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92 灵泉门少门主

292 灵泉门少门主


  “小老儿今日遇到大爷我你可以安心去死了!”

  钱波江驱使着一柄黄光灿灿的巨剑疯狂劈向都长老得意的狂笑。他虽然是筑基六层修为却靠着出其不意的突袭”用他得意的巨剑中阶法器将一名筑基七层修士死死的压制住。

  他甚至可以想象只要片刻工夫便能在其他同门师兄弟的帮助下将这名高阶修士斩为肉泥。只要杀了一名筑基七层修士那么他此行偷袭的作战任务也基本上完成了回去灵雾城肯定能够得到严大长老的赞赏。

  附近其余十多名修士乱战成一团都是二名青丹门修士围攻一名灵泉门修士。

  灵泉门这边的五名筑基修士也就属都长老的修为最高达到筑基七层。其余四名修士则多为四五层修为筑基中阶修士实力并不比青丹门修士高多少。况且青丹门多达九人之多。

  都长老颇为狼狈好在他作战经验丰富一边不慌不忙以神识操控法枝抵挡住钱波江疯狂的猛攻一边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枚飞火箭打了出去。

  “雄!”

  五颜六色的烟花在沼泽的天空炸开方圆数十里清晰可见。

  “都长老挡不住了先逃吧!”那几名灵泉门修士在青丹门修士的猛攻之下勉强苦苦支撑他们已经快撑不住大声叫喊想要撤退。

  “谁都不能撤再坚持一下咱们的人很快就赶到。只要咱们有一路小队赶到必能将这群灵雾修士全歼在此地。”

  都长老厉声大喝。这沼泽内有四支灵泉门的修士小队他们这五人仅仅是其中之一而已整体实力绝对过叶秦等青丹弟子。都长老非常清楚要是他们现在撤退那么这群青丹修士肯定会再度隐入迷雾沼泽之中难以被现。他宁可苦撑着也要将这些青丹修士拖延在此地。

  叶秦此时正和一名青丹三层修为的同门修士围攻一名筑基五层的灵泉门矮个子修士。

  那矮个修士脸色早就白光是叶秦的两条捆仙索已经打的他左右难以支撑更何况还有一名青丹修士在旁协助。但是他不敢擅自临阵逃离不听指挥擅自逃跑灵泉门的门规对此惩罚极为严厉。

  叶秦在出手攻击那矮个修士的同时还有足够的闲暇环顾整个战场查看局面。现在局面青丹修士占了上风如果不出意外只要片刻工夫就能将眼前这五名万月湖修士完全击败。

  不过都长老放出飞火箭显然是在求援这着实叶秦吃了一惊。

  “敌方肯定还有援兵只是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一旦敌方援兵抵达就算只来三五名筑基修士只怕整个局面也会马上会倒转。恐怕不是自己杀这些万月湖的修士而是被他们通杀。”

  叶秦心中默想到这里背上顿时生凉寒毛倒立。现在是寸时必争丝毫不能耽搁能杀几个算几个。

  而他的眼中出寒光。

  “摄魂钟!”

  叶秦收回两条捆仙索一声低喝抛出一口巴掌大的青铜钟见风而涨化为数丈煌煌大钟悬浮在半空中。接着他屈指一弹”指尖一道法力光柱射出”“咚”的一声闷响朝那矮个修士轰了一记摄魂波过去。

  那矮个修士见叶秦抛出青铜钟急忙收回法刀横在身前惊疑不定他可不知道这口青铜钟是用来干什么。钟法器通常是防御法器很少是用来攻击的。接着他在摄魂波的轰击中闷哼了一声便被昏眩了过去。他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已经迟了。

  “嗖!”

  一道金色飞剑光芒激射而出几乎在那矮个修士被昏眩的同时剑芒从他的颈脖出一掠而过轻而易举的刺破了护身罩。矮个修士蹬蹬倒退了好几步拼命的抱着脖子想要堵住裂缝裂缝越来越大”“噗嗤”殷血四溅一颗好大的头颅飞起。那矮个修士倒了下去滚在地上的头颅双眼圆瞪显然是极度的不甘心死的太冤了。

  一击必杀干净利落。

  那名青丹同门修士正要向矮个修士动攻击却见已经被一剑斩杀不由呆呆震撼的望着叶秦哑然张口说不出话。这位叶师兄出手太凶悍了。若是没有抵御被昏眩的手段根本讨当不住。

  叶秦斩杀一名万月湖舟修士之后一言不目光扫向周围其它小、战场找到最近的下一个最近目标立刻冲了过去。对他而言杀谁都是杀无所谓先挑那个后杀那个了。

  “咚!”

  “噗嗤!”

