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07 调停

  皇甫睿见到那身材矮短的元婴修士,惊喜是有原因的。

  远在东海的三大元婴修士,并非无缘无故来到这灵雾城。

  此事还得从二三年前说起,当时叶秦从混乱之地返回灵雾城,曾经向陈敏祖师禀报过他在混乱之地的一些事情,还有在地下皇陵见到了皇。

  此事对叶秦来说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隐去了他在地下皇陵中得到的好处,其它都如实上报。陈敏忧心忡忡的跟皇甫睿说起此事。

  皇甫睿顿时大惊失色,知道非同小可。

  在千年前,圣皇未遵守上古盟约,在中土大6大肆扩张势力,自立圣皇修仙界,向周围的修仙界进兵。灵雾界、天穹原界、万月湖界正在圣皇界的边上,无疑当其冲。

  这三界的修仙门派,惊恐之下。向东海的元婴老祖们出求救。

  远在东海,灵雾界、天穹原界、万月湖界出身的三位元婴期中阶修士得知消息之后,不由震怒。元婴修士留在中土大6,已经公然违背上古盟约,是决不允许的。而圣皇试图入侵三大修仙界,更是触犯了他们的利益。

  他们随即返回中土大6,率领三界数百位金丹修士,历经一番残酷无比的大战之后,联手将当时正是元婴期高阶的圣皇击败,并且把圣皇修仙界给完全摧毁。

  可是圣皇修仙功法奇特,肉身到了几乎无法损毁的境地,无法被杀死。他们不得不将圣皇的肉身,锁链禁锢于地底皇陵的祭坛的冰棺内,用时间来慢慢消耗圣皇的寿元。等寿元耗尽,让其自然陨落而亡。元婴修士的寿元,大约是一千年左右。然而如今千年过去,圣皇却至今未死,只怕其中有蹊跷。

  皇甫容何等的足智多谋,立刻敏锐的觉其中的危险。

  他看过当年圣皇界毁灭大战的所有相关记载,光是三界的金丹修士便阵亡了七八十位之众,远非一般修仙界大战可比。如今的灵雾城血战,跟当年的圣皇界毁灭大战相比。只是一场小战而已,全是练气期修士和筑基修士在打战,几乎没有死几个金丹修士。

  皇甫睿深知元婴期修士的可怕。以他的实力,自然是不敢去招惹地底皇陵内的圣皇的。就算圣皇被禁锢住了,他也不想冒着性命之险前去查探。

  叶秦、史寒阳、马东彦等一群混乱之地的筑基修士进入地底皇陵,那叫初生牛犊不怕虎,根本就没认真考虑过圣皇有多强大,进去捡了便宜再说。

  毒甫睿在深思熟虑之后,让青丹门内一名金丹级师弟,以闭关的名义从青丹山门消失,然后秘密前往遥远的东海,向灵雾界前辈元婴修士出警讯,请灵雾界的元婴前辈修士回来处理此事。

  皇甫睿做事缜密,滴水不漏。

  当时他不清楚哪一位元婴前辈。会返回中土大6,来处理此事。

  为此,他便把青丹门内近数百年来,所有前往东海的修士的画像,都一一牢记在心。而对于那些在东海。加入了天道盟的前辈元婴修士,更是尽可能的做一些准备。

  算一下时间,刚好是二三年左右,元婴老祖得到消息之后,也差不多来到灵雾界了。

  当皇甫穿看到天空出现连绵数十里的浮云,一股只有元婴修士才拥有的庞大灵压出现的时候,便隐隐猜测到了几分,很可能是灵雾界元婴老祖回来了。

  他拼命压抑住心的狂喜,来到浮云中晋见,并且一眼便认出了眼前这位韦大修士的身份。

  因为他曾经派女儿皇甫冰儿。亲自去执行了大量的任务。这其中,便包括去了一趟临驹国的归义府,将那里的一户姓韦的富户世俗人家,暂时接到灵雾城,妥善安置。这户人家正是韦前辈留在世俗界的嫡系子孙。

  而现在回来的正是韦大修士。昔日这一步费尽心思的闲棋,如今终于有了用武之地。皇甫睿想到此处,以他平素的镇定自如,此刻也按耐不住喜上眉梢。

  他这一叩拜,其余六七名金丹修士哪里还不识趣,吕梓友、秦珊君、天蒙禅师等金丹修士,赶紧露出一副满脸激动欲泣之色,叩拜三位元婴师叔祖。

  不过,他们则郁闷多了。三位元婴修士的出现,完全出乎他们的预料之外,事先并无任何准备。他们连三位元婴修士的称呼都说不上来,只能含含糊糊的口称师叔祖。

  好在,三位元婴修士并未在意。接受了他们的叩拜。

  “老夫记得有灵雾、天穹原、万月湖三大修仙界之间曾经定下联盟契约,互不侵扰。你们这是怎么一回事,天穹原和万月湖的修士,怎么打到灵雾城来了?居然还有混乱之地的余孽,混杂在天穹原的阵言之中。

  莫非欺我灵雾界没人了吗?”

