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79 连击
  施法这后,叶秦控制着另外一尊魔影,同时疾飞倒退,各自在严维左右数十丈之处,疾的移动,伺机找寻找着攻击的机会。

  严维停在原地,一双青筋暴起的手,随手操控着十多个大火球,享受着周身烈焰下的炙热,他看了两个‘叶秦’一眼,轻蔑的嗤了一声。十分不屑。

  他是有资格表示不屑,

  火离**是青丹门内名列前十的顶阶**,最适合火星根修士修炼,在短时间内急剧暴增修为实力和法术操控力,严维是单火灵根修士,这个大未能让他几乎达到实力倍增的效果。

  而叶秦的魔影**虽然也是出自古老的廖氏家族,但终究只是利用幻类法术生出一尊幻影,它没有任何攻击能力,自己也没能给叶秦增加任何实力。

  “小小的幻法术而已。岂能跟我的火离**相比!”

  严维说完,他的神识扫过两个‘叶秦’,试图辨认出哪一个是真的叶秦哪一个是幻影,可是他很快现,两个‘叶秦’没用任何区别,都是一样的修为,一样的气息,操控着一样的法器,甚至连嘴角上那一丝冷冽的笑意都一模一样。

  “这是什么幻法术?”

  严维这才略一惊诧,皱起眉头低声自语,他释放着火焰盾牌,只能抵挡住自一个方向的攻击。

  不论他抵挡哪一个叶秦,都将背对着另外一个叶秦。

  如果他挡住了真的叶秦还好,要是跟一个假的叶秦对抗上,却被真的叶秦从背后偷袭,那后果不堪设想,这尊魔影的存在,严重的影响了严维的判断。

  严维心中生出一股焦躁,手中操控的十多个大火球,同时朝两个叶秦猛砸了过去,只要能砸中,幻影肯定会被破掉,而真身则能够挡住火球,这样一来他肯定能分辨出那个是真的叶秦.

  叶秦同样暗暗心惊,这些大火球几乎都有中阶的法术的威力,却被严维随手施展出来,而且一次同时操作十多个,要是被击中他也承受不了。

  但是,叶秦根本没打算去接这些火球,他操控着魔影疾飞行,将大火球避开,这大火球威力在同阶法术中威力较大,飞行度却并不快,想要追上叶秦和他的魔影并不容易,要是严维是风灵根修士,用风刃几乎可以轻松的破掉他的魔影,获得完全胜,所幸的是,严维是火灵根修仙。

  轰、轰、轰!十多个火球未能击中叶秦和他的魔影,而是落在地上,将地面炸出一个个数丈的大坑,大坑内是石头高温下融化的红浆,冒起一股股黑色的浓烟。

  严维根本不在乎大量的落空,大火球一个接一个的疯狂的打出。在火离**的帮助之下,他释放这些大火球,比释放普通的小火球还轻松,他只要有一个火球能够击中叶秦便够了。

  皇甫冰儿在战场的旁边观战,不过她并没有袖手旁观的意思,她的十六柄冰魄剑已经释放出来,组成一个巨型的半弧,包围住了战场,随时可以出手,她在等待出手的时机。

  然而战场上的叶秦和严维,却都没有关心这一点,或者说他们都知道皇甫冰儿可能会出手,但是并未在意。

  两个“叶秦”的度越来越快,绕着严维旋转,已经令严维来不及出足够的大火球。

  严维有些恼怒。

  火离**奈何不了叶秦,非逼得他拿出压轴法器不可吗?

  “火球砸不中你,那就让你瞧瞧我严维的元神法烈火赤英剑!去死吧~!”

  他口中一张,一道红蒙蒙的剑光由小变大冲天而起,气势汹汹的击向其中一个“叶秦”。元神法器的度之快,绝非火球可双,想要躲避开来极难。

  果然,那个叶秦并未躲避开来,它被烈火赤英剑给直接穿透,就像穿透了空气一般,它并未消失,而是暗淡的许多,显然是假的。

  严维惊怒心慌,那种全力一击却落空的感觉,足以气得他吐出一口血来。

  他清楚自己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把足以致使的一击,用来攻击一个幻影,这个错误,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他已经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另外一个叶秦,正在冷冷的盯着他的背后,出最凶悍的雷霆一击。

  “冰师姐,快出手助我一臂之力,挡住他!”

  严维一面操纵火盾去挡住来自背后的寒气,全力操控烈火赤英剑回攻,一面惊恐的向皇甫冰儿请求支援。

  但是他的求援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严维不由朝皇甫冰儿望了一眼。

  只见皇甫冰儿已经释放出十六柄冰魄离诀剑围住了战场,这些飞剑散着惊人的寒气,已经做好全力一击的准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停在原地,奇怪的眼神在望着他,还在等待着什么。

  严维一下懵了,弄不清皇甫冰儿这是什么意思,他已经到了极度凶险的边缘,她为什么还不出手?他们都是青丹门的同门弟子,难道皇甫冰儿打算见死不救?

