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85 炮灰
  太穹原方阵的一小群修士用巨型土刺轰击了灵雾城,随后,万月湖修士方阵中也出来一小群修士,施展着群咒法术,猛轰灵雾城。

  不过,他们释放出的却是冰系法术中最基础的冰锥法术。令人望而生畏的巨型冰锥,轰击在护城光幕上,爆裂,溅起一大片湛蓝色的冰渣,城头出弥漫起难以驱散的寒意。

  在城头上的观战的各派低阶修士们,眼睁睁的看着护城光幕被群咒法术给打的剧烈震动,又开始提心吊胆。城内外,数十万的修士们都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起来。

  “叶师兄”你说这样打下去,这护城大阵会不会被攻破啊?”沈宝抬头望着头顶上的护城光幕大半天,脖子都酸了想担忧无比。

  “不好说。”

  叶秦正盘膝坐在城头一角打坐,抬头看了一眼暗淡的护城光幕,略显得担忧,随即又摇了摇头继续闭目养神。

  他看过不少青丹门的古籍记载。实际上灵雾城的护城光幕这万年来曾经被攻破过,城池内的建筑都几乎被摧毁,现在的这座灵雾城经历过数次重建。

  所以这一次修仙界大战,这灵雾城能不能守住,战况变化无法预料。谁也说不准。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是门派内地位一般的筑基修士,只能听从金丹老祖的命令行事。是死守还是撤退,都不是他们自己所能决定的。以众金丹老祖的智慧,肯定能够做出最好的决定。

  所以叶秦根本就没去考虑城破不破的问题。

  他真正在考虑的,想万一出现最糟糕的情况,自己该怎么保全性命。灵雾城要是被攻陷了,他们这些修仙门派的修士还可以退守到灵雾山脉之中。在各个门派的山门,继续抵抗。

  一旦灵雾修仙界十九大修仙门派的山门也被攻陷,那将是彻底的战败,意味着整个灵雾修仙界被毁灭。那将是一场天大的浩劫。

  或许到了那个时候,远遁逃到其它修仙界,是一条出路。但是这样的话,恐怕永远无法再返回灵雾修仙界了。就像那圣皇修仙界,如今堕落为混乱之地,成为大群邪修、叛徒盘踞的老巢,那下场是极为可悲的。

  连日下来,灵雾城的攻防之战出奇的单调枯燥。天穹原界、万月湖界和混乱之地的修士,不断派遣小群上千名修士,轮番施展群咒法术。轰击灵雾城的护城光幕.试图将这层厚厚的“龟壳”给打破。

  而灵雾城的金丹老祖们,只是以护城大阵抵挡攻击,偶尔用守城的巨型轰天炮还击,但是没有下令让修士出战。在城防光幕未被攻破之前,双方的修士并没有爆任何大规模的近身交战,都在等待着时机。

  这样枯燥的攻防作,一直持续了半个月左右,才渐渐生一些细微的变化围攻灵雾城的天穹原、万月湖、混乱之地的修士,渐渐的变少了。

  这个变化,立刻被灵雾界的金丹老祖们现。

  灵象城。

  仙缘殿宽敞的正殿内。

  灵雾联盟的数十名金丹修士齐聚一堂,这些修士都是由灵雾界的七大门派、十二小门派,以及散修联盟的金丹修士组成,可以说是聚集了灵雾界的最有实权的一批核心高阶修士。

  “护城大阵每维持一天,要消耗十万块下品灵石。这半个月,城内的灵石储备已经耗去一百五十万块下品灵石,必须省着点用了,否则城内的灵石储备支撑不了太久。接下来的交战,诸位有什么看法?”

  主持聚会的古器门老祖吕粹友,背着双手,面色阴沉想朝其余众老祖询道。

  众金丹老祖们大多都是神色深沉,或摇头,或沉吟,对这一战并不乐观。

  事实上灵雾修仙界已经全力收缩灾力,缩短战线,在灵雾城捏成了铁拳头,但是战局形势依旧对他们非常不利。毕竟以一个修仙界的修士扛三大修仙界的修士的攻击,谁也不敢轻言胜利。

  “我估计,他们这样频繁的施展群咒法术轰击我们的城防,神天下来也至少要消耗的二十万的下品灵石才够用,足足是我们的二倍。对他于仙界的实力,都不如咱们灵雾界强大。如今他们联手,虽说非同小可,却让我们难以正面硬挡。所以这对敌的上策,只要在这灵雾城将他们拖住,拖个数十年下来,他们便要自己垮了。”

