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78 离火大法VS魔影大法

278 离火大法VS魔影大法


  鬼叉的威力并不强,但是恼人的却是那污秽血腥的青雾。这是杆鬼叉由小变大,化为一道青黑色的遁光,直冲严维击去。

  严维无奈,甩出手中剩余的几张符纸,数枚火球在前方炸裂开来,掀起一股火浪将鬼叉拖延了刹那工夫。

  接着他一拍储物袋,飞出一柄低阶火系飞剑迎了上去,这才将那鬼叉抵挡在数十丈之外。

  一青黑光芒一火红光芒在半空纠缠,但是那口火系飞剑被黑色一缠绕,火红的光芒却迅的暗淡了下去,这柄低阶飞剑沾染上鬼叉的污秽之气,威力很快将会丧失,用过之后肯定是要废弃,不能再用了。

  严维懊恼,才刚交手便在眼前这个修为比他还低上一些的黑衣修士的手中吃了几个小小的闷亏,这口气他是无法容忍的,更让他无法容忍的是,黑衣修士能够肆意的攻击他,他打出的攻击却沾不到黑衣修士的边。

  这其中的原因倒也简单,叶秦的蝠王翼的飞行度一般,但是在百丈内的近范围内腾挪出奇的灵活,近战的话占据了极大的优势,严维操控火羽扇动的数波凶狠的火焰攻击,都被叶秦给轻松的闪避开来,未能起到效果。

  严维空然想起什么,不再气怒,反而露出一副怜悯的冷嘲:“你这蝙蝠翼果然不错,同阶的筑基修士未必能奈何的了你,可惜偏偏遇到我了,要是你只有这么一点本事的话,我看你还是直接投降算了,免得死的难堪……”他收回了火羽扇法器,拿在手中,不疾不徐的说道。

  “哦,是吗?不知道阁下有什么手段,能合下我?”叶秦见严维收了攻势,一边继续往远方逃去,一边警注意着严维的举动。他对严维的手段了解的实在是不多,无法判断严维会用什么手段进行攻击。

  “哼,不知死活,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这火羽扇的厉害。”

  严维飞快的追了上去,手一扬,再度将火羽扇法器抛上半空,不过这一次,他不是用它来扇出火云,而是直接打出一道火红的光柱,往火羽扇内疯狂的注力法力。

  火羽扇涨大至十余丈,至少消耗了严维近二成的法力。

  严维脸色涨红,接着再打出一道法决,那件火羽扇法器“砰”的四散爆裂了开来,化为多达上千片的火焰一般的羽毛,漫天红色的雪花,转眼间覆盖了数百丈范围。

  每一片火羽的威力都很弱小,拥有相当于一件低阶灵器三分之一的威力,仅仅比火球要稍微厉害一些,它们的威力大幅度的下降,但是却多达上千片火羽,直接形成了一个大范围的攻击型灵器场。

  叶秦顿时变色,他明白过来严维想要做什么。

  蝠王翼虽然拥有一个逆天的破空闪法术,但是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弱点,那就是破空闪的距离太短,一次仅仅只能闪五十丈范围,如果对手的攻击直接覆盖了五十丈范围,那破空闪将没有任何效果。

  严维很显然看出了这个弱点,并且有了克制蝠王翼的手段。

  “去!”

  严维右手双指遥遥一指,伴随着一声厉喝,那上千片汹汹燃烧的火羽,如同汹涌的火浪一般,朝叶秦呼啸席卷而去,眨眼间将叶秦的身影给完全吞没。

  这一瞬间,叶秦只来得及做一件事情,那就是立刻给自己加持了一层金罡护身罩,大片的火羽一口气笼罩了数百丈范围,他连逃出这个范围都不可能做到。

  嗖、嗖、嗖!

  叶秦硬扛过一波大范围的密集火羽攻击之后,他回头看,心中顿时一痛,背后那对长达一丈的蝠王翼,雪白的翼身上已经出现了十多个烧焦的破洞,每一个都拳头大小,都是被火羽给洞穿的。

  蝠王翼的薄翼已经破损,数根重要的骨架断裂,叶秦往蝠王翼内灌注的法力,正在大量的从这些破没事处泄露出去,叶秦拍了拍双翼,现它已经无法再施展出破空闪法术,没有破空闪,这件蝠王翼跟普通的低阶翼灵器没有任何区别,算是废了。

  叶秦心中大痛。

  这蝠王翼是他当年刚刚抵达灵雾仙缘城,和章哲,章匚,夏老黑,范贾生等人一起组队前往灵雾大峡谷冒险得来的,之后便跟随他到今,屡立奇功,救过他数次性命,他也知道这蝠王翼终究只是一件很低阶的灵器随着他的修为越来越高迟早有一天会派不上用场,但是今日遭到损坏,却让他心中非常不好受。

