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15 定星盘
  今天是五月一号,生日过后的第一天。

  我就不信了,五月爆,《紫府》会冲不上月票榜单。

  褚白耳被那枚一直追在身后的天火乌雷给吓坏,慌乱想要逃走,可是他又怎么跑的过叶秦。

  叶秦在乱石丛中穿行,将褚白耳逃窜的去路给死死的截住,令他无路可逃。褚白耳想要御剑从天空飞走,可是叶秦的两柄金、青飞剑在天空穿梭,封住天空的去路,他更是没有半点机会飞走。

  褚白耳逃窜了半天,没能摆脱叶秦,回头一望,眼看那枚散着骇人气息的乌雷便要砸中他的后脑勺了,惊骇绝望之下,他扑腾跪倒在地上,屎尿齐下,嚎啕大哭,喊着饶命,“爷,别杀我,我不想死啊!你饶了我,我什么都给你,我储物袋有灵石,还有——还有法器。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叶秦把他戏弄够了,手一招,收回那枚天火乌雷,信步走了过去,冷冽道:“你还真以为我要用这天火乌雷来杀你啊?这件法宝用在你身上,我还嫌太浪费。把你们身上的所有储物袋,都给我留下,滚!”

  在身家性命和储物袋之间,褚白耳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自己的小、命。他连忙将储物袋和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丢下,连滚带爬,仓惶从乱石林中逃老此时,那具骷髅妖已经“意外”杀死了一名筑基初阶的护卫。例不是叶秦有意让骷髅妖杀死那名护卫,只是那个护卫同样太过于废物,骷髅妖一尾巴横扫,给砸死了。

  另外二名护卫修士,见状也连忙丢下身土的储物袋,跟着他们的主子褚白耳仓惶逃逸。他们现自己太低估叶秦的实力,光是那具骷髅妖,便足以杀死他们数十遍。何况叶秦自身还根本没有出手,要是叶秦出手,他们早就躺下不知死活。

  叶秦没有杀褚白耳。

  这废物自然是死不足惜,但是他对这废物的老爹,终究有些顾忌。

  褚大船主是一名金丹修士,手下还有一批效命的筑基修士,要是杀死了他这个废物儿子,褚大船主肯定要疯狂的进行报复。

  他就算能在这荒郊野外,将褚白耳等四名筑基初阶修士灭口,但是海天阁内有不少人亲眼目睹了他和褚白耳起争执。褚白耳死了,褚大船主肯定会怀疑到他身上。

  就算是青丹门的别然等四位金丹老祖.根本不惧这褚大船主的报复,但是他们肯定会恼叶秦给青丹门惹下这样大的祸事,给这趟东渡横添波折。

  只要叶秦还待在东渔镇,便不能不顾虑到这些。只要没杀这废物,此事终究还有回旋的余地。

  叶秦拾了褚白耳等四名修士留下来的六七个储物袋,坐在一块乱石上查看。那四名护卫的袋芋没什么,都是些不值钱的原材料,甚至还有几件灵器,穷的够可以。不过,在翻开了褚白耳的储物袋之后,他却在袋中现一个奇怪的盘形法器。

  这盘法器的内壁是一面青凛凛的光滑镜子,散着微微的灵气。

  叶秦一开始怀疑这是一面激射出光芒攻敌的法镜,但是灌注法力进去。这盘法器并未变形,只是在镜面泛现出白蒙浮云,除此以外什么东西也没有。

  “咦,这是什么法器?不能用来攻敌,也不能用来防御。”

  叶秦略一迟疑,将一缕神识渗入其中。

  那缕神识进去之后,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里面深不可测,无边无际。

  叶秦打了一个激灵,不敢再试探。

  他那点神识,只怕全进去,也探查泵到什么。这种感觉,就像是在紫府内的无尽虚空一样,找不到尽头。

  “这法器有些怪异。”

  叶秦目光闪亮,喃喃低语了几缸他收拾好储物袋,将里面有用的几件低阶法器留下。其余的一些看不上眼的货色和原材料之类,准备拿到坊市上去卖了,换些灵石回来。

  他略一辨认方向,换了一条小路,兜了一个大圈子,朝东渔镇的另外一面飞去。

  褚白耳在两名护卫的跟随下,一路往东渔镇疾奔,哭丧着脸。

  他本来是想抢走叶秦的金乌耀晶,好拿回去向他爹报功。可是没想到,金乌耀晶没得手,他自己反而被洗劫一空。最让他悔恨的是,他太过惊慌,逃出来之后,才突然想起来,他将一件极为重要的法器,给落在了储物袋内。

