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83 皇甫老祖

283 皇甫老祖

  十四号在外面跑了一天,晚上回来准备写字,被起点传说中的群拉出去喝酒去了,回来已经是半夜一二点……怨念中,今天早上匆匆起来写了一章。

  “你也叶师兄?”

  一名筑基一层的低阶修士进入青丹弟子聚集的阁楼里转了一圈,四处搭讪可惜无人理睬,突然他眼睛一亮,快步来到叶秦所待的角落。

  “沈宝!”

  叶秦朝那名筑基修士望去,怔了一下,立刻认出眼前这名相貌粗犷的大汉修士是谁来了。九年前,他和此人同年加入青丹门成为师兄弟。六年前,他又和此人一起参加了万枯岭试炼,而且还队出生入死。在青丹门内,跟叶秦有这种“深厚”交情的修士,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

  “叶师兄,真的是你呀!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沈宝顿时惊喜,匆忙在叶秦身旁坐下。

  “你筑基了?”

  “是啊,我能筑基还多亏叶师兄呢,当年你分给我一粒筑基丹,我一直没有舍得用,回到门派之后便闭关潜修。直到半年前我修炼到了练气期九层的巅峰,这才服丹进行筑基,没想到居然一下子就成了。不过,我刚刚筑基成功,就被派来这灵雾城准备参战。

  今日能在此地遇到叶师兄,真是师弟我的荣幸。”

  说到这里,沈宝打量了一下叶秦,惊讶起来,“叶师兄,怎么才几年没见,你怎么已经是筑基中阶修士了额?我刚才都差点不敢相认。”

  叶秦苦笑,他这几年的经历又怎么可能跟外人说呢。他岔开话题,淡声道:“沈宝,我记得张云自当年也分到了一粒筑基丹,跟你一起返回了青丹门闭关修炼。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沈宝摇头叹气道:“张老弟有些倒霉,他早在一年前就服用了筑基丹,但是筑基失败,没能突破到筑基瓶颈。他本来想参加门派内的小比,看看有没有办法再得到一粒筑基丹。但是这两年战事紧张,门派内抽不出空来举办小比,所以这一届的小比已经暂时停止了。张老弟错过这次机会,这少得三年后才有机会再次得到筑基丹,他现在还待在青丹门内。日后有没有机会筑基也难以预料呀啊!最倒霉的是,他这样的拉练气期修士很可能被当成炮灰派上战场,能不能活到三年之后还很难说。”

  叶秦奇道:“门内得到练气修士连御剑飞行都做不到,来了也是死,门派会让这样低阶的修士上战场?”

  沈宝摇头道:“这可说不准,杀到急眼的时候,一群练气期修士冲上去,多少也能起点作用。叶师兄,你注意到一个情况没有,严萱他们这些家族弟子并没有来灵雾城。严师姐是大家族出身的弟子,怎么可能第一批上战场?你想啊,吴掌门、严长老,派青丹弟子出战迎敌,他们会派他们嫡嗣冲在最前边?也就咱们这些都是散修出身的青丹筑基修士,才最先派来守卫灵雾城。估计等咱们这些散修死光,才会有一般的家族弟子出现,等这些小家族弟子死光,才可能派大家族弟子上阵。”

  “哦,这里的都是青丹门内的散修吗?”叶秦颇为惊讶,他的心思都在即将开启的修仙界大战上,来到这阁楼之后并没有留心这个细节。

  他朝阁楼内众青丹筑基修士仔细看过去。看快就现,在场的修士大部分的确都是散修出身。因为散修出身,最明显的一个特征就是缺钱,很少有谁携带什么好的法器和配饰物品,修为进展也不快,所以较为容易辨认。

  叶秦摇头苦笑。

  他心中对这种安排有些不齿,家族出身的弟子处处都比散修地位要高一截,就算是在战场上也一样。

  但是他更加无奈,散修弟子要想在修仙门派内站立脚跟,就必须立下足够的功劳。不上战场,哪里来的功劳。

  两个人正低声说着。

  突然,阁楼内外之间安静下来。所有正在低声议论的青丹门筑基弟子们都停住,察觉到数股强大的气息正在靠近,惊然望向楼梯口处。叶秦和沈宝二人察觉异状,立刻闭上嘴巴,跟着望了过去。

  只见一名身穿素色长袍,年约中旬的金丹期男修士,缓步走上楼阁。此人黑青须,身材修长,眉目间带着几分威严和祥和。他一出现,整个阁楼内众青丹弟子顿时鸦雀无声,一时间未能认出此人是谁。

  而和这名中年男子并肩而行,稍微落后半步的,是一名看上去仅仅只有三十余岁的美貌少*妇,脸上露出温婉的笑容,行走之间依旧顾盼生辉。她朝众青丹弟子们看了一眼,众青丹弟子们顿时垂下头,不敢抬头多看。

