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19 大帆船

  叶泰独自一人在东海海面上御刽飞行。虽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却几乎飞到了麻木的程度。前些日子跟着修士大部队的时候,他还有同门师兄弟,可以偶尔说话解闷。可是现在,孤零零一人,他连说一句话的人都没有。

  若非定星盘上显示,他距离那座小岛屿越来越近,他甚至妾以为自己在这海上飞不到尽头。

  这日的正午时分,叶泰正驾驭法器在海面上枯馁的飞着,突然一怔。捱了揉眼睛,现海面遥远处,似乎有一座“小山出现。他顿时

  精神一振,种情有些潋动,加快了度。

  在海上飞行了快一个月,没有任何停歇,现在他终于见到一处可以暂时落脚之的小岛屿了。

  “呃不对!

  离那“小,”还有十余里,叶秦脑申突然清醒过来.足下飞剑也缓慢了下来,脸上露出些许疑惑。急忙将《东海浓域图》卷轴拿出来。

  他所在的位置,距离那廑小岛屿。分明还有三日多的距离。这样长妁距离,视野范围内,根本无法看到才对.可是.他现在却足足提前了好几夭见到了这座“小山”。

  “难道是定星盘出错?或者…还有另外的小岛屿?这里要是有这样一座岛屿,应该会被记录进《东海海域图》卷轴中才对。记载地图卷轴的修士,不可能会漏了这.样一疼明显的小山。

  叶泰百思不得其群。

  他还是决定飞近去看一看。

  要是真有这样一座小岛屿,他肯定要暂时歇一歇。只小片刻的工夫,他使飞到那“小山”的五六里之内。

  叶秦这才惊讶的砚,那并不是一座真正的小山,而是一艘如山舫巨型的大帆船。饱满的风帆上,还绘制着一些巨大的海兽。

  这大帆船的航行的度颇快,是朝着他而来的。

  这样的大帆船,叶泰曾经在东渔与的渡口处看见过近百艘之多。他一下明白过来,这艘大帆船应该是从东渔镇边来的说不定还是属于东渔镇上某位金丹老祖的船队。

  叶秦神包古怪。

  其实他一直很疑惑,这样的大帆船的用途。这样一艘大帆船,航行度并不快,居然能在如此凶险的东海上航行,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让这样的大帆船在海上生存下来。操船之人,必定经验极其丰富,而且胆大无比。

  他见是一艘东渔镇的大帆船,心中顿时生出强烈的戒心,反而不愿

  意再飞过去。

  这样的夫帆船,肯定属于某个颇强大的海上势力。船上的筑基期

  修士应该不在少数,少则数名,多着数十上百名也不一定。

  叶秦很濞楚,自己要是过去,肯定势单力孤。要是这船上的修士起了歹意,他可就麻烦大了。他一名修士的实力再强,也难以敌的过一大群修士的围攻。

  叶秦不想冒这样的风险。想了一下,立刻将飞剑转向,避开这艘大帆船。

  反正此地距离郧座小岛屿已经很近了,他完全可以找到稚瘗小岛屿之后,再歇上一歇也不迟。

  叶泰看法了大帆船的同时,大帆船上的修士也自然看法了他。

  此时,在大帆船的头上,正负手站着一名灰袍老者。以及一名身形彪悍。手掌粗糙砖中’年汉子。船上还有众多低阶的练气期修士在忙

  碌。

  “船主,瞧那边,飞来了一个渡海的筑基修士。哈,看来今日咱们又能一笔意外之财了。船主,你看咱们是不是截下他?”那名中年大汉,喜滋滋道。

  “嗯『不急,等伽自己飞过来吧。老五,你叫众位弟兄们都准备好。不要惊走了咱们的‘客人’。待他过来,咱们一起.出手.,椅此人一举拿下。”

  老者沉诲的说道。

  “是!”

  那汉子应声,转头朝船仓内的修士呼喝着。很快,便有几名筑基期的大汉兴奋冲了出来,潜伏在船甲货物中。无疑,他们都是筑基期修士。是这艘大帆船的领人物。

  可是,他们很.快失望了。

  船上的众修士们惊诧的现,郧名修士明明朝他们的船飞来,可是距离他们还有五六余里的时候,突然停下。转向,避开他们这艘船,朝其它方向飞去。

  他们还从未见过这种情况。

  要知道,在这东海上,渡海掉队的修士,在茫茫的大海上迷失了方向。突然见到一艘来自东渔镇的大帆船,就倍是见到最亲的人一眼,几乎都是毫不犹豫的直接飞了过来。哪里会考虑这么多。可是这名修士,眼看快要上船了,却突然掉头走人。

