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21 货物

  这是5月3日的第二章。汗,写的太慢,二点多才完稿。

  叶秦只花了小半时辰,便现了那艘大帆船在海上的踪迹。他和阿木孟,化为两道光芒,以极快的度逼近大帆船。

  阿木孟见到那艘大帆船,惊喜无比。

  “叶老弟,你之前遇到的就是这艘大帆船?”

  这艘帆船,远远的看着像个一个小点,还不觉得有多大。可是靠近了,可以看到这艘大帆船有十余栋阁楼那么高,长宽达敌百丈,主桅杆高耸。整欺大船都由低阶灵木所造,极为坚固,船身上精美的雕刻,气势恢弘。这样一艘大帆船,在平静的海面上显得波澜不惊,连杯盏都不晃一下,跟一座浮动的微型小岛差不多。

  “帆上还有沈家船队的图徽,错不了。准备动手吧,那几个筑基低阶修士交给你对付。我看看船上还有没有其他的筑基修士。

  叶秦望了望风帆,沉声说道。

  “好!”

  阿木孟盯着大帆船,嘎嘎直笑。

  大帆船上的六七名筑基期修为的大汉,他们的反应也并不慢。他们很怜便感觉到有两股迫人的灵压气息,正朝帆船疾逼了过来。

  大汉纷纷露出惊色,连忙冲出船舱,来到甲板上,查看是什么情况。

  此时,叶裹-和阿木孟二人,此时离船不过区区二三里而已,几乎是两三个呼吸之间,便御器抵达了大帆船的上空。帆船上的大汉们,才刚刚反应过来,来的是一名筑基高阶修士和一名筑基中阶修士,慌忙抛出各色法器,飞上半空对二人进行抵挡。

  “呔!”

  阿木孟被一层金光璀璨的夫,圉罩着,如同一尊怒目金刚,冲入这群仓惶应敌的大汉中间,根本不管攻击自己的法器,操控着二丈法棍,肆无忌惮的横扫过去。他是一个修士也打,一群修士也照样打。敌人越多,局面越混乱,反而对他越有利,闭着眼睛都能将敌方修士砸飞。

  叶秦并未加入斗法,而是落在船甲上。

  砰群六七名大汉,有阿木孟去对付就够了,他过去反而会干扰阿木孟的施展。

  他目光冷冷的扫向船甲。

  这船甲上除了六七名筑基修为的大汉之外,还冲出了一群四五十名练气期修士。

  他们是操船的船员,也是沈家雇佣的修士。

  他们冲上甲板,手持灵刀灵剑,目中惊骇的包围着叶秦,似乎有跃跃欲试.的冲动,但是却没有这个胆量。

  叶秦冷哼一声,朝前方抛出储物袋,将一具六阶骷髅妖放了出来。骷髅妖幽寒的目光,抬头笨拙的望向那成群的练气修士,浑身冒着缕缕骇人的黑气。一名船员来不及退避,被骷髅妖身上黑气所沾染上,惨叫翻滚在地上,转眼化为一堆白骨。

  “骷髅妖怪!”

  “哇,鬼~,鬼修士。”

  那一大群练气修士倒吸一口冷气,吓得纷纷仓惶跌退敏丈,不敢靠近。这倒不是他们胆小,就算再大胆的练气期修士,看到这么一具高达六阶的骷髅妖,心里也恐惧的毛。

  骷髅妖随意喷出一口尸气毒雾,都足以见他们化为白骨。

  他们望向叶秦的目光,更是敬畏。能驾驭这样一头凶骷髅,实力无疑更为可怕。

  而且,船上的那些筑基修士都在和阿木孟斗法,根本无暇顾及这边,而且看样子,那些大汉非常狼狈,在阿木孟的手中也支撑不了多久。

  他们这群练气期修士的船员,又有哪个敢不要命上前去阻挡叶秦。

  叶秦没有在这群人中现还有其他筑基修士,心中顿时安定。他冷冷的朝这群低阶的船员喝问道,“你们当中,哪个是头?出来。”

  这群练气修士面西面相觑。

  很快,当中一个六七十岁年纪的灰老者走了出来,一躬身,恭敬说道,“老朽姓赵,在海上待了敏十年,一直担任管事,有些威望,也算是众人的头了。敢问前-辈有何吩咐,老朽必定遵照前辈的吩咐去办。

  叶秦一笑。这老者倒也识趣,丝毫没质疑他强行登船,反而问有何吩咐。

  “既然你是这些人的头,那带我去你们囤积货物的船舱看看。”

  叶秦没工夫去为难他们,直接说道。他要赶在阿木孟解决所有大汉之前,找到船舱内自己想要的东西。

  赵老者迟疑了一下,这时却听到半空中传来一声惨叫,抬头望去,一名筑基大汉被打爆成了一团血雾,他顿时吓得抖了一抖,马上道,“是,老朽这边带前辈去。”

