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14 打劫和被打劫

314 打劫和被打劫


  今天4月3o日,4月的最后一天,我过生日。本来想放松一下,出去玩。不过一想到书友们的热切期待,还是继续在电脑前努力码字吧。

  这是刚写完的一章,今天晚上还有一章,正在码,时间还不太确定。

  落日教这十多位筑基中、高阶修士一出现,褚白耳等四名初阶修士的气势顿时矮了一大截,惊慌退开。史寒阳的修为已经是筑基期的簸峰,除了金丹期以上的修士之外,无人能及,整个大厅内,也没有谁能和他相提并论。

  “史兄,你怎么在此地?”

  叶秦的惊讶,简直难以掩饰。

  “此话说来话长了。昔日在南梁国一别,我本来是打算返回混乱之地去的。但是混乱之地已经没有多少修士,灵雾界又不能再待下去。干脆便来了这东渔镇。打算去东海列岛。为了准备渡海所需的法器,我已经在这里蹉跎许久了。今日正想来海天阁买几件适用的法器呢,没想遇到秦老弟。”

  史寒阳苦笑解释。

  他来到这里,自然不像他口中说的那样简单,而是另有无法说出的。

  当年史寒阳、马东彦,还有叶秦等十余名筑基修士,在南梁国大闹吕家堡,抢走了吕家堡的三枚五灵果。这三枚五灵果中的两枚,落在了史寒阳的手中。

  可是史寒阳不精通炼丹术啊。空有这样珍稀灵果,却没有宗师级的炼丹士,根本无法炼出结金丹来。

  史寒阳也不敢轻易将五灵果交给无法信任的修士去炼丹,这事情便一直拖着,也迟迟无法突破金丹瓶颈。

  他已经是一百五十余岁,所剩余的寿元不多。

  不管炼丹成不成功,他此刻都打算去东海。他带着十余名落日教的心腹修士,准备从东渔镇前往东海。

  如果炼丹失败,在中土大6无法结丹,他东海冒险,寻找其它结丹的机会。这才来的东渔镇,筹备渡海之事。

  但是史寒阳这些话,却无法对叶秦明说。

  叶秦微微点头,心中纳闷,看来不仅是灵雾界、天穹原界、万月湖界修士要去东海。混乱之地的修士也都来了,这里的局面可真够乱的。

  “秦老弟,这里剑拔弩张;是怎么回事?这几个人是想干什么?”

  史寒阳疑惑问道,他扫向褚白耳等四名筑基低阶修士,目光渐渐凌厉起来。明显可以看出,这几个修士对叶秦怀有敌意。

  叶秦冷声笑了笑”“还能有什么,他们几位,似乎对我买的物品感兴趣。”

  褚白耳的他几个护卫。现叶秦和他们这一群筑基修士认识。那几个护卫察觉不对劲,神色露出慌张之意。但是那褚白耳,却半点没有服软的意思,口气反而强硬,“我爹是东渔镇的大船主,要那块矿石,你最好把它交出来,让我将它带回去。否则我爹来了,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史寒阳突然哈哈狂笑。蓦然转头,舌蕾一炸,一股法力夹在厉喝声中,朝褚白耳轰去,“滚!再不走,本教主通通宰了你们几个!”

  褚白耳傲横过头了,毫无防备,哪里挡的住这样狂暴的轰击,直觉两耳轰鸣,头昏目眩,整个人差点蒙了过去,被几个护卫拉着惊骇逃出了海天阁。“你们给我等着。我回去找我爹来收拾你们!”远远还传来褚白耳的尖叫声。

  “废物,这样的人居然也能成功筑基。”

  史寒阳将褚白耳惊走后。露出一副不屑,随后转头朝叶素笑道,“秦老弟,咱们一同出生入死数次,又在此地遇上,可算是有缘啊。

  你可有其他的伙伴,不如咱们一起结伙前往东海?你要是愿意和我等同行,加入落日教,我史寒阳绝不亏待兄弟。日后我侥幸结丹,也绝不会忘了兄弟。”

  “多谢史兄的美意,不过我已经有一同前往东海的同伴了。反正你我都要去东海列岛,说不定日后还能在东海列岛遇上。”

  叶秦笑了笑,拒绝了邀请。

  史寒阳早已经注意到叶秦衣袖上的一个小小的青丹门标记,叶秦显然是灵雾界青丹门的修士。

  他犹豫了一下。

  叶秦是哪一界哪个门派的修士,他并未太在意。

  他想拉拢叶秦加入落日教。其实是想让叶秦帮他炼制结金丹。对于叶秦,他还是有几分信任。当初在南梁国吕家堡,叶秦并未出头争抢五灵果,这足以说明叶秦对五灵果并没有动什么贪念。

  不过,史寒阳才生出这个念头,转眼便放弃了。

  在他看来,叶秦如此年青,就算是青丹门修士,也根本没有炼丹宗师的实力。虽然他能够信任叶秦。但是让叶秦去炼结金丹太过冒险,反而会将五灵果给炼废。

  “也罢,秦老弟有同伙修士相随,去东海也更安全些,那异日咱们便东海再会吧。”

