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51 冰暴剑阵

351 冰暴剑阵

  听到叶秦刚才那句话,不只是星竹宫的十多名筑基修士抑制不住的狂笑。

  连金甲宫的吴宇月和五六名金衣修士,都一个个倬然感到不可思议。这相貌不扬的男子被一群星竹宫同阶修士给包围,都已经到这山穷水尽的地步了,还在嘴硬。

  而那些在远处围观的修士,更是纷纷露出惋惜之色。

  叶秦的声音不大,但是却根清楚的传到了那些有心看热闹的修士的耳中。双方实力对比很明显,在他们的眼中,叶秦是毫无胜算。不过他在临死之前不求饶,还敢如此强硬,也算很有胆气了。

  叶秦平静的看着众修士的反应。他行事一向谨慎稳重,不喜欢夸口。

  若来袭之敌是金丹修士,他甘拜下风,二话不说,立刻和冰儿逃走,能逃多远算多远。

  以他的金丹骷髅妖和三柄元神法器,顶多能支持小片刻,没什么可惜眼前这十余名星竹宫筑基期修士,他们不是金丹修士,而且人数真的不算太多。除了李殊文的实力很可能较强一些外,其余也就普通修士,连件像样的顶阶法器都没有。

  叶秦握了一下皇甫冰儿那双冰凉的小手,让她不用担心,淡笑道“冰儿,还记得当年在万枯岭,我们是如何杀妖兽的?”

  “记得。”

  皇甫冰儿想了一下,点了点头。那段时间是她初识叶秦的时候,历历在目,她当然记得。当时叶秦使用摄魂钟法器开路,而她用十六柄冰魄小剑强袭,两人配合,以练气期的修为,几乎横扫了洞窟三层的低阶妖兽。震慑加突袭,这一手法,击杀妖兽的时候特别有效。

  不过,用摄魂钟这个低阶法器,对林这一群筑基中阶、筑基高阶修士》还有效么?

  她心中有些疑虑。

  这件低阶法器的威力再强,也不可能对这些筑基高阶修士产生多大的影响的。何况,还是一群筑基修士。在她看来,立刻突围远走,更好一些。

  李殊文看见叶秦大刺刺的握着皇甫冰儿的小手,眼珠暴起,几乎要气的冒烟,阴沉的脸上再也忍不住,充满戾气的血色长枪一指叶秦,朝众星竹宫的修士爆喝“都给一起我上,把那小白脸给老子往死里打!老子倒要看看,老子的手下究竟算不算多。”

  十余名青黑衣衫的筑基修士立刻奉命,操纵法器朝叶秦和皇甫冰儿二人围攻了上来。身为星竹宫的人,他们的实力在普通修士中间,也算是很强的了。

  叶秦眉头一挑,正打算要出手的时候。

  “叶师弟,你许久没有见过我出手了,不如今日让师姐来收拾他们却见皇甫冰儿嫣然一笑,她已经抢先叶秦迈出一步,出现在场内中央,身穿一袭白裳的娇美身躯傲然而立,冰雪双眸轻蔑的扫过众来袭的筑基修士。

  在中土灵雾界,她从来都是同阶修士中最出类拔萃的顶尖修士,无人舱与之并肩。就算这里是强者横行的东海诸岛,她也不认为眼前这些普通修士有多厉害。

  叶秦微微愣了一下,笑了笑,不再出手,观战。

  “冰魄寒光剑,疾!”

  皇甫冰儿小口一张,一道冰寒光芒激射而出。

  此剑转瞬之间暴涨,化为一柄八丈长晶莹透亮的冰剑,几乎透明的剑身周围,萦绕着大范围的寒气,令场上数十丈范围的气温急剧下降,冷的几乎能让筑基低阶修士牙齿咯咯战栗。

  这口冰魄寒光剑,朝冲的最前的那名粗眉大汉修士攻去。

  “元神法器!?”

