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72 密室之议

272 密室之议

  “那是当然,一切以灵物为重。史兄如今已经是九层巅哄,一。

  还有什么事情会比突破那一道瓶颈更重要?史如果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尽管说。在下愿效犬马之劳。若是事成之后能够分一小部分灵物给我,将感激不尽。”

  叶秦神色平静,姿态放的极低。

  不论是史寒阳,还是他自己。都是来吕家堡窃取一件极为珍贵的灵物。如果他们能联手的话。难度无疑会降低许多,至少比单独行动要强。如果他们之间选择作对的话,那么难度将会急剧倍增,只怕到头来谁也别想占半点便宜。并不是只有史寒阳才想得到那件灵物,他也同样极其想得到此物。

  史寒阳犀利的目光盯着叶秦一会儿。似乎想要看清楚叶秦心底究竟是怎么想的。但是叶秦的冷静,让他看不出任何破绽。”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晚上本教主找你商量此事。”

  史寒阳说完之后。背着双手走了。叶秦修为上和他的巨大差距。

  让他有足够的自信。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吕家堡内极大。人口也不多。就算来了数千计的宾客,依旧无法住满堡内所有的客房。所以筑基期修士宾客都是单独一座高档的小院客房居住。

  吕家堡内外热闹了大半天。直到午夜时分。才渐渐清净下来。而史寒阳也来到叶秦下榻的小院。来吕家堡的宾客们之间认识的众多,相互拜访是常有的事情,并未引人注意。

  叶秦早已经在房内等候多时。

  二人见面,并无废话,直奔主题。

  史寒阳从储物袋取出一份粗糙的纸质地图,在檀木书桌上摊开。指了指地图上的好几个地方,道:“这是吕家堡的一份简略城堡地图我花了不少代价收买了一个吕家的老家奴方才弄到手。堡内一大半的地方。我先前已经仔细搜寻过。但是没有找到圣皇所说的那件灵物。

  现在堡内还剩下这五处守卫最为严密的地方,我还没有去搜查过。

  既然咱们接下来是联手合作,那就要一起行动。本教主也不占你的便宜。我搜其中的三处,你搜其中的二处。你我各自潜入这五处地点。

  节约时间。”

  叶秦仔细看了看地图,将图上的部都默记在心中。

  但是他很快微蹙起眉。

  “史兄。这五处地方都在堡内的深处,只怕都是吕家堡的禁地吧?吕家的禁地。守卫多半严厉。”

  “这些个地方很可能是吕家种植灵药的药圃,储存灵物的密室。或者闭关修炼之地。自然守卫非常森严。如果能随意进出。本教主早就探查过了。这些地方几乎每一处都有一二名筑基修士以及十多名练气修士守卫。不容易混进去。不过如果在隐匿术、潜行术等方面高明的话。想要进去也能做到。我看秦老弟应该很精通这方面的秘术,否则也不会头一个追踪上本教主。”

  “史兄,不知道圣皇所说的那件灵物。究竟是什么物品。什么模样?万一被在下现了,也好辨认。”

  叶秦突然好奇的询问。

  “这个么,此灵物奇妙无比,你若是能有幸见到,自然就清楚它是什么模样。无须多问。”史寒阳冷冷的笑道。“趁着三日后吕家大婚。咱们分头去这几个禁地秘密探查。事成之后,现的灵物不论多寡,咱们二人各分一半,如何?”

  叶秦沉思之后,一口答应下来。

  二人达成协议,史寒阳离开。

  叶秦看着史寒阳离开的身影。平静的面容,嘴氟上突然挂起一抹冷冽的笑意。

  他自然知道那突破金丹瓶颈的灵物是什么物品。

  但是史寒阳提议二人联手,却至今也不肯对他说出那灵物究竟是什么物品。从这小小的试探便可以看出。史寒阳显然没有真正和他联手合作的诚意。看来等他们二人找到灵物之后,离开吕家堡后,少不得还有一场火拼。