  跟随二人上楼的确是皇甫冰儿,她脸上依旧带着薄纱,低垂着头。她之后,才是吴瑞阳吴大掌门、严大长老等十多位掌管青丹门庶务的青丹高层。他们素来权威极重,此时却没有任何张扬之色,恭敬的陪在二位金丹老祖的后面,大气都不敢多出一口。

  “弟子恭迎皇甫师叔,陈师叔!见过皇甫师姐、吴师兄、严师兄”

  众筑基弟子们看到那美貌少*妇的时候,终于惊醒过来,明白是谁来了。他们顿时在半跪原地,屏息迎接二位青丹老祖的到来。

  青丹门老祖之一的皇甫睿,是青丹门修为实力最强地位最高的金丹老祖,也是青丹门真正的主事者。他常年在青丹山门内闭关静修,就算青丹门内的普通筑基修士也极少有人亲眼见过。

  但是陈敏师叔却经常在山门内外走动,青丹筑基弟子大多都见过她,能让陈敏师叔并肩而行且主动落后小半步的,除了皇甫睿没有别人。

  所有青丹弟子半跪迎接老祖。

  皇甫睿淡淡点了头并未说什么,径直从众青丹筑基弟子跟前走过。不过走到一半的时候,他的目光突然偶然阁楼内众青丹弟子中随意瞥了一眼,然后回头跟皇甫冰儿说了一句话。

  皇甫冰儿对皇甫睿的问话默思了一下,才淡淡的回了一句。皇甫睿微皱眉头很不满意,冷哼了一声,回头又望了一眼众青丹弟子,袖手而去。

  陈敏也朝众青丹弟子中间望了一眼,眼底下压抑不住的惊异,还有三分复杂之色。

  叶秦徒然感觉一阵冰寒刺芒,浑身冰冷僵硬,脑中一片空白。

  皇甫老祖进入阁楼三层。

  等皇甫老祖、陈师叔等人上楼之去后,众青丹弟子们这才敢起身,相互望了一眼,都已寒流夹背,心底压抑不住的惊骇。刚才皇甫老祖的神识突然扫过他们,无人感动弹,重压之下,在场的众青丹修士谁也没有听到皇甫睿刚才跟皇甫冰儿说了什么。不过那股突如其来的刺骨寒意,却再明显不过了。

  叶秦慢慢恢复了知觉,神色平静的在角落重新坐下,但是他宽敞的衣袍下,按在储物袋上的右手却微微颤抖。

  他刚才分明察觉,皇甫老祖的神识在他身上停留了一刹那,隐含着一股说不出的意味,怒意、轻蔑、敌视、还是其他?

  叶秦坐在阁楼一角,没有理会沈宝在一旁叽叽喳喳,慢慢的回想着刚才一刹那所生的事情。

  出身名门的大家族弟子和地位低下的散修是极少有联姻的,皇甫睿对他生出杀意,唯一的原因只能是他和皇甫冰儿之间的关系。

  皇甫睿应该是认出他来了,冰儿就算想隐瞒,在这位青丹门第一人,她老爹面前也隐瞒不住。皇甫老祖想要他的性命,只是举手之间的事情。

  叶秦唯一确认的事情,皇甫睿虽然生出杀意,却没有真的动手杀他的意思。

  这让叶秦有些不解,刚才冰儿说了什么,让皇甫睿生出怒意却没有任何行动。

  最奇怪的还是陈敏师叔,叶秦可不认为,这位在青丹门内权势极高的陈师叔会对此事毫无所知。但她似乎一副对此事不闻不问的态度。

  皇甫睿、陈敏二位金丹老祖在此时抵达灵雾城,是有原因的。

  不只是青丹门的老祖,七大门派的古器门、地阙门、大罗门等门派的金丹老祖,都已经在这一天抵达了灵雾城,在开战之前便进入了灵雾城内。显然,他们得到大战即将开启的消息应该更早。

  众位老祖抵达灵雾城之后,便在城内的仙缘殿商议迎敌之事。他们究竟商量出什么对策,一般的筑基修士对此毫无所知。唯一值得肯定的是,这批老祖亲自坐镇仙缘殿,灵雾城内的数十万修士很快都平静下来,有这些灵雾修仙界的主心骨,不再慌乱成一团,战备防御进展的井然有条,所有参与守城的筑基修士、练气修士都已经就位,等待七大门派老祖的命令。

  在灵雾城的西北远方,一团黑压压的庞大云团正在缓慢的逼近,不出半个时辰,那团有数百里范围大小的云团便能抵达灵雾城的上空。

  灵雾城传说中的上古护城大阵,终于开启。

  “轰!”

  一片宏伟壮观的五色光幕,从灵雾城四面的城头冲天而起,激荡起一层一层绚丽耀眼的光华,形成一个巨形的浑圆天罩,将戈壁滩上的灵雾城紧紧的笼罩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