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25 芭扇礁
  王小岛主提出,让叶秦同时出任大小琉璃岛的席炼丹士。

  赵大岛主沉吟了一下,并未反对。解决这事情的最好的办法,只有这样了,否则只有两大金丹修士斗法一逛,只是那样未免太伤和气。

  “两位老祖,这小儿只是信口雌黄,如此年轻,他哪里炼制的出七阶的灵丹?!谁也没有亲眼见过,只是道听途说而已,两位老祖万万不可轻信一面之辞,便轻易任命他为大小琉璃岛的席炼丹士啊!”

  站在赵大岛支身旁的一名面容憔悴的青袍灰须老者,这时却慌忙跳出来反对。

  “不错,李老说的正是。这小子一个外来的修士,甚至还不知道他真实的来历,咱们怎么可以轻信他?”“说不定他就是想在此地骗吃骗喝,岛主,咱们的灵药万万不可交给他,只会白白糟蹋了。

  其他几名青袍炼丹士,也急急忙忙站出来表示强烈的反对。

  叶秦这位炼丹大师的出现,对整个琉璃岛的修士来说都是一件惊喜的事情。但是对于岛上极少数人来说,却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那就是两位岛主手下养着的十余名炼丹师。

  他们为两位岛主和其他修士炼制灵丹,享受着极高的礼遇。要是被叶秦取备代之,他们享受的礼遇无疑要大降。最大的好处,将被叶秦得去。

  大殿内此刻最焦急的,恐怕就是大琉璃岛原先的席炼丹士,也就是那位最先跳出来的青袍灰须的李老修士。

  昨天晚上他得知岛上出现了一位炼丹极为高明的炼丹士的消息之后,他便一夜睡不着,觉得大事不妙。如今二位岛主,提出要让叶秦出任席炼丹士,对他来说更是晴空霹雳,无法接受。

  “这倒也是,李老说的不错。老夫只是听几个手下,说你的炼丹术很不错,你自己也说自己的炼丹术不错。但是光说没用,还得炼出

  真正的灵丹来才行。叶师侄,你说呢?

  赵岛主眯着眼睛,笑着说道。

  “岛主要知道我的炼丹术究竟如何,只要炼上几炉灵丹,一切自然就清楚了。又何须说那么多呢?”

  叶秦平淡的说道。

  “好!老夫这便给你十份六阶的灵药材,以及十份七阶的灵药材。要是你的炼丹术真有那么高明,大小琉璃岛的席炼丹士非你莫属。要是不如你所说的那样高明,白白浪费了老夫的这十份珍贵的七阶灵药材,老夫一定杀你泄恨!”

  赵岛主一拍座椅,做出了决定。他的语气中,隐含着几分森然寒意。

  “这是自然。”

  叶秦心中微微一凛,心知自己要是炼不出灵丹,这位赵岛主是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岛主,使不得啊!十份七阶灵药材,太过珍贵了。就连我也未必能成功一二次,这小手怎么炼的出来!”

  李老还想焦急劝阻。

  但是两位岛主根本不听,他们对叶秦的炼丹术非常期盼。一样的灵药,却能够得到翻倍的灵丹,这样高的回报,足以让他们不惜冒险一试。

  大琉璃岛,主峰,某间顶级炼丹室。

  在炼丹室外,围着数十名身穿蓝裳、碧衫的筑基修士,彻夜守在丹房外,禁制任何其他修士靠近此地。而两位岛主,还有那些青袍修士,几乎每隔数个时辰便要来看一次。

  足足七日之后,炼丹室大开,一股灵丹药香扑鼻而来。

  数十名蓝裳和碧衫筑基修士,恭敬的站在室外,近乎崇敬的望着从里面走来才一名白衣年青修士。

  那些位青袍修士,此刻一个个都面色土灰,彻底丧失了质疑的勇气。

  在七天前,他们亲眼看到,叶秦拿着十份六阶灵药和十份七阶灵药,身上空无一物,进了主峰的这间炼丹房。出来的时候,叶秦手中拿出了八个小瓷瓶的六阶“归元丹”,和三个小瓷瓶的七阶“龟髓丹”。摆在眼前的事实,让他们再也说不出任何反对的话来。他们曾经强烈质疑叶秦的炼丹术,此时不敢有任何异议。

