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71 意外的见面

271 意外的见面


  长雾七大修仙门派中的数个大家族的核心弟子同时抵达儿小土,声势浩大,不论是身为此地主人的昌氏家族修士,或者还是聚集在堡内的数千名客人,都骚动了起来。

  如此大的动静,正在和数名筑基修士闲聊的叶秦也不由吃了一惊,停止了谈话,往人群最为拥挤的堡门处望去。

  此时的吕家堡外面,一批吕家最精锐的修士已经出门迎接贵客。都堡内外附近的修士们都低声惊讶的议论了起来,十分疑惑,吕家二少主的大婚,怎么会让七大门派内最强势的大家族核心弟子,都来庆贺。正常情况,这样的联姻。顶多是古器门吕家和月缺门的王家,这两个联姻的家族,才会派出这样高档次的核心弟子来参加婚宴才对啊。

  叶秦同样心中诧异,以他对七大门派的核心弟子的了解,这些弟子肩负着极大的重担,闭关潜心修炼对他们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根本不会为婚宴这样的庶务而分心。

  “今日一口气到了个青丹门、月缺门、地阙门这;大门派内的七个,大修仙家族的核心弟子,加上之前抵达的九个大修仙家族的弟子。吕家堡内已经有十五六个大家族的核心弟子了,几乎七大门派都派出了最出色的弟子前来庆贺。吕家堡的声威什么时候高了这个地步?”

  “嘿嘿,这位老弟,这你就不懂了。吕家老祖在古器门六大老祖中个列第一,古器门又是七大仙门之。除了那些有数千年传承的老家族。还真没有多少家族可以和吕家相提并论。在灵雾修仙界内,吕家堡虽然才兴盛了三四百年,但是排位前五应该是没问题。吕家少主大婚。各大家族多少也会给些面子。”

  “我若是有这样的气派,这样的风光,今日死也无憾了。”

  叶秦旁边十多名出身小家族的筑基修士羡慕的议论着。

  一名肥头大耳的黑脸男子,却极为煞风景的冷嘲,“名门大派果然有派头。可惜啊,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银样蜡枪头。真要是厮杀起来。比切瓜还容易,哪里比得上那些一路厮杀上来的修士。别看他们今天威风的紧,说不得明日就死了。”

  周围的修士厌恶的回头望了一眼这肥头大耳的黑脸男子,不屑与此人为伍。

  叶秦也看了看那黑汉子。心中疑惑,此人奇怪的感觉有些熟,但是这副相貌他从未见过。想了一下,依旧没有记起是何人。

  叶秦略一自嘲,或许是偶尔见过,他也没有再多想。

  在人群议论纷纷之时,一群数十名来自青丹门、月缺门、地阙门大家族出生的弟子,已经拾阶步行而来,抵达吕家堡大门前。这些各派的核心弟子。男的要么英俊挺拔。要么倜傥风流。女要么的貌美如花。要么冷若冰霜。单是从外形上看。他们中间的大部分人。显然都是极有风度的修士。

  尤其是走在最前面的几位核心人物。更是引人瞩目无比。

  皇甫家族的皇甫冰儿,依旧保持着她二十年的习惯,带着白沙斗蓬。步履轻盈的走在众修士的最前面。

  青丹门内的皇甫一族,在极为漫长的时期里,长期位列青丹门之。传承甚至比吕家更为悠久、著名。皇甫冰儿在外界极少露面,但是在大家族弟子中间,她的存在几乎是无人不晓。父亲为皇甫睿修士。后母为陈敏修士。有这两位金丹级修士大靠山,她所在之处。总是众所瞩目的最核心的焦点。

  青丹门严家族的严维,陈氏家族的陈珊,二人虽然同样家世显赫,才华奇高,却只能以皇甫冰儿为。集欲门和地阙门的核心弟子也一样。在见到皇甫冰儿出现之后,立刻明智的选择了跟随在后面。

  “皇甫师妹,师兄我苦等了数日。可算是等到你们来了。”

