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70 大家族联姻

270 大家族联姻


  陵、险恶的河流和高山大峡谷,远不如其它平原州郡一般繁忙和富庶,然而在修仙界,世俗人口多未必是件好事情,宁州虽然人烟稀少,但,灵气反而比南梁国的其它州郡更浓郁一些,甚至连灵物也多了许多,远胜于青州等富庶之地,南梁国最大的河流卞河,便是起源于宁州,大河上游数百里处,有一座纯蜒的大峡谷,吕家堡,正建在这处河流端急,大峡谷的最高处,此堡依山靠水而建,平地拔起一座庞大的堡垒,气势宏伟,峡谷处常起水雾,迷茫数百里的寡气常常将整座城堡给笼罩,若隐若现,宛如仙境,因为这一带的大河端急,峡谷险峻,这里极少有世俗之人前来,能够来到此地的人,多为修仙之士,筑基修士还好说,可以御剑飞行,而练气修士要攀爬这险峻的大峡谷,抵达吕家堡,难免要吃上一番苦头,就算是筑基修士,初到这里,也会被这城堡的气势所震撼一这吕家堡的规模,几乎相当于半个仙缘城的大小,楼阁叠叠,可以轻松容纳数万计人口,作为七大门派之的古器门,古器门门内金丹老祖中排位第一的吕氏家族,吕氏家族实力之雄厚足见一斑,灵寡修仙界内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大修仙家族,绝不多见,叶素离开青州,一日工夫,驾驻乌云障飞到吕家堡数百里之外,渐渐慢了下来,在飞行的途中,他先后看到了至少十多群耸士,其中有御剑飞行的筑基期,也有在地上慢慢赶路的练气期修士,这宁州境内除了吕家堡,没有其它任何修士聚集之地,这些修士的目的地显然都是前往吕家堡,叶秦心生纳闷,不知道这些修士赶去吕家堡干什么,他看见一名青袍老者带着四五名年轻的练气修士在地面赶路,便飞落了下去,询问他们这是去干什么。

  那名年长的老看见一名年青的筑基修士从天而降,吃了一惊,有些拘谨和敬畏的回答道”“这位前辈,吕家二少主数日之后即将大婚,不一样的我等都是住在邻近巴州的小家族修士,特意前去吕家堡恭喜,前辈应该也是去吕家堡吧?”

  叶秦又询问,“哦,吕家正在筹备婚宴?那么你们进吕家堡,可需要专门的喜帖之类的请束?”

  老者急忙道,“不用,只要是前去贺喜的宾客,都能进吕家堡,吕家大婚,各方前辈修士云集一堂,只有大门派和大家族才有吕家主动邀请的喜帖,像我等这样的小家族修士,没什么名气,是得不到吕家的正式请束的”卜的是听闻了吕二少主婚事的消息,前去贺喜,顺便带着几个家族的晚辈,去吕家堡凑个热闹,让他们见见大世面”

  叶素点了点头,他原本还愁自己该找个怎样的理由,才能不动声色的进入吕家堡内,在不惊动吕家修士的同时,寻找到那灵果树的下落,既然吕家大婚,他就完全没有必要特意去找什么理由混入堡内,老者身后的那几名年轻的男女修士,初来乍到,对叶秦并没有太多的敬畏,反而十分羡慕的望着叶泰。叶秦并不比他们年长多少,却已经是筑基期的前辈修士,自然是他们崇拜羡慕的对象,叶素又向那老者询问了几句,问清楚吕家大婚的情况,原来是吕家二少主,即将和月缺门的一名女子正式结伴双修,这场婚宴请了不少修仙门派、附近各国家族的修士,前往庆贺观齐山没有请束,慕名而来的修士,如果要进吕家堡喝上一杯喜酒的话,只要带上一份贺礼便能进去,吕家绝不至于这种大喜之日赶人,所有最近才很多毫无名气的小家族、散修,也赶去吕家堡凑个热闹,开开眼界,看看能不能攀附吕家,要是有机会能够和吕家结下善缘,那可是天大的幸事,叶秦若有所思,道了一声谢,驾起法器飞天而去,在那几名练气期修士惊羡的目光下眨眼工大化为天空中的一个微小的光点,消失在远方叶秦到了吕家堡附近,为了避免冒犯吕家,远远的便飞落了下来,沿着山峡的石阶,拾阶而上,此时的吕家堡,内外早就宾客云集,往来的修士异常之多。认识的。不认识的,都相互打着招呼,堡前有十几名衣着鲜亮年轻的吕家练气弟子,在堡门前收礼,并且大声通报来客的身份和名号,能够在吕家堡门前,在众宾客的面前,来客的身份被大声通报,也是一种尊贵的象征,在修仙界之中,通常以修为高低,划分高下,身份意味着在修仙界中的地位,名号很少人有,有名号的修士,意味着此人威望极高,名声极大,这些都是非常讲究的东西。尤乓是大门派和大家族出身的修士,若是遇到没有身份的散修,或者是身份低微的小家族修士连正眼都不会多瞧一下。

  “冯家鸣鸣主冯兴,贺二百年灵芝草三株。”

