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04 波澜

  正在高原戈壁上和灵霜修士斗法的数十名天穹原界修士看到阿木孟急匆匆的召唤他们撤退一个个满脑子雾水不明白生什么事情了。

  他们不久前还看到阿木孟追着一个操纵骷髅的灵雾修士冲进了灵雾大峡谷在他们看来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现在他们斗法正激烈的时候阿木孟突然从大峥谷内慌慌张张的冲了出来说撤退就撤退半点~也不拖延。

  不过既然领队的阿木孟撤退了他们也不敢在这里多待。没有这个实力强的煞星级修士在他们拿不下这群灵雾修士讨不了多少好处既然如此不如干脆撤走以免吃亏。

  顿时戈壁滩上法器光芒闪耀众天穹原修士御剑撤退的一干二净只丢下数具来不及带走的天穹原修士的尸体极短的工夫走的一干二净。

  原地只剩下一群还摸不着头脑的灵雾修士他们见天穹原修士跑了都是一副错愕面面相觑。众修士犹豫想要追上去截杀一通却又不敢。

  说到底他们的胆子异就被阿木孟给吓得所剩无几了。

  “穷寇勿追!;心中了他们的诡计。”古器门白须老者周洪阳大声喝阻了众灵雾修士跃跃欲试的冲动。

  他成为众修士的领队一切以众修士的性命安全为重。

  事情生的太仓促了他跟那些天兰原修士一样还来不及弄明白生了些什么。出于对那阿木孟实力的畏惧他也不敢轻易追赶上去以免再招惹阿木孟这煞星损失惨重。他们这群修士能保住性命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很快灵定大峡谷云雾翻滚又是一道金光从灵雾大峡谷的迷雾中破雾冲了出来正是叶秦。

  叶秦带着骷髅妖御剑飞身落在峡谷上身上并无伤痕只是显得有些疲惫。

  灵兰修士们见到叶秦从大峡谷内出来突然间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阿木孟很可能是在叶秦的手中吃了亏这才败走。否则以阿木孟的强势肯定要将他们击杀才甘心根本不会轻易撤退。

  众修士虽然不知道叶秦是用什么手段把阿木孟给逼走的但是阿木孟从大峡谷中出来二话不说匆匆逃走然后叶秦安然无恙的跟着出现这本身足以说明了问题。

  他们看向叶秦的目光多了几份敬畏。

  能够跟天穹原十八煞星级别的筑基修士交手而不落到下风这只有灵雾界顶尖的筑基修士才能够做到。

  可是叶秦做到的远不止于此。阿木孟没能占到叶秦的便宜反而被逼走似乎是吃了亏这说明叶秦的实力很可能已经压过了阿木孟。

  拥有这样强悍的实力整个灵雾界的筑基期修士中间屈指可数不过一个巴掌。

  他们中间不少人敬畏之余心中生出纳闷。

  从一开始见到叶秦独自一人出现在灵雾城外的时候曾经让他们这些修士感到惊诧。

  不过后来叶秦都非常低调的跟着他们这些修士行动未见表现什么强大的实力。他们也就把叶秦当成一个很普通的青丹门筑基中阶修士看待。

  要知道青丹门的修士虽然修炼进展很快但是大多战斗力一般。

  多了一个叶秦加入众人也没当一回事。

  直到叶秦放那具六阶的骼髅妖出来在灵雾大峡谷内将阿木孟给逼走这才让他们感到真正的震撼感到远远低估了叶秦的实力。

  现在回头想想叶秦敢独自一人在灵雾城外飞行只怕是实力过人才有这胆略。否则哪个修士敢在战乱之时独自在城外行走。

  在场还活着的十七八名灵雾修士绝大部分都是散修或小家族修士他们实力大多一般但是军少加八过不下十余次血战十分清楚修仙界大战的残酷。

  他们当中绝大部分人都并不认识叶秦。除了严蔓以外甚至没有谁知晓叶秦的姓氏。但是这丝毫无碍他们生出敬畏和激动之心要不是叶秦出手他们当中至少标大半人会身亡在这里。

  对这样的强者他们只有敬畏之心。

  “叶师弟那个天穹原的煞星没伤到你吧?”最着急的还是严壹她飞身来到叶秦的旁边娇美的脸庞露出急切之意。

  “无妨只是耗了过多的神识和法力。”叶秦脸色有些苍白摇了摇头目光望向大峡谷西北方向的天空心思还在刚才和阿木孟的激战之中。他看见阿木孟已经带着天穹原修士飞远了不由暗暗松了一口。还好阿木孟心惧主动撤离否则事情很麻烦。