  呼吸之间叶秦在战场上疾闪过一沾即走。那些灵泉门的修士原本在青丹修士的攻击下便是在苦苦支撑哪里经得住叶秦的昏眩突袭。一旦被昏眩住在数件法器的围攻之下几乎是必死无疑。眨眼工夫灵泉门便又死了一个筑基四层的倒霉鬼还没有弄明白怎么一回事便被昏眩斩杀。

  灵泉门还剩下三名筑基修士。

  都长老接连听见两声惨叫急忙回头张望余光瞥见两个同门死了这一下顿时被刺激的跳了起来完全崩溃撑不住了。他原本打算将这群青丹修士拖延着等待己方的援兵到来然后将这群青丹修士一举围歼。

  算盘打的很好但是他的小队崩溃的太快才几个眨眼的工夫就阵亡了两个。

  九名青丹修士围攻剩下三名灵泉门修士那不叫作战纯粹是是一面倒的疯狂屠丶杀。看这情形他们根本就无法支撑到援兵的到来就要被屏杀的一干二净。能立功当然是好事但是要赔上自己的性命那长老是绝不愿意干的。

  “诸位师弟快走!”

  都长老口中喷出一口精血激射在他的灵蛇法杖上。法杖一时间青色光芒暴涨荡开钱波江的巨剑都长老借机冲了出去朝沼泽深处跳蹿逃逸。另外两名灵泉门弟子哪里还敢耽搁虚晃一招急匆匆跟着长老逃跑。

  青丹门的众修士没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将他们包围住。连那正在跟都长老激斗的钱波江都被叶秦那转瞬斩杀二敌的骇人度给震住怔了一下神手下缓了一步未能挡住都长老逃脱。

  等他们回过神来都长老等三名灵泉门修士已经逃出五六十丈眼看要钻入迷雾中毒。

  “追!”

  钱波江大急眼看到嘴的肥肉被逃了他岂肯甘心。不只是他众青丹修士恐怕没有一个肯罢休他们足足有九人之多要是被眼前这三个敌人逃了说出去都是丢脸的事情。

  众修士足下疾奔几个起落已经追逐出数百丈远。

  就在这时候远处传来一声厉啸朝他们的方向而来啸声才刚刚响起便见一名脸色苍白的蓝衣修士破迷雾而出在沼泽中随步踩踏沾着水面飘然出现在都长老的面前。

  随后二名中年护法也气喘吁吁的赶到蓝衣修士的旁边。蓝衣修士在沼泽内行飘移的太快他们想追上都不容易。

  “属下拜见少门主敌人就在后面有九人之多。”

  都长老见到少门主出现顿时大喜拱手激动一拜。有少门主和两位护法在实力大增至少他们保命是没问题了。另外二名跟随这他的灵泉门修士逃的狼狈见着少门主连忙施礼。

  “都长老你的手下还有二人呢?失散了吗?”蓝衣修士见他们小、队只剩下三人奇怪道。

  “两位师弟阵亡了。属下出战不利请少门主降罪!”

  都长老一拜倒地惭愧无比。要不是他坚持死守待援那两名师弟只怕也不会这样白白阵亡。不过真要说起来也不能全怪他他的计划没错。只能怪敌方修士太强那口青铜钟法器太过怪异。在万月湖修仙界他从未见过有这样可以将对手昏眩的法器存在等反应过来已经死了两名师弟。

  此时叶秦、钱波江等九名青丹修士都停了下来。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蓝衣修士和两名中年修士让敌方实力暴涨一截必须小心应战。

  “才区区九名筑基修士本少门主还以为来了多少灵雾修士”来偷袭本人的营地呢!邬长老就这点人把你追的满沼泽乱跑也太窝囊了吧?”

  蓝衣修士不满的冷哼了一声背负双手望向从都长老等人后面追来的叶秦、钱波江等九名青丹修士。

  他的眼中尽是不屏敌人实在是太少了很令他不满意。

  都长老哭丧着脸弓着腰心里有苦说不出来。以少门主实力当然可以不把区区九名筑基修士当一回事。可是他不成啊他也就是一个实力一般的长老而已哪里比得上尊贵舟少门主。

  不过他不敢把这话说出口只能唯唯诺诺的点头“少门主所言极是属下逃的着实有些窝囊。侥幸遇到少门主相救属下一定跟随少门主杀敌立功。”

  “行子跟在我后面便是。”

  蓝衣修士挥手打断邬长老”瞥视望向叶秦、钱波江等人傲然一笑”淡声道:“看你们的装束应该是灵雾界青丹门的修士吧?一半有筑基中阶的修为水准还不错。不过你们很倒霉遇到本少门主呃”本灵泉门少门主免得你们死了还不知道是被万月湖那个门派的少门主所杀。至于你们是谁我就不多问了一起放马过来吧不要耽搁本少门主的时间。你们当中要是有谁侥幸从本少主的手中逃脱记得回去之后向你们掌门禀报下次多派些人手过来免得送死。”

  叶秦伫立原地暗皱起眉头。

  钱波江、沈宝等众青丹修士面面相觑这个灵泉门少门主怎么这样嚣张。

  包括都长老三人以及这少门主三人也才区区六名筑基修士而已几乎上都是筑基中阶左右并未占什么优势。这位少门主就这么有把握能够将他们一举全部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