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16 斗法

  叶秦藏身在乱石丛林中,仔细朝场内那两名正在斗法的灵雾界和天穹原筑基修士看去。那道金色光芒和黄色光芒在半空中纠缠了大半个时辰,狠命厮杀,法器清鸣声越来越急,突然“啪”的一声,黄光爆炸,化为一团粉雾。金色光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凌厉的从黄色粉雾中穿过。

  噗通一声,溅起一团血雾,一名灵雾修士腹部出现一个碗口大的血洞,惨叫一声,坠落在地上。

  “地阙门魏豪,筑基八阶修士,灵雾界顶尖修士之一。我还以为有多厉害,不过如此而已。你能在我手中撑上半个时辰,倒也难得了。”

  而另外那道金光也落了下来,光华敛去,化为一名天穹原的魁梧大汉,他收了金剑法器,露出冷笑。

  “乌力罕,在下战败服输。以前和你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

  那叫魏豪的地阙门修士倒也是硬汉,咬牙道。他肉身受了如此重伤,精神萎靡不振,依旧堵住涌出的鲜血,强行爬了起来,蹒跚的退回灵雾界修士的阵营。

  灵雾界修士们脸色都微微一变。

  又败了一场。

  他们在此地打了数个时辰,除了最初那一场胜了之外,已经连败了三场。灵雾界顶尖修士的实力,决不在天穹原煞星修士之下,但是此刻却输的有些难看。

  叶秦远远地看着,暗暗摇头。

  他仔细看了刚才的正过程。那乌力罕的实力有些强的过分,筑基九层,一柄金系元神法器,并没有太大的力气,便将魏豪给击败了。

  也不知道乌力罕的实力,在天穹原十八煞星之中能排多高,恐怕应该是很靠前吧。看起来,似乎不在那阿木孟之下。

  “接下来,你们灵雾界还有谁要上?来吧,我天穹原的十八煞星都接着。”

  乌办罕大喝问道。

  众灵雾修士相互望了之眼。秦彦、卫天琴等筑基修士的目光,落在了皇甫冰儿身上。

  在场的灵雾七大门派顶尖筑基修士当中,皇甫冰儿属于比较晚崛起的修士,目前是筑基七层的修为。但是她的实力却提升的最快。

  尤其是她的一套十六柄冰魄剑法器,被皇甫老祖炼制成了元神法器之后,更是难有敌手。她极少出手,仅有是几次,在灵雾城战役中力挽狂澜,杀了一名天穹原的煞星级修士,威震天穹原界。

  就算是灵雾界顶尖筑基修士当中,她的实力也很靠前。当然了,因为没有比试过,也无法确定能排第几。她是这群修士当中为之人。

  “皇甫师姐,前面几场都是咱们最弱几名师兄弟上场。咱们现在落在下风了,再这样下去恐怕对士气有些不利。你看下一战,由谁出战比较适合?”

  地阙门的秦彦,沉声询问道。

  “兽灵门姚师兄实力甚强,还有一份恩怨需要和天穹原的修士了结。这次由兽灵门出手吧。”

  皇甫冰儿扫了众灵雾修士一眼,然后平淡的说道。

  众灵雾修士并无异诚一名兽灵门的花绿衣裳修士,从灵雾修士中间中走了出来,朝天穹原修士一拱手,沉声道,“在下兽灵门姚鹏子。请天穹原界十八煞星之一的巴图儿师兄出来。数年前,你在一场战役之中杀死了我一位交情最深的师弟,今日我要在这里和你斗上一场。此战之后,不论胜败生死,之前所有恩怨一笔勾销。”

  “我当年杀的修士太多,可不知道哪一个是你的师弟。你不必废话,出手吧。能不能替你师弟报仇,得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了。”

  天穹原修士当中,一位禅师装扮的精干修士,冷着脸站了出来。

  “请!”

  姚鹏子一拍腰间的两个灵兽袋,放出两头妖兽。

  一头五阶的黄斑巨妖虎,身长二丈多,摇头摆尾连声嘶吼,虎目狠狠盯着的巴图儿,一时间飞沙走石。还有一只五阶的妖鹏,展开双翼达三丈有余,铁爪犀利,尖啸着,夹着一股气旋飞上了天空。

  而姚鹏子自己却飞快的往后退回,躲到了两头妖兽的后面,指挥着两头妖兽,小心翼翼的逼向巴图儿。

  灵兽门修士的实力,几乎都在所操控的灵兽身上。除此以外,灵兽门修士本身没有太大的实力,勉强可以自保而已。

  “双兽修士!”

  巴图儿脸色微微一惊,极为慎重起来。

  两头五阶妖兽的合击之力,是极为可怕的。尤其是黄斑巨妖虎和妖鹏,都是有天生神力的妖兽,五阶妖兽的拍击之力足以撕裂一般的低阶法器。

  他飞快打开储物袋,将一柄法铲和一件金刚环法器给抛了出去,化为两暂耀眼苏芒,将周身护卫住。随后,他的双手开始施展一套繁琐的法决,似乎是想放出大威力的法术。

  “上!”