  史寒阳不再强求。

  褚白耳一下蒙了过去,被几名护卫带着冲出海天阁,好半响才回过神来,不由气的大声尖叫。指着几个护卫的鼻子大骂饭桶废物。他胸口憋着一股怒气,太窝囊了。他一向在东渔镇横行无忌,别人瞧在他爹的份上不敢为难他,他还从来没吃过这样大亏,今日却在几个外来修士面前丢尽了脸面。

  跟随他的三位护卫修士,不敢吭声。

  他们心中也委屈。要是一开始说些好话,说不定能花些灵石,把那块金乌耀晶矿石给买回来。可是他们这位少船主实在是太废,呃,傲横了。

  在一群筑基高阶修士面前,也敢口不择言。

  “老船主事先已经说了。必须将那块矿石带回去。少船主,咱们没有把矿石拿到手,老船主责罚下来,您是没事,只怕咱们兄弟三个担当不……少船主,你看这事情怎么办?”

  那几个护卫可不敢埋怨。优心忡忡。

  “他娘的,不把那矿石抢来。我不叫褚白耳。走,咱们盯住他。

  他肯定会出来。等他从海天阁出来,咱们直接动手抢!让那小子明白,这东渔镇是谁的天下。”褚白耳将心一狠,盯向海天阁。

  “可是,那人是筑基中阶修士,咱们能斗的过吗?”

  一名护卫担心道。

  “废物!他才一个筑基中阶修士,咱们可是有四人,至于把你们吓成这样吗?”褚白耳像采了尾巴一样跳了起来,猛的拍了一巴掌朝那护卫扇了过去。

  史寒阳要在海天阁购买法器,叶秦便先告辞,出了海天阁,在东渔镇内的坊市行走。

  少船主褚白耳立刻带人尾随。跟踪着叶秦的行迹。

  叶秦才走了一会儿,便察觉到身后有四道鬼祟的修士身影在跟着。

  他心知是谁,一声冷笑。

  这世上还真有不知道死是怎么写的。在海天阁里,他已经够隐忍。却不知死活,一而再的打他那块金乌耀晶的主意。既然自己送上门来找死,那可怨不得他了。

  叶秦不疾不徐的在人潮拥挤的街道上走着,突然,他化为一道掠影,往东渔镇的郊外疾奔而去。飞奔出了数十余里外,在荒芜人迹的乱石丛林内,打出一张隐匿符。隐匿了法力气息。

  “快追!”

  褚白耳以为叶秦惊惧之下想要逃走,顿时激动起来,想也没想,立刻带着几个护卫拼命追赶。他们赶到了叶秦消失的某个地方,方才停。

  “咦,人逃哪里去?”

  褚白耳朝乱石丛林中东张西望。

  那几个护卫,此时却敏锐的嗅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正当他们在寻找叶秦的踪迹之时,一具六阶骷髅妖从地下蹿了出来,朝他们扑了过去。

  “啊,快将这死物给我挡住!”

  小半个时辰之后。

  叶秦坐在一块乱石上,心情大好。手中翻着几个刚刚抢来的储物袋,从里面倒出一堆乱七八糟的原材料、灵器、法器,打算挑几件自己用的上,其余回到东渔镇之后都卖了。

  乱石丛林之中,躺着一名护卫修士的尸体。而那褚白耳,还有两位护卫,早就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

  说起来也好笑。

  这场打劫出奇的简单。

  一具骷髅妖,便将那三名护卫给逼的鸡飞狗跳,在乱石丛中狼狈乱蹿。他们打的飞剑法器,根本无法伤到骷髅妖分毫,骷髅妖喷出的尸气,反而把他们的法器给毁了。

  随后,叶秦从乱石林中露出身形,拿出那枚刚刚买来的天火乌雷,将褚白耳的去路给截住。想要打劫别人,就要做好被打劫的准备。

  叶秦将他们引来此地的目的很简单,打劫!

  “天火乌雷!”

  褚白耳正操控着一柄法剑,想要杀向叶秦,却看见叶秦手中那枚乌溜溜的玄铁疙瘩,他的脸色顿时煞的一下全白了。这枚海天阁的法宝,他是认得的。要不是他爹因为不肯给他这样一大笔灵石,他早就想将这天火乌雷给买下来。

  褚白耳口气却依旧强硬无比,“哼,你吓唬谁呢!这天火乌雷威力范围极大,一旦爆炸,连你自己都会被卷入进去。大不了咱们一块叶秦却冷笑,一手捏着爆裂符,随手打出天火乌雷,朝褚白耳激射过去。

  格白耳骇的转身便逃。他只是外强中干嘴巴上强硬而已,哪里真愿意拿自己的命去和别人换。要真被天火乌雷给打中,他一个区区筑基二阶修士,保证连骨头灰烬都找不出半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