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01 血战,天穹原煞星

301 血战,天穹原煞星

  那名姓彭的英武男子带着众灵雾修士一路御剑往灵雾山脉的方向飞行。

  叶秦渐渐沉就只是听严莹说一些灵雾城近年生的战事多少了解了一些状况。各界修士死伤之惨重几乎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到了灵雾大峡谷一带的时候他们突然看到前方闪亮起了几道疾飞的影子二正是兽灵门的五六名修士。

  那几名兽灵门修士正乘骑着刹禽在狂命疾飞见有一小群灵雾界修士在灵雾大峰谷对面出现顿时大喜过望。

  诸位师兄弟快救我我是兽灵门的费余二快快帮我将后面的追兵拦下。”那几名兽灵门弟子当中为一位乘着一头四阶双头鹫鹰的年青修士朝众修士激动的狂喊。

  “是兽灵门的费师兄他回来了!”

  严莹惊呼二他们这一群修士正是来接应兽灵门孩心弟子费余护送一批灵石到灵雾城。不过费余等人似乎遭到了袭击居然只剩下五六名修士而且大多都负伤二但是众人的惊喜还没有完全浮现便直接凝固因为他们马上变看到有多达数十道各色法器的光芒正从费余等人身后闪现正在追杀费余等数名兽灵门修士二一看他们的装束便知道是一群天穹原的修士。

  三大修仙界的修士之间早就不知道打过多少场了血仇无数仇敌相见还有什么话好说的打了再说。

  微方修士来了准备接战!”给我杀!”众灵雾修士见剩己方修士被追杀大怒之下纷纷抛出法器化为各色流光以更凶猛的度冲了土去和那群天穹原修士的光芒猛的撞在了一起。

  叶秦略一犹豫抛出一柄低阶飞剑”跟着加入战局。

  近百件法器在的灵雾大峰谷的土空混乱厮斗一时间战局纷乱无比。

  正在玩命逃跑的费余等数名兽灵门修士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稍一休息便回头朝那些天穹原修士杀了过去。

  不时有修士身亡坠地但是其他修士眼睛都不眨半下目光中布满了血腥和怒气激烈的厮杀下去。

  不过局面还是开始出现倾斜。

  让众灵雾修士们心寒的是那群天穹原修士当中居然有一名身高一丈有余的魁梧巨汉光头油亮眉目浓黑粗陋的脸上数条蜈蚣一样狰狞的疤痕赤背裸胸身披一件灰色袈裟。此人最常施展的是二件顶阶法器而且修为达筑基八层勇不可挡。

  一件金光闪闪的宝相轮浮在巨汉的身旁滴溜溜旋转可攻可守将所有攻向他的法器都给挡在数丈之外丝毫无法近身。

  另外还有一条数丈长的金刚伏魔棍在天空狂舞一棍横扫一大片普通筑基修士的护身罡气竟然挡不住分毫一击便被击裂有强大的破甲之效。加上此法棍沉重无比无件法器能与之匹敌。

  那巨汉冲在天穹原修士的最前面应战众灵雾修士。几乎是眨眼工夫和其对阵的三名灵雾修士修士便被呼啸而来的法棍给一棍砸飞开来低阶飞剑都被砸裂。

  “天穹原界十八煞星之一阿木孟!”众灵雾修士们一下认出这名巨汉的身份无不变色。

  在过去一年多的血战之中虽然三大修仙界修士陨落无数但是三界也都冒出了一批实力强横的筑基修士。

  而天穹原的筑基修士中实力最为凶悍的无疑是被称为十八煞星的修士。阿木孟正是十八煞星中赫赫有名的一位筑基高阶修士。

  这一年多下来能够在三界数以万计的筑基修士当中脱颖而出足见其实力的强横霸道。

  死在阿木孟手中的灵雾修士目前已经难以计数此人堪称是天穹原筑基期修士中的屈指可数的须级筑基修士在三大修仙界的筑基修士中威名盛极一时。

  众灵雾修士骇然变色追杀兽灵门费余的居然是阿木孟。难怪费余败的如此凄惨只有逃命的份。遇到这样的煞星没有几个修士敢轻言取胜二“澎宏师兄快挡住那阿木孟!”

  “不能让他打乱咱们的阵脚否则咱们要支撑不住二”

  众灵雾修士们斗法的司时急声呼喊希望那彭姓修士能出面力王狂懈。

  在这数十名灵雾修士当中澎宏出身七大派之一的地阙门的名门家族修为达到筑基八阶拥有数件不错的中高阶法器各方面的实力都颇强而且平时威望也较高是这次执行接应任务的领队领。众人除了指望他也没有办法指望其他人能够挡得住那阿木孟了。

  可是彭宏此刻却心中懊悔无比肠子都悔青了。

  他是因为严蔓会参加这趟任务他这才主动加入的成为领队领。加土这趟接应任务只是去接人并不太难所以他也没有太当一回事。

  要是早知道会在这里遇到天穹原的一个午大煞星级修士他绝不会参加这趟任务。

  鸟宏有自知自明他虽然在门派中小有名气但是跟天穹原十八煞星比起来差一大截。这种差距并不是修为的差距而是法器等阶的差距、法术教练的差距。神识强太弱小的差距还有一往无前的疯狂站意。司样都是筑基八层的修士实力却有着天壤之别。

  彭宏差点要苦死了他的本事哪里斗的过阿木孟这样名震三界的筑基修士。可是现在想走也晚了他要是胆怯畏战那他这五六十年才辛苦积累下的声威算是彻底完了。

  灵雾界中谁还瞧得起他?

