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77 斗法

  在短短的小片刻工夫,叶秦驾驭着乌云障沿着卞河峡谷的山间向前急飞,逃离吕家堡数十里之远,吕家堡在他身后成为一个小小的黑点。

  他的度太快,吕家的大群修士和宾客大多都在忙着追杀其他五六名来自混乱之地的修士,没有几名修士愿意去费力追逐他。

  但是叶秦的紧张程度没有丝毫的缓解,权利驾驭着乌云障急飞。叶秦清晰的感觉到身后有一名筑基期修士正在追来,而且越追越近,只有数十丈的距离。他回头望了一眼。脸上顿时冷了下来,“严维!”

  这个同样是青丹门出身的筑基期修士,让他有些头疼。

  严维筑基的很早,叶秦跟他没有任何交集。但是他在青丹门内曾将听过此人的名号,大修仙家族弟子,单灵根潜质过八十的天生修士,号称是青丹门内林根潜质最佳的修士之一,是青丹门最有可能达到金丹的筑基修士之一,在青丹门筑基弟子大比中曾经夺魁。此人在青丹门名气极大,实力堪称一流。

  正是因为此,叶秦不愿意跟严维交手,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先不说打得过打不过,一旦被这样的厉害对手给纠缠住,极难脱身。要是再被吕家修士追上来的话。那可是有死无生。他自然不想和严维纠缠

  此外,叶秦还有一个担心,令他不敢轻易和严维教授。那就是他虽然伪装了容颜,但是他和严维同样是青丹门出身,极为容易泄漏身份。要是被严维觉他是青丹门弟子。青丹门只怕再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地。得罪了吕家老祖,他就算逃离啦吕家堡,也无法在灵雾修仙界待下去。

  “出来把,不要藏头缩脑啦,待我瞧瞧究竟是何方修士,如此大胆,敢在吕家堡犯事!”

  严维可不知道叶秦此刻的想法,他已经追了上来,哈哈狂笑。接着。他随手取出数张中阶黄色符纸,一掌拍出,数张符纸立刻化为数个巨大的火球,气势汹汹的击向叶秦说在的乌云。

  回复

  楼

  支持,快呀!加油

  这条留言是通过表的,我也要用表留言!

  严维对叶琴的这件乌云障法器一无所知,颇为谨慎。既没有释放法器,也不敢贸然冲入云内,用符纸攻击,无疑是最好的试探攻击手段,看看这团乌云究竟有多大威力。同时也将叶琴从乌云内逼出来。

  乌云度快,但是并不灵活,数个大火球轰在乌云上,就在这霎那间,那团乌云起了变化滚滚乌云顷刻间间将大火球吞了下去,云团鼓了一鼓,那几个大威力的火球便烟消云散,就如棉花吸水一样,一滴水滴在大团棉花上,根本没有起到多少效果。

  叶琴颇感以外,圣皇说此件飞行法器兼具有防御之效,能够大幅度的削弱来自外界的攻击,他知道这一点,但是没有预料到,连中阶法术对这乌云障也居然没有什么威胁。

  严维同样吃了一惊,这样程度的攻击居然会没有试探出任何效果,他不信邪,手中一番,又是一叠十多张中阶符纸出来,一连串的朝乌云猛烈的轰了过去。

  叶琴暗咒了一声败家子,中阶符纸好像不用钱一样,这时候她却手掌一吸,将大片的乌云化为巴掌大小的。云团,收入储物袋中,收了乌云障,叶琴在半空中一拍储物袋,背后多了一双雪白的蝠王翼。

  圣皇昔年的曾经用过的乌云障法器虽然颇为神奇,但是叶琴还没能完全熟悉,用的并不顺手,用它来逃命还可以,但是用来跟其他修士斗法就有些勉强了,跟严维斗法还是用自己最熟悉的攻防手段才行。

  雪白的双翼猛地一拍,叶琴一下向上方破空闪出五十丈之外,回身正面对着严维。严维打出的那十多张威力颇大的中阶复制,自然也随即落空。

  咦,你这件蝙蝠翼灵器不错,是怎么弄到手的?”