  吕家堡的几个弟子看了一名粗汉修士的贺礼,不威不淡的声音通报不巩这种数百年份的灵药颇为难的,但是在大修仙家族眼只阳是一般的灵药材,随口吆喝了一嗓子,放此人进入堡内,此时,站在吕家堡门前的,除了这些收礼的弟子之外,还有一名气宇宣扬的白衣男子,此人身材颇高,相貌堂堂,筑基五层的修士,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一派大家族弟子的风范,眉宇之间却露出一份焦急之色,似乎在这堡前等什么人,在续那冯家鸣之后,叶秦投上了一份贺贴和贺礼,“青丹门筑基弟子叶泰,贺五百年获答二株、七百年黄精一株。”

  吕家堡的弟子见到这几样礼品,精神头一振,声音也大了许多,年份过五百年的灵药,已经有些少见了。虽然不算贵重,但是比那些小家小户修士送上的礼品,还是要高出好几个档次,那位在堡门前来回走动,有些焦躁的白衣男子,突然听到青丹门弟子出现,顿时闻声大喜,匆匆快步跑了过来,抓住叶泰的手臂,他欣喜的看了看叶秦的身后,却没有看到其他青丹弟子,不由露出奇怪之色,问道:“这个师弟,怎么青丹门只有你一人前来?我吕家不是给青丹门一份请束,邀请贵派的三大家族的弟子一起前来吗?”

  叶秦皱了一下眉头,道:“在下在正南梁国附近巡视,听闻吕家大婚,所以特意赶来庆贺,只是以个人名义拜访吕家堡,并非代表青丹门而来,至于青丹门,怒在下不知道才这么一回事”

  “原来如此,青丹门的三大家族弟子还没有来”那白衣男子恍然明白过来,不由有些失望,不过他很快就,笑道:“啊,既然师弟先来,请入堡!我是吕家堡少主,吕元漓,咱们都是七大门的弟子,日后有机会,不妨多亲近亲近。”

  “这是自然,日后还承蒙吕师兄多多照顾!”

  叶素略一拱手,淡笑了一下,随步进入吕家堡内,他虽然没有请帖,不过以他青丹门筑基弟子的身份,再加上一份不算太薄的贺礼,便以贵客的身份顺利进入了吕家堡内,s家堡极大,大约有数百公顷,里面是街道,两旁才众多的茶楼、酒楼、宅院住所,说这吕家堡是一座小型的城池,也丝毫不过为,只是这堡内平日只住着吕家的人,才吕家的修士,也才大量吕家的世俗凡人,吕家的世俗凡人,在吕家堡是没什么地个可言,不过放在南粱国,却一个个都是皇亲国戚,身份极为尊贵之人,南梁国的吕氏皇帝,国内各地的吕氏封王、郡主,都是从吕家堡内走出去的,叶素进入吕家堡内,堡内早就云集了多达数千计的筑基、练气修士,熙熙攘攘,显得热闹非凡,各路的宾客,聚集在堡内最大的几处茶馆酒楼,嘻嘻哈啥的议论着吕家的婚事,还有三大修仙界大战的情况,叶素此行前来吕家堡,纯粹是为了寻找那灵果树而来,跟这些宾客的心思完全不同,不过,就算是为了寻找灵果,他也不敢表现出任何露骨,那必须是在尽量避免别人注意的情况下才好办,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当好一个前来贺喜的宾客,让所有的修士都以为他只是为贺喜这场婚宴而来,而不是其它目的,然后想办法,找机会寻找吕家堡的灵果,“在下青丹门弟子叶泰,诸位师兄,久仰!”“在下兽灵门弟子客们之间,结识了不少七大门派的筑基期再士,没有名气没关系。

  绝大部分的修士其实都没什么名气。实力固然重要,但是名气也不可小看,所以在聚会的时候,大家相互吹棒,也是建立修仙界的声望的一个捷径,叶素在小半天的工大内,便跟不少七大门派的修士认识,而这些新结识的修士,又不断相互引荐,七大门派不少的弟子都聚在一起,众人难免聊起了修仙界的趣闻逗事,三大修仙界之间越演越烈的大战,无疑是争执的最激烈的话题,这场大战几乎波及到了灵雾修仙界的每一个修士的身上,令灵雾界修士损失惨重,讨论吕家少主婚事的人,反而不多,突然之间,吕家堡门前一个巨大的鼻门响了起来,声音高亢振奋,几乎响彻整个城堡,“青丹门,皇甫家族皇甫冰儿、严氏家族严维、陈氏家族陈岚,前来贺喜吕家大婚!”

  不一样的“月缺门,王氏家族王松、卫氏家族卫天琴”

  七大门派的核心弟子,数个大修仙家族的一批最核心弟子,不约而同的在这一日的傍晚时分,抵达吕家堡,声势浩大,一时间,吕家堡沉寂了刹那,接着数千名宾客修士们出一阵惊疑和骚动之声,灵雾修仙界内,七大门派内实力最庞大的数十多个大修仙家族,年青一辈的核心人物,只怕都来参加这场婚宴,这是极为罕见的事情,偏偏,还是在三大修仙界大战的前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