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65 破损的银甲卫

265 破损的银甲卫

  叶秦和圣皇的两笔交易完成,便马上离开宫殿,去寻找圣皇口中的那座隐蔽的小型传送阵,准备离开地下皇陵。

  通过皇陵通道的时候,叶秦看见那尊倒在地上的破损的银甲卫。心中一动,停了下来。她之间因为被一直困在皇陵,而且手中还有一尊完好的金甲卫,所以对这尊破损的银甲卫也没有什么想法。他现在即将想要离开皇陵,而且金甲卫也还给了圣皇,这尊破损的银甲卫对他有极大的吸引力。

  叶秦走了过去,仔细看了看这尊二丈高的银甲卫的破损情况。他胸口凹陷下去,破损不算太严重,不知道有没有被修复的可能性,离开皇陵之后想想办法,或许能把他修好。

  他是九阶傀儡,实力仅次于金甲卫。这样的高阶傀儡,只有元婴期修士才能制造出来,价值极高,在各个修仙界的坊市想买都不可能买得到。只要能把它修好,那万利的买卖。

  最重要的是,他的体型还不算太大,加上它旁边一杆银枪法器,勉强可以装进储物袋中带走。而且另外两尊铁甲卫、铜甲卫,它们的身躯太过庞大,无法装入储物袋中。他就算想把它们一并带走,也无法做到。

  他答应过圣皇不再破坏皇陵宫殿,并留下金甲卫,但是没有答应不带走其他的物品。所以带走这尊银甲卫,这并不违背和圣皇的约定。

  叶秦想到这里,嘿嘿一笑。拿出一个随身携带的储物袋,把里边的物品都清空,然后将这尊破损的银甲卫给装了进去,这才疾离开宫殿,去找那座可以离开的地下皇陵的小型传送阵。

  混乱之地,某处山岭隐蔽的山洞深处,一座满是尘埃小型的传送站内,突然泛现出黄色的光芒,接着空间也出现扭曲,这是有人即将被传送抵达这里的预兆。

  接着,一名身穿青衫,相貌一般的年轻修士,突兀的出现在小型传送阵上方,他正是刚刚从地底皇陵出来的叶秦。虽然从封闭的地底皇陵逃了出来,但是他的脸上并未看出任何的笑意,反而有些沉重。

  他十分清楚,自己在地下皇陵被困的这一年多里,已经严重的冒犯了和得罪了圣皇这位元婴修士。

  圣皇是迫于无奈,不想他在圣皇陵内肆意破坏宫殿,才放他离开皇陵。这可不意味着圣皇不记仇,会把他干掉金甲卫体内那一缕神识的事情一笔勾销。等四五十年之后,如果,马东彦侥幸找来一副灵根潜质过八十的极品修士肉身,那么圣皇一旦夺舍,从地下皇陵重新出世,绝没有自己的好果子吃。圣皇出来后,根本不需亲自动手,只要随口一句话,恐怕都有无数混乱之地的筑基修士、金丹修士愿意主动请缨,疯狂追杀他。

  这是一个极大的后患,这个麻烦不解决,估计自己的性命堪忧。必须想办法,组织马东彦得到适合圣皇夺舍的肉身,如果有机会,甚至直接干掉马东彦,铲除后患。

  叶秦迅打量了一下山洞,这是天然的山洞,是一些普通的山岭蝙蝠、蜘蛛**居之地。一般的修士根本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圣皇选择在这种不起眼的地方造了一座小型的传送阵,作为进出皇陵的备用通道,显然是早有预备。

  叶秦钻出山洞,记住了山洞所在的位置。然后想着自己现在该去哪里,是去寻找马东彦,或者还是返回灵雾修仙界。

  他略一沉吟,驾驭起乌云障法器,往圣皇城废墟方向飞去。

  根据圣皇的口述,圣皇城内有一座上古传送阵,可以进行远距离传送,直接和其他仙缘城连通。只要有做够的灵石来启动上古传送阵,从混乱之地返回灵雾修仙界,也就是瞬间的事情。

