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00 再遇旧人

300 再遇旧人

  凹十秦驾破一团数十文大的乌云以极快的谦度离开了匙醚圃脉穿越过灵雾大峡谷抵达了一片高原戈壁。飞临了高原戈壁之后一路上开始偶尔看到地面上有零星的小规模修士在斗法火拼。他惊讶之余开始谨慎起来飞行度迅减慢在天空忽快忽慢向灵雾城方向飘移。

  他乘取的这团乌云障法器跟天空飘浮的普通云彩很相似但是却有非常不错的隐匪效果。只要周围有大量云朵而且他这团乌云不露出异常之处可以轻松的躲避开大部分修士的注意力普通修士几乎无法现天空一团乌云内还潜藏着一名筑基修士正从天空缓慢飞过。

  叶秦不时的朝下张望着高原戈壁分辨那些斗法中的修士的身份。

  都是此练气期修为的低阶修士看他们的装束灵雾界天穹原万月湖的都有在戈壁滩工高声呼叫打的不亦乐乎。

  叶秦琢磨了一会儿有些明白过来。

  他被困在苍莽岭的那段时旬对他自己而言来说一边修炼一边寻找路途离开苍莽岭一年多的时间不知不觉中便过去了。但是对于困守在灵雾城的修士而言面对越来越多的激战只怕灵雾城的局势早已经改变不是他当初离开时候的灵雾城了。

  也不知道灵雾城现在状况如何。这周围还有不少灵雾界低阶练气修士活动城池应该没有被敌方修士攻破才是。

  叶秦心中揣测着。

  他无心插手这些低阶修士的斗法往灵雾城飞去打算直接返回灵雾城向严大长老复命。

  到了距离仙缘城仅肖数十里的时候他将乌云障法器收了起来不想让太多修士知道他的这件从圣皇手中得来的法器而是换成一柄低阶的青色飞剑低空御剑而行。

  叶秦又飞了十余里这时候却正跑见一群二三十名灵雾界的筑基修士正从灵雾城方向离开匆匆往西南方向而去。

  叶秦随意扫了他们一眼现这群修士都是来自七大修仙门派的弟子但是他并不熟悉自然也没有理会。

  这群修士见叶秦独自一人在戈壁低空飞行纷纷侧目脸上露出惊讶之色。似乎对叶秦单独一人出现在这戈壁上非常不理解。

  “叶师弟是你?!”

  双方眼看就要劈身而过各自离去二那群灵雾修士当中突然有一名年青女子停了下来望着叶秦娇美的容颜上露出几分意外的惊喜失声惊呼。

  叶秦听那声音有些熟悉连忙停下朝这群修士中仔细看去。

  “你””严师姐?”

  叶秦终于认出了一个熟人严磐不由诧异。

  数年未见昔年那位骄横高傲的少女如今已经成熟了许多不再是个没心没肺颐指气使的小丫头连声音都温柔了许多。变化太大他刚才竟然没有一眼认出来。

  还有一件让叶秦惊诧的是这群筑基修士都有些灰头土脸似乎提心吊胆紧张行色匆匆。

  但是严莹此刻比他还惊诧。

  去年叶秦等十名修士前往寒湖森林执行任务只有两人活着回到灵雾城其余修士皆亡。在青丹门修士伤亡名单之中叶秦被列入阵亡之列。

  为此她甚至还伤心过一段时间。

  回想起来这位叶师弟平时默默无闻的不但救过她性命还曾经赠送筑基丹助她成功筑基。回想起在万枯岭一起试炼还有一起北齐国历练的经历曾经相处过的日子她不知怎么的便异常难过。

  如今叶秦突然活着回到灵雾城她心中涌现出的惊喜几乎无法抑制。

  叶师弟真的是你啊!你一年多前去执行任务之后你去哪里了怎么一直没有回来?还有怎么孙世师兄和沈宝师弟都说你阵亡随落了?还有当时究竟生什么了?”

  严鳖惊喜之下兴奋的叽叽喳喳问了一大堆也不顾叶秦能不能回答的过来。

  “我在灵雾山脉执行任务混乱之中和众位师兄弟失散了结果被困在灵雾山脉中的一处凶地。前些天才刚刚脱困而出这便赶回灵雾城来了。”

  叶秦被追问的无奈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严壹凤然点头她马上又气恼起来那你回来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胡乱游荡啊不知道灵雾城附近有多危险吗?万一遇到天穹原和万月湖的修士二三下就丢了性命。你现在先跟我们一起去执行任务吧等会儿再一起回城这样安全一些。”

  叶秦被严壹的气恼给弄的一头雾水这里距离灵雾城仅仅二三十里难道会不安全?

