他知道,金甲卫在搜查叶秦的肉身的时候,根本没有现叶秦体内拥有任何元神法器.

  后来那缕神识有些冒失的误闯也取得紫府内,被叶秦眼疾剑给及时的斩灭,没有来得及给圣皇传出任何信息.所以圣皇虽然知道自己的那一缕神识被叶秦给干掉了,却并不知道叶秦是用什么手段,把他给干掉的.

  他认为叶秦身上没有任何法器,愤怒这才顶着四根镇魂柱万丈金光照射的痛苦,也要冲入叶秦的体内,进行夺舍.可是他没有预料到,叶秦拥有一口元神法器.

  这口元神法器的出现,让他之前的算计完全被推翻.元神法器有些特殊,这种法器无需法力,可以直接用元神的元气来催动.叶秦被捆仙索绑住.全身法力也被禁锢住,并不影响他释放元神法器.

  元神法器施展出来的威力极猛,就算是元婴,也不敢去以身挡这种法器.毕竟修士的元神太过脆弱了,要是被飞剑法器直接砍中,就算他是元婴期的元神,没有任何保护之下,被砍中的话也会被飞剑给斩为两半,直接完蛋.

  小金人看见叶秦吐出一口火系元神法器,顿觉不妙.

  他以极快的度重新算计了一下夺舍的可能性,要同时顶着四根镇魂柱和这口元神飞剑,以它现在的移动度,想要冲到叶秦的肉身处进行夺舍,那已经变得不可能了.因为几个小失误,金甲就去卫身上的那缕神识被毁.还有那口飞剑的存在,令他夺舍的难度剧增,夺舍计划功败垂成.

  他果断的往后撤退,想要冰棺,回到自己的肉身中去.

  然而他冲出来难,想要退回去,也同样极难.

  在四根镇魂柱无数金光的巨压之下,他只能以2寸移动,度实在是慢的够可怜.

  相反,南明离火剑的度极快,叶秦并未受到镇魂柱的压制.镇魂柱对圣皇元婴压制的越厉害,他身上的担子反而越轻松.再加上他为了保命,不惜一切代价反击,义无反顾的斩了下去,南明离火剑的威力达到最大的程度.

  小金人十分无奈的看见,在他退回冰棺之前,那口巨大的飞剑已经朝他当头斩了下来.曾几何时,本皇纵然独自面对一位元婴中阶,两位元婴初阶和上百名的金丹修士,也未将他们放在眼里.如今,本皇却沦落到了被一介筑基初阶修士一剑压头的境地.哎~!世道变了,越来越艰难了!

  小金人叹息,接着它朝飞剑吹了一口气.

  其实汹汹的南明离火剑,顿十时六被开度快那口精纯的元气形成的气旋给吹偏了数寸.

  铛的一声,南明离火剑跟小金人擦身而过,狠狠的一剑斩在冰棺上,却未能给小金人带来任何伤害.

  啊~!

  叶秦呆了呆元婴修士吹的这一口气,真不是一般的强劲.他想要操控飞剑再斩的时候,小金人已经不慌不忙返回了玄冰馆内.

  冰棺停止了震动,再也没有动静.而四根镇魂柱失去了镇压的目标之后,耀眼的金光也随之慢慢的黯淡了下来,回复了平常的模样.

  叶秦匆忙收回那口南明离火剑,飞快的劈砍自己身上的捆仙索法器.数十次之后,这才将这条捆仙索斩断.然后他一跃而起,飞身漂移数十丈,远远的离开祭坛.

  确认自己安全之后,叶秦这才心有余悸的望向祭坛上的那副冰棺,还有祭坛周围的四根镇魂柱,显得有些惊魂未定.

  这四根镇魂柱,本来是圣皇用来对抗大天劫用的法器,没想到却被仇敌利用,变成了镇压自己的利器.把肉身和元神给封镇在这冰棺内.好在今天有这四根镇魂柱,否则叶秦不知道最终会是什么结果.

  这个结果,比叶秦预料到了最糟糕的局面还要好了许多.他想到的最糟糕的局面,是被圣皇的元婴冲入自己的紫府内.如果那样,那他可真要头痛无比,束手无策了.毕竟,这大厅里镇魂柱压制圣皇的元婴,令他难以挥出实力,紫府内却没有可以压制圣皇的法器.

  叶秦逃出一劫,心头的危机感并未减弱.圣皇被他逼回了冰棺内,可是谁知道它什么时候又会冲出来.下一次圣皇出来,肯定能找到对付自己的办法.

  而且那尊金甲卫傀儡虽然停止活动,休眠了过去,可不知道他会不会被圣皇的神识给重新唤醒.

  叶秦想到这里,惊出一身冷汗,不敢在宫殿内多待片刻,急忙掉头迅离开宫殿.只有离开这地下皇陵,才能确保自己点安全.他想要从这通道离开这危险无比的地下皇陵.