  姚鹏子岂会任由巴图儿完成施法,立刻指挥两头五阶妖兽果断的扑了上去,试图强行突破巴图儿的法器护卫。

  一时间,光华四射,土坡上乱石狂飞。

  这场斗法似乎势均力敌。

  妖鹏子的那头巨虎和妖鹏,从地面和天空,将巴图儿给死死的压制住,令他抽不出空来施展更多的法术。但是想要将巴图儿击败也没有那么容易。

  巴图儿非常谨慎,将周身防御的滴水不漏,没有留下任何空隙。

  任由巨虎和妖鹏狂攻,他就是死守不还击。

  两派观看的修士,反而渐渐感到不耐。

  正在众人都感觉沉闷之际,巴图儿被困了好一会儿,突然打出一道青色光芒,袭向天空中的妖鹏,赫然是一柄古怪的青绿色叉子。

  妖鹏子顿时不妙,想让妖鹏闪避,却已经来不及。那头妖鹏遭到青色光芒的重击,翅膀上出现一个黑色的大血洞,一下飞翔失控,翻了几个跟头歪歪斜斜的朝一旁的乱石丛中撞了过去。

  叶秦一惊,那妖鹏什么地方不好落,偏偏朝他所在的位置撞了过来。

  他脸色微变,疾闪开。

  这肯定要暴露行迹,但是他也无法顾忌这每多了。

  “什么人!”

  众筑基修士们何等的敏锐,立刻便察觉了乱石丛中那道快闪过的白色影子。

  叶秦避开妖鹏,落在一片稀松的丛林中,有些尴尬和无奈,他看到,土坡上,天穹原和灵雾界的数十名筑基修士都死死的盯着他,似乎在惊诧叶秦怎么摸到他们附近来了,而且一直没有被现。

  “一个青丹耳的普通弟子,偷偷摸摸跑来这里偷窥,想干什么?”

  秦彦皱起眉头,神情对叶秦的身份有些不屑。

  天穹原界的一群煞星修士和灵雾界的一群顶尖修士,在这里斗法解决以前的恩怨,他们自然不欢迎一些无关的修士来干扰。

  这群修士都有些奇怪和恼怒,甚至想要动手将这个冒然闯入进来的修士拿下。

  不过,皇甫冰儿也是青丹门修士,要动青丹门的弟子,也得看皇甫冰儿的反应。

  他们还在考虑要不要赶叶秦走,天穹原萨士那边,有一名赤背裸胸面貌丑陋的巨汉修士,突然指着叶秦惊讶的大喝道,“咦,怎么是你!”

  “阿木孟,你认识此人?”

  乌力罕奇怪道。

  “当然,当年在灵雾大峡谷执行任务,遇到了此人,才导致任务失败。这是我执行任务少有的几个败绩之一。”

  阿木孟将这件许多年前的事情说了起来。

  众天穹原煞星修士纷纷露出冉色。

  可是看叶秦的修士和打扮,他们怎么都有些不信他能击败阿木孟。

  阿木孟的实力,在他们当中属于顶尖的层次,极少有谁能在跟他正面斗法中胜过出。

  “阿木孟,这个就是曾经击退过你的青丹修士?他好像只是个普通修士。”“阿木孟,你不会连一个青丹门的普通修士都斗不过吧?那可丢脸了。”

  天穹原界的煞星们疑惑,低声议论起来,甚至出怪笑。

  乌力罕大声笑道,“阿木孟,既然你跟他之前有过恩怨。不如下一场,你跟他打,在这里彻底分出一个高下。日后到了东海列岛,加入天道盟,可就没这机会了。”

  “算了,再打也是一样。”

  阿木孟很认真的考虑了一下这个提议,却摇头。

  他很郁闷。

  他的功法以威猛见长,有金刚伏魔棍这件犀利的顶级法器,还有宝相轮这件元神法器,在修仙界斗法战场上横扫无忌,无坚不摧。他在十八煞星中,实力足以排在前三五位。

  但是跟叶秦斗法,偏偏像是重拳打在棉花上,毫无力道。

  因为叶秦根本不和他正面斗法,而是让骷髅妖冲在前面喷尸气毒雾,还施展魔影**一分为二,一直跟他游斗。这样的打法对他简直就是折磨。

  阿木孟很清楚,就算跟叶秦再斗上一场,结果还是差不了多少。

  他自然不愿意出手,反而有些忌惮。

  灵雾界的众修士们,一个个却都是满头雾水,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天穹原界煞星们见到这个青丹门的普通修士,怎么这样惊讶。不过,这个藏身在这里的普通修士是青丹门弟子,还得看皇甫冰儿的态度才纥皇甫冰儿不话,谁也不敢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