  就在叶秦之怎鳖谈话p旬和严管司行的几名年青修十皿到叶秦和恒猿锐若无人的闲谈神情颇为不悦。

  “鳖师妹这人身工邪气颇重是你们青丹门的修士?”

  一名相貌堂堂颇为英武身穿黄衣的地阙门中年男子打量着叶秦沉着脸说道。他感觉叶秦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怪异的气息非常古怪。

  “蓟师兄这位叶师弟当然是我清丹门的修士难道我还会认错?”

  严鳖皱着鼻子十分不悦的说道。

  “这倒不是我怎么会怀疑整师妹呢!岛然他是青丹门的修士那跟着咱们去执行任务吧。多了一个筑基中阶修士聊胜于无吧。只要小心些保住性命应该不成问题。”

  那姓彰的男子知道叶秦的身份之后轻蔑的笑了笑不屑一顾。

  咖个没什么来历的筑基中阶修士可有可无对他这样的筑基高阶修士也没什么威胁。

  “彰兄又是一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看来咱们的竞争对手又多了一位。”旁边一名剑眉星目的英俊修士”h声怪语的冷嘲。显然因为对严莹见到叶秦太过激动感到不是滋味。

  曹老弟凭你大罗门曹氏大家族的身份还会将他放在眼里吗!”

  姓蓟的中年男子拍了拍那英俊修士的肩膀附近的另外几名衣饰华丽的修亡哈哈大笑。

  叶秦朝眼前这此修士打量了一眼神色平淡暗皱眉头。这些修士当中澎曹这几名修士显然是名门大家族出身的修士而且修为极高气焰有些嚣张。

  另外的一些则是普通筑基修士估刻跟他差不多。

  叶秦脸色淡漠当然不会去争辩什么二严鳖气恼的瞪了彰修士、曹修士一眼有些担忧的往叶秦望去。

  她有些担心他们这些修士当中不少是各门派高层修士出身平时心高气傲旧了。万一叶师弟气愤之下和他们生口角冲突可十分不利。

  她却见叶秦表情冷淡如水当做什么也没有听见。

  他这是毫不在意?

  严鲨不知怎么的心情突然一下低落了下去一跺脚“走吧执行任务!”

  叶秦有些疑惑不明白严盏一定要拉上他而不让他独自返回灵雾城。不过他也没有坚持独自一人回去。严大长老真责任务派遣严莹是严大长老之女跟严蔓对着干没什么好果子吃。

  他落在后面和严鳖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谈很快弄明白了现在的局势。

  灵雾城内储备的灵石已经不够用护城大阵维持非常吃力不得不从各大修仙门派运来的灵石。但是中途不时被敌方修士所拦截灵石供应时断时续护城大阵只是偶尔开启守城的压力越来大。

  最危险的一次甚至差点被敌方修士攻入城内。

  不过好在敌方修士因为需要从万月湖、天穹原长途运输同样灵石极度匿乏并不比灵雾界的修士更好过二他们的灵石运输线路经常遭到灵雾修士的伏击。

  为了灵石双方争夺的极为激烈。

  前天有三名大家族的核心筑基修士带了一支二十余名筑基修士的小队打算从兽灵门秘密运来一批灵石。但是至今还没有运到灵雾联盟担心出现不测派遣他们这一行修士前往灵雾山脉接应以防出现意外。

  叶秦渐渐沉就。

  他在苍莽岭被困了一年多灵雾城已经大变样。这里早已经没有过去那种还算轻松的气氛随处都是肃杀之气。

  各大门派的大部分练气期修士、筑基修士几乎都压上轮番上阵。就连各大门派的核心筑基修士都不例外也被派上了战场前线。

  而普通的修士被派遣出战的次数更多了。灵雾城随便挑出一个筑基修士少则数次多则数十次被派遣执行任务。像叶秦这样仅仅执行过一次任务的少之又少。

  只要是在灵雾城外随时随地都可能遇到修士之间的激战。可以说遍地埋伏处处战火也不为过。就算是灵雾城外十里之地也可能遭遇埋伏。

  灵雾城的修士出城都是成群结队。而且通常是秘密出城避免遭到伏击。纵然是金丹修士也不敢轻易单独一人在城外走动。

  叶秦听完这此背脊上感到一丝凉飕飕的后怕和心悸。

  他一个人居然驾驻乌云障安全的在灵雾山脉飞行了数天穿越了漫长的战线没有遇到敌方修士这也算是不大不小的运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