  吕元鸿正站在堡前,带着大群的吕家弟子出面迎接众大家族弟子的到来,眉宇之间欣喜若狂之色。就算是再迟钝的人,也可以看出,他是多么期待皇甫冰儿的到来。

  “元鸿师兄。我代表皇甫家族,前来对元鹏师兄和涵若师妹的大婚表示庆贺,这是贺礼。”皇甫冰儿的态度显得平淡,她淡笑着说道,一挥手。

  旁边的一名皇甫家族的修士将一份贺礼清单递了过去。

  吕元鸿此刻哪里有心思去管这些,随手交给吕家弟子,然后邀请皇甫冰儿入堡。

  “元鸿师兄目中无人啊,见到冰儿师姐了,却把我等师弟师妹们都抛之脑后了。”一个不咸不淡的冷嘲声,从皇甫冰儿的身后不远处想起。

  吕元鸿微微一怔,这才看见皇甫冰儿后面站着的一今年青英俊的修士。此人正是严维,他不由一下拽紧了手掌心,暗暗恼怒。

  严维他是知道的,此人修仙资质奇高,极为傲横,而且还是皇甫冰儿的追求者之一。最重要的是。严维跟皇甫冰儿一样。走出生青丹门的大修士家族。近水楼台先得月。可以说,此人是他最有威胁的一个竞争对手。

  吕元鸿手心几乎拽紧的要滴出血来,但是他很快哈哈朗声大笑了起来,极有风度的拱手道,“原来是维师弟。数年不见修为大涨。却还是像一样这样。说话不给师兄我一点情面啊。师兄我倒是失礼了。

  维师弟,还有诸位师弟、师妹,请入堡。咱们众师兄弟姐妹可是十多年难得一聚,此番一定要好好叙叙旧。”

  吕元鸿不动声色的将严维的冷嘲热讽给化解掉,邀请众弟子入堡。

  这个小小的插曲,并未影响到众人的热情。都是大修仙家族的核心弟子。虽然暗箭不断。却绝不会在台面上真正撕破脸。而且他们这些大家族核心弟子此行也不会为了争风吃醋而来。而是另有极其重要的要务在身。否则也不会如此多的灵雾修仙界七大门派大家族核心弟子。一起聚集在这小小的吕家堡。

  皇甫冰儿领着众家族弟子步入吕家堡。她路过堡内街道的时候。步履突然滞了一下,清澈的双眸中刹那间闪过一道惊讶。

  她见到了一个已经六年没有见魂牵梦萦的人。那青衫修士淡淡的笑了笑,便在人群中消失。

  看到那张熟悉的平静无比的笑容。皇甫冰儿在刹那间心中一颤,有些失神。她马上恢复过来。继续往堡内严维见皇甫冰儿步履一滞。奇怪的询问。堡内外非常热闹,人潮嚷嚷,几乎没有人注意到皇甫冰儿的异常,但是他却注意到了这个细节。

  “没什么。”

  皇甫冰儿淡淡的摇了摇头。也未做任何解释。她一边走,心中惊喜。一番心思完全沉浸在刚才那冷静的笑容上。至于叶秦为何会出现在吕家堡,她一时间反而没有去想。

  严维冰冷的目光,警慢的在堡内众宾客人群中搜索了一遍。

  这,他几乎没有见到皇甫冰儿对什么感兴趣,他不认为刚才皇甫冰儿迟疑的那一刹,那什么事情都没有生。可惜周围人群太嘈杂,却一无所获。未现任何异状。

  严维不得不放弃。他心中却冷哼一声,暗道:”十多年了,还是对我如此冷淡。一腔热情没有任何回应,当我是石人么?走着瞧,别给我日后找到机会别人畏惧皇甫师叔、陈师叔,我严维可不怕。凭我的资质,再给我一二十年时间。成为金丹修士,我倒要看看你皇甫冰儿拿什么来拒绝我。”

  叶秦并未跟皇甫冰儿,以及青丹门的家族弟子碰面,而是直接从人群中悄无声息的离开。他此行走来寻找圣皇所说的灵果的。会在此地遇到冰儿,纯粹是一件意外。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是绝无可能去见皇甫冰儿。他不能因为这件意外,而影响到他寻找灵果之事,此事关系到金丹大道,非同寻常。

  所以他只能在街道一旁的人群中看了一眼冰儿,在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的情况下,立刻离开。

  而且他清楚。皇甫冰儿代表皇甫家族来此地庆贺吕家大婚,肯定有她的事务要处理,只怕也无暇有空和他会面。而且这吕家堡人多眼杂。可不是青丹门一般清净之地。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只怕所有的事情都会立刻变得棘手无比,难以处理。