  叶秦操控着摇头摆尾的骷髅妖,大步流星的往船舱走去,他来的船舱入口,用神识扫过船舱。

  没有特别的现,只是察觉船舱内有浓郁混乱的灵气。这很正常,船舱内堆积着大量的灵物原材料,

  **繁多,没灵气反而是怪事。不过,叶秦还是很谨慎的操控着骷髅妖,让它先爬进入船舱探查一番。

  骷髅妖摆着尾巴,进入船舱中。随后,叶秦才让那老者也跟着进去。最后他才进去。

  半个时辰之后,阿木孟追出数十里之外,一声厉啸,一棒砸死最后一个想要逃离的筑基低阶大汉,清理干净了大帆船的天空。他杀了一个痛快,回到大帆船,心满意足的落在船甲上

  却没看见叶秦。

  他抓住一名脸色与的船员一问。

  那低阶修士浑身抖,指了指船舱的方向。

  “那些筑基修士都灭,了么?没有谁逃走吧?”叶秦正在翻看舱内的货物,见阿木孟也从船甲下来,到了船舱中,淡声问道。

  “哈,都是一群废物,就算想逃,也得看有没有这个本事,老子在灵雾城的战场上不知杀了多少,呃…o”阿木孟正想吹夸一番,突然想起叶秦是灵雾界修士,再说下去就不妥了,不由噶然闭嘴。

  阿木孟的注意力很快被船舱中堆积放的木箱所吸引。这些大箱子里面,全是各种原材料。“这船舱里面怎么这么多财货?叶老弟,你不会是早就知道这是一艘货船?”

  “备己看吧。”

  叶秦将那册记货的黄薄册给阿木孟。

  阿木孟飞快的翻看了一下,突然猛的瞪大了眼睛,目光停留在妖丹这一行上,吞咽了一下口水,“低阶妖丹,这船上居然有一千多枚,这得杀多少海兽才能弄到这么多啊?”不过,这本账册,叶秦怎么舍得拿出来给他看。叶秦不把这帐薄拿出来,就算把船上的妖丹都取走了,他也不知道。

  阿木孟吃惊之余,更多的却是疑惑。他可不会以为,叶秦会好心到把珍贵的妖丹让给他。就算是低阶的妖丹,也不可能。他们的交情还没有到那个地步。

  “原因,你自己问问这位赵管事吧。”

  叶秦惋惜的叹了口气,满脸的无奈。在正常情况下,他当然是不会把这帐薄拿给阿木孟看的。可是现在.看不看都一样。

  “这位前辈,是这样的。这欺大帆船从琉璃岛,到东渔镇,至少要走上一年多,甚至更久。船上没有任何办法,可以保护生鲜的妖丹。时间一久它们便都会渐渐腐烂败坏,就算在储物袋中也一样。所以事先都是将生鲜妖丹烘干,成为干货,然后装船运往东渔镇,利于长久保存。当然了,这样的干货妖丹肯定会灵气大失,丧失绝大部分效用。这些干货妖丹只剩下一个用途,那就是用来喂养灵兽,让灵兽吸收残余的灵力,成长的更快一些。”

  那赵老者小心翼翼的解释说道,生怕惹祸了眼前这两个打劫的筑基修士。

  叶秦之所以愿意把记货的账本拿出来,也正是因为这些妖丹全是干货。

  他要炼制元神法器,必须是生鲜的妖丹,才能从中提取出微量的元精液体。至于烘干的妖丹,里面的元精液体都被烘干了,根本没什么用,甚至连他的骷髅妖都无法吸收这干妖丹内的灵气。

  既然这样,他不如愿意大方把账册拿出来,免得阿木孟以为他私吞了这船上的什么宝物,生出愤愤之心。至于其它的原材料,什么妖蛇毒牙、龟甲之类,对叶秦的作用不大,他没打算将大量的时间用在炼器上。三阶材料珍珠倒是可以拿一些用来炼丹。而那些什么珍品香紫木之类,一根足有数丈长,沉重无比,根本无法带走。

  最重要的是,这船货必须运送到中土大6去,才值钱,卖的出较高价钱。而在这东海上,船上的原材羚容易找到,反而没什么价值。

  可以炼丹入药的材料,都已经被叶秦给直接取走了。阿木孟在船舱里翻箱,将稍微值点钱的原材料,统统装入随身的十多个储物袋内。不过就算这样,这船上的货也依旧剩下极多,根本无法全部都带走,只能带走少部分。

  阿木孟没找到什么入眼的好东西,气恼,“他***,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找到。

  叶老弟,你看怎么处理这艘船?这船有沈家的记号,无法带走,航行的也太慢了,干脆把它砸沉算了。”

  老者吓了一跳,船砸了,他们这一大群练气期修士还不通通下海喂鱼去啊!扑通拜倒,“前辈饶命啊!这只是沈家一艘很普通的货船,根本没有什么宝物啊。真正的宝物,从来不用这样的货船运送,以免遇到妖暴风沉入海底,都是由沈家家主直接来取。啊…,小的想起来了,船上还有几个女土奴,不知道两位前辈喜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