  封了嘴边的肥肉却跑了,对船上的灰袍老者,还有这些大汉跨士说。无疑是个不小的打击。

  “难道他现我们恝对他不利?,不可能啊。我们没有露出任何敌意。

  老者皱起眉头,自语了几旬。

  他吩咐几名大汉稍安勿躁,他亲自去看看。

  灰袍老者抛出一柄飞与,化身为一道光芒,从大帆船上御器飞了起来,笔直朝叶秦疾飞而去,一边大声呼喊,“前方那位修士,且稍等片刽!圩

  叶綦掉头离开,听到身后传来呼喊声,回头望了一眼。

  见是大帆船上的一名筑基期修士远远的追过来,他也没有太担心。他有足够的自信。区区一名筑基修士,不可能将他截留在此地。

  叶秦的度缓了下表,手扣储物袋,小心戒备着。

  那名修士飞近。叶春这才看见,来的一名灰白胡须的长袍老者,大约是筑基期五层的修为,这样的修为很是一般。

  这名老者应该是常年出海,饱经风霜,骨骼硬朗。

  “这位老弟,我乃是东渔碡沈家船队的修士沈大良,也是这艘大帆船的船主,正载着一批的货,要去琉璃岛。老弟应该是和你的同伙走散了吧?咱们都是中土大6的修士,在这海上遇见也不容易,老弟-何不到我的船上去坐一坐。老夫的船正好顺路,可以载你去琉璃岛,也免得你在海上胡乱飞行,走错了路。”

  老者飞到了叶秦的跟前,消瘦的脸颊露出亲切的笑容,呵呵笑道。

  “你这船是去琉璃岛?

  叶泰怔了一下。露出怪异之色。然后他低下头。似乎有些波动,但是又有些犹豫和迟疑不决,考虑要不妥跟着去。

  老者见他动了心,顿时暗喜,连忙劝道=“正是。老弟无需担忧,寂沈家的船。在东渔锬可是赫赫有名,在海上航行也非常安全。老弟到了琉璃岛之后.可以在那里找到一些同伙,结伙前往海列岛。不过,你只需要付一笔小小费用就行了。

  叶秦听了老者的话,心中的担忧似乎放下,惊喜的道,“在琉璃岛,还能找到其它前往东海列岛的修士?….也好。既然是顺路,我就不客气了,有劳沈船主带我去琉璃岛了。

  “哈哈,哪里哪里,老夫欢迎还来不及呢。老弟。清随戎春!

  老者爽朗的大笑。

  ‘请!”.

  叶黍漤笑。

  老者随即剑返回,带着叶秦向那艘大帆船飞去。

  叶黍驾驭飞剑。跟随在老者的后面。突然.他日光冷凝一张。

  南明离火剑浇射西出,化为一丈汹汹火剑,直取老者后心。同时,抛出乌云障-,青铜钟、捆仙索都已经扣在手中。若是南明舀火剑没能将老者拿下,这些法器将一起抛出狂攻。

  “你~!”

  老者顿生警觉,感觉身后一股强烈的火吴丁气息向他笼罩而奉,不由怡然回头。

  老者为了消除叶秦的戒心,引他上船,根本没有傲陔备,连护身草都没有加上。而且,他也自信叶秦不敢跟他动手。固为大帆船上还有众多同伙。

  可是他哪里想到,此地距离大帆船才区区数里距离而已,御器飞行也就是几个眨眼的工夫。

  这样短的距离,叶秦居然也敢翻脸出手,而且翻脸度如此之快,而且出手如此凶悍。出手便是元神法器,他仓促之间哪里拐的住。

  “铒人

  老者才反应过来,想要闪避,后心已经被南明离火剑给洞穿一个大血,他吃痛怒瞪起眼睛想要奋起回击,却有心无力,一头往大海坠去。

  “想骗我过去。也该用点高明的手段。这般分明是去中土大6的方向,哪里是去什么琉璃岛!你以为我在海上迷了路,无法分辨方向了呜?”

  叶秦将郧老者的肉身一击洞穿,冷冷一笑。当然。也不忘在转眼间将老者随身飞剑法器、储物袋等等,通通收走。随后,立刻驾驭乌云阵,掉转方向疾飞而去。

  ’在东渔镇上,他有所顾忌,不愿意轻开杀戒。就算褚白耳两庋欺辱到他的头上。他也再三隐忍,甚至放他一条生踣。迕免惹出大麻,可是在这残轻的东海,.他是绝不会有任何容忍针对他的恶帛行为。

  他十分清楚这种地方的残酷性。

  这海上数万里杳无人迹,没有任何规矩和约束,死个把修士,连气泡都翻不起。比他当年在万枯岭洞窟试炼,还更为残酷无情。

  一旦相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在这里,任何犹豫,那都是妇人之仁。因为愚蠢而死,死了也活该。别奢望有任何人会为你复仇。

  沈船主以为可以诱他上船『反而丢了小命,那是自找的。

  大帆船上的儿名大汉,正在等待沈船主带叶春上船,好联手伏击.却债见半空中的突变,顿时气得哇哇大叫,六七名大汉御器冲天而起,朝叶秦奋起急追。

  “别是。还沈船主的命皋。给老子杀了他,为船主报仇。

  衅嗦:回头望了一眼,不屑。就凭他们这六七名筑基低阶修士,还想追杀他,未免可笑。要不是担心船上还嗔埋伏有更多筑基修士,他甚至想杀回去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

  叶秦没有理会。

  乌云障很快消失在海上。

  郧六七名大汉气的乱叫,却没有一个追的上叶秦的乌云障,却只有干瞪眼.不得不停了下来,眼睁睁的看着叶秦从视野内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