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47 冰儿的洞府

347 冰儿的洞府

  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他们都有了一些其它的想法。

  水云宫的众弟子,就算是对李殊文极其厌恶,但是也难免感到吃惊。结金丹这可不是谁想拿出未便能拿出未的,多一副结金丹,便是多了一份成为金丹修士的希望。

  宫主柳玉真人此时对李殊文这位喜欢到处拈花惹草公子的好感一下上升了许多。如此重礼,至少表明他对皇甫冰儿有足够的诚意,并非随口说说。

  相比皇甫冰儿的众位师姐师妹们对李殊文的厌恶,柳玉真人所考虑的事情无疑深远。皇甫冰儿虽然天赋极佳而且勤奋,但是还缺乏足够的靠山,未必能够在仙阙城这种复杂之地走多远。若是有这位天魔盟一位元婴老祖的嫡系血亲的支持,在天道盟和天魔盟都有渊源,日后处理在许多事情都容易很多。

  而且迟早是要和其他修士结伴双修的,这李殊文既然愿意拿出如此重礼表明心态,未必不值得考虑。

  “冰儿,你修炼的双系功法,而冰火双灵根潜质又有差别,结丹之时必定会有危险。要突破金丹瓶荫,结伴双修是最为秸妥的办法。李少宫主既然如此诚意,你不妨认真考虑一下。”“师父。”

  皇甫冰儿依旧淡然如水,从容不迫道“弟子在结丹之前,不会考虑此事,还请李少主回去吧。”

  李殊文碰了一个软钉子,炙热目光一下被这盆冷水给浇灭,目光深处一股怨毒之色难以抑制的涌了出来。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被回绝了,每一次都说会慎重考虑,可是从来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这小娘们是耍他好玩是吧,迟早要她知道他这个少宫主的厉害。

  “既然冰儿师妹现在不愿意考虑,我改日再来。告辞!”不过他生性阴沉,这些心思并不表露在脸上,只是脸色微微白了一下,依旧堆满了笑脸。

  李殊文离开水云宫,带着一群十余名天魔盟的筑基修士护卫,忿然离去。

  “敬酒不吃吃罚酒。留下几个人,!s我盯紧了,我要知道她的一举一动。只要她离开水云宫,立刻向我禀告。”在离开水云宫的时候,他回头望了一眼,挂起一抹冷笑。”在水云宫我奈何不了你,不过离开这里,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逃过我的手掌心。”是,少宫主。”皇甫冰儿离开水云宫,心神不宁的是在城区街道上。那李殊文的殄缠,给她的修炼带来很大的f扰,她已经隐忍许久了。

  她自小在灵雾界七大门派之一的青丹门那种复杂背景的长大,本身便是高层核心弟子,对那些依仗着父辈祖辈横行无忌的高层纨绔弟子,见过极多,十分清楚他们肆意妄为,明争暗斗的心性。

  在灵雾界,她是青丹门金丹老祖之女,地位尊崇,自然没人敢有非分之想,更不敢对她施加压力。

  然而在这仙阙城情况戬然不同,此地强者如云,大权皆由元婴修士掌握。她除了水云宫的柳玉这位元婴老祖之外,没有其他靠山。青丹门的几位金丹老祖根本没有资格围护她。

  李殊文是天魔盟的一位元婴老祖的嫡亲,她自知不能得罪。这段时间一直以结丹为名尽量拖延时间,让李殊文不至于蚀羞成怒之下,丧失理智。

  否则李殊文向天魔盟那位元婴老祖求助,一旦元婴老祖亲自过问插手,她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是根本挡不住。在东海列岛,不是天道盟的势力,便是天魔盟的势力。

  以她的冰雪聪明,自然知道应付此事的最好办法,那便是结丹。

  只有结丹期的修士,在天道盟内才能稍微说的上话,在某些事情上有自主之权。对于金丹修士,天道盟的高层会比较在乎。而筑基期修士,根本没有任何话语权,必须无条件听从高层的吩咐。

  为了一名小小的筑基修士,天道盟几乎根本没有出面干涉此事的可能。就算是柳玉老祖,也很可能会在巨大的压力之下选择退让,牺牲她,和天魔盟的那位元婴老祖拉进关系。她的每一步,都必须极为谨慎。不过,这些都是之前的算计。

  皇甫冰儿此时所想的,却并非跟李殊文这今天魔盟修士有关,而是在想着另外一件事情。”已经十年了,叶师弟还没有到东海诸岛吗?”因为意外遭遇了妖暴风,没有现叶券的下落,叶泰和大部队失散。