  他还来不及明白为什么皇甫冰儿迟迟不出手。

  咚!一声低沉的钟响。

  严维面色惨然,完了!他背后出现一道连绵的摄魂音波,在被触及的这一刹那,严维陷入昏眩之中,丧失了任何躲避的能力。以他筑基中阶修士的实力,被昏眩的时间极其的短暂,却足以致命了。

  皇甫冰儿终于出手了。

  她纤手一扬,十六柄冰魄飞剑同时从四面八方朝严维击去,一大片寒光闪闪的光芒笼罩了下来,噗嗤、噗嗤、噗嗤!严维的火焰甲,火焰盾根本挡不住,一瞬间严维浑身上下出现十六个冰魄剑洞穿的冰洞。

  严维不敢置信的望着自己破损的身体,更不敢置信的望向皇甫冰儿,他的肉身守全废了,他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不是死在那个黑衣修士的手中,而是毫无征兆的死在同样是青丹门核心弟子的皇甫冰儿的手中。

  说起来,也该严维倒霉。

  昔年在万枯岭的地底洞**三层,叶秦和皇甫冰儿靠这口摄魂钟和冰魄剑配合,靠着青铜钟的昏眩,冰魄剑的绞杀,斩杀了不知道多少厉害的妖兽,这套连击手法熟练无比。

  严维纵然有天纵之才,也架不住叶秦和皇甫冰儿二人的算计,从他被叶秦和皇甫冰儿包围住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是有死无生,只是他到死才惊然明白这一点。

  一声凄厉的尖细叫声。一个金灿灿的元神从严维的脑门拼命的往外飞蹿,想要钻出来逃走,严维不甘心,它的肉身毁了,但是元神还没死,只要逃回严家去,他还有回来报仇的那一天。

  叶秦目光一寒,口一张,一口紫莹莹的南明离火剑飞出,一群烈焰火鸦将严维的肉身包裹着,顷刻间,严维的肉身和元神一起化为灰烬。

  失去控制的烈火赤英剑以及严维的其他几件法器,纷纷落在地上。

  叶秦手一掐,去了严维腰间落下的储物袋。

  “冰儿,严维死了,对你是否有影响?”

  叶秦朝皇甫冰儿淡声问道。他对严维的死,多少感到有些可惜。青丹门少了一个灵根奇高的修炼的天才,少了一个非常有希望接触金丹的修士。

  不过,修仙界从来不是灵根牵制高就能活的长久。不少门派的金丹修士灵根其实都中等,或者偏上而已。

  皇甫冰儿这时侯也收了冰魄剑,善良的双眸,望着叶秦。

  眼前这个叶秦,已经不是六年前的叶秦了。筑基四层的修为,元神法器,还有希奇的法术,这一切都说明他的实力增长得出奇的快,让她多少有些新奇和陌生。

  一会儿,她才摇头淡笑道,“无妨。维师弟丧命在此地,严家只会和吕家交恶,恐怕会影响到七派联盟,但是牵扯不到我。不过,家族修士通常都是以家族利益为重,死一二个家族弟子,对大局影响不大。对了,你不是在北齐国历练吗?怎么会出现在吕家堡?“【网友su呛啷手打】

  “此事说来话长,我来此地办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此事关系到突破……”叶秦笑道。

  他只来得及句话,脸色便陡然一变,骇然往吕家堡方向望去,正在他们说话之间,远方天际上百里处突然出现一小片耀眼无比的蓝争云雾,一股强悍无比的神识和威压,朝吕家堡的方向狂扫来,那股无可匹敌的威压所到之处,几乎夫人敢动弹。

  “吕家老祖回来了!”

  “不好!”

  吕家堡那边,响起无数的惊呼和呼喊声,吕家修士们固然是精神大振,加紧攻击,但是来自混乱之地的六七名修士,却骇然变色,完全丧失了斗志,只想拼命逃走。

  “啊!”

  “哇!”

  正在跟吕家修士激战中的苗海,被光柱击中,惨叫一声爆裂,而附近的另外一名混乱之地的修士褚辉,还没能反应过来,被光柱横扫而过,炸裂为化为一团血雾。

  一个接一个,眨眼工夫,还在吕家堡附近一带顽抗的众混乱之地的修士,便死了三人。

  叶秦哪里还敢有任何迟疑和停顿。

  他嗖的一下往下方的卞河遁去。

  他刚才逃跑的时候,便一直沿着卞河的方向逃逸,若非严维纠缠,他早就驾驭乌云障飞遁到极远的地方去,如今老祖回来,他不敢再从天空飞遁逃走,只能潜河底,借助这条湍急的大河隐匿行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