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61 抢占先手

261 抢占先手


  ……

  圣皇有足够的理由自负。他是元婴修士,比叶秦不知道强大多少倍。而真正令他自负的原因是,他从来都是把一切都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金甲卫刺出的那一剑,令叶秦腹部负伤,错失了离开通道的时间,已经注定了叶秦在未来的四五十年内无法逃离这皇陵。至于夺舍之时的几个小小的食物,丝毫不影响大局。

  正因为此,他并不介意叶秦在宫殿内乱闯,甚至用法器去劈砍金甲卫想要将金甲卫手指上须弥戒子取下来。他甚至愿意拿出须弥戒子内可供是用的物品,让叶秦不会在皇陵内饿死。

  叶秦用法器挖不下须弥戒子。只能放弃了这个念头。不过在这时候。他却突然露出一副古怪的面容,“殿下,这金甲卫是宫殿内唯一的一尊完好无损的高阶傀儡,可以供笔下操控趋势。你要对完备夺舍,凭借的无非就是这尊金甲卫傀儡。是吧?要是笔下没有这尊金甲卫傀儡,能那完备怎么样?难道陛下自己元婴出窍,从冰棺内跑出来抓我?那可能难办啊,之前陛下从冰棺内冲出来,却被镇魂柱给镇压了回去。显然陛下无法单靠自己的力量,完成夺舍。”

  圣皇并未惊醒大幅,选择了沉默。叶秦的这个问题,他不能回答。他之前的夺舍实力,便已经看出,这小子表面上看起来一副沉默低调的模样,但是心智藏得极深,而且非常能隐忍,令他一开始也看错眼。

  不论他回答是,还是回答否。都会非叶秦提供一些信息,从而让叶秦现某些蛛丝马迹。他不想非叶秦提供任何机会,来找出自己的破绽。

  “按照之前的推断,圣皇只能借助这尊金甲卫。因为在这尊九阶傀儡面前,完备没有任何反抗的实力,只有束手就擒。

  叶秦不管圣皇的沉默,继续做着自己的猜测。

  “可令完备差异的是,从晚辈离开宫殿出去一趟,有返回这宫殿,以及技能高过去五六个时辰,笔下这边却依旧没有任何东京,金甲卫没有苏醒。还有,晚辈记得一件事情,我将金甲卫身上的那一缕神识毁掉之后。笔下气的大怒,当场想要从冰棺内冲出阿里吞噬了我。

  所以晚辈猜测,笔下目前还无法操控这尊金甲卫来擒拿。据晚辈所致,越高接的傀儡,所需要动用的神识越多。极品九阶的金甲卫傀儡,所需要动用的神识非常庞大,庞大到了圣皇笔下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调集的地步。特别是圣皇现在还被镇魂柱封锁住,实力受到了极大的压制,这就更难了。”

  叶秦看了看冰棺,冰棺沉默的旧相识没有听见他说话一般,没有任何升息。圣皇散的气息,无惊无喜无哀无怒,让叶秦也摸不准圣皇现在究竟在想写什么。

  “既然圣皇不否认,那好吧。完备便来做二个小小的猜测:一是,笔下已经彻底无法控制这尊金甲卫了。二是,笔下还需要一些时间,来重新控制这尊金甲卫。这第一个猜测么,笔下非常有信心在未来的四五十年内对晚辈进行夺舍,应该是想自己能够在这段时间内重新控制这尊金甲卫,来擒住我。所以这个猜测应该错的。这第二个猜测,恐怕就是圣皇正在做的事情——叶秦将这尊金甲卫,连同它手中的须弥戒子,直接给扔进了他的储物袋中。

  一尊金甲卫傀儡也就跟一个人躯差不多大小,一个储物袋就足够把他给装下带走了。这尊金甲卫傀儡进了叶秦的储物袋,马上被叶秦咋ichuudai上覆盖上一层神识,于外界隔绝。圣皇的神识便无法跟储物袋中的金甲卫取得任何联系。这个办法,还是叶秦在挖须弥戒子的时候,意外想到的注意。

  祭坛冰棺爆出一波无比愤怒的狂怒厉啸,整个弟弟宫殿都在震动。这一次的狂怒,比上一次有过之而无不及。“混账,居然敢拿走本皇的傀儡,待本皇出去,必叫你尝尝万鬼噬魂的厉害!”

