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52 很过分,绝杀

352 很过分,绝杀


  叶秦平淡着的说着,略带挑衅的目光撇向吴宇月一眼。小岛屿半空的斗法场上,星竹宫**名修士、金甲宫的修士五六名修士,还有在不远处围观的近百名筑基期修士全部沉默,都用无法置信的目光看着叶秦。冷风飕飕,一片死寂。本来有一位天魔盟星竹宫少主李殊文在此,众修士已经不看好叶秦了。李殊文的靠山之强硬就不用说了,本身也是筑基八层的高阶修士,拥有戮妖神枪这杆出名的元神法器,市里非同寻常,在筑基修士中极少有敌手。没人想到,叶秦偏偏还嫌一个李殊文不够,连吴宇月也挑衅了。吴宇月是什么人?吴宇月的靠山略逊一筹,但也是天道盟元婴老祖。他还是筑基九层修士.

  同样拥有巨剑这样的一柄元神法器,实力丝毫不低于李殊文。

  短暂的沉默死寂之后,修士群中轰的爆出一片喧闹哗然,强烈的质疑,“他要同时迎战星竹宫少主李殊文,金甲宫三少主吴宇月!?难道他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什么身份吗?

  莫非他是五大宗主,或是五巨头的嫡系弟子,否则对二人怎么丝毫不惧?’

  在一阵喧闹过后,修士群很快重新静了下来。

  因为李殊文和吴宇月已经从各自的修士群飞了出来,来到了都场地的中央,他们并不看黄埔冰儿,而是死死地盯着叶秦。

  黄埔冰儿知道接下来的斗法跟她无关,只能撤了冰爆剑阵,收回了冰魄寒光剑,退到了叶秦的身旁,美眸带着惊讶之色看向叶秦。她并不是太清楚叶秦目前所拥有的实力。

  但是她很清楚叶秦的经历和禀性。叶师弟加入青丹门的时候。地位极低,属于无人问津的那种,他在门内一向处事低调,沉默的过分,冷静的过分,隐忍的过分。

  以至于在青丹门中,很久一段时间居然没有几位师兄弟姐妹知道他的存在。

  在万枯岭试炼的时候,他的实力已经接近与她,可是依旧没有任何名气,后来还因为他将筑基丹让给另外几位同门,把功劳分给同门,避免因为独吞筑基丹儿引来同门的嫉恨,才稍微引起高层和同门修士的注意。

  筑基之后,在灵雾成血战的长达数年间,她籍籍无名,唯…次引人注意的是跟天穹原的十八煞星修士质疑的阿木孟打过一仗,似乎是平手收场,这足以见得,他的实力在筑基期修士中叶氏顶尖级的,此战之后,叶秦依旧没有什么动静,远不如其他顶尖修士那般轰轰烈烈。

  她对叶秦一举一动,都默默的记在心中,这些都可以很肯定,叶师弟对在修仙界扬名立万没有丝毫兴趣,也极少参与修士之间的私怨斗法,他只是一心想修仙,不想惹上任何麻烦。某种程度上,叶师弟很她其实非常相似。

  在青丹门中她总是特立独行,并不在意那些外界关注和虚无的名气,她唯一想做的,只是默默的修仙而已。如今,她想跟叶师弟一起修仙。

  唯…次惹上大麻烦的,还是在吕家堡的那次偶遇。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是,叶师弟匆匆从吕家堡出来,半路被严维意外截住了,她随后出现,和叶师弟联手袭杀了严维。不过,当时没有其他外人在场,或以很快便波澜不惊的过去,此事,至今也只有她知道。

  她不相信叶师弟这样修仙以来一向低调、沉默、隐忍的人,会突然变得张扬,主动惹上大麻烦。一个星竹宫少主李殊文还不够,还要把金甲宫的三少主吴宇月也叫上,让他们二人一起上。

