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18 妖暴风
  离开东渔镇之后。叶秦混在众青丹修士中间,和数以万计的中土大6筑基修士,一同御剑往东海飞行。

  尽管孙老租事先已经说过此行的艰难,悼是渡海的艰难,依旧出乎叶秦的意料之外。

  在茫茫的东海海面上,四面全是无边无际的海水,根本看不到任何6地的影子。这样一飞,最短也是长达上月之久,不分白天和黑夜,顶着耀眼的太阳。晚上望着海面上漆黑星空的月光,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停歇。

  有的时候,叶秦御器飞的麻木,甚至怀疑自己不是在御器飞行,而是停留在一块海面的上空,没有移动。

  若非有如此多的修士一同飞行,凭单个筑基修士的意志,根本无法支撑下去。

  其他青丹门的筑基修士,并不比叶秦更好受。

  尤其是一些筑基低价修士,虽然御剑飞行消耗的法力很少,但是这样长久的飞行,法力还是很快的被消耗。才飞了一日。便需要灵石来补充法力。

  漫长而枯燥的御器飞行,快的消磨着这群渡海修士的耐性和精

  好在,他们在中土大6都经历过各种历练,作为筑基期的修士,这一点小小的困难还没能对他们带来什么负面影响。

  而这一切,才刚刚开始而已。

  渡海最初的小半个月,风平浪静,几乎并’禾遇到什么可怕的东西甚至连海兽也没有遇到。然而才小半个月之后,他们便遇到了大麻

  飞在修士群最前面的一些人,望见海面前方出现一个小小的黑点,不由惊诧。

  那个小黑点在海面上移动的极快。

  “咦,那是什么东西?”

  “快看,似乎很大,看样子不像是海兽…有点像是。

  最前面的一些筑基修士从未见过此物,茫然不知危险。返在指指点点,叽叽喳喳的议论着那小黑点。

  青丹门的孙然老祖凝神望去,只见股黑色旋风从海面卷向天空,卷起一股水柱足有数千丈高,风漩席、卷数十里范围,正朝他们附近袭来。

  他顿时脸色大变。暗道一声不好,回头朝身后青丹门修士厉声大喝。

  “是妖暴风,快四散避开,能飞多远飞多远!”

  那股妖暴风来势极快,到了骇人的地步,几乎是三五个呼吸之间一团硕大的乌云漩涡已经来到众修士的面前,那乌云漩涡中隐隐有劈出闪电雷鸣,周围夹着强烈的风刃、冰雹,呼啸着狂扫过来。乌云漩涡还没有抵达,它周围的风刃已经将无数筑基修士给劈的东倒西歪,在飞剑上无法站稳。

  这一大群长年生活在中土大6修士,何曾见过如此迅猛的妖暴风。远远看着还觉得有些小,可是-等到它到了面前,,却现这是惊天巨物,修士在它面前比蝼蚁还渺小,一个个被震惊的呆若木鸡。

  修士群过于庞大,而妖暴风的度太快。很多修士都还没反应过来,妖暴风已经降临到了他们面前。

  妖暴风的到来。整个飞行中的庞大修士群,顿时大乱,各种法器光芒凌乱四胳,以吃奶的度拼命向海面四周逃逸而去。想要逃离妖暴风的席卷范围。

  这海面上的妖暴风,威力比高价风系群法术还可怕。

  妖暴风形成的漩涡,有一股庞大的吸引力,那些想要逃走的筑基修士一旦被卷入其中。直接被妖暴风给撕裂成碎沫。

  这样狂烈的妖暴风,就算是金丹老祖,也不敢轻易略其锋芒,只能选择避开。

  叶秦飞在众修士群的中间,并未第二时间现这个可怕的危险。等到妖暴风已经逼近了修士群,修士群大乱,他才现这庞然大物已经近在数里之内。

  格的脸色唰的一下煞白。

  叶秦也顾不得隐藏.实力,张口激射出南明离火剑,撕裂纠缠自己的一道道青红风刃。拼命摆脱这股妖暴风漩涡。可是妖暴风漩涡的巨大吸引力,却令他像是被黏住了一般无法移动,他想要御剑避开这股妖暴风,几乎是不可能了。

