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73 吕家禁地

273 吕家禁地


  吕家老祖拿出二枚灵果,冰冷阴沉的脸上露出些许淡笑。

  吕元鸿,吕元鹏明显感觉身上的压力轻了许多,他们也不由轻松下来,老实的回答。“孙儿等无德无能,不知老祖宗为何将我二人定为吕家继承人。请老祖宗明示!”

  吕家的继承人都是老祖宗直接指定,谁也不清楚老祖是出于什么考虑来决定人选,他们兄弟二人各方面的天资也不算太好,灵根不是最高,智慧也不是最高,才能德行方面更是谈不上,说他们是吕家的纨绔弟子也丝毫不为过。

  可是老祖根本不在意这些,把他们兄弟二人定为吕氏家族的继承人,吕家现任的家主,也就是兄弟二人的父亲,只是过渡而已,在吕家没有多大的权利,地位还不如他们这两个儿子重要。

  要不是有家族的全力支持,提供了大量的灵丹,他们兄弟根本别想在三四十岁便达到筑基期中阶以上的修为,或许一辈子都是练气期修士也说不定。

  吕梓友语气温和了许多。

  “原因倒也简单,都在这二枚灵果上,此果名为水灵果,炼制成结金丹之后,可以助水灵根的筑基九层修士突破金丹瓶颈,堪称是中土修仙界内一等一的奇宝,原本有三枚,其中一枚在三百年前被我服用了,还剩下两枚在此,一直保存至今,吕家上下数百口,水灵根潜质最出色的就是你们二兄弟了,只要你们兄弟二人中任何一人突破金丹,我吕家也算是后续有人,可保吕家堡今日在灵雾修仙界的地位,若是你们二人都能达到金丹境界,那么我南梁吕家,成为灵雾修仙界第一大家族也未尝不可。”

  吕梓友颇为得意。

  他手中的还仅仅只是二枚灵果,用了便没,真正有价值的是吕家堡内那一株灵树,此树除了他之外,再也没在任何第二人知道它的存在,只要有这灵果树在,每隔五百年吕家便可能出一位金丹级的修士,那才家族繁荣的根源。

  “什么?”

  “此灵果可以突破金丹瓶颈?!”

  吕元鸿,吕元鹏瞪着老祖手中两颗不起眼的灵果,惊得失声大呼,霍然站起来,梦寐以求的金丹期修为,竟然离他们如此之近。

  “如今你们才筑基四五层的修为,离筑基九层差的远,当务之急是提升修炼,将它炼制成丹的事情,我来办妥便行了,只是你们的灵根资质并不出色,筑基高阶的修炼将越来越缓慢,此次老夫亲自出面做主,让鹏儿迎娶月缺门王氏女子,便是希望借由双修**,加快修炼度,度达到筑基高阶的巅峰,我会尽量助鹏儿你一臂之力,但是能不能渡过小天劫,结出金丹,还得看你的造化,只要你们当中有任何一人结丹,那我吕家再兴盛五百年,也是可以期待。”

  “是,老祖宗,鹏儿不敢辜负老祖宗的期待!”吕元鹏粗声的回了一声,双目已经通红,露出无比炙热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吕梓友手中那二枚水灵果,此事大出他的意料之外,脑海中还是一片嗡嗡乱响。

  “老祖宗,那孙儿我呢?”

  吕元鸿却急了,吕梓友只提到吕无鹏的婚事,却没有提及他。

  吕梓友沉思了一下,道:“鸿儿,我暂时还没有为你物色到适合的双修人选,等等吧,七大门派内有适合的女弟子人选再说。”

  吕元鸿却焦急道:“老祖宗,此事拖延不得啊,我看青丹门的皇甫家的冰儿师妹就很好,孙儿求你直接出面,向皇甫家提亲吧!若能娶皇甫冰儿,我纵然减五十年的寿元也心甘情愿。”

  吕元鸿哀求的望着吕梓友。

  “不行!”

  吕梓友一口否决了吕元鸿的恳求。

  “这是为什么?”

  吕元鸿呆了。

  吕梓友沉着脸,冷哼一声:“皇甫家那丫头,你就别考虑了,青丹门的野心极大,已经精心蓄积了数千年的实力,已经拥有高达九名金丹修士,而我古器门才六名,青丹门早就在想着越古器门和地阙门,一举成为灵雾界第一大修仙门派,占据更庞大的地盘,皇甫家族身为青丹门第一家族,皇甫老儿老谋深算,他岂肯将女儿嫁给古器门的吕家?我让元鹏和王家联姻,是争取古器门和月缺门的结盟,想办法压制青丹门的野心。

  再说,皇甫家那丫头我见过,灵根虽然颇高,只可惜是属性严重相冲的冰火双灵根。

  此灵根的修士,极难平衡体内的灵力,关键的时候很容易走火入魔,若非皇甫老儿实力过人,只怕她早就夭折了,依我的推断,皇甫老儿应该会从青丹门内召婿,或者是拉拢其它几个实力稍弱一点的门派,联姻之事一切以门派和家族的利益为重,此事休要再提。”