  黄埔冰儿在惊讶之余,望着叶秦平静而又坚韧的脸庞,更多的却是感动,

  这场冲突,本是因她而起,叶师弟不惜惹上麻烦也要出手,全是为了她

  她本想独自扛下来,可叶师弟终究还是站了出来,为她出头

  她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叶秦表面上一如既往的平静,但是眼瞳深处却又隐藏着杀意。他动了杀意,是真的要杀人,而且是有把握杀人,才会出手。

  那么李殊文和吴宇月,至少其中一人,或是两人,是他想杀的。

  可是这附近有多达近百名筑基修士围观,公然杀了星竹宫少主、金甲宫的三少主,后果难以想象。天道盟和天魔盟内,两位元婴老祖的怒火足以烧遍整个东海列岛。

  叶师弟,黄埔冰儿清澈的目光看着叶秦,他不愿意看到叶秦因为自己,而惹上这样的大麻烦。“打完之后就离开,很快的。”

  叶秦转头朝她微笑了一下,拍了怕她手掌,不知道为什么。黄埔冰儿看到他一副平静的淡笑,突然安静下来,李殊文和吴宇月之前的讥讽和挑衅,并没有让他失去冷静,

  叶秦最后一个来的斗法场中央。整个小岛屿周围,静悄悄无声息,只有呼啸的风声吹过,叶秦、李殊文、吴宇月,三名筑基高阶修士,他们当中,一位少宫主、一位三少主、一位籍籍无名的高阶修士,出现在小岛屿半空的斗法场中央,各自占了一角。

  “小子,我看你怎么一个死法!”

  吴宇月已经被激怒。

  他并非冲动之人,

  他故意在一旁出言讽刺逼叶秦出战,一边鼓动李殊文杀了叶秦,一石二鸟之策,既能除掉叶秦这个令他嫉恨之人,又能借此激起黄埔冰儿对李殊文的愤怒。

  最后他坐享其成,可刚才,叶秦轻飘飘的冷嘲一句话,“为什么你不一起上?”了他一眼,愣把他给活生生的逼出来了,他不能不站出来。

  被一个无名修士轻视到这份上还不出战,就真成缩头乌龟了。恐怕仙阙城流会流传一段笑话,金甲宫的三少主被人公然轻视,居然不敢出头。

  吴宇月直接放弃了坐看的念头,选择出战,一个李殊文已经够收拾这小子了,这小子嫌命长,居然还大刺刺的招惹他,那就给他一点厉害尝尝。

  吴宇月紧绷着脸,手一指,直接亮出巨穹剑。这是一柄金系元神法器,并无戮妖神枪的那样打的名气,但是跟随他已久,操纵起来随心所欲,威力不可小视。

  长达七丈的淡金色巨剑,宽厚的剑身,显得极为沉稳,他这么一战,在微观的众修士,犹如一座重山,稳稳地压住了阵。

  李殊文的怒火,烧的比吴宇月还猛烈,八丈长戮腰神枪遥遥一指,枪尖一股鲜红刺目的血气,缭绕翻滚,凝如实质,一股暴戾的血杀之气,冲天而起。

  他身后百丈范围内的星竹宫众筑基修士,几乎都战栗了一下,纷纷后退,他们惊然看到,少宫主罕见的动了真火,连戮腰神枪在漫长的征战中所吸收的妖血,都逼了出来。

  李殊文心中狂吼,

  真是过分啊!