  那粗眉修士顿时一惊,后悔自己立功心切冲的太前了,可惜此时已经来不及后退,只能硬着头皮,操控手中的一柄顶阶沽剑硬挡了过去。挡住那柄冰系元神法器的可能性极小,他已徒做好了弃剑而逃的准备。

  咔嚓!两件法器才一绁击。顶阶法器上被击出一个豆粒大的小缺口。而那八丈冰剑,却出乎意料的直接断裂,一分为二。

  那粗眉修士没想到会是这个奇怪的结果,也没空去想原因,顿时信心暴涨,大喜之下,继续操控法器前冲。

  两戬冰剑,继续一左一右朝他攻来。再打。

  粗眉大汉信心大增之下毫无畏惧,操控高阶法器,朝两截断裂的冰剑劈了过去。

  “铛铛”

  果然,伴随着清脆的金鸣,那两戬冰剑,再度崩裂瓦解,二化四。

  那四柄飞剑,继续绞杀过来,粗眉大汉微微错愕,皱起眉头,开始手忙脚乱。

  四化八。

  八化十六。

  十六冰半丈长的冰魄飞剑围攻之下,那粗眉大汉修士操控的顶阶沽器挡无可挡。他神色骇然绝望。其他修士还来不及支援,转眼便在半空中,被一群冰刃给纹过,爆成一团冰霜血雾。

  “冰暴剑阵!”

  皇甫冰儿玉手一指,冰冷清脆的声音,吐出四个字。

  这十六柄小无种法器在绞杀了粗眉大汉之后,组成环型冰系元神法器剑阵形成一股数十丈范围的疾冰刃璇谙,环绕在皇甫冰儿周围。

  冰魄剑阵内的皇甫冰儿,冰寒如雪,望着剑阵之外的敌人。傲立的身形,伫立在白色寒气朦胧之中,让人看不清容颜。

  另一名脾气火爆的筑基修士,冲的太快,停不下来,已经置身于皇甫冰儿的冰暴剑阵之内,彻骨的冰寒气息让他几乎冻僵窒息,法力调动迟缓,手脚慢了下来,冰霜迅覆盖他的周身。

  他举目望去,周围铺天盖地完全是冰魄飞剑的光影,寒光闪闪,一股无可匹敌的冰刃洪流,朝他袭来“轰”的一声,他的高阶法器先被碎裂,接着是肉身,在疾旋转的冰暴剑阵中,跟着爆裂为细小的肉块,化为一大因冰花血雾,在冰暴漩涡中弥漫,不断的被撵为更加细小的碎末。

  由十六柄冰魄寒光剑组成的剑阵,接连绞杀了二名青黑衣衫筑基高阶修士。

  冰花血雾之中,散着一股凌然杀气。

  剩下的七八名青黑衣衫修士脸色一变,被剑阵骇人的气势所惊住,几乎都停了下来,相互望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在冰暴剑阵二三十丈之外,不敢强攻上去,心中胆寒。

  要知道,他们比刚才那两名筑基高阶修士的实力还要低一些,法器也不够强。

  必须是极强的神识,才能同时顺畅自如的操作如此多件法器,这升常不容易。而要完美的操控这样一套复杂的剑阵,所需要的神识和法力更是惊人。

  他们一起上,或许有极低的机会破掉剑阵,但是绝大部分人肯定都将死在剑阵之内。

  要破这剑阵,有一个较为绩单的办法,那就是用比冰魄寒光剑更强的元神法器开路,才能硬冲进去。而他们这些修士,是完全没有这个实力的。

  星竹宫的李殊文,还有金甲宫的吴宇月等修士,都愕然,被惊住,现在才认识皇甫冰儿的实力。他们惊然清醒过来,之前只是因为她的美貌而动心,太轻视看这位能被元婴修士破格收为入门的女子的真正实力。

  试想,若是没有远其它筑基修士的强实力,哪里可能会被柳玉真人这依无婴老祖看上眼。

  就算是李殊文、吴宇月他们,也只是因为血亲的缘故,才在圣竹宫和金甲宫有极高的地位。否则凭他们自身天质,根本没有可能。

  场上一时间僵住。

  皇甫冰儿操控冰暴剑阵,等着众青黑衣裳的修士攻入剑阵之内。

  而这些青黑衣裳筑基修士,望向剑阵的目光,却已经畏惧胆寒。

  李殊文皱起眉头,阴沉着脸,一言不。

  他也不傻子,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