  赵大岛主、王小岛主两位金丹修士,对叶秦的炼丹术也再没有怀疑,直接宣布叶秦出任两座岛屿的席炼丹士。

  “赵岛主,你要我炼丹,可以,不过我有几个小小的条件。我炼丹喜欢清静,不能受任何干扰,所以需要一座单独僻静的洞府,作为炼丹之地,希望岛上任何其他修士不要擅自闯入。其次,我还需要一名炼丹小童为助手,把灵药材交给小童,由他交给我,我炼出灵丹之后,都将由小童直接送交两位老祖。再次,我只为二位岛主炼制灵丹,岛上其他修士所需灵丹,恕我无能为力。最后一点,有的时候我需要外出寻找灵药材,需要出海猎取海兽,望二位岛主不派人干涉我的行动。只要这几点答应,在下愿为两位岛主效力。”

  叶秦将这几瓶灵丹交给赵大岛主之后,并未立刻答应接任席炼丹士,反而提了几个要求。

  运几个都是很小的要求,也很合理。

  赵岛主自然无不允。

  由此,叶秦正式出任大小琉璃岛的席炼丹士。

  赵大岛主亲自将大琉璃岛的一座山峰上,选了一座灵气浓郁的洞府,赏赐给了叶秦居住。而且,叶秦只需要每个月给两位岛主各炼制出一炉七阶灵丹便可,并不需要替别的修士炼制灵丹。

  叶秦成了大小琉璃岛的席炼丹士之后,极少离开自己的洞府,过着与世隔绝的闭关修炼生活。就算偶尔出去,都是在黎明或者晚上人少的时候出去,他也很少跟其他修士打交道。

  很快沉寂下去,渐渐被岛上的众普通修士所淡忘。多了一位席炼丹士,并没有给这东海上的大小琉璃岛带来什么明显的变化。

  岛上的时间过的飞快,一晃,大半年过去。

  这日的黎明,一名身穿白衣筑基七阶的年青修士,从大琉璃岛的主峰飞了过来,出现在小岛屿上的渡口处。

  渡口,停泊着一艘不大的小帆船。船上正有几名名低阶的练气期修士,正坐在船上在歇息。叶秦飞身跳上船。“这位前辈,你可是要出海猎妖兽?

  船主是一名练气期九层的憨厚汉子连忙站起来招呼,疑惑的打量了一些叶秦。他似乎并未见过叶秦,没有任何印象。

  “你是船主?”

  “小的正是。

  “听我的一个兄弟说,这里的船家,对这琉璃岛屿周围的海域非常熟悉。知道海兽会存什么时候,在哪里出没,哪里危险,哪里安全。我想雇佣你这条船,出海去寻找海兽。不知你这艘船现在方不方便

  白衣修士点了点头,淡声说道。

  “方便方便,马上便开船。我家世代都住在这岛上,小的操船更是有四五十年,每日都出海,对这岛屿周围海域的情况了如指掌。价钱也不贵,只要十块下品灵石便行了。不知道前辈想要捕猎什么海兽?”

  憨厚的汉子大笑,和其他几名练气期修士,扬帆开船。

  “呃…自然是海兽越多的地方越好,先到岛屿周围处转转吧。你介绍几个地方,我挑一挑。”叶秦站在船头,望了望岛屿周围辽阔的海域。

  “这位前辈,琉璃岛附近敌百里范围海域,海兽常出没的地方有多达上百处之多。不过,适合捕杀的地方并不多。你要是想在海上猎杀海兽,最好要找到一处礁石。这琉璃岛屿周围数百里之内,还有数十处露出海面的礁岩,有的足足有一二百丈大小,足以容纳下数十名筑基修士。有的礁岩不足数丈大小,仅能容一名筑基修士立足。这些礁岩,都是些光秃秃的岩石,没有生长任何草木。不过,琉璃岛周围的这些礁岩,几乎都是有主人,有筑基修士守在礁岩上,猎取礁岩周围的海兽。”

  那憨蓼的汉子一边操船,一边详细的介绍道。

  “哦,居然有这种事情?那没有礁岩的筑基修士,不是无法捕猎海兽了吗?”

  叶秦不由皱起眉头,疑惑。

  “这倒不是。前辈可以跟礁岩的主人租借,毕竟礁岩上无法久待,它们的主人也不可能一天到晚都在礁岩上。只需要付点灵石,借礁岩来用便行了。”

  憨厚的汉子说道。

  “这琉璃岛附近,那处礁岩周围的海兽最多?”

