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66 返回灵雾城

266 返回灵雾城


  “秦前辈,五大教派,还有史教主他们都去了灵雾修仙界,如今的混乱之地已经没有多少为筑基期以上的修士。秦前辈只要在这里振臂一呼。追随者必众。你看咱们是不是在这里自立教派,开创一番大业?……或者,也和众教派一起杀到灵雾修仙界,去抢占一大块地盘?以前辈的实力,在灵雾修仙界霸占一个小国的地盘,招兵买马应该没任何问题。数十年后秦前辈修为日益精深,甚至像红云老祖等前辈一样结出金丹,在修仙界呼风唤雨,也未必不可能。”

  侯千机见叶秦陷入深思,小心的提出自己的建议。

  叶秦瞥了一眼侯千机,这侯千机的修为虽然十分低微,可野心不小。居然鼓动他去灵雾修仙界抢占一块地盘,扩充实力。侯千机有着想法。并没有错,毕竟是混乱之地的修士,可以不在乎灵雾修仙界的存亡。

  但是自己不同,是灵雾修仙界第三大修仙门的弟子。况且叶秦有自知之明,自己的实力比起同样修为的筑基低阶、中阶修士来说。还算不错。但是随便遇到金丹修士,那是有死无生。

  “现在还不是谈这些的时候。正好你们来了,我这里有几瓶普通的灵丹,你们二人拿去将它们在坊市内卖了,给我尽量换回一些中品灵石来。如果没有中品灵石,下品灵石也行。”

  叶秦拿出数个丹瓶的灵药,交给侯千机和铁大胆二人,让他们二人去售卖。

  “灵丹!这种可以提升修为的低阶丹药,可比灵石还稀缺,非常适合练气期修士使用。小的最近一年在坊市认识了不少商人,应该可以帮前辈将这些灵丹最适合的价钱出售卖点!”

  侯千机惊喜的接了过去,嗅了嗅气味,失声惊呼。有灵丹在手,不管灵根潜质的高低,就能不断的增长下去。灵丹可以称得为紧俏。最容易卖出去的一种货物。

  叶秦将售卖灵丹的任务交给了侯千机和铁大胆二人。

  侯千机二人清楚熟路,只花了三天时间,便在坊市大寨内将这几大瓶的灵丹都卖给了此地的商人。因为混乱之地的修士大多去了灵雾修仙界,如今坊市的修士稀少,商人也不多。他们几乎把坊市所有商人手中的中品灵石都收集了过来,也仅仅只得到上百块左右的中品灵石而已。

  好在,这些数量对叶秦来说,已经足够使用了。

  他满意的收了所有的中品灵石。将多余的二百多块下品灵石,还有一小瓶丹药交给侯千机和铁大胆二人。

  “我要赶去灵雾修仙界,处理一件紧急事务,你们二人如果想去的话,就去灵雾修仙界的南梁国。那里有我的几个朋友,他们正需要人手扩张势力,你们可以和他们合伙经营南梁国青州的一块江湖帮会的地盘。如果不愿意去的话,就留在这里混乱之地慢慢修炼,这小瓶灵丹和灵石算是我给你们的酬谢。”

  叶秦吩咐完,离开了坊市。

  侯千机和铁大胆各自拿着叶秦给他们的一百多快下品灵石和一些低阶的灵丹,有些傻眼了。秦前辈才刚回来几天,又匆匆走了,看样子应该该是追史教主他们去了。

  “老侯,秦前辈看样子一心都在修炼上,只怕无心建立教派,咱们还去不去南梁国?”铁大胆问道。

  “去!留在这里没前途,还不如去灵雾修仙界闯一闯。现在灵雾修仙界肯定乱成一片,那边的机会多。”侯千机一咬牙,下了决心。

  叶秦离开坊市,怀揣着这大把的中品灵石,寻思着现在该去哪里。他其实有两件晋级的事情需要去办。

  第一件是阻止马东彦得到单灵根过八十的肉身,以免让圣皇夺舍之后,从地下皇陵重新出世。第二件是从史寒阳等修士手中抢夺灵果。这灵果是炼制结金丹最重要的一味灵药,事关突破金丹瓶颈,是所有筑基修士拼不惜一切也要争夺的灵药。

