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33 结丹初败

333 结丹初败


  前辈息怒,我不知道我这就向前辈赔罪。”

  李村长吃了一惊,扑通一声拜倒在地上,背上冷汗淋漓,大气也不敢喘。刚才叶秦说话的一刹那间,一股无形的灵压笼罩在他身上,让他惊恐战栗。

  他送这几位女子来这里,确实是存了侥幸的心思,希望这几个女子能够得到宠幸。

  在东海岛屿上生存,极为艰难,随便一头海兽,都可能让岛上天村。这座大荒岛附近的海域,有不少的低阶海兽,偶尔会爬上岛屿上来。每年都有不少岛民丧命在海兽的口中。

  值得庆幸的是,这岛上居民的祖辈都是筑基期修士出身,所以后裔出现灵根的几率也较大。岛屿上千居民中间,有不少都有灵根,经过修炼之后成为低阶的练气期修士。他们有一定的实力,能够猎杀一些爬上岛屿的低阶海兽,保卫村寨。要不然,这大荒岛上三个村子的村民早就被海兽给杀光。

  要想让村子活的长久些,村里的修仙者自然是越多越好。所以只要是筑基期前辈驾临大荒岛,岛民都会送岛上的女子去服侍,这都是惯例。

  只是,李村长没料到叶恭不吃这套。

  “你若真想赔罪,那告诉我,在海滩边杀了那头海蝎的少女,是仆么人?住在什么地方。像她这样的人,在这附近还有多少人?叶秦一声冷笑,徐步来到洞府门口处,袖手望着远方说道。

  ▲她?她不是我大荒备的人,小的不认得她。”

  李村长神色慌张,惊跳起来摇头否认。

  “哝,你不认识她,那你又是怎么知道她叫白秀儿,还质问她为什么来大荒岛?”

  叶秦回头,冷淡的望向李村长。

  李村长顿时傻眼,张了张口,说不出来话。他哪里知道,叶秦一直看着他们猎杀海蝎的整个过程,对这些知道一清二楚。

  “说,她是什么人?”

  叶秦冷哼一声,十分不悦。

  “前辈,小的不肯说,也是有苦衷。既然前辈已经知道这名女子,那小的也不敢隐瞒。这白秀儿是一个土族小部落的女子,就住在附近一座赤松岛,此岛离大荒岛约有数百里之远。那岛上至少住着有一二千名土族。我大荒岛跟他们这些土族一点关系都没有。

  李村长脸色矣苦,急忙解释道。”哝,有这么多的土族吗?”

  叶秦的脸色一下沉凝住了,想了一下,问道“这些土族人,个个实力都像她这样强吗?”

  “没。绝大部分的土族,跟普通人都一样,只有极少数的土族才拥有特殊的天赋。拥有天赋的土族,数量和拥有灵根的修仙者一样稀少罕见。”

  “土族有哪些天赋?”

  “天赋很多,不过小的只见过‘天生神力,这种天赋。这样的土族被称为土族力士。像那白秀儿便是土族力士,神力惊人。赤松岛上的土族小部落,白秀儿是神力最强的一个。像她这样拥有天赋的士族,赤松岛上不过十余个。”

  听完李村长的解释。

  叶秦凝重的神情,明显松了下来。

  “还有,赤松岛和大荒岛,以前经常因为争夺海兽而起纷争,所以小的知道他们的情况。不知道前辈对土族女子是否感兴趣,我可以为前辈引路。”

  李村长突然热切了起来。

  “好了,你们两岛屿之间的恩怨,我没兴趣知道。我也不会帮你解决你们两岛之间纠纷。”

  叶秦瞥了他一眼,一挥手冷声道“行了,你退下吧。如果我要在此地闭关,没有我的召唤,岛上任何人不要靠近此地十里之内。如果因为意外而死了,可别怨我没有提醒。”

  “是,前辈!”

  李村长土头灰脸,不敢再多说,匆匆带着几名女子退出了洞府。

  叶秦望着远方的碧蓝海面,陷入沉思之中,目光中异常沉静。

  他早在琉璃岛的时候,便曾经在大帆船上见过几名东海土族女子。只是但是当时没有空闲,所以没有多理会。没想到在这荒岛上,居然也现了土族。

  对这几乎没有接触过的东海土族,他不能不多加几分小心,盘问清楚。

  不过,既然只是一个土族小部落,仅拥有十余名有天赋的低阶土族,对他的威胁极小,不用太担心。如今要做的是全心闭关,突破金丹瓶荫,渡过小天劫。只要成为金丹修士,这东海上能威胁到他的修士和妖兽,将少之又少。

  对于筑基修士来说,突破金丹瓶覆,结出梦寐以求的金丹,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叶秦虽然有水灵果这种珍稀的灵药在手,还拥有了众多的优势,但是对于结丹之事也不敢有任何怠慢。=封闭了洞府大门。

