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76 破壁而逃

276 破壁而逃


  叶秦提到吕家老祖,石洞内四五名正在激斗的筑基修士们脸都变了变色,对吕家老祖的敬畏,就像是一盆冷水浇在头上,终于让他们心中狂热冲动降低了几分。

  这里是吕家堡,灵雾修仙界赫有名的金丹大修士的老巢,不是他们可以肆意妄为的混乱之地,在这里闹事容易,但是激怒了吕家老祖,想要活着离开此地,却没有这么容易。

  “我的寿元只剩下有三四十年而已,要是无法结丹离死也不远,今日是死是活,我是无所谓了,你们寿元可比我长久许多,难道愿意死在这里?要是再不住手,你们干脆一起跟着我陪葬好了。”史寒阳收回获银月弯刃,仅以金环法器抵挡其余众人攻击,冷声道:“要是你们同意的话,出去之后,我后中只留一枚灵果,剩下的随便你们怎么分,如何?”

  褚辉和苗海等人一时间拿不下史寒阳,听到洞**通道处传来的激烈的打斗,终于忿然停了手,各自收回法器。

  “史教主,你要是肯早一点拿出灵果,我们又岂会被困在此地?!现在就算你肯拿出来,咱们又怎么离开此地?”苗海怒气冲冲的大声嚷道。

  “无须担心,我精通土木机关之学,早在进来之前,我便仔细研究过吕家堡的地形,吕家堡是建在数百丈高的险峻山峡之上,山峡旁便是南梁国的卞河,这石洞**在吕家堡大约百丈深处,我等往一侧挖掘的话,可以&点墨中通石壁,直接从大峡谷出去!这一面的石壁为东南方向,正是通向卞河的方向。”史寒阳掐指一算,胸有成竹的说道,“不过咱们必段立刻动手,否则吕家堡修士众多,咱们在这石洞内支撑不住多久。”

  众修士都惊讶的望着史寒阳,这位史教主所学之驳杂,令他们难以望其项背,他们都以为自己很可能会被困死在这石洞内,史寒阳居然在转瞬之间把问题解决了。

  “动手吧!”

  叶秦直接开口说道,他已经祭起一柄飞剑,朝石壁击去。“轰”的一声巨响,碎石飞溅,飞剑在石壁上击出一道数丈深的世大窟窿,他手中已经有一截灵果树的枝条,此行的目的已经达成,能早一刻离开石洞,便多一份逃生的希望。

  由二名修士守在石洞的入口,抵挡住吕家堡修士的猛攻,而其余五人都施展出飞剑的尖锐法器,飞快的轰击石壁,五柄飞剑在石洞飞耀。

  此处是地底深处,众人并不敢使用土遁术,若是土遁术使用不当,没能出去的话,有被埋在地下活活憋死的危险,他们宁肯用飞剑挖掘通道,更安全一些,五名筑基修士高阶修士全力挖掘通道,穿行的度丝毫不比土遁术慢。

  “轰!”

  只用片刻工夫,随着一声清脆的轰响,一条数百丈远的洞**终于被打通。

  一股猛烈凌厉的峡谷罡风,从峡谷外面倒灌进入洞**内。

  整个数百丈的山壁被打穿,到了山峡河谷之处。

  被困在洞**内的众人大喜,纷纷驾驶飞剑,一飞冲了出去。

  史寒阳一马当先往西北方向逃逸,其余的马东彦,褚辉等四五名修士紧追其后,他们不敢让史寒阳单独离开,否则的话好坏灵果可未必有他们的份了。

  叶秦也同样是尾随着他们一行人飞行。

  其实他是想单独离开,但是神识往周围一扫,便现山峡附近已经有不少的吕家的修士,这让他叫苦不迭,单独走的话,更容易被吕家修士给堵截住。

  吕家堡内,早已经进入最高程度的戒备之中。

  吕家大少方吕元鸿,不仅派了十多吕家筑基修士强行攻打密点-墨520室石洞,更是派了其余筑基修士带着大群吕家炼气弱弟子,封锁吕家堡周围十余里地界,以免入侵之敌逃脱,连新婚这中的二少主吕元鹏和王或涵,还有远来庆贺的数名王家修士,都已经加入了搜寻敌人踪迹的行列。

  目前在吕家堡的吕家和王家的筑基修士,合起来能有十十名之多,这是一股相当庞大,足以令人敬畏的实力,要知道号称修士人数最多的青丹门,也仅仅是二百余名筑基修士,而吕家堡内吕家,王家的筑基修士,已经达到青丹门的十分之一。

  然而更为重要的一点是,吕家堡内还有一大群的宾客,其中筑基修士以上的修士,便足足有一百余人。

  这些人中,要么是跟吕家有交情的亲朋好龙,要么是代表七大修仙门派前来的年青一辈核心弟子,跟吕家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只要其中一小部分人愿意出手助吕家一臂之力,都是一股强悍的力量。