  可是,他不知道马东彦打算去哪里弄这肉身,无法推测马东彦的去向。所以这件事情虽然急,却没办法立刻去做。

  而第二件事情,史寒阳去了灵雾修仙界的南梁国,有明确的地点,所以更容易找到。

  叶秦想到这里,立刻驾驭乌云障。飞往圣皇城废墟,准备启动废墟内的上古传送阵,直接传送回灵雾修仙界去。

  他现在很是担心灵果的下落。

  因为从混乱之地道灵雾修仙界,御剑飞行的话,仅仅只需要大半年的时间。而史寒阳从地下皇陵出来,带着一批落日教的心腹的筑基修士赶往灵雾修仙界的南梁国,早就是一年前的事情。所以从时间上看,史寒阳应该早已抵达南梁国吕家堡。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去取走灵果。

  当然了,南梁国的吕家也不是好惹的。

  如今的吕家早就不是千年前的吕家。现在南梁国吕家是大修仙家族。家族内有一名金丹修士,而筑基期修士的数量同样众多,绝不是一个小小的落日教所能相比。史寒阳想要不惊动吕家,把灵果取走,难度只怕不是一般的高。

  叶秦现在也不知道南梁国吕家堡的灵果,究竟有没有落到史寒阳的手中,或者还是在吕家堡。叶秦一直为突破金丹瓶颈而愁,自然也对那灵果极其动心。否则他也不会用一尊金甲卫,去圣皇交换这条情报。

  他要在最短的时间赶过去,看看有没有机会从史教主、吕家、还有一群虎视眈眈的修士手中,争夺到这灵果。

  圣皇城废墟内的这座上古传送阵。可以节约他大半年的赶路的时间。

  至于侯千机和铁大胆这两个想要追随他的练气期修士,只能让他们自己慢慢跑到灵雾修仙界去了——练气期修士不能御剑飞行,没有个五六年功夫恐怕很难到达南梁国。

  叶秦飞行到圣皇城废墟,落在废墟之中的上古传送阵上,迅在上古传送阵的东南、正东方向德两角插上六十多块的中品灵石。

  这个方向,是去灵雾仙缘城。

  启动传送阵。

  一道耀眼的光芒冲天而起,嗖,叶秦从上古传送阵内消失。待光芒散去之后,传送阵插槽内所有的中品灵石,此时已经全部成了毫无灵气的碎石粉末。

  距离圣皇城废墟上百万里之外。遥远的灵雾仙缘城。

  城内,中央宫殿,周围站满了数百名负责守卫的金色铠甲修士,这些都是散修联盟的甲士。

  正殿之内,一群上百名服饰各异,神色肃穆的筑基期中阶、高阶的修士,正危襟端坐在草莆坐垫上。从衣服上的标志来看,他们完全来自不同的修仙门派,而且都是长老、副掌门这一级别的高层人物。虽然神色肃穆,口中却在激烈的争吵着各门派出兵守卫灵雾城的问题。

  “李长老,为什么我兽灵门也要出二名金丹修士、三十名筑基修士守卫仙缘城?这太不公平了,把如此多的人手调走,那我兽灵门的山门。谁来守卫?”一名绿衣的老者激动的大声嚷道。

  “吴长老别急,咱们七大修仙门派出动的人手都一样,这是最公平的方案。”旁边的一名白衣灰老者,施施然的说道。

  “诸位,大敌当前,我等灵雾修仙界出身的修士,应该不分彼此,齐心合力抵御来敌才行。否则一旦灵雾城失陷,那么整个灵雾山脉便失去了最后一道屏障,暴露在来敌的面前。敌人可以轻易的过灵雾大峡谷,进攻各大门派的仙门。”坐在上的一名红衣老者,不断的进行着劝辨。

  他正是灵雾城散修联盟的盟主,筑基九层修士魏山宜。

  此次灵雾修仙界各大门派联合抗击天穹原和万月湖的入侵,他是名义上的召集人。

  不过,他没什么实权,只能尽量从中协调。

  毕竟灵雾城散修联盟的实力太弱了一点,比不上灵雾七大修仙门派中的任何一个。抵御外敌的真正主力,还是各大门派的修士才行。

  “哼,要公平,那就应该按照各自的实力派遣人手守卫灵雾城!我兽灵门弟子数量最少,应该出最少的人。青丹门人最多的人才是。”绿衣老者依旧气愤的嚷道。

  众修士们正在为各门派出兵数量争吵之间,宫殿内一角,突然出现一道耀眼无比的光芒。

  众人都是一惊,停下争议,急忙朝光芒的方向望了过去。

  在这戒备森严的大殿,是绝不可能有外人潜入进来的。

  这光芒,是从殿内角落上的大型传送阵出来的。

  “上古传送阵!有人正从其它修仙界传送过来。……。”魏山宜看了一下传送阵,皱起眉头,“传送上显示,是从混乱之地传送过来的。

  来着很可能是敌人,诸位小心!”