  叶秦出了内宫,小心的避开沿途休眠中的石人傀儡和飞天雷鸢,潜行出了城区废墟,来到当初一群修士进入地下皇陵的通道口处.

  叶秦望着通道出口,瞬间呆住了.他愕然的现,这条通道已经被汩汩的岩浆给完全封住了.想要从岩浆中过去,那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应该是废墟内养伤太久,错过了五日的期限,耽误了出去的时间.

  叶秦愣了一会儿,苦恼的摇了摇头,这条通道每隔四五十年,日星月星错位,岩浆潮汐下降到最低的时候,才会开启一次.难道自己要和那恐怖的圣皇待在这皇陵,长达四五十年?

  既然无法离开地下皇陵,必须和这圣皇继续斗下去,叶秦也很快看开了.不再为这个而苦恼.

  最糟糕的局面就是被圣皇的元婴冲入无尽虚空,在紫府内给他添大乱而已,要是圣皇有这个本事打破本命元神碑上的光圈,他也没辙.

  他现在最担心的反而是其他的问题.

  叶秦倒不是怕自己会在这地下皇陵饿死,他身上带了数十块下品灵石,只要有灵石,便能在紫府内种出足够的食物,活个四五十年也没有问题.

  但是,他要提升自己的修为,必须有足够的灵丹.

  在紫府内栽培灵草,炼制灵丹,这需要消耗大量的灵石.

  叶秦带的这数千块下品灵石,顶多够他用一年左右,便会完全用尽.到时候,他就没有办法修炼下去了,在地下皇陵剩下的数十年时间,完全是空耗,白白浪费掉.

  如果有足够灵石供应的话,叶秦并不介意自己在什么地方修炼,就算是和圣皇做邻居也无所谓.可是四五十年得不到灵石的供应,这将极大的耽搁他的修炼,日后的修炼之路将会十分渺茫,这是他绝不愿意看到的.

  叶秦真正苦恼的是这个问题.

  他思索了一下,突然想起落日教教主史寒阳,想圣皇进献的一大袋储物袋的贡品中间,便有一千块中品灵石,这相当于近十万下品灵石的数量.

  加上圣皇被困在这地底皇陵不知道多少年,期间得了大量的贡品,里面只怕有不少是灵石.

  这样看来,如果能够将这些灵石取到手,应该足够支持他修炼到四五十年之后.甚至还绰绰有余.

  叶秦顿时精神大振,立刻飞身返回内宫宫殿之中,找到金甲卫.他亲眼所见,圣皇收下的这些贡品,全部放在这金甲卫手中的一枚须祢戒子中.

  圣皇寄存在金甲卫身上的那一缕神识,被叶秦毁掉之后,金甲卫便一直无声无息的坐在祭坛附近,至今没有任何动静.叶秦重返大厅,看到金甲卫没有动静,有些纳闷,不知道为什么圣皇没用神识将他重新唤醒.

  不过这样也好,省得他还要想办法逃脱.

  叶秦飞身来到金甲卫身前,要将他手中的须祢戒子取下来.

  却现戒子紧紧的扣在金甲卫的手指上,扳不动.而且让叶秦郁闷的是,这还是一件神识认主的法器.

  也就只有圣皇的神识才能打开,别的修士根本打不开.

  除非叶秦的神识能强过圣皇,将戒子上的圣皇的神识给直接抹去,才能够将这枚须祢戒子打开.以叶秦的修为,显然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叶秦甚至拿了他那口元神法器,想要将金甲卫的那截金手指砍下来.费了半个时辰的时间砍,依旧是徒劳.这九阶金甲卫傀儡的金甲太坚硬.根本砍不动.

  叶秦愁,难道他就在这地下皇陵被封闭四五十年,空守着一股藏着众多贡品的须祢戒子,却得不到一块灵石来用?

  小娃娃,你在干什么,怎么刚离开却又回来了?居然还敢在本皇的身边,公然的动本皇的财物,真是胆子不小啊!祭坛上,冰棺突然传来了一个沙哑的中年男子略带嘲讽的声音.

  陛下,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你被封在冰棺内,晚辈却被封在这地下皇陵内.这皇陵也就数十里方圆的地方,晚辈又能跑到哪里取.在宫殿外面和在这宫殿里面有什么区别.这恐怕正是陛下所乐见的吧.叶秦见祭坛冰棺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太在意,继续想着如可才能打开金甲卫手中的这枚须祢戒子.

  本皇有四五十年的时间来考虑如何夺取你的躯壳,自然乐见你还活得好好的.你若是闲着无事,那就在本皇的宫殿内随意逛逛吧.此外,本皇的须祢戒子中有不少珍贵的灵药材,你可以使用充饥,也可以提升修为.你要是想要的话,这些也都可以给你食用.不用谢本皇,反正你的这副躯壳,迟早也是本皇的.确保你不饿死,这是本皇该做的事情

  冰棺传出的沙哑的声音,不急不徐的说道,完副胜券在握的淡然语气.之前那场夺舍失败,似乎并没有给这位圣皇带来多少负面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