  叶秦早有准备,在圣皇大怒之前。便眨眼工夫冲出了宫殿通道,逃到了大殿之外。在宫殿之外,他依旧能够感觉道圣皇那滔天的怒火,足以令任何修士震撼。

  叶秦胆颤心惊了好一会儿,接着却是狂喜。因为圣皇越被激怒,那马说明他做的事情越对,这尊金甲卫傀儡决不能留在内殿,让圣皇有重新控制它的机会。没有了这尊金甲卫傀儡,就算是圣皇这位元婴修士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老老实实的躺在被封印的冰棺里。

  叶秦飞快的原理宫殿,来到了地下皇陵的一片废墟之中。这个地方远离宫殿,圣皇的神识难以触及。拿他无可奈何。他在这废墟,找了一处宽敞而隐蔽的地下室,一边炼丹,一边闭关修炼。

  只要给他足够的灵石,叶秦不在意自己在什么地方修炼。等四五十年之后,地底岩浆通道重新打开。他便立刻远遁。到时候管他什么圣皇不圣皇,自己能躲多元便躲多远。

  地底世界,暗无天日,日子在不知不觉中过去。

  开始,叶秦还担心圣皇会使出其它令他意想不到的手段。但是迟迟没有见到圣皇的动静,他这才安下心来。

  偶尔有空,叶秦还尝试这用神识躯控制金甲卫,看能不能操控它。

  只是每一次都一失败而高中。

  叶秦也没有大在意,这在他的医疗之中。以他弱小的神识,甚至无法将金甲卫唤醒,更别说控制这样高阶的金丹级别傀儡。

  失败了多次,叶秦对这尊金甲卫傀儡也丧失了兴趣,没有再打它的主意,二是专心于自己的修炼。毕竟这才是他一切的根本。等他日后结丹之后,或许有机会操控这样一尊强大无比的傀儡。

  一想到这里,叶秦便振奋不已。

  就这样,叶秦在这万丈深的地下皇陵,在没有任何打搅的情况下。开始心无旁骛的闭关修炼。

  他的修炼度可谓达到了最快的度,短短一年便快接近到了筑基期四层,眼看实力又将要得到一个小小的晋升。就算是青丹门天赋最高,最核心的筑基弟子,在整个门派的帮助之下,修炼度只怕也未必能比叶秦快。

  叶秦甚至想,就这么在这地下皇陵中一直留恋下去,其实也挺不错的。不需要为四大修仙界的纷争而愁,也不用担心意外卷入其中。

  可惜,好景不长。

  大约一年之后。叶秦打开随身的储物袋,抖了抖,里面哗啦只掉出最后的数块下品灵石。

  叶秦郁闷的撇了撇嘴,一脸的无奈。

  连聚宝葫芦里的灵石,也被他取出来,在紫府内用于栽种灵药,然后成为一粒一粒的灵丹。最终,这些灵丹都转化为了元气,转达他的元神。

  叶秦愁眉苦脸,就算他把金甲卫收入储物袋,但是依旧没能解决自己灵石不够用的额问题。

  这才刚刚过去一年,他手中的灵石便告耗竭。那么在剩下的漫长的岁月之中,他将无法炼出一粒灵丹,完全只能靠《坐忘经》修仙功法来修炼。

  可是他尝试这打坐一个月,便坐不住。光靠《坐忘经》的修炼,度太慢了。修炼一个四五十年,估计顶多慢吞吞修炼道筑基期四五层而已。那他追求长生的梦想,渺茫。

  他需要灵石。

  而且须弥戒中便有大量的中品灵石。

  叶秦脸上神色变幻,守着一堆灵石却不能是用,这让他无论如何也不甘心。

  他想了许久,最后一咬牙,往皇陵内殿飘去,要去见圣皇一面。看能不能想出什么办法。

  内殿一切如常,跟一年前离开的时候灭什么两样。

  叶秦也没有说话,来到祭坛下,距离冰棺三十丈之处的安全距离。他相信,圣皇已经知道他来了,而且对他的到来一定会感兴趣。

  果然,叶秦站了一个时辰之后,圣皇不冷不热的出生问道。

  “小子,怎么又跑回来了?莫非是想通了,想要主动将你这副躯壳送于本皇。……哦,不对啊,你小子应该是饿了吧?筑基修士还无法做到真正的辟谷,时间长了必须吃一些什么。你带的食物应该吃完了,来这里可是想让本皇出售帮你?”