  “哼,拖个数年,哪有这么容易?才小半个月就耗去了一百五十万块的下品灵石,数十年下来只怕整个灵雾修仙开采的灵石全搬来都不够用。光是靠着城防硬撑下去,迟早会有城破的一天。要减轻城防的压力,必须派修士出城主动寻找战机才行。”地阙门的陶老祖,尖锐的声音说道。

  “陶兄说的不错,咱们不能坐等下去。”吕棹友点头,表示赞同,“从天穹原、万月湖到我灵雾界,道路非常漫长,御剑飞行也要长达数年之久.他们难以从后方获得各种补给手必须在灵雾界内就近收集灵物。分散在灵雾修仙界内的大量零星灵石矿藏、灵药采集处,这些地方肯定会成为他们获得补给的目标。最近这半个月,派出去的探子现他们的方阵内已经少了大量的低阶练气修士、筑基修士,所料不错,显然是被派去采集灵物。这正是我们出战的机会。”

  “吕兄所言正是,咱们等了这么久,也该动一动了。”

  大殿内数十位金丹老祖们淡笑的相互望了一眼,颇有默契的颔点头。他们一直在忍耐,从数年天穹原和万月湖修士大举前入侵灵雾界开始忍.忍到他们兵临城下,忍到在灵雾城内避战半个多月。

  但是,他们的忍耐,只是为了的到更多而已。

  到现在,已经可以让布局的棋子动一动了。

  只有散修联盟的三位金丹老祖神色黯淡,他们打心里是不愿意出战。灵雾城内聚集的数十万修士。绝大部分都是散修、小活家族修士.而各大门派的主要精锐修士都在各自的山门。要是出战,散修的伤亡必定大增。但是他们无从反对,修仙门派的势力,远远比散修的强大。

  四大修仙界之间的大战,突然有了新的变化。天穹原和万月湖的修士有破城的群咒法术,可惜短时间内奈何不了灵雾城的上古护城大阵。

  这样的攻防,损耗的物资太过巨量。天穹原、万月湖、混乱之地的修士攻不下坚固无比的灵雾城,大批的修士也不能一直待在城外干耗着。

  数十位金丹修士坐镇南梁国,天天带着主力大队攻打灵雾城,同时派遣了大量低阶的筑基、练气期修士去灵雾城周围数万里地域采集灵物。以补充物资的消耗。作战用的各类法器、灵器,破损之后需要矿石修补。缓慢恢复法力的灵石,每日消耗量巨大。此外还有快补充法力的灵酒、直接释放法术的符策等等。这些战备物资充沛与否,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修仙界大战的胜败。

  灵雾界的各种矿点、灵药采集地,何止成百上千处。

  别看这三界的修士总人数非常庞大,但是只要一分散,人数就少的可怜。一处小矿点,顶多也就能安排数十名修士进行采掘而已,最多也不过数百人。

  而灵雾城内的金丹老祖得到这个情况后.同样开始派遣大量的炮灰小队出城,前往各个矿点干扰、破坏敌方修士在灵雾界的各处矿点采掘处、灵药采集处,令三界的修士无法在本地获得补给。

  最先被派出城去作战的,很大一部分都是毫无势力的散修和小家族修士.不管修为高低,都必须出战。

  这些修士都是一个小队一个小队被派遣出去。是生是死,全看天意。如果侥幸偷袭成功,立下足够的战功,那么允许回城,不必再冒死出战。如果倒霉,意外遇到敌方的大部队,那么全队覆灭也有可能。

  而七大门派的筑基修士依旧备战不动,在默默的等待着出战的时机。

  叶秦是青丹门弟子,所以头二个月他都守在城头上,未被派遣出战。除了修炼之外,他还特意留意一件事情。每日被派遣出城去的小、队有数十支,但是能够活着回来的却少之又少,仅仅不到一半。短短的两个月下来,至少阵亡了一二万名低阶修士,绝大部分都是练气期修士,少数是筑基修士。就算活着回城的,也大多伤痕累累。城外战斗之激烈,足见一斑。

  叶秦在城头上看了二个月,越的沉默。

  如果说练气修士是蝼蚁,死了也无人关注。那么筑基修士也就是一碟小菜,并不比练气修士高到哪里去。在这种修仙界乱战之中,只有金丹级的修士才有足够实力保命。低于这个修为的其他修士都是炮灰,必须拼命才能活下来。

  他强烈的感觉到自己实办的渺小。一股增强自身实力的紧迫感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