  叶秦不得不忍心,掉头离开。避免冰儿因为他的出现而露出破绽。

  叶秦在堡内避开热闹的人群,走过一条街道,拐了二个弯,打算找见清净一点的茶楼去坐坐,让自己平静下来。想想如何才能在昌家堡内找出灵果。

  可是就在他刚刚拐弯的时候。突然从旁边横插了过来一名黄袍微胖的修士。袖手站在叶秦前方一丈之处。冷冷的看着叶秦,身上带着若有若无的杀气。那杀气呼之欲出。

  叶秦神色一变,几乎忍不住想要往腰间储物袋按去,将几件法器放出来。但是他随即平静下来,手放了下来,见到老朋友一样淡笑着说道。

  “原来是史兄。许久不见啊。你怎么会在吕家堡?!”

  这位身穿普通黄袍,突然出现的修士不是别人,正是来自混乱之地的落日教教主史寒阳。这位筑基期九层的大修士,早在叶秦抵达此地之前便进入吕家堡。在数千名贺喜的宾客中间,也算得上是为数不多的高阶筑基修士。

  叶秦的筑基中阶的修为自然是比史寒阳差了一大截,但是他并无畏惧之色。这里是吕家堡。这杀气不过是装装样子。吕家大婚之日,忌讳血光之灾,没人敢在堡内放肆。

  就算史寒阳敢冒大不韪,对他出手,他也有手段去抵挡。只要拖延片刻工夫,马上便会有大群吕家弟子前来阻止。他的安全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秦老弟,我为何会出现在吕家堡,你何必明知过问呢。你进入吕家堡那一刻,本教主便注意到你了。当日数十名修士和本教主一起进入地下皇陵面见圣皇,没想到事后。你竟然是第一个追上本教主行踪的人。看来本教主实在是太低估你的实力。”

  史寒阳目光刹那间闪过一道凌厉的杀意,很快淡了下去,只是语气变得有些怪异。

  在今日之前,他根本没预料到叶秦会出现在昌家堡。

  当日在地下皇陵,只有他得到了圣皇给出的灵果的线索。他地下皇陵出来之后。便立刻召集了数名心腹手下,赶往灵雾修仙界的吕家堡。而其他十多名一起进入地下皇陵筑基修士。从皇陵内出来,则马上便开始跟踪史寒阳。

  这,他为了摆脱其余十多名筑基修士的追踪,大量的设置伪装和陷阱。让自己的手下去把那些跟踪而来的修士引往其它的地方。

  避免跟他抢夺灵果。为此。耗费了大量的时间。

  所以他虽然出的时间比叶秦提早了一年,却仅仅比叶秦早到了南梁国一个月而已。

  到了南梁国之后,史寒阳更是伪装成灵雾修仙界某个遥远大国逃难而来的筑基修士,以躲避修仙界战乱的身份混入昌家,成为暂居吕家的客卿修士。

  因为这段时间灵雾修仙界动乱,从各国逃难到灵雾城附近的修士太多。所以史寒阳投靠吕家堡。也并未引起吕家太大的怀疑。

  可是,史寒阻在这一个月来,费尽了心思,至今还是没能在吕家堡内找到那株灵果树的下落。他更没想这个时候,一个曾经一起进入地下皇陵的老熟人叶秦,居然追踪到此地来。

  史寒阳在见到叶秦出现的时候,心中恼怒可想而知,几乎欲杀之而快。

  他想不明白。置了大量精心的伪装,为何居然没能摆脱这个追踪而来的修士。

  叶秦出现在这里,白痴也知道是要跟他争夺灵物。

  但是史寒阳并未轻举妄动。

  冷静下来之后,史寒阳觉得没有把握一举拿下叶秦,吕家堡的灵雾修士太多,暴露了他的身份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就算杀了叶秦。吕家必定严加盘查,他也难以再在吕家堡待下去,更不要说去寻找那灵果树了。

  还有一点。史寒阳认定叶秦是追踪自己来到吕家堡,但是他不认为叶秦知道他在吕家堡内究竟要找什么灵物。此物只有圣皇和他才清楚。其余追踪而来的修士都是不清楚的。或许他可以利用这一点,令叶秦为他所用。

  有了这一层考虑之后,史寒阳这才直所接出现在叶秦面前露面。收敛了杀气,转为淡笑,“秦老弟既然来了,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咱们都是为那奇妙无比的灵物而来。灵物尚未找到之前,咱们也没必要斗个你死我活,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