  圣皇的怒火早就在过去的一年中平息了。

  他在叶秦受伤接连吃了两次憋。十分的郁闷。但是时候回想来,这完全是他自己的失策,怒不得叶秦。他让自己的那一缕神识,从金甲卫身上飘出来,闯入了叶秦的体内。结果意外被叶秦所暗藏着的元神法器给毁掉。

  圣皇虽然动怒,但是绝不缺乏理智。

  他在过去曾经一共分化凝聚出四缕强大的神识,分别寄存在铁甲卫、铜甲卫、银甲卫、金甲卫这四尊金丹级别的傀儡身上,从而让这四尊傀儡有极高的自主能力。

  不过铁甲卫、铜甲卫、银甲卫、身上的神识,早就在地下皇陵沦陷的时候,便被毁了。只有金甲卫身上的那一缕足够强大神识,控制字金甲卫傀儡。

  叶秦一剑摧毁金甲卫身上的那缕神识之后,居然很快胆大无比又跑回来,还把金甲卫给装入储物袋中给带走。他过去一年除了待在被四根镇魂柱封印的耳机谈冰棺内,根本无法做任何事情。

  他的愤怒,可想而知。

  愤怒归愤怒。失去了金甲卫傀儡,圣皇必须面对一个无比残酷的现实——他奈何不了叶秦。叶秦把他最大的主力给干掉了。就算是这个只有筑基期初阶实力的小蝼蚁在他身边跳来跳去,他依旧无可奈何。

  现在圣皇心中还是挺愉快的。在接连吃了两个闷亏之后,叶秦今日突然来到这宫殿内,让他现其实还有一个小小的优势——这地下皇陵缺少食物,叶秦很可能因此而陷入了困境,只有这须弥戒子中存在大量可以食用的物品。偏偏,能打开这须弥戒子的只有他圣皇。

  圣皇此时心中有一种无比淋漓的快感,你小子也有来求本皇的一天,活该你倒霉。

  “笔下既然猜测到了晚辈的来意。那晚辈就实话实说吧。金甲卫那一剑,将晚辈给留在这地下皇陵。晚辈现在缺少食物,希望笔下能将留在这枚须弥戒子法器上的神识给抹掉。笔下一位如何?陛下可以提条件。和晚辈做这个交易。除了晚辈这身躯壳之外,晚辈绝无不允。”

  叶秦面色如常。不知道的人。或许还会以为,叶秦根本没有和圣皇生任何不愉快的事情。但是叶秦知道,圣皇答应的可能性极小极小。他这也是勉强前来一试。

  “小子,除了你这副躯壳,你身上没有任何其它本皇需要之物,如是在一年前,本皇要夺你的躯壳,自然会助你,不让你饿死。可是如今,本皇既然已经没有手段夺你的躯壳,你的死活跟本皇无光,本皇无缘无故为什么要帮你呢?况且本皇这枚须弥戒内藏无数珍奇异宝,尤其是那么好被拿走的。你就憋做梦了,除了元婴修士,谁能抹去本皇在戒子上留下的神识?

  还有,如果你在这地下皇陵被饿死的话,算你小子走运。如果不死。那四五十年之后,马东彦会再次返回这里。要是他能给本皇带回一副适合的躯壳,那你小子就等死把。不管你逃到哪里,本皇定叫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圣皇淡漠的声音说完,冰棺内静寂无声。

  叶秦怔了一下,心懵然沉了下来。他差点把那马东彦给忘了,此个筑基高阶修士在四五十年之后肯定还会再来这里救圣皇脱困,是一个大麻烦。虽然说马东彦带回一副单灵根过八十的躯壳的可能性极小。但是凡事没有绝对,谁知道马东彦有没有这个本事呢?圣皇并非一定要夺体的舍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