  事先做好准备,最后鹿死谁手。可就不好说了。

  现在他要考虑的,是自己要去探查的二处禁地。

  叶秦和史寒阳有所不知的,就在他们秘密商议着,图谋昌家堡那株灵果树上的灵果的时候。与此同时。吕家堡的最深处,一间简单闭关密室内。也有三名吕家修士。正在商议一件极为重要的事务。

  此地是昌家堡内守卫的最森严的禁地。吕家老祖吕释友,闭关潜修之处。就算是吕家现任家主,没有吕家老祖的召唤,也不敢轻易踏入密室半步。

  在吕家的心目之中,此为权威和神圣的地方。一切决定吕家前途命运的指令,都是从老祖的这间密室内传出来的。吕家能够在短短三百多年内从一个小家族壮大为灵雾修仙界屈指可数的大家族。几乎全是拜吕家老祖所赐。

  此时的密室内,端坐在座草铺上的神色冷漠的老者,赫然是吕家堡已经四百余岁的老祖吕樟友。

  而在他对面,两个十分拘谨,毕恭毕敬拜在地上的年青修士,正是吕元鸿和吕元鹏两兄弟,他们二人也就是吕家的二个少家主。

  吕家老祖招了二人前来,闭目许久。

  吕氏兄弟二人猜不到老祖今夜突然唤他们二人前来的心意,也不敢随意开口。

  “吕家下一代家主,将是你们中的一个。而另一个”也将去古器门。成为握有实权的副掌门之一。”吕家老祖睁开来。第一句话便让兄弟二人惊了一跳。

  吕元鸿和吕元鹏相顾一眼。眼神中尽是压抑住心底的喜悦。他们二人虽然从小被指定为是吕家的继承人。但是废立全在老祖的一句话。

  老祖如今招二人,对他们亲口承诺,他们在家族和门派内的地位将稳如。

  “我吕樟友活了四百多年。剩下的寿元屈指可数,已经没有多少日子可以待。吕家在我的照拂之下。兴盛了足足三百多年。可是一旦我死了,昌家后续无人,必定盛极而衰。这个道理,你们可明白?”吕樟友目无表情的看着他们,语气有些冰冷。

  右祖宗,你一向身体安泰,万万不可说这等不吉之话“不错,老祖宗怎么说这等不祥之话。老祖宗还有极长的寿元一定能在这段时间内达到元婴期的极高境界。再活了个数百上千年,也不是问题啊。”

  吕元鸿一惊。连忙拜在地上。激动的说道。吕元鹏也是惊疑轰,比。吕家老祖在他们兄弟二人的眼中。那是家族无上的地个,他们从出生到现在,也来没有认真想过吕樟友会死的问题。

  因为他们有很大的可能死的比老祖还早。

  “行了,我还有多长的寿元。我自己还会不清楚吗?!”吕樟友抬手阻止他们二人说下去。平淡的说道。“我今日招你们兄弟前来。是有一件要务,需要你们二人去处理。”

  “老祖宗请讲!”

  兄弟二人毕恭毕敬。

  “近万年来,我灵雾修仙界和周边数个修仙界之间的大战小战至少打了十多次之多。几乎每隔一千年,便要大次。但走出奇的是。修仙界的大战越打七大修仙门派反而越的兴盛,丝毫没有衰败的迹象。你们说。这是为什么?”

  吕元鸿和吕元鹏面面相觑,这种千年一次的修仙界大战的事情。

  他们只是在古籍记载中看过。都当成是传说古事来看待,哪里会去想兴盛衰败的事情。

  他们的年龄也有三四十岁,正是青年,平日里一心想到的也大多是修炼、增加自己实力,提升自己在家族内的地个,等等方面的事情。

  至于各大修仙界万年来漫长的大战,没有足够的阅历的修士。地位不高的修士,是难以弄明白其中的关键。而这种阅历,却是需要极长的寿元,才有可能丰富。

  吕樟友脸色却沉了下来。不善。如果是吕家的普通修士,自然无需去考虑这些。但是要成为家主。岂能不考虑家族兴盛的长久之久。

  “修仙界之间的大战爆。原因极多。有的是因为灵物不足。为了抢夺足够用于修炼的灵物而爆大战。有的是某些野心的高阶修士。在幕后推动。试图称霸各大修仙界。有的则是因为意外,或者因为私仇。血洗报复。但是有一点却始终未变。每逢战后。众多的小门派、小家族因为实力弱小,必定会在修仙界大战中被削弱,甚至被灭门灭族。每次大战之后,他们所占有的地盘将大量的减少。而大门派的弟子趁机在战后扩充,占据更多的地盘。灵雾修仙界七大门派、大家族之所以在万年来越来越强盛,正是因为此。”吕锋友一拂长袖,平淡的说道。