  韦修士负手俯看着浮云底下的灵雾城,还有灵雾城内外的十余万计混战中如蚂蚁般大小的修士,面无表情的冷声朝眼前的众位金丹修士。

  另外那位天穹原的男元婴修士,还有万月湖的女元婴修士,则保持着沉默。他们的目光落到了目前天穹原界领天蒙禅师身上,显然也想知道此战的原因。

  天蒙禅师暗道一声不妙,终于到了关键的时候。

  他硬着头皮,解释起来。

  “晚辈天蒙,回禀两位前辈,以及师叔祖的话。我三大修仙界之间的确有盟约,不过盟约期限早已过了。至于开战的原因,晚辈不敢有任何欺瞒,最近这一百年多来,天穹原界接连不断的出现了古怪的飓风,令灵药灵兽等大量减产。所以想向灵雾界借些灵物,只是灵雾界的道友不肯相借。所以起了争执。后来情况越演越烈,晚辈拦也拦不住,便打了起来。因为这些小事,惊动二位前辈和师叔祖,晚辈实在是该死。”

  “借?不如直接说抢吧。你戴,算直接说抢,这里也没人会说。

  吕梓友哼了一声。插口冷嘲热讽。

  “这,我……。”

  在众目睽睽之下,天蒙禅师脸上一红,囔囔说不出话来。

  这里众位金丹修士,哪一个不是明白人。

  而三位元婴修士,更是过来人。这种为了抢夺灵物而掀起修仙界大战的事情,千百年来早就经历过不知道多少,能瞒的过他们?睁眼说瞎话,天蒙禅师也编不下去。

  韦修士闻言后皱起眉头,不再理会天蒙,直接朝左边那乘骑着海兽,相貌威严的秃头修士道:“我说布赤老弟,这杀了也杀,打也打了,死了那么多的修士,空出的地盘足够用了,是不是该消停一下了。莫非你想让你们天穹原界的徒子徒别,将我灵雾界给连根拔除?,“哈,韦老兄这是哪里的话。小辈们打打闹闹,争夺地盘,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咱们当年不也是这么过来的么?咱们这些做长辈的,岂好随意去插手晚辈之间的争执。让他们自己去斗吧。日后到了东海,才能适应那边的恶劣情况。”

  布赤的元婴修士颇为得意的哈哈大笑。他可看的清楚,下面正在开战的三界修士,天穹原和万月湖的修士显然占了上风,都快要把灵雾城给打下来了。

  这让他大涨面子。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挤兑一下韦修士,他又怎么愿意轻易让天穹原的修士主动停下。

  “好了,我看还是停战吧。东海那边为了开疆拓土。修士消耗严重,正缺人手。我盟盟主已经出征召令,准备从中土大6征调一批筑基修士过去,补充盟中低阶修士的损耗。与其让我三界修士这样相互厮杀,白白死去。不如送他们去东海,为我天道盟开疆拓土。此地剩下的事情由后辈的自己看着办吧,我们先去圣皇废墟,解决正事才右边的女修士这时却淡淡出声了。

  韦修士,还有那女修士都反对继续打下去。

  布赤斜也不好反对,略一沉吟,朝天蒙说道。

  “罢了,既然韦真人、妙音真人都话了,天蒙,你也就别在这里耗下去了,带着你的人回天穹原去。此外,还需征调一批有潜力的筑基修士和金丹修士。前往东海。死了这么多的修士,又征调走一批修士,剩下的灵物也足够你们修炼所用了,熬过这几年清苦日子,等天穹原上那些怪异的飓风过去便好了。

  三位元婴修士。简短的三言两语之间,便将灵雾城血战给结束掉。

  “是,谨遵师叔祖和二位前辈令喻!晚辈这边按照吩咐去做,即可退兵返回天穹原。并且征召一批天穹原的修士去东海。”天蒙禅师对元婴修士的决定。不敢有丝毫的反对,连忙称是。

  “好了,你们先离开吧。皇甫睿你留下,我还有几句话要问!”

  韦修士冷声道。

  天蒙禅师、吕梓友、秦珊君等六七位灵雾界和万月湖界的金丹修士也连忙拜别三位元婴修士,离开浮云,各自驾驭法器返回灵雾城内,和灵雾城外的双方阵营之中,主持停战之事。

  唯有皇甫睿留在浮云内未走。他知道韦师叔祖想要问什么,肯定是关于混乱之地的地下皇陵和圣皇的事情。对此,他早已经有所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