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298 阴火炼器

298 阴火炼器

  叶秦坠落在苍穹岭山腰处收了乌云障法器足尖在地面山石石中轻轻一点瞬间闪入附近的一片茂密丛林之中。接着他在茂密的丛林枯木中穿行奔向他刚才看见的最近的一处数百丈深的溪涧往下一跳。

  呼!

  头顶上响起无数的尖啸声二头巨大的成年三青鸟已经扑了下来巨大的阴影夹着腥风笼罩在茂密丛林的土方猛的扇动翅膀挂起一阵阵凌厉的风刃。转眼的工夫一片数百丈的茂密丛林被凌乱的风刃给直接摧毁山石间劈裂出一道道数丈长的沟壑光秃秃一片藏不了任何人。

  叶秦此时已经落在深涧中隐入乱石阴暗的角落收敛自身的气息躲避那几头三青鸟凶厉的目光拨寻。不一会儿大群的丹青鸟落了下来在他刚才落地之处折腾搜寻他的气息和踪迹。

  折腾了许久迟迟未能找到叶秦的那群三青鸟这才飞上云霄。

  不时有数头三青鸟从山涧上方的天空飞过搜寻入侵之“敌”的踪迹。

  叶秦抬头望了望山峰顶上的云层心中郁闷。他现这座山峰的上面就是数窝野生丹青鸟舟巢穴不时可以看见丹青鸟在这山峰云雾之中飞进飞出。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苍莽岭终于安静山岭周围一片死寂。山岭远处偶尔突然响起一些尖锐暴戾的嘶吼声是妖兽在山岭之间厮杀搏斗然后又沉寂下披叶秦这才小心的深涧乱石中出来仔细看了一下苍莽岭地形图卷轴。

  苍莽岭有上千里方圆大小主山峰有数座天空各种妖禽盘踞包括他所遇到的野生丹青鸟仅仅是其中一种。想从天空御剑飞行离开苍莽岭也得问问那些妖禽答不答应。

  叶秦考虑了一会儿如何才能离开摇了摇头。

  那些灵泉门修士和丹青鸟接战的那一幕他虽然没有看见但是那些修士的惨叫声却听的一清二楚然后灵泉门修士便在极短的时间内消失的无影无踪。那群二十余名灵泉门的修士以他们的实力尚且倒了大霉他更不可能从这些丹青鸟这里讨到什么便宜。

  唯一的办法是避开天空从地面行走.离开苍莽岭。但是想从地面离开也未必容易苍莽岭的山岭丛林内同样有妖兽。一个不小心招惹了高阶妖兽同样是巨大的麻烦。

  叶秦看看天色已经是深夜。

  冒然在妖兽盘踞的山岭中行走十分危险。他不由苦笑恶奈的在溪涧竹林处找了一处干净的草地盘膝打坐寻思着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

  叶秦心中也并不是太乐意返回灵雾城就算回去了难免又被派遣去执行九死一生的任务。以他目前的实力虽然跟同阶修士来说已经算得上是顶阶但只要多遇到几个对手斗法依旧很勉强随时可能身亡陨落。

  反正已经被困在这里了一时半会离开不了这凶地他也不急着离开。

  叶秦收起地形图卷轴摸了摸储物袋掏出两枚玉简一枚是记载了《阴玄**》的黑色玉简另一枚是记载了《紫剑诀》的紫玉古简。

  他略一犹豫.神识进入记载《阴玄**》的玉简内。

  他只炼成了一柄火系元神法器想要炼制出《紫剑诀》中的子外四柄木x水、土、金元神法器还太难了。光是收集一滴元精便非常费力少说也得一年以上才能炼成一柄元神法器。

  而《阴玄**》相对简单一些他手中有一副腐骨鳄的骷髅骨架可以用里面的炼骨术直接炼制出一副六阶的骷髅炼制出来后便能马上使用极大加强自保之力。

  灵雾城青丹门执行偷袭任务的两尖修士小队最终只逃回了沈宝和别世二人。张宝能逃回性命纯粹是意外走运灵泉门的修士都追其他人高阶修士去了而他的修为几乎是众修士中最低微反而侥幸逃过一劫。

  而别世却是因为重伤留在一片小丛林中休息错过了后来的斗法未被灵泉门的修士现这才狼狈的从寒湖森林中逃了回来。两人正巧在半路上遇上说了一下当时生的事情不由一阵唏嘘。他们并不清楚叶秦的生死只以为只有他们二人逃了出来。

  狼狈回到灵雾城后二人随即向负责派遣任务的严大长老汇报偷袭任务战况。

  “严师兄我等进入寒湖森林之后遭到数倍与我的万月湖筑基修士的伏击众位师弟死的好惨啊!.后来只有我和沈师弟历经数十场死战斩敌数人侥幸逃脱了出来。未能维护众师弟的周全还请师兄责罚!”