  吕元鸿此时已经知道这群入侵者进入了老祖的密室,人数不少,心中便已经有些惊惧,担心遭到老祖宗的责罚,他顾不得自己的颜面,向七大门派的年青弟子请求支援,吕元鸿很清楚,必须把所有的入侵之敌全都擒拿住,才能向老祖宗交代,否则他无法预料老祖会如何处罚他。

  吕元鸿提出支援的请求,七大门派的弟子们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无法再袖手旁观下去,同意出手助吕家一臂之力。

  史寒阳,叶秦竺七人从山峡破壁而出,马上便被天空中御剑飞翔的三名吕家筑基修士给现,他们立刻出尖啸响声为信号,通知吕家修士前来,同时冒死冲下来,强行对史寒阳等一行六七人进行堵截。

  他们只要将史寒阳等人拦截住小片刻,很快便能有大群吕家的筑基修士蜂拥赶到,那个时候,史寒阳等人纵然是插翅也难逃。

  “好大的贼胆,敢在我吕家堡放肆,看你们往哪里走!”吕元鸿尖声厉啸,足下踩着一柄金色闪耀的剑芒,领着堡内大群的追兵赶至。

  “分头走,别再纠缠!”

  史寒阳,马东彦等七人回头一瞧,骇然变色,好家伙,足足有四五十名筑基修士杀了过来,要是被这样一大群x给围住,他们全要被斩为肉酱,他们此时哪里还有心思跟那三名拦截的吕家x纠缠,马上四散开来,疾逃逸,逃不走,明年的今日便是祭日。

  七人化为七道名色光芒,朝不同的方向逃逸而去。

  那三名拦截的吕家x明显怔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该去拦截哪一道光芒才好。

  不过他们的反应也极快,很快有了主意,分头点-墨中文手法去拦截修为最高的史寒阳,马东彦,褚辉三人,修为越高才越可能人物,抓住入侵之敌的脑,远比抓住一二个次要的修士强的多。

  叶秦无表之中占了一个小便宜,他是筑基中创,修为明显是最弱的一个,被那三名吕家x毫不犹豫的放弃了。

  可是叶秦没有丝毫的喜悦,神色反而越的冷冽。

  因为身后那一大群的筑基修士,也分出說閱讀,盡在为七路追兵,分头追击他们七人。

  叶秦戴着一顶灰色的斗笠,踩着一柄低阶的金剑法器,回头望了一眼,苦,其中追在他后面的足足有六七名筑基修士之多,每一个的修为都丝毫不下于他。

  “不能再隐藏实力了,要是被追上,一声恶斗是泪中,被逮住可麻烦大了。”

  叶秦一拍储物袋,抛出一团巴掌大小的乌云障,迅化为一数十丈大小的乌云,他钻入乌云之内,飞行度开始暴增一大截,跟后面追兵拉远距离。

  追在叶秦身后的数名筑基修士,脸上露出明显的惊愕。

  云雾类的法器,属于极品法器的范畴,这种法器通常神通很大,变化莫测,而且飞行度极快,只有金丹级老祖才使用的起,眼前这个戴着斗笠的筑基中阶的修士,怎么会有这种法器?

  那六七名筑基修士中间,有数名x相视一眼,满脸疑惑无奈,停止了追击,回头去追其他的几人,普通筑基修士的飞剑,根本追不上拥有云雾法器的x,追也是白费力气。

  不过,还是有二名筑基修士在继续追赶叶秦。

  其中一个,便是青丹门的核心弟子之一的严维。

  严维最开始会追叶秦,纯粹是一个意外,他见叶秦离他最近,便想将叶秦一举拿下,在皇甫冰儿,众七大六派核心弟子面前展露一两下自己的绝佳身手。

  如果可能的话,他甚至有兴趣,叶秦等人究竟在吕家堡内干了什么事情,惹得吕家大少主如此惊慌失措。

  但是叶秦以乌云障法器加逃逸,把众追赶的x给抛开之后,这让严维感到严重的挑衅,反而激起了想的争强好胜之心,身为大家族核心弟子,他是不会甘心被其他筑基修士给比下去的。

  严维并没有乌云障法器,但是他有一件飞天火轮,这同样是一件专门用于飞行的高阶法器,度堪比云雾法器,再加上他还拥有一项严氏家族的飞行秘术,耗费少量的精血,可以短时间内暴增飞行度,他的飞行度,并不比叶秦差多少。

  况且叶秦在探查禁地之时,已经严密的伪装了身份和气息,严维并未认出叶秦也是青丹门弟子,而是把叶秦当成了邪修,这追杀起来也丝毫没有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