  吕梓友说着,盯着吕梓友阴声喝道:“我知道你们喜欢玩小手段,但是不要去打她的主意,青丹门的皇甫氏,陈氏,他们比我年轻近百岁,活的比我更长久,否则坏了我吕家的大计,饶你不得。”

  “是,老祖宗。”

  吕元鸿有些不甘心的低着头,神色惨淡,心中却不敢生出丝毫违抗吕家老祖意志的意图。

  吕梓友一挥手,道:“现在你们去处理一事,用不了一二年,天穹原和万月湖的修士便会杀至灵雾城,一场修仙界血战不可避免,此番灵雾七大门派大家族的弟子前来我吕家堡相聚,名为庆贺婚宴,实为协调我灵雾各大家族利益,避免生冲突,你们二人,将代表我吕氏家族,和其它家族商谈,协调此战之后各个家族的利益。”

  “老祖宗,我们兄弟二人在这方面毫无经验!”

  吕元鸿有些担心。

  “无妨,你们这些年轻一辈弟子都没有什么经验,但是从现在开始就要学着去处理这些大事,遇到迟疑不决之事,我会给你们做主,放手去做便是,另外,后日我要去见月缺门的王家老祖一面,看看他有没有办法烧制出结金丹,只去两日便回,这期间堡内的事务暂时交予你们兄弟处理,一切小心谨慎千万不可大意,若是有什么变故,以万里传音符唤我便可,你们出去吧。”

  “是,老祖宗!”

  “孙儿等不敢懈怠,一定尽职守!”

  兄弟二人抑制着心中的激动,退出了吕家堡的密室。

  ……

  接下来的二日,七大门派出身大家族的核心弟子,6续抵达南梁国吕家堡,越热闹起来。

  这一日,在各大家族弟子,众宾客的见证之下,吕家堡二少主吕元鸿和王氏家族女弟子王涵若正式举办大婚,整个吕家堡内一派喜庆气氛。

  叶秦,史寒阳自然也无法不参加,如同老友一般结伴而行。

  修仙界的婚宴跟世俗界相差不大,笙歌歌舞,霓光流彩,酒盏交错,佳肴缤纷,那喜酒都是灵酒,就算是修士喝多了,也容易迷醉。

  “哎,秦老弟,刚才去敬酒这时,吕家那二少夫人怎么老是盯着你,目中一股怨愤,好像想要杀了你?莫非你跟她之间……”

  史寒阳端着酒盏,抿了一口,语气古怪,充满了调侃的意喷水。

  “哪有的事,我跟这位二少夫人毫无瓜葛。”

  叶秦满脸无奈的苦笑。

  吕家二少夫人王涵若,他记得这个女子,数年前在万枯岭洞窟试炼的时候,他遭遇过几名月缺门的女子,伤了几名月缺门的女弟子。而月缺门的领队之一正是此女子,二人各自为了门派利益而战,在洞窟内有过极其短暂的交手,偏偏有这么不巧,他居然在此地又遇见了,而且还成了吕家的二少夫人,好在那都是陈年旧事,那吕家二少夫人,只是有些不忿当年吃了些亏罢了,不至于在这喜宴上提起这桩旧事。

  史寒阳拍了拍叶秦的肩膀,并未在此事上深究,而是眯起了眼睛,在吕家堡最豪华的宴会大堂内不住来回打量,悠然叹道:“吕家真是好大的气派,一场婚宴耗费不下数万灵石,数十灵雾界的贵宾云聚一堂,筑基修士逾百人,我堂堂一介教主,经营了近百年,实力却还比不上吕家十分之一,实在是让人惭愧,咱们这样的散修士,在这修仙界举步艰难啊。”

  叶秦黯然。

  这几日在吕家堡内,面对那些大家族弟子,他同样感到有一股巨大的压力,一种无形的紧迫感。

  论灵潜质,大家族弟子中比他出色的,绝不在少数。

  同样是筑基期修为的修士,家族修士和散修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地位,就算是史寒阳这样的筑基九层的修士,没有家族,大吕家堡也就是一般的贵客,待遇高不到哪里去,散修士是根本无法与这样的大家族出身的弟子抗衡。

  除非是金丹修士,一日无法成为金丹级修士,在这样的大家族眼中都属于可有可无的小院,分头在吕家堡内尚未搜查守卫森严的五处禁地,搜寻灵果的下落。

  叶秦在堡内查探了两处普通的禁地,辛勤劳动未察觉任何异常的灵气。

  他的目光,盯在了吕家堡的最深处一座宅院。

  那里是吕家堡的最深处,从他入堡这时,便隐约感觉到那里有一股隐隐的磅礴气息存在,是整个吕家堡内最为危险的地方,堡内所有的宾客,没有任何人敢靠近那里。

  他暗自猜测,那里很可能是吕家老祖闭关之禁地。

  冒然过去探查,跟找死没什么两样。

  不过让叶秦非常惊讶的是,今日晚上那股气息突然弱了下去。

  取而代之的是,多了几名吕家堡的筑基期修士,守在附近。

  那个地方,应该是吕家堡内最为隐秘的地方,也是唯一没有探查过的地方。

  这让叶秦有些迟疑,要不要冒这个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