  虽然阿木孟的法力被消耗的七七八八不敢再打下去被迫逃走。

  但是他的法力也同样已经所剩无几不足二成。

  好在骷髅妖的情况稍微好一些还有四五成的妖力。但它叶出的尸气太多还大损真元消耗了不少丹液如今也已萎靡不振战力大幅下降。

  这一仗他和阿木孟只是勉强打了一个平手并未分出胜负。

  众灵雾修士正在好奇低声议论叶秦的实力的时候。

  灵雾城方向出现数十道各色法器光芒极快的度赶来。一群灵雾修士很快在他们的面前落了下来。鸟宏匆匆和曹子宜等一群四五十名筑基修士赶到了灵雾大峡谷。

  彭宏之前是打着“搬救兵”的旗号逃回灵雾城的自然要带着救兵赶来这里兑现他的承诺免得别人指责他抛弃队员。

  不过彭宏看见众灵学修士都还活着吃了一惊。

  在他的估计之中在那叮天穹原煞淀的强势攻击下灵雾修士应该至少死了一大半以上甚系可能全队覆没才是。但是眼前的情况跟他所想的完全相反。只有寥寥数名修士阵亡绝大部分灵雾修士都还活着。

  彭宏想找人问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可是在场的众修士直接无视他的存在没有一个愿意搭理他。他自知理亏想去问严费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严壹根本没有看他一眼更不要说搭理他。

  “骼髅这是谁的骷髅?”彭宏找不到人问话正讪讪之间突然看到戈壁滩上有一具骷髅妖顿时惊跳起来。那骷髅妖正在一具天穹原修士的尸体附近从尸体上吸出一丝丝黑色的阴魂死气。

  彭宏立影祭出法器想要将骷髅妖给打死。

  “住手那是我炼制的傀儡!”叶鉴打出数道风刃将葛宏的法器给打偏了。

  早在灵雾山脉的时候他就现这头骷髅妖杀死妖兽之后会本能吸食尸气补充它那枚妖丹施法所消耗的妖气。它甚至还能修炼缓慢的增长。

  正是因为此叶秦并未阻止骷髅妖去吸食尸体上的尸气。

  骼髅妖似乎察觉到了敌意抬头盯着彰宏阴森的黑目放着凶光。

  彭宏被叶秦拦下怔了一下好不容易才想起叶秦的身份来。当时还是严叠将叶秦给拉进队伍里来的。区区一个筑基中阶修士普通弟子也敢拦他。

  他脸上挂不住气恼的大喝:“这骷髅妖原来是你小子的。你竟是邪修难怪我感觉你小子身上有些不对劲我先将你拿下!”叶秦心中顿时冒出一股怒火。这彰宏自己先跑了不说居然还回头指责他。他要是不出手以骷髅妖驱抵挡了那些天穹原的修士只怕还不知道要阵亡多少人。

  不过叶秦还没有火已经有大群修士激怒了起来。

  “氲师弟会鼎髅术的修士可未必是邪修。我灵雾界的阴玄门便精通炼骨术而闻名。后来阴玄门灭亡于大罗门之手该门派秘籍四散到各个门派。

  有其它门派修士得到阴玄门的秘籍加以修炼也不足为奇。只是后来有少数宵小之辈用骷髅术来作恶败坏了阴玄门名声而已。我们灵雾界修士对修仙秘籍的修炼从来没什么禁忌就算炼制了骷髅有何不可?我古器门小大罗门不少修士炼骨术照你的推理莫非都是邪修不成?”古器门的周洪阳倒立眉头当场朝鸟宏怒声喝斥。

  这几句公道话立刻引来周围的数十名筑基修士的一阵喝彩。

  “姓彭的你别仗着地阙门的彭氏家族撑腰便血口喷人。老子是大罗门的修士才不不管你什么家族。今天你要是敢动手老子跟你打。”“自己逃了还有脸在这里指责别人。滚吧别在这里假惺惺作态!”众修士纷纷响应指着葛宏的鼻粱喝骂了起来。戈壁滩上一片喝骂声一面倒的冲着彭宏而去。甚至那些跟随葛宏一起来的数十名修士在了解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之后瞧向彰宏都是一副鄙夷之色不屑与之为伍。

  彭宏被骂的瞳目结舌惊愕不明白怎么回事。

  他只不过想教“一个普通的清丹修士而已怎么引来众人这么大的反应。

  这此筑基修士来自七大修仙门派虽然大多都是散修小普通小家族修士出身地位低微。可他们未必会给他什么面子。他也不敢跟这群修士翻脸。

  嘭宏就算再迟钝也明白自己现在非常的不受欢迎留在这里也是自取其辱而已。他平素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声望一下全完了。

  想到这里彭宏不由悔恨交加怨恨起大罗门修士曹子宜给他出的馊主意朝曹子宜狠狠的瞪了一眼低声愤恢了几句带着仅有的几个亲信修士灰头土脸御友返回灵雾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