  或许阿木孟并不像传闻中那样厉害。

  彭宏在附近灵雾修士的众目睽睽之下抱着那么一丝侥幸之心硬着头皮冲土去从储物袋中抛出一口土黄色的铜鼎。这土黄小鼎迎风狂涨转眼司化为一座石屋大小的大鼎鼎身符文爆阵阵黄色光芒朝阿木孟当头砸了下去。

  炼石鼎!”

  彭宏一声怒喝剑力施法二这件中阶土系法器防御力极强司样沉重无比压也足够压死人了。

  阿木孟正杀的兴起见到前面有一名灵雾修士朝他攻来瞧也不多瞧捧控半空中金光灿灿的金刚伏魔棍疯狂呼啸而出朝黄铜巨鼎打去。

  砰!

  两件法器相击金色黄色光芒耀眼绽放。

  巨鼎猛烈的震动了一下符文上的光芒顿时急剧黯淡下去鼎身上接着“咔嚓咔嚓”爆裂出一道道细密的裂纹这些裂纹越来越大转眼间已经有手指那么粗。最后哗啦一下那口鼎化为无数法器碎片崩裂四散。

  可是那金州伏魔棍法器却丝毫无碍皮都没擦伤二彭宏骇然倒退脸土憋的紫这口鼎虽然只是中阶土系法器但是土系法器都是防御力极强的法器。一个照面炼石鼎被打成碎片。那条金刚伏魔棍恐怕至少比炼石鼎要高出二三阶的档次以上才有这般大的威力二他心中惊惧对哼那突然明白过来阿木孟的煞星威名不是白白得来的。死在阿木孟手中的难以计数的修士也不是虚报出来的。

  跟自己的名望相比还是性命更为重要。

  彭宏哪里还敢再斗下去他扔下那半废的炼石鼎转身足踏飞剑便仓惶急退。这样的中阶法器他还有很多高阶法器也有数件。但是已经试出了阿木孟的实力他就算亮出自己的高阶法器也只能是白白废掉说不准还得丧命。

  在旁边另外几名灵雾修士的掩护下彭宏极快退缩到了众灵雾修士阵型的后面避免了性命之忧二阿木孟将那口土黄中阶法鼎打个稀烂正要给那挑衅他的修士补土一棍却没想到那人居然扔下鼎御剑逃回了灵雾修士的阵营中不由轻蔑的呸了一口唾沫。

  胆小鬼杀你老子还嫌脏了手滚吧!”

  这样胆怯的对手他根本不屑去追赶掉头攻击周围其他灵雾修士去了。

  众灵雾修士惊惧阿木孟所到之处他们纷纷闪避。才片刻的工夫惨死重伤在阿木孟手中的筑基修士已经有四五位之多连实力最强的彭宏也一触即退败一时间军心动摇。灵雾人数稍微占了些优势虽然还没有到溃败的地步但是士气全无只怕也撑不了多久。

  叶秦一边操控飞剑加入混乱的斗法一边冷眼旁观战局。

  双方修士数量相差不大都是二三十名筑基修士。灵雾修业稍微多一些包括费余等几名兽灵门修士。

  但是那阿木孟的实力太强了所到之处无人能挡住他的法棍横扫战局正在快往天穹原修士倾斜。灵灵雾军心动摇战败是迟早的事情。彭宏胆怯的败退更是加快了战败的度。

  叶秦将阿木孟的斗法收在眼中心中飞快的掂量了一下。这阿木孟的实力估计跟寒湖森林里那位灵起门少门主李希差不多。

  李希如果还有水贝灵珠这件法宝的话应该能跟阿木孟结结实实的打工一场二至于谁强谁弱还真不好说。

  李希在水系法术操控方面极强悍只要保持足够的安全距离完全可以用水系法术耗死阿木孟。

  阿木孟则在近身狂战上近乎疯狂一旦被他靠近李希几乎必死无疑挨工一棍就完蛋。

  不过李希那水贝灵珠已经被他给抢了而且被斩断一臂现在肯定不是阿木孟的对手。

  叶秦心中飞快的章断着阿木孟的实力。

  如果能够把阿木孟给压制住的话挽回战局还是可以做到的。

  但是他并不想出这份力气。

  说到底这趟接应任务跟他没有关系纯粹是因为严费声称灵雾城外很危险借口保护他的安全把他硬拉过来的。

  此战打赢了功劳都是澎宏这些奉命执行任务的修士的功劳不会算在他的头土。此战斗输了苦头也是葛宏担着。他可不想去和这位名门大家族出身的修士争抢这份“功劳和苦劳。

  叶秦丝毫没这心思去跟阿木孟来一场斗法去冒其中的风险。

  而且这里离灵雾城也不是太远就算溃败了以他的实力想要跑回灵雾城去还是能够轻松做到。所以从始至终叶秦都异常的低调只是以一件低阶飞剑参与斗法随时注意着局面是否失控好伺机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