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50 围攻

  李殊文和十余名晕竹宫的筑基修士,出现在,座小岛屿天空,二话不说狂轰岛屿洞府的护卫阵法,试图将洞府给直接轰开二不少从此岛屿附近飞过的修士,见到这一幕,都惊的目瞪口呆,停留在附近天空五六里的远处观望,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这些路过的修士越聚越多,现有热闹可看,很快便有数十人之众。他们都是筑基期的修士,虽然惹不起李殊文等天魔盟修士,倒也不是太惧他们。

  “那些人不是天魔盟的修士吗?他们这是想干什么,寻仇还是闹事?”“那岛屿有天道盟的标记,他们似乎是打天道盟的洞府吧!”,这些天魔盟的修士也太猖狂了吧,难道他们以为天道盟是好捏的软柿子?”“啧啧,谁知道呢。天魔盟和天道盟的修士打起来,只怕有一场好戏看了。大闹起来,不知道会波及多少修士。”众修士纷纷摇头。

  也难怪这些路过的修士惊讶,毕竟这里距离仙阙城很近,是天道盟和天魔盟势力管辖最严密的地方,此地的秩序一向很好,不像其它几片岛屿群一样有些混乱。

  可是这群天魔盟的筑基修士,公然袭击天道盟修士的修仙洞府,那还了得。

  这般胆大疯狂的行径,在东海列岛的中央岛屿区域,是很少见的。

  一个不好,便只轩然大波,引两大仙盟的冲突。

  果然,当这些星州宫的修士狂攻岛屿上的护府阵法,就快要将洞府的阵法攻破的时候,此时又出现了新的变故。只见远方出现数道耀眼的光芒,五六名金衣的筑基修士飞抵此岛屿。

  不过,这些金衣修士明显不是来看热闹的。他们的衣饰上,赫然有天道盟的标记。他们一赶到,便立刻上前阻止。

  “给我住手,李殊文,你太放肆了!莫非真以为无人能治你了吗?”当中为的一名英挺的男子,瞧见一群星竹宫的筑基修士在轰击小岛屿上的护卫阵法,目光顿时一凛,疾声厉喝。

  李殊文朝那些金衣修士的方向瞥了一眼,似乎认识那些金衣修士,不以为然的哼笑。”,哦,我说谁呢,原来是吴兄啊。这是我星竹宫和水云宫的事情,跟你们金甲宫无关,你最好别插手。”那金衣男子居住在这附近的一个较大的岛屿,是天道盟金甲宫某位元婴老祖的后人,地位也不算太低。但是比起李殊文这种一支独苗的修士来说,就差了一截。他李殊文是星竹宫的少宫主。姓吴的可不是什么少宫主。

  况且,他带的手下可比那姓王的多了一倍多,根本不加理会。

  “此地是天道盟水云宫皇甫师秣的洞府,我身为天道盟中人,怎么跟我无关?!你若再不住手,休怪我动手。”姓吴的金衣男子随即招出一柄巨剑法器,指向李殊文,难以掩饰的愤怒。

  李殊文凶狠的看着姓吴的金衣男子,毫不畏惧。

  两边手下的众筑基修士顿时剑拔弩张,气氛紧张了起来二远处那些围观的修士,闻言更是一片哗然,纷纷鼓噪了二不少知情的筑基修士,露出诧异“这里是水云宫皇甫冰儿的洞府,难怪两拨修士打了起来。”“又是因为争风吃醋惹的祸。”皇甫冰儿在仙阙城一带的筑基修士中间,有些名气,这事情还跟十年前有关。

  每隔数十年,都有一大批中土修士来到东海,加入天道盟天魔盟的修士。但是绝大部分,都只成为联盟的最底层,没什么地位可言,随时可能被派去开疆拓土牺牲掉,能够成为金丹修士的人极少。

  少数幸运儿,被金丹修士收为弟子,能够继续修炼下去,有较多的机会成为金丹修士。

  而被q婴修士直接收为亲传弟子的筑基修士,简直如凤毛麟角一般稀罕。因为元婴修士通常只会收金丹修士为弟子。偏偏,就有那么极少数筑基修士能够得此殊荣。这此人日后有很大的机会成为金丹修士二每一个被元婴修士收为弟子的筑基修士,无疑都会让众多的筑基修士关注,暗暗羡慕。

  皇甫冰儿在十余年前来的仙阙城,成为水云宫柳玉真人的入门弟子,这曾经在仙阙城一带的筑基期修士中间,引起不小的震动。

  她是最近十余年来,仅有的十余名被元婴修士直接收为弟子的筑基修士之一,而且还是女子。

  皇甫冰儿成为水云宫弟子后深居简出,极少露面,而且总是以薄纱蒙面不露娇容。可就是这样,在天道盟和天魔盟中,对皇甫冰儿倾心的筑基修士,也绝不在少数。不过这些有地位的修士,往往讲究风度,被拒绝之后便不会再纠缠。像李殊文这样死皮赖脸的,月直前往水云宫纠缠的,少之又少。