  “哈哈,区区一件翼灵器,也敢在我严维面前猖狂,没了那蝙蝠翼,我倒要看看你接下来怎么闪避我接下来的攻击!”严维狂笑。

  同样失去效用的,还有严维的那把火羽扇,这火羽扇一旦注满法力爆炸开来,只能所有的火羽便会失去法力掉落在地,严维不可能在再使用这上千火羽,上千根火羽要重新组装成一柄火羽扇,非常费神费时,暂时是派不上用场了。

  严维的这番作为,终于把一向性情低调沉稳的叶秦,激出了心怒之火。

  看在都是青丹同门的份上,叶秦从心底就不愿意跟严维打一场你死我活的斗法,而且叶秦最想要的是尽快离开吕家堡,并非跟严维死战,可是严维却咄咄逼人,穷追不舍,逼得他生出了杀心。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叶秦转眼间收了蝠王翼,已经恢复了冷静,他重新驾驭乌云障飞遁,同时将一口中青铜钟扣在了手中,对准了身后。

  这时,叶秦心头突然一动,往遥远的吕家堡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一名白衣女子的身影,驾驭一柄巨型冰魄剑法器,正在朝他们二人所在之处疾飞而来,度极快,几个眨眼工夫,已经离他们很近了。

  “冰儿……”

  叶秦心中默念了一句,没有任何表情,回头冰冷的目光看着严维.

  皇甫冰儿飞抵战场之后,停了下来,神色复杂的望着叶秦,尽管叶秦已经伪装了相貌,但是这种伪装对她是没有效果的,血引心魂印,可以让她轻易的在无数的人群中打出叶秦的所在。

  六年未见,叶郎似乎变得越低调沉默,锋芒内敛,然而当年以血引心魂印订下的盟誓,却不可能有丝毫的改变,元神上的烙印依旧清晰。

  “元鸿师弟连五道万里传音符,吕家老祖应该很快就要回来了,要动手,尽快。”

  皇甫冰儿没有时间去子耽搁,红唇轻启,说出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吕家老祖!

  叶秦磐石一般坚定的心志,也出现刹那间的心悸和动摇,吕家老祖一旦返回,他将没有任何机会逃走,他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要动手必胶须尽快。

  严维自然也觉皇甫冰儿抵达,不由笑道:“哦,是吗?吕家老祖回来就回来吧,冰师姐你不必出手,看我如何将此敌拿下。”

  严维压根没有想过,皇甫冰儿刚才那句话并不是对他说的。

  他看见叶秦拿出一口小钟低阶法器,哈哈大笑,正待要嘲讽一番,他的眼神却突然眯起来,这口青铜似乎和普通的钟法器有些差别。

  “摄魂钟?这不是古器门俞师弟的法器?……不对,俞师弟当年在万枯岭就意外身亡了,这件器也遗失不见,应该是被各派弟子得去了,你究竟是各派弟子中的何人,怎么会有这件法器?”

  严维见识颇广,和各派弟子都有些交情,居然瞧出这口钟的来历和不凡之处,神色间露出一丝忌惮和猜疑,这口报魂钟虽然也是低阶法器,却比那柄鬼叉邪器更邪门,更令人头痛,这是禁锢法器,不会直接攻击,而是限制敌方修士的行动。

  他已经怀疑叶秦的身份,并非来自混乱之地。

  严维知道此钟的厉害之处,不敢丝毫怠慢,旋即从腰间储物袋拍出一块火盾,化为一丈大小的火焰盾牌,挡在前方,用来抵挡摄魂钟可能动的攻击,摄魂钟的音波是从正面进行攻击,只要挡住正面,才会尽可能的挡住对他的影响。

  这仅仅保之策,要拿下叶秦光靠这个是不行的。

  “离火**!”

  严维深吸一口气,低吼一声,他浑身的衣裳顿时鼓鼓膨胀起来,俊俏的脸上开始出现一条条蛮肉,眼珠渐渐腥红,一股一股的火焰从他的皮肤上冒出来。

  蓬一声,衣裳在烈焰中化为灰烬,露出一副火焰内甲。

  严维仰头狂啸,整个人已经置身于数十丈冲天的熊熊烈焰之中,他的实力急剧飙升,提升到了筑基中阶的巅峰状态,尤其是火系法术的威力,暴涨一截,他就算随手打出一个火球,也是中阶威力。

  《离火**》是火系修士激体内潜能,短时全面暴涨自身实力的**,施展之后会虚弱疲惫一段时间,严维修炼到了离火**的初期三层境界,能够暴涨近一倍实力,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正面对抗一名筑基高阶修士,也不会落于下风,他要靠这离火**,一举将叶秦拿下。

  叶秦在严维施展离火**的时候,目光便猛的一缩,皱起眉头,很快,他隐入大团的乌云障之内,施展**。

  严维的离火**施法完成,叶秦也已经施展出了魔影**,一化为二,两个一模一样全身黑衣的叶秦,各持一件摄魂钟法器,出现在乌云障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