  太过分了,他李殊文身为星竹宫的少宫主,在仙阙城一带横行数十年,除了那些他惹不起的人之外,还从没哪个普通筑基修士敢如此蔑视招惹他

  他自负实力在筑基期修士中,绝对是顶级的顶级,

  就算是黄埔冰儿,施展出冰爆剑阵,也绝不是他和吴宇月二人联手的实力。可这小子,居然不把他当一回事,点名道姓叫上吴宇月,二人一起上。

  “居然说我实力不济本少宫主,一定要用戮腰神枪,一枪一枪锉死你!让你小子知道什么才是实力。”

  怒火中烧的李少宫主,一字一顿,狰狞无比。叶秦见他们二名修士都已经放出法器,他也不耽搁时间,张口飞出一柄紫色的元神法器,

  “南明离火剑”

  伴随着一声轻啸。转瞬之间。一片汹涌的烈焰火海,笼罩百丈周围,里面一个白衣年轻男子的身影,

  一道十丈长紫色剑芒,静静伫立在火海中,耀眼无比,

  众围观的筑基修士,顿时觉得眼前一亮。这些筑基修士,虽然实力未必多高,但也是识货。

  那紫色元神法器绝对是上等极品货色。看来这籍籍无名的修士也很有实力,并不弱小。一敌二虽然太夸口了一些,但是一对一应该没问题,

  一声爆喝。

  三道相聚百丈的身影,同时朝斗法场中央疾冲。当然了,其中巨剑稳重如山的青黑衣衫、掀起一片翻滚血浪金色衣衫的两道身影,都是冲着那漫天火海的白衣身影而去的。

  叶秦操控南明离火剑,朝二人撞去,冷笑,口一张,嗖嗖两柄元神法器连贯而出。

  在红艳艳的火海的覆盖下,几乎无人察觉这两柄元神法器的出现。

  李殊文和吴宇月两名筑基高阶修士,冲入烈焰火海,一左一右夹攻叶秦,火海中的烈焰火鸦,对他们几乎起不到任何阻挡的作用,在元神法器的夹攻下一触即溃。

  “金乌破罡剑”

  “天籁丝音剑”

  三个道光芒,猛然撞在一起。

  烈焰火海之中,突然爆出一团无比耀眼的金光,犹如一颗小太阳生气般,耀眼夺目。随之而来的,还有天籁般动人的靡靡仙音,令人心神动摇恍惚。

  周围围观此战的众筑基修士,都在圈里关注这战局,突然看到极其耀眼的金光,顿时感觉刺眼无比,不由自主的眯起眼睛,而突如其来的天籁仙音更是让他们心神刹那间有所动摇,神情恍惚,隐约知道到金光中晃来晃去的影子,看不清楚战况们更没弄清楚生了什么。随后金色光芒散去,仙音小时,漫天的烈焰火海也散去,

  “哈哈啊,你可以去死了!”

  在斗法场上,吴宇月迷糊之中,手握巨穹剑,觉得自己刺中了什么,擦在前面一名修士胸口上,脸上狂喜的大喊,

  可是等他清醒过来,看清楚眼前的状况之后,脸上一下呆住了,刹那间白的毫无血色

  李殊文全力刺出的戮腰神枪,被叶秦勉强用南明离火剑挡住,如此强横的元神法器,他要挡住,也抵挡的十分吃力。

  叶秦错愕的看着他们两人,很茫然。

  吴宇月的巨穹剑,此时正插在李殊文的胸口,整个贯穿了过去,三名筑基高阶修士,就这样奇怪的姿势,停留在半空斗法场的中央。

  李殊文有些恍惚,看了看前方错愕的叶秦,低头看了看呗撕裂开一道口子的胸口,最终转头,不敢置信的看向一旁露出狂喜得意之色的吴宇月。

  姓吴的,你这个卑鄙小人,居居然敢暗算我。

  李殊文声音在颤。

  巨穹剑重剑的威力极为恐怖,绝不是修士**所能抵御。

  他所造成的伤害,狂暴id劲力,开始从李殊文的胸口处一寸寸的延伸,沿着内脏、骨骼、血管、经脉,噼里啪啦迅扩撒。最后李殊文的肉身‘砰’的一声,整个人爆裂,化为一团血雾。

  “你给我等着我还会回来的!”

  一个光球挣扎着从血雾中冲天而起,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仙阙城的方向,远远地才能传来它凄厉无比,怨毒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