  而这位金甲宫的吴宇月,也是倾慕者之一。

  天魔盟的人居然欺到这里来了,对吴宇月这样对皇甫冰儿倾慕已久的修士来说,简直是公然的挑衅。

  所以吴宇月一听到有人在破坏皇甫冰儿洞府的消息,便立刻带着数名手下御器飞了过来。这种能够讨一直倾慕女子欢心的大好的机会,肯定不能错过。

  只是他没想到,动手的是李殊文这个后台极硬的星竹宫少宫主,而且带来的人手更多。

  吴宇月一时间也感觉非常的棘手二就在他们大眼瞪小眼,犹豫着要不要动手的时候……

  小岛屿洞府大开。

  两道光芒,从洞府内飞了出来,是一男一女二名筑基高阶修士。

  不用说,正是不久得了一副彩翼材料的叶秦,还有皇甫冰儿二叶秦毫无表情,目光扫过半空中那十余名筑基修士,心中隐隐一股怒火。他那副彩翼还来不及让冰儿欢喜一下,便被这群修士给破坏了气氛,实在是可恶。

  皇甫冰儿,冰寒双眸,望着天空那些青黑衣衫的筑基修士二不管是单打独斗,还是群斗,她在中土灵雾界都经历过无数,自然不惧。

  但是这些筑基修士还是太多了一些,她的双眸深处,难免还是有些担忧,为叶秦感到担忧。她出了当年在万枯岭曾经见识过叶秦的手段,之后一直都不是太清楚叶秦的实力。

  看见皇甫冰儿和叶秦同从洞府内飞出来,不管是李殊文这边的清黑衣衫修士,还是吴宇月这边的金衣修士,或者是数十名围观的修士,都是脸色一变。

  尤其是那火围观的修士,更是神情怪异。

  李殊久脸色十分难看,青筋暴起,狰狞无比的盯着皇甫冰儿和叶秦“我说是怎么回事,三番两次拒绝我的好意,对我不屑一顾,原来是早就有小白脸了。”他扭头朝那金衣男子“姓吴的,你看到没,她已经有小白脸了。

  你还打算插手此季,阻挡我?”

  吴宇月脸色白,在皇甫冰儿和叶秦之间来回扫视了许久。

  他一言不,沉就,随后收回了巨剑法器。

  看这态度,他已经放弃插手此事了。

  李殊文见吴宇月不打算插手了,恨恨的转向叶秦。

  他张口一吐,数寸小枪飞射而出,化为一杆五丈长的血色长枪,竖立在他身侧。一股浓烈肃杀的妖异血气,从枪身上呼之欲出二李殊文阴声道“…小子,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为何出现在这里。

  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自爆元神,要么被老子用戮妖神枪一枪一枪的秋死。自己选一个吧!”跟随李殊文的众筑基修士,都四散开来,围住叶秦和皇甫冰儿二人,亮出了各自的法器。他们使用的法器,也大多都是中阶小高阶法器。

  他们并未急着动手。

  他们可不认为,叶秦和皇甫冰儿二人名修士,还能从他们这群筑基修士的包围中逃走。就算他们二人是高阶修士,也必死无疑二“天魔宫星竹宫李老祖当年使用过的元神法器。”戮妖神枪,那可是杀过妖族修士的法器,赫赫有名。”“竟然是李老祖的子孙,难怪如此嚣张,敢公然攻打天道盟修士的洞府。”

  此事那些围观的修士,已经多达上百名之众,惊见那柄血色元神法器,不由掀起一阵低声惊呼二他们未必认得李殊文是谁。

  不过那杆q神法器,还有星竹宫的李老祖,这些修士几乎都听过大名。

  这李殊文本身是筑基期八层修士,有如此威力的元神法器在手,而且还有十余名筑基中阶高阶修士手下。

  他们看向叶秦和皇甫冰儿,不由充满了同情之色。

  在他们看来,这两名筑基高阶修士,恐怕要倒大霉了。像李殊文这样出身有背景的修士,拥有如此上乘的法器,没人能斗的过二吴宇月这边的修士,也放弃了插手此事,冷眼等着看一场好戏。

  他也曾经追求过皇甫冰儿,可是被皇甫冰儿冷淡拒绝了。没想到却看到皇甫冰儿却跟一位毫无名气,也没什么背景来历的修士在一起。

  吴宇月暗暗气恼,甚至还希望李殊文收拾掉那小子。

  叶秦看也没看那嚣张的李殊文,而是撇头平淡的问皇甫冰儿“冰儿,这些修士是什么人?”

  “天魔盟星竹宫的修士,为的姓李,星竹宫元婴老祖的唯一嫡系血亲。另外一边是天道盟金甲宫的修士,姓吴,也是元婴老祖的嫡系血亲,其余应该都是他们的手下。”

  皇甫冰儿低声说道。

  叶秦没有问这些人为什么要攻打洞府。

  皇甫冰儿也没说。

  对于叶秦来说,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修士已经来了,而且动手了,想要他的性命。就算这些人都是跟元婴老祖有关系的修士,也不重要。他们显然是冲冰儿来的,居然敢打冰儿的主意,这是他绝元法容忍的事情。

  “叶师弟,敌人太多了一些。我们是不是?”皇甫冰儿语气平静。她在中土灵雾城的战场,也曾经跟天穹原和万月湖的最顶尖强敌交过手,斩杀的敌人也不在少数。虽然击败这些修士的可能性极小。但是要离开此地,未芯没有机会。

  “不要紧的,其实也不算多。”

  叶秦缓缓摇头,环目望了周围一圈,淡淡冷笑。

  李殊文还在等着叶秦自爆呢,没想到却等来这么一句话二十余名星竹宫的筑基期修士闻言,愕了一下,顿时狂笑。

  “不要紧?r,不算多?八这小子以为他是谁啊!太狂妄了!”

  “莫非他以为自己是金丹修士,可以把咱们横扫一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