  不过,她从来没有担心过叶秦是否已经身亡。当年在万枯岭洞窟的岩浆河畔,结下血引心魂印这个上古秘术那一方死亡,元神消失,另外一方必定会有奇异的感应。

  这十余年来,血引心魂印没有特别的反应,那么叶师弟肯定还活着。东海虽然凶险,但是未必会让历经艰难劫难的叶师弟怎么样。这也是她能在这里坚持下去的原因。

  而且这些天时间,她觉得体内的血引心魂印微微有些烫,这是距离越来越近的一种本能反应。她已经感觉到,叶秦正在快的接近仙阙城,只是还不知道他在哪里。尤其是今天晚上,血引心魂印更是烫的厉害。这才是她来到街区,心神不宁,充满了期待的缘由。仙阙城光芒辉煌,熙熙攘攘的夜市街道上。她心中突然一动,冰雪般清澈的双眸,朝前方的纷乱的人群中望

  一名年青修士正在街上徐步而行的走着,淡然温和的笑意,那熟悉的面孔,让她心头涌现出一股无法抑制的喜悦。这一刹那间,整个街道似乎静了下来。她的眼中只有一个身影。”冰儿师奴!”

  叶秦同样从波涠不惊空冥状态中,突然清醒了过来,看到了前方百丈之外的皇甫冰儿,呆愣了一下。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位他朝思慕想的女子,此刻就出现在眼前。

  两人就这样遥遥望了许久,有着千言万语,难以倾述。

  “叶师弟,跟我来!”

  皇甫冰儿从叶秦身旁走过,轻柔的声音说道。带起的些许清新的仅香,从叶秦面前拂过,令叶秦砰然心动。叶秦想说什么。

  皇甫冰儿望着他的灵动的眼神,却明显告诉他不需要多问,跟她走便走了。

  叶秦自然闭嘴不多询问。

  仙阙城柽,有很多奎情不是他所了解的。

  二人离开仙阙城,抛出飞剑,往海上飞去。数日之后,他们御剑来到东海列岛的中央诸岛区,一座数里方圆,但是灵气浓郁的小岛屿上。

  这小岛屿不是太大,有一处小山峰。

  皇甫冰儿收了冰魄飞剑,落在了小山峰半山腰的某岩石处,随后一双玉了几个法决,一道白光打在岩石上。眼前岩石幻境立刻消失,禁制阵法打开,出现一座不大的洞府。

  洞府门一侧有天道盟和水云宫的标志,显示这此地主人的身份和后台。普通的修士,是不敢对这样的洞府东念头的。

  叶秦一下明白过来,这里是皇甫冰儿的岛屿,这洞府应该也是冰儿的。这样灵气的岛屿,在中央诸岛区,也并不多见。以筑基修士的身份,能够拥有这样一座对修炼大有裨益的小灵岛,是颇为不容易。叶秦跟着皇甫冰儿进入洞府。洞府外面,重新布上重重幻境。

  这洞府既是闭关之地,也是起居之地,有十余间石洞房,主卧、书房、闭关室、炼丹室,还有各种所需器具一应俱全。起居卧室,粉红色的帷幔重重。叶秦还是第一次进入皇甫冰儿的闺房。在青丹门的时候,他可没有这个福气,敢去闯皇甫冰儿的间房。”看够了没?”皇甫冰儿看见叶秦盯着她有些呆,一双秋目眨了眨,脸上不由“;j1!”

  叶秦被那一眼的风情给扫的一阵心跳加,无法自己,他一下握起她的一双亲。他也并未多说什么,此地,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皇甫冰儿没想到叶秦居然如此厚着脸皮,生出一股羞意,想挣开却又挣不动,不由气的轻啐了一口。

  叶秦霸道的占了她的,这才现皇甫冰儿已经是筑基期巅峰修为的了,不由道:“冰儿,你已经是筑基期第九层,应该能结丹。可找到了结专?”

  皇甫冰儿挣不过,干脆软软的靠在叶秦的肩头,体味着叶秦宽厚肩膀的温暖,微微点头道“我这里已经有一副结金丹。不过,你也知道,我的冰火灵根潜质有偏差。平时修炼还问题不大,可是一旦要突破金丹瓶覆,危险性却太增。所以虽然已经是筑基期巅峰,但是一直没服用结金丹。”

  叶秦缓缓点了点头,这情况他自然知道。当初皇甫冰儿突破筑基瓶颈的时候,他可是尝过冰火九重天的滋味。不过,他这个并非突破瓶殖的人,尚且如此痛苦。冰儿当时的痛苦,只怕胜过他百倍。他心中一股怜惜之意,不由将冰儿抱搂在怀中。

  皇甫冰儿轻轻一颤,偎依在他的怀中,俏美的脸蛋上,浮现淡淡的红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