  那件盘法器名为定星盘,是驾船出海极为重要的法器。

  大帆船在东海上要航行数百万里,在茫茫海面上根本无法辨别方向,唯有这定星盘,刻了神奇的阵法,能借星辰之力,确定帆船所在的准确位置,不至于迷航。

  他觉得好玩,从他爹那里偷偷拿着来玩耍,想拿去跟海天阁的俞家大小姐炫耀一番的。哪里会想到,他本来是想打劫的,反而被打劫。

  定星盘是精通阵法、精通星辰妙术的宗师所制,数量少之又少,在市面上根本没有卖。

  丢了定星盘,他可以想象他老爹会有多么震怒。

  整个褚家大船队有三艘大帆船,每艘大帆船配了一块定星盘,褚家总共也才只有三块定星盘而已。褚家其中一艘大帆船,下次出海的时候,将没有定星盘可用。一旦这艘大帆船迷航,将无法返回东渔镇,葬于大海。

  这件定星盘法器并无攻防之效果,自然也不会变化形态。而且还有一点很重要,它只能在夜间星空明朗的时候才能有效的使用,将星辰倒映在星盘的阵法中。它在其它时候是没有半点作用的。

  要是叶秦知道这一点,只怕要欣喜若狂了。

  因为《东海海域图》卷轴,记录了前往东海列岛的海域地形图。

  而定星盘,能确定自己所在的位置。这两者一起使用,才能找到东海列岛的所在。

  海天阁有《海域图》卖,却根本没有定星盘。

  青丹门的剥然老祖手中,有这样一块定星盘。正是因为如此,所有青丹门修士必须跟随别然老祖一起渡海,避免在茫茫无边的海上迷失方向。一旦有修士掉队,将无法找到准确的方向。

  叶秦还不知道,他将褚家的一块极为重要的定星盘给抢走了。

  他一边飞行,一边还在疑惑这盘法器的作用。

  突然,叶秦猛然间惊觉的停下飞剑,脸色微变。

  他现就在前方七八里,隐约传来法器和法术的轰鸣声。看样子,至少有二名以上的筑基期修士正在激斗,而且打的很激烈。

  东渔镇这个地方非常混乱,这里的修士来自整个中土大6,根本无从猜测是谁在前方斗法。这镇外面的荒郊野外,正是斗法厮杀的最好地方。

  叶秦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这里距离东渔镇仅有十余里,他能很快返回东渔镇,没什么危险,倒是不妨过去看一看。

  他足下一沉,飞剑倒悬,整个直接坠落在了下方的丛林中。然后,从丛林中悄无声息的潜行数里,片刻之后,潜行到了斗法的三四里远。

  只见一道耀眼的金光,和一道黄色的光芒,在郊野半空中不断闪烁交错,响起密集的清鸣声。

  叶秦隐匿在丛林中,远远的望去,暗暗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里并非他想象中的,仅有两名修士。

  而是一群数十名男女筑基修士,分为两拨人马,静无声息的冷冽的站在土坡上,观战。而他们中央,正有两名修士在激烈斗法。

  这里绝大部分修士,都是筑基高阶修士,最低也是筑基六层以上。

  他们一个个浑身都散着浓烈的杀气,那是历经血战才有的气势。完全不是褚白耳那样的废物可以相比的。

  “呃~”叶秦再度潜绊靠近了过去,一下惊愕住。

  他居然看见天穹原十几位煞星。而他们的对面,则是皇甫冰儿、秦彦、卫天琴、吕元鸿、吕元鹏等一群灵雾界七大门派十几位赫赫有名的筑基修士。

  叶秦怎么也没想到,在这里斗法的,居然会是灵雾界和天穹原的数十位顶尖修士。

  要知道三大元婴修士到了灵雾城之后,天穹原界和灵雾界的修士已经和解停战,并且都派出一批精锐的修士前往东海,加入天道盟。

  “私斗!”

  叶秦飞快的思索,一个不好的念头从脑海中闪了出来。

  不错,私斗的可能最大。在灵雾城战役中,两界的年青一辈筑基修士,结下了无数的血仇恩怨,虽然有上面的元婴老祖、金丹老祖压着,可哪里有那么容易消去。

  这群天穹原界和灵雾界最顶尖筑基修士,面色都很不善,看向对方充满了敌意。到了这东渔镇,还不忘记以前结下的恩怨,来到这郊野斗法。

  不过。

  显然他们并没有乱来,胡乱拼杀。而是按照某种叶秦并不熟悉的修仙界规矩,进行着斗法。每次只有两名筑基修士入场决斗。而其余的修士都在旁观。

  叶秦很快摒除杂念,聚精会神仔细观察着他们斗法。能看到这两界一群顶尖筑基修士之间的斗法,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