  众修士见是上古传送阵出的光芒。反而安心了下来。

  他们这些各门派的高层修士经常在此宫殿内商议要务,自然知道这殿内有一座上古时期留下的传送阵。只是这传送阵往往数十年上百年也不见有人使用过它,众人反而忽略了它的存在。

  上古传送阵虽然庞大,可以进行远距离传送,但是每次传送的人数极其有限。不管来者是敌是友。都不可能给他们带来多大的威胁。就算出来的是一名金丹修士,也没什么大不了。

  因为如今的灵雾城内,光是各派的金丹老祖久游十多位之众,而且都在城内,眨眼功夫便到。筑基期修士更是多的不计其数。敌人敢单枪匹马的上古传送阵过来,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中土大6各个修仙界之间的大战。虽然不少人都知道各个仙缘城都有这么一座上古传送阵,可以直接抵达对方的仙缘城,但是从来没有人会去试图用这个办法进行偷袭。一来是传送的耗费太大,传送一人就要数以千计算的下品灵石。二来是就算传送过去了,因为人数太少,会被立刻对方的优势兵力给直接干掉。反而白白送死。

  所以众长老们反而奇怪,谁会从混乱之地传送过来。

  一会儿之后,上古传送阵上方,空间一阵波动,一身青衫的叶秦突兀的出现在大殿内。

  叶秦看见自己出现在一座大型宫殿之内,而且一群上百名筑基期修士都在凌厉的望着自己,他不由得呆了呆。这里应该就是灵雾城了,灵雾城内大型宫殿只有一座,那就是城中央的仙缘殿。

  他没想到这边的这座上古传送阵同样是在宫殿之中。

  为了避免误会,叶秦连忙取出自己的门派身份令牌,并朝众人拱手。“在下青丹门叶秦,见过诸位师兄!”

  “青丹门的弟子!?怎么会从混乱之地那种地方过来?”魏山宜狐疑。转头朝一旁问,“李长老,这位修士可是你青丹门的人?”

  那李长老走上前去打量了叶秦一番,又看到了看令牌,同样疑惑的摇了摇头,“青丹门的筑基弟子有二百之众,老夫并未全部见过。这门派令牌并不假。不过,此人相貌异常年青,不足三十岁,却有筑基期四层的修为,如此有天赋的修士,在门派内必定赫赫有名,老夫没有道理不认识才是啊。况且,我门弟子都已经各自有任务在身,不会擅自行动,也从未派人前去混乱之地。他怎么从混乱之地过来?”他顿了顿朝叶秦问道,“小子,你既然是青丹门弟子,可知道老夫的大名?”

  叶秦哑口无言,哪里说出来。青丹门的长老同样不少,这李长老未见过叶秦,也没有见过他啊。

  “连李长老都未见过此人,那必定是混乱之地过来,冒充青丹门弟子的奸细,抓起来,严加审问!”魏山宜顿时凌然,厉声喝道。

  随着一声厉喝,立刻又数名筑基修士,各持法器朝叶秦扑了过去,想要禁锢住叶秦。

  叶秦苦笑,他好好的,怎么就不是青丹门的弟子了。但是面对朝他扑来的几名筑基修士,他不敢丝毫小觑。衣袖中飞出两柄青、金飞剑。护在周身。

  “住手,此子乃是我青丹弟子!叶师侄,跟我来。”

  大殿,传来一个淡淡的女子的声音。话音虚无飘渺,由远及近,一名美貌的夫人眨眼间已经到了殿门处。一股若有若无的灵压,完全罩住大殿。

  众修士都是一惊,朝殿外望了一眼。立刻低下头,无人敢和那妇人对视。

  那几名出手的筑基修士,也急忙停了下,以免伤了叶秦。

  “李鸿希见过陈师叔,既然陈师叔认得这位秦师弟,那他肯定是青丹弟子无疑。

  接着,众修士都匆忙朝殿外的女修士恭敬施礼,口称陈师叔。虽然来者是青丹门的金丹修士,但是灵雾各个门派同气连枝,晚辈行礼也是应该的。

  叶秦望向殿外的美貌少*妇,心头有些麻。来的是一名金丹期女修士,而且还是青丹门的金丹修士。青丹门的金丹修士虽然有九人,但是他从来未有缘亲自拜见过其中的任何一位,自然也不认识他们。

  这些也没什么,他相信青丹门的金丹修士不会对他怎么样。可问题是,这位女师叔怎么认得自己?

  叶秦收了两柄飞剑,心中疑惑。硬着头皮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