  他要去看看那座上古传送阵还在不在,如果在的话,那他便能极短的时间返回灵雾修仙界去。

  圣皇城早就是一片残垣废墟,倒塌的青石,杂草丛生。叶秦费了好几天的功夫,翻开废墟内的乱石,终于在废墟中央,乱石深埋之处,找到了一座大型的传送阵。

  这座传送阵为六角形,颇为庞大,足足有十余丈大小,比叶秦见过的所有传送阵都要大好几十倍。六角上有许多密密麻麻的插孔,用于**中品灵石。

  传送阵的六个角,每两个角分别对应了一座仙缘城,分别是灵雾仙缘城、天穹原仙缘城、万月湖仙缘城。可以直接传送到这三个地方去,每座仙缘城都有一座同样的上古传送阵。

  “这应该就是上古传送阵了……对应灵雾仙缘城的两个角上有六十七个插口,看样子需要六十七块中品灵石才能传送!”

  叶秦咂舌,相当于六千七百块下品灵石的数量。他身上剩余的下品灵石总共也就几块而已,根本不够用。聚宝葫芦每天只能产一块下品木灵石。

  叶秦考虑了一下,驾驭乌云障飞往混乱之地的坊市,要想在最短的时间内凑够这样一大笔灵石,只有混乱之地的坊市才能够……

  换乱之地坊市的大寨内,一间石屋中,侯千机正在和一位客人讨价还价做买卖,铁大胆则无聊的站在门外守着,以免有人闯进去。

  一年前,他们二人在火焰山脉遇到叶秦,便厚着脸追随叶秦来到这坊市。然后叶秦同史寒阳、马东彦等筑基修士前往地下皇陵冒险,他们二个练气期修士去不了,只能留在坊市等叶秦回来。

  他们也不清楚叶秦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又不愿意离开。毕竟能够幸运追随一名有前途的筑基修士,这对他们二人来说也是机会难得。他们为此甚至不惜脱离了红云教,也想要追随叶秦,期盼着叶秦有朝一日自立教主,他们也跟随着立教元老,身价大涨一截。

  叶秦这一回去,让他们二人愁。好在,叶秦当初给他们留下了数百块的小品灵石,侯千机和铁大胆两人一合计,便干脆一边在这坊市内做起了倒卖低价原材料的生意,一边等叶秦返回。

  他们这连个是练气期六层、五层的修士,在坊市很难吃得开。虽然侯千机有些经商的头脑,铁大胆也有足够的胆量。但是他们二人修为低微,又没有任何后台,这买卖生意自然也不敢做大,勉强够他们平时的开销而已。

  这日,一名青衫筑基修士飞身落在坊市寨内,在坊市内向各个石屋内经商的修士,批量售卖各类低阶的灵丹,交换中品灵石。

  铁大胆远远的看见那修士的相貌,呆滞了一下,失声惊呼,连忙拍打石屋,让侯千机赶快出来。

  “老铁,怎么回事?我不是叫你守在外面吗?”侯千机正在和客人做买卖,被铁大胆给打乱,顿时不快,从石屋内走了出来。

  “我眼睛不是太好使,老侯你,那人是不是秦前辈?”铁大胆没理会侯千机的不悦,兴奋的指了指远处。

  “的确是秦前辈回来了,开跟我过去迎接秦前辈!”侯千机看了过去,顿时惊喜无比。

  他顾不得招呼客人了,急忙和铁大胆朝远处飞奔了过去。

  “秦前辈!”

  他们二人飞奔来到青衫修士跟前,激动的躬身一拜。

  “你们二人还在这里?”叶秦微微愣了一下,呵呵的笑道。隔了一年多方才回到这混乱之地,他还以为他们二人早就离开了坊市呢。

  “秦前辈,当时你叫我们在这里等这,晚辈二人便一直留在此地,日日期盼着秦前辈回来,只是前辈迟迟未归。但晚辈心愿,前辈吉人天相,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始终没有离开。果然,前辈时隔一年便回来了,我二人也算没有白等。”侯千机激动的满脸通红。

  稍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