  “那肯定是芭扇礁,这处礁岩离小琉璃岛七十余里,足足有一百二丈方圆,形如芭蕉扇。它周围出没的海兽最多。

  汉子随口说道。

  “那就去芭扇礁吧。”

  叶秦道。

  “不能去啊。那是赵大岛主座下得意弟子韩正峰韩修士的礁石,他常常在那里捕杀海兽。在这琉璃岛,没人敢跟他争那块礁石。除了韩修士自己用,偶尔连赵大岛主也会去哪里猎杀海兽。所以其他的修士,连租借也不行。”

  憨厚的汉子呆了一呆,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急忙劝阻。他在小琉璃岛上生活了数十年,可十分清楚韩修士的脾气。谁要是格惹了上了,没好果子吃。

  “无妨,络带我过去看看。”

  叶秦淡声道。

  对于叶秦的坚持,汉子苦劝没用,无奈,只能操船往芭扇礁航行去,那汉子心中专埋怨,等下借不到礁岩,还得去其它地方,这是何苦来着

  两个多时辰之后,叶秦乘小帆船,来到了一处大礁石附近。这处礁岩果然很大,形如芭蕉扇般。而且在礁岩的四角,还设有一座中型的阵旗。

  一名蓝衣中年修士,此刻正盘膝,闭目端坐在礁石的正中央,似乎在全身灌注默想着什么。他身旁竖立着一柄顶阶飞剑,悬停在半空中,绽放着数丈淙淙金光。

  他已经在这里枯坐了二个多时辰。

  突然,这中年修士的眉头颤动了一下,手捏法决,右手双指一挥,接着金色飞剑动了,化为一道光芒,激射向礁石西侧敏十丈之处的海水中。海水急剧翻涌。

  “噗嗤!”

  片刻,海中涌出一股腥红的血水,染红了一大片的海域。

  蓝衣中年修士双指一动。

  一道金色剑芒从海中冲了出来,剑身上还刺着一条扁长的海兽,“啪”的一声,飞剑将这条怪模怪样扁长海兽,,牢牢的钉死在礁石

  上。

  蓝衣中年修士并未理会那海鱼,他睁开眼来,目光凌厉的望向徐徐驶近的小帆船。谁都知道,这座芭扇礁,是他韩正峰的礁岩。所以极少有其他修士敢来这里借礁岩。就算有人冒冒失失,也被他打走了。

  叶秦站在船头,朝礁岩上那蓝衣中年修士一拱手,笑道:“这位应该是韩兄吧。在下想租借兄台的礁石,不知韩兄是否能行个方便?”

  “此礁岩不借,阁下另选它处捕杀海兽吧。”

  那蓝衣修士想也不想,一口拒绝。

  不过,他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白衣修士有些熟悉,想起什么来。在大半年前,他曾经在琉璃大殿上,亲眼见过叶秦一面。因为惊人的炼丹术,而被两位岛主聘请为席炼丹士,专门为二位岛主炼制高阶灵丹。只是后来叶秦一直闭关不出,他再也没见到过,所以渐渐淡忘了。

  “你是叶老弟…啊,失敬失敬!”

  蓝衣修士顿时露出惊容,甚至不再坐着,连忙从礁岩上站起,快步迎了上去,满脸堆笑,“叶老弟怎么有空来这海上猎杀海兽?为兄已经在这里呆了敏日,早就乏了。既然叶老弟要借我礁石一用,那自然无不可。呃,为兄这些年收集了几份灵药,却一直苦于找不到适合的炼丹士炼制…不知叶老弟最近是否有空?”

  “多谢韩兄。礼尚往来,那是自然。等我回去之后,帮韩兄看看那几份灵药。

  这里还有一小瓶灵丹,几粒拖元丹,作为我租借礁岩费用。

  叶秦笑了笑,拿了一小瓶灵丹,塞在韩正峰的手中。

  “为兄就不客气了。”

  韩正峰也没有退却,大笑着收下了。

  小帆船那位憨厚的汉子,还有其他几位船员,此时都瞠目结舌的望着叶秦和韩正峰。这白衣修士只是一句话,便让赵大岛主的得意弟子,主动借出了芭扇礁石。

  这在琉璃岛上,几乎是闻所未闻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