  用阵旗在洞府内布下一座护卫阵法,令金丹骷髅妖守在阵法中。任何修士想要破阵而入,都会惊动这具金丹骷髅妖。他已经给这具金丹骷髅妖下令,试图破阵,不管何人,格杀勿论。

  随后,叶舂焚香沐浴,在洞内燃上有令人静心明神的珍品麝香玉膏,打坐静心三日,身体调整到最佳的状态,准备服用结金丹。

  叶秦早在大琉璃岛,便已经炼制出结金丹来。

  因为每一枚结金丹,需要一枚水灵果和数百味珍稀的灵药材,这些都需要巨额的灵石才能在紫府内栽种出来。

  在琉璃岛上,灵石并不多。

  叶秦避开两位岛主的注意,小心翼翼的收集灵石来炼丹。

  他在琉璃岛的十年间,扣除七八成炼废的废品,一共也只炼制出了五枚水系结金丹。这五枚水系结金丹,只能拥有水灵格的修士服用。

  以叶舂的炼丹术,也只能做到这个水平了。他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可以收集灵石。

  别看这些灵丹的数量不多,但是对于普通筑基修士来说,拥有五枚结金丹,足以惊世骇俗,令任何筑基期修士疯狂抢夺。

  叶秦从储物袋的丹瓶内取出一粒华光灿灿的结金丹,一口吞下,闭目而坐,在腹内运功慢慢炼化。

  结金丹渐渐化为一股磅礴的阴寒气流,在他体内经脉缓瑷的流过。这股阴寒气流起初并不起眼,但是随着时间过去,越来越强盛,每一条细微的经脉都被阴寒之气所入侵,阴寒冷彻心肺和骨髓,如坠万丈地底幽寒阴窟一般。

  整个洞府内,都笼罩在一股无边的阴寒之中。在阵法中待着的金丹骷髅妖,不安的用它黑洞洞的眼孔望了一望,随后趴在地上沉寂了下去。

  叶秦筑基期九层的修为,也无法抑制的全身骨头的轻微颤颃,脸色无比苍白。

  这种渗入骨髓,无法驱除的阴寒,几乎让他有置燃起火海来取暖的冲动。

  只是,一旦运功炼化结金丹,他络本无法动弹,只能强行忍受着痛苦。

  他这才明白,为何只有水灵根修士才能服用这水系结金丹。没有水灵根的修士,根本无法支撑住这般的阴寒气息,直接被这股寒气给冻毙。

  就这样,岁月匆匆流逝。

  要炼化吸收一枚结金丹的元气,必须耗费半年的时间,才能完全吸收。

  半年之后的某日,洞府内四处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寒霜,连叶秦的身上也不例外。他蓦然睁开眼来,一道冷冽无比的光芒从他的双眸中一闪而逝。

  在吸收完这枚结金丹所有的药力之后,他的修为在这半年中已经从筑基期九层的初期,一举到了筑基期九层的巅峰,大圆满的境界。

  可是,他脸上更多的却是懊恼之色。

  因为服了这枚结金丹,元神到了筑基期九层的巅峰状态,却没有丝毫要突破的迹象。筑基期的修为再深厚,也还是筑基期修士,根本无法和金丹修士相提并论。

  这道槛,必须迈过去。

  “再来!”

  叶秦一狠心,休息了数日之后,服下第二粒结金丹。

  他也没有萁望于一粒结金丹便能突破金丹瓶颈,否则,也不会费尽心血,准备足足五粒结金丹了。只是冲击瓶顼的过程太过于痛苦,以他这般的毅力和忍受力,也感到难以承受。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服用结金丹,痛苦有过之而亢不及。

  服用第一枚结金丹的时候,他的元神还能吸收这些阴寒的药力,让体内的阴寒气息渐渐减弱了下来。

  但是这一次,他的元神已经到了筑基九层的大圆满状态,虽然全力去吸收结金丹的药力,却现根本无法吸收。随着结金丹的炼化,这股阴寒药力越来越强盛,在他体内横冲直撞,将他给折磨的死去活来。

  半年之后,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

  叶秦低垂着眼帘,脸上毫无血色,盘膝枯坐在洞府正中间的一块草垫上,神色平静淡漠。第二枚结金丹所化成的药力,依旧在他的体内横行无忌,他的元神却丝毫不见突破的迹象。

  他心中清楚,服下第二枚金丹,依旧是失败告终。

  他不敢继续服第三枚结金丹。以他筑基九层大圆满的修为,也绝无法承受双倍结金丹所转化成的阴寒气息。必须先将这股药力化去,才能继续第三次尝试。

  让他头痛的,反而是如何让体内的这股药力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