  叶秦逃脱不的。咬牙,猛然转向。足下那柄元神飞剑光芒大爆,

  喷涌出强劲的火焰卦气,笔直射入下方百丈处的海水中,往深处扎去能不能从海底逃脱,那已经不是他所能够清楚的了。

  小半个砷辰之后。

  那股突如其来狂暴的妖暴风过去,远远离去,海面上恢复平静,似乎一切都没有生过似的。

  数以千万计四散的修士,重新聚拢,心悸的打量着海面。他们重新按照修仙界和门派。结成飞行队伍。可是他们重新聚集在一起之后,却现许多相熟的修士,已经消失不见了。

  海面上,没有留下任何修士的尸体,只有成片的血红。也不知是修士的血泽,还是海底妖兽的血迹。

  这证明刚才那场妖暴风是真实存在的。

  他们这一大群修士的规模。至少缩减了近十分之一左右。也就是说至少有数千修士丧命亍刚才的妖暴风。

  众修士沉默,心中生出一股狐悲。

  这才刚开始渡海小半个月而已。这一路上还要飞上数年,不知道会遭到多少这样的危险,最终能抵达东海列岛的修士,只怕不.足一小

  青丹门修士重新聚集之后。皇甫冰儿露出焦急之色。她现叶秦并没有返回青丹门!;飞行阵营。不知去向。不过,她眉心的血印心魂印并未感应到叶秦从天地间消失。所以她肯定,叶秦还活着。可是叶秦能去哪里?难道刚才分散逃逸之时,飞的太远,在海上迷失了方向?

  “师伯,本门陨…失散了七名筑基弟子。”

  皇甫冰儿统计了人数之和。向孙然禀报。

  “嗯,走吧!”

  孙然老祖听了阵亡人数,面无表情说道。

  “师伯,我们是不是再等等?可能还有失散的弟子很快就能返回此

  皇甫冰儿急声道。

  孙然老祖露出诧异。渡海之时,有弟子死伤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皇甫冰儿一向稳重,怎么突然着急起来。“此去东海列岛,一路迢远。必须跟其他大部队一起同行,才安全,不得耽搁。”

  孙然看了一下手中定星盘。领着青丹门修士朝东疾飞而去。

  皇甫冰儿在原地海面伫许久。双眸焦急的朝四周海域搜索。可是叶秦的身影迟迟没有出现。眼看大部队修士就要从天边消失了,她才疾飞而去,跟上大部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一道碧蓝的光芒,哗啦一声从海中冲了出来。一名穿着整套丝甲法器的年青修士,落汤鸡一般立在光芒暗淡的火系飞剑上,茫然四顾。天空漆黑,星辰点点,已经是晚上了。

  此人正是落入海中的叶秦。

  “人都走了么?”

  叶秦目光所见之处,找不到任何修士,苦笑。

  这片海域好像只剩下他一人了。

  危险过去,精神一松,体内的法力空荡荡的,连护身罩的法力都无法维持,差点又坠落海中。他连忙灌了几大口灵酒,盘膝坐在飞剑上,快恢复法力。

  刚才那股妖暴风来的太猛,他躲避不及,只能拼命往海底深处钻去。

  海水中巨大的拉扯力,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将他的护身罩给撕

  不过,好在他身上还穿着一套荆棘法器。他从出海,便穿在身上以防安全。正是这套法器。令他得以保全了性命。直到潜到了海底深处,他才摆脱了那股可怕的吸力。尽管这样,他还是昏眩了过去,在海中过好一会儿才苏醒过来。

  如今他这套丝甲,早已经在暴风中被击打的破破烂烂,被破坏严重。

  他在海底偶尔还能看见满口吓人利牙的大鱼,不过这些大鱼都在海底惊慌猛的乱窜,躲避恐怖的妖风暴,也没有那只大鱼对他感兴趣。

  叶秦御剑在海面上待立了一会儿,稍微恢复了法力之后,打开《备海海域图》卷轴,又查看了一下定兰盘,确定自己所在的位置。

  过了一会儿。

  他皱起眉头。

  他所在的位置,距离最近的一座海上小岛屿一一也就是渡海中途落脚点,大约还有数十万里之遥远,要御剑飞上近一个月才能抵达。他不大清楚自己昏眩了多久。

  希望能够在这小岛屿。迫J1青丹门的大部队吧。

  牛秦想到这里,收起卷轴和定星盘,立刻化为一道红色遁光,朝海面的东方飞去。

  侥幸逃生的修士,并不只有叶秦一个。

  “哗啦!”

  一个光头丑陋大汉从海中浮了出来,法力已经耗尽,只能无力的漂在海面上,等待着法力恢复。骂骂咧咧道,“我呸,他娘的,那是士卜么东西,这么恐怖。老子没灭,在修仙界战场上,差点灭,在这鬼东西的手上了。”

  要是叶秦再停留一会儿的话,会惊讶的看见,这位天穹原界的煞星修士阿木孟。他也十分倒霉的被妖暴风卷入海底,若不是护身法器厉害,只怕死了不知道多少回。

  在叶秦从海底逃生这段时期内,6续又有数十名修士从海中冲了出来。有灵雾界的修士,也有天穹原界等等。他们大多世,携带了简陋的地图卷轴。

  可是望着四周的海域。无法略定他们所在的位置,不由傻眼了。

  好在,筑基修士大多能看懂一点星相,至少能辨认出东南西北。

  他们硬着头皮,御器往海的东方向飞去。

  能不能找到落脚的小岛屿,老天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