  别世全身黑当着严大长老和在场众青丹修士的面一副悲恸欲绝的哭喊。但是他心中却暗暗为自己能够逃命回来而侥幸。他活了一百多岁生死早就见惯了对同门的生死哪里会有什么悲痛。不过叶秦没能逃出来他多少有些遗憾毕竟叶秦曾经救了他一命。

  青丹门临时驻地的楼阁大厅内数十名青丹修士都是脸色暗淡叹息狐悲。或许下一次就轮到他们了。

  严大长老面色铁青。

  派遣出去的十名筑基修士居然一口气死了八名。虽然这些筑基修士在青丹门的地位低下被最先派上战场但是也是一批不错的战力。就这样死了他也难以向掌门、众位老祖交待。

  可是他能说什么?

  别世已经身负重伤就算救治好也是半废之人活不了几年了。沈宝一副唯唯诺诺低头不敢吭声的样子。能指责他们作战不利?

  严大长老摇了摇头安排几位修为深厚的同门修士为别世驱除体内的尸毒然后袖手离开向坐镇此地的皇甫老祖、陈敏老祖禀报此事。

  要不要再派弟子去寒湖森林还得慎重考虑。

  他们并未注意到的芜皇甫冰儿此时正站在楼阁三层的护栏处将别世的汇报听得一清二楚。她蒙纱下的美丽的容颜刹那间煞白娇躯微微颤抖。

  叶师弟没有回来?!他生什么事情了?

  她的心已经乱了。

  小片刻之后皇甫冰儿压下心中的纷乱情绪折身返回三楼的内室去见她爹皇甫睿以及陈敏师叔。

  严大长老向皇甫老祖、陈敏老祖禀报完之后正告退出去。正见到皇甫冰儿走进来神色似乎有些异于平常的冰冷有些情绪激动他微微诧异他还从未见过皇甫师妹有过这样的神色。他不敢多想朝皇甫冰儿微微一拱手便退出。

  “冰儿怎么?”皇甫睿正在负手打量着桌上的一副灵雾山脉的地形图温和的目光看了一眼皇甫冰儿看出皇甫冰儿的情绪不宁淡淡的问道。

  “爹孩儿想带队去一趟寒湖森林执行袭击任务。”皇甫冰儿微微鞠身一礼平淡的说道。

  “是因为他?”皇甫睿想了一下顿了一顿又询问道“你县上有血引心魂印纵然是千万里之外也可以感应到他的生死。他死了么?”

  “没有。”皇甫冰儿摇了摇头“血引心魂印只能知生死却无法知道他是否陷于困境。我的感应十分微弱他应该是在灵雾山脉中尚未返回那里只剩下他一人。孩儿担心....。”

  “还没死就行了。现在战事紧张抽不出足够的人手去寒湖森林剩下的看他自己的造化吧这点小事都处理不了有什么资格当我皇甫家的女婿。冰儿你带队去一趟临驹国的归义府那里有一户姓韦的富户世俗人家。韦氏是本门千看年前一位老前辈的后世子别只有世俗血脉还在。我担心敌方修士可能会查到他们的身世给他们带来灭门之祸。你去将韦家的一名嫡系子别护送本门山门去为韦家留条血脉。此事关系深远更为重要你亲自带人去勿要耽搁。”

  皇甫睿打断她的话淡淡道。

  皇甫冰儿怔怔的望着她爹双眸泛红轻咬娇嫩的红唇几乎要滴出血来。或许在爹的眼里门派总是比她比娘更重要。

  “是孩儿这就去处理此事!”

  最终她还是微微一躬身转身离开但是一滴泪珠却无声的滑落下来。

  灵雾山脉苍莽岭。

  小半个月之后。

  深涧一名身穿白衫相貌普通的年青修士端坐在一小片空地前他身前是数十块不知名妖兽的骸骨堆积成“柴火”正在燃烧飘出缕缕火焰。

  不过这些柴火烧鼻来的不是阳火而是一缕缕阴测测的磷火准确的说是阴火。这些阴火没有丝毫的温度手伸过去反而感到彻骨的阴寒。

  骸骨柴火旁边还竖立着一副数丈长的巨大妖鳄骨架皑皑白骨上泛着黝黑的光泽隐约可见些许尸毒之气萦绕。

  这副场景在黑漆漆无声无息的的苍莽岭中显得异常的妖异。

  若是被灵雾界的修士看见只怕要惊呼这里有邪修士在修炼邪毒术。

  叶秦可管不了这么多他这些天尝试了数次想要离开这苍莽岭可是却连这数里大小的深涧都没能走出去。四周到处是妖兽他只能窝在这狭小的地方动弹不得。为了在这苍莽岭中尽可能的保住性命骷髅术也得修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