  严维踩着飞天火轮悬浮在半空中,瞧向叶秦,越的兴趣浓厚起来。眼前这个全身被黑衣罩着的修士如此

  轻松的便躲过啦他的两次攻击。看来还有几分实力。

  叶秦不想在这样下去,严维的袭击,会干扰拖累他的度,必须想办法摆脱此人才行。他朝吕家堡方向飞

  的望了一眼,暂时没有其他的修士最赶过来,他稍微安心,回头打量啦严维一番。

  严维手中摇着一把高阶火羽扇,足下踩着一个巨大的飞天火轮。一副潇洒公子的气派,飞在天上,这火

  轮法器冒着火焰,嗖嗖飞快的转着。这火轮只是一件飞行类高阶法器,不如乌云障的度。严维能够追上

  他,显然是施展啦其他的秘术手段。

  “阁下是威青丹门的人,为什么替古器门

  吕家堡的人卖命,这般拼命的追我?”一身黑衣的叶秦沉默啦一下,拿着蝠王翼飞停在半空,小心的戒备着

  ,压低啦声音沙哑的质问。

  哈哈,我严维自然不可能提吕家堡卖命,不过,要是大庭广众之下,就这样让你就这么大拉拉的逃啦。

  那我严维颜面何存?“

  严维淡笑到,”我瞧你也有几分本事,有胆魄有实力。我不想杀你。你跟我回去吕家堡,由吕家堡的人处

  置你。如果你在吕家堡犯的只是小事情,我做个中间人,让你和吕家和解,你看如何?“”阁下说笑了,吕家的修士只怕杀我一百次,也不够泄他们的心头之狠。你可知道,我们七八个来自混乱

  之地的修士,都在吕家堡做啦什么?“叶秦淡淡的说道,不动声色的误导严维。尽可能的引开严维的注意力

  ,并且让严维误判他的来历身份。”哦,你们做啦什么?严维摇着火羽扇子,颇感兴趣。能把吕家堡上下闹的鸡飞狗跳,吕元宏这位大少主气

  急败坏的恳求众家族核心弟子出手,这事情不简单。他自然想要多知道一些情况。

  “吕家老祖的密室地底,有一口水灵潭,潭边长着有一颗灵果树。你是青丹门最出色的弟子之一,应该知

  道这灵果数的妙用把?”

  “社么,居然有这等事情?……你们是去窃取吕家堡的灵果?难怪敢做出如此疯狂的事情……把

  你身上的灵果拿出来,我立刻放你走.

  严维神色漠然一变,目光犀利起来。灵果是突破金丹期瓶颈的罕见灵药之一,天下间没有一个筑基修士不

  会动心。就算是他,如果得知这样的消息,也会有动手窃取的疯狂念头。

  灵果仅有三枚,全都在另外三名筑基高阶修士身上,我身上怎么可能有,阁下现在回去的话,或许还可能

  从他们身上抢到一二枚。“

  叶秦冷声说完,不在理会严维,转身疾飞而去。能不能以灵果为诱饵让严维自动放弃追击,他没有十足

  的把握,但是终归得要试一试才清楚。

  严维望了往叶秦,又回头看拉看远方的吕家堡,果然有些迟疑,犹豫着要不要追上去擒下叶秦,或者还是

  立刻返回吕家堡,看看有没有机会从那儿几个高阶修士身上得到灵果。

  但是严维很快就回过神来。

  吕家堡那边的筑基修士众多,但是失去啦最佳时机,僧多肉少哪里还有他的份,现在就算他回去啦。也

  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抢到灵果。追上叶秦,或许还有更大的可能从叶秦这里得到更多的东西,说不定叶秦身

  也有灵果。最不济,叶秦的乌云障,也是一件非常不错的极品法器。”嘿,你的心机不错,想骗我回去,可没有那那么容易。今日你的性命就留下把。“严维眼睛滴溜溜一转,

  想明白啦得失,贪念顿起。狂笑驾驭着飞天火轮追啦上去,他将手中的火羽扇抛出,化为一把长宽数丈的

  巨型火扇,一团团连绵的火云,从叶秦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叶秦被一团团的火云围攻,脸色一沉,看来这个严维,是想跟他打个不死不朽了。

  他背后的蝠王翼猛拍,灵活iubi的闪躲着火云的攻击。他不在留手。一面躲避着攻击,一面从储物袋内

  去处了一件黑黝黝的低阶邪鬼叉,朝严维回攻击啦过去。这是他在大周国历练之时,在小型矿洞内。

  从天穹原一个住基低阶修士车隆手里多来的。”去!“

  叶秦低吼。

  这杆缠绕着浓浓青雾的鬼叉长达一丈有余,夹着滚滚的青雾,散着令人欲呕的浓重的血腥味,朝严维和

  他足下的飞天火轮狠狠的扑拉过去,这鬼叉邪器极其阴毒普通的修士一旦沾染上鬼叉上的青雾,立刻会被

  大幅度削弱力,甚至法器也容易被损坏。

  叶秦得到此鬼叉之后极少使用。但是此刻用来对付严维却是再好不过,这会让严维更加确信他是来自混乱之地的修士,而且还是邪派。

  “邪修”

  严维见那杆鬼叉,果然脸色一变。惊怒脱口而出。炼制这种污秽无比的邪器,必须用到大量生人的精血魂魄,否则根本无法炼制成功。就算仅仅是一杆低阶邪器,也足以令严维变色,急忙进行躲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