  吕元鸿和吕元鹏惊讶的张了张嘴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这样**裸毫无顾忌掠夺的话语,出自昌家老祖宗之口,让他们一时间难以接受。

  不错,他们二人都是顽劣的家族弟子,各种卑鄙的勾当,败坏良家女子。抢掠夺宝,欺凌同门的事情也不知道干过多少。

  可是在他们的眼中,七大门派一向以公道的正派自居,绝不和邪修士混在一起。而各派的老祖也都是仙风傲骨的老前辈,是一群最值得崇拜和敬仰的天才修士,是他们这些晚辈无一日不想要达到的目标。

  众金丹老祖的想法。应该跟他们这些顽劣子弟完全不同。

  但是如今,他们兄弟二人才赫然现,各大门派老祖的血腥和手腕之残酷,根本不是他们这样的修仙界稚鸟所能想象的。数万计修士的性命,只是用来给大门派的强盛奠下基石,老祖轻飘飘的一句话中。就被葬送了。

  在吕樟友冰冷的目光下,他们心悸的低下了头。

  “你们以为七大门派是怎么强大起来?因为公道、名气鼎盛、仙运昌隆,所以有七大门派今日的日益兴盛?那都是笑话。自上古时期以来。有智者现。活的长久的人,才能得到更多。所以我等修仙之士。皆以活的长久为追求。要活的长久。就得去争!得从天命的手中去争抢寿元,这管它是人是仙。是妖是魔,挡我路者即为敌,皆可杀之。寿元抢不到手,敌人杀不下去,死的就是自己。”

  吕樟友缓缓的说下去,似乎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密室内,似乎阴森起来。令昌家兄弟二人感觉冷飕飕的,心底冒一股彻骨的寒意。他们一向感觉自己够心狠了,但是今天才知道离吕家老祖宗的冷血境界。根本无法与之相比。

  “否则七大门派下有那么多的弟子,他们要建立家族开枝散叶。哪里来的地盘?还不是从这些被摧毁的小门派、小小家族的手中得来的。你们兄弟二人开枝散叶,日后迟早需要各自建立大家族,难道打算都挤在南梁国这一隅之地?”

  吕樟友一声冷笑,望着兄弟二人。

  吕元鸿和吕元鹏,彻底无话可说,陷入沉思。

  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南梁国有些太小了,一旦兄弟二人分家。这里肯定无法同时容纳两个大修仙家族。只能去其它国家建立家族前提是把那个国家的修仙家族给清理掉,才有空余的地方给他们建立家族。

  但是平白无故去灭掉其它修仙家族,这未免欺人太甚,容易引起公愤和指责。利用这场修仙界大战。无声无息的去铲除掉竞争者。这或许是扩张的最好的办法。

  吕樟友没再多说,这时却从手的一枚储物戒子中,取出了两枚淡蓝色的果实。它们的样子有些像是朱果,淡淡的水系灵力。除此之外并无出奇之处。

  “老祖宗,这是什么?”

  吕元鸿、吕元鹏兄弟二人目光中都有些疑惑和好奇。能从金丹级修士的手中拿出来,他们可不认为是一般的东西。

  吕摔友并未回答,拿着这两枚灵果。同时似乎在回忆昔日愉快的事情。阴冷的脸颊上不自觉的露出些许淡淡的笑意。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询问道:

  “吕家上下有数百口修士,在我儿孙一辈当中,天资比你们兄弟二人高的绝不在少数。你知道我为什么偏偏直接指定你们兄弟二个并不出奇的孙辈,作为吕家的核心弟子,从小进行精心培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