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53 偶遇

  屿的天空,所有围炮的筑基修十都震住了门这场斗法进行的太快,他们还来不及品鉴出什么滋味,洗惚之间才一个交手,结果便出来了。

  明明是星竹宫的李少宫主和金甲宫的吴三少主,想要杀那神秘男子的,结果转眼下来,吴三少主一剑把李少宫主的肉身给毁了。若非李少宫主修炼了某种元神危急之下脱壳的秘术,恐怕连元神也当场被毁。

  修士之间的斗法。极少存在所谓的误伤。

  他们都知道。许多天道盟、天魔盟高层弟子之间都存在旧隙恩怨,心中恨不得将对方杀之而后快,这很正常。那么这场斗法最大的可能,便是吴三少主本来就有心想杀李少宫主,趁李少宫主放松了警慢的机会出手而已。

  连金甲宫的几名金衣修士,都有这种感觉,神色骇然,心中大苦。三少主,这次做的也太疯狂了。这不是二人私斗,杀了也就杀了,只要不被其他修士知道。神不知鬼不觉,谁也无法指责。可这是场半公开的斗法,这里有如此多的修士围观,怎么能这样公然动手。

  终于,有修士艰难的声音,吐出一句话来。

  “金甲宫吴三少主,把星竹宫李少宫主的肉身给毁了”。

  “天道盟金甲宫和天魔盟星竹宫,这梁子结大了。”

  “快走!”

  然后,他们面面相觑,咽了口水,哪里还有看热闹的心情,突然如受惊的鸟群一般。轰的化为上百道光芒,在海面上散乱疾飞。一旦两宫爆冲突,最先遭到波及的,肯定是他们这群看热闹的小鱼小虾。

  他们当中根本就没人认识叶秦,自然也不知道该叫叶秦什么,谈论之间也没有出现叶秦的名号。他们只知道李少宫主和吴三少主,这两位大名鼎鼎的筑基修士。

  毁了肉身的是星竹宫的少宫主啊,星竹宫李老祖仅剩的一条血脉。就算李殊文的元神能够夺舍重生,也无法再延续李家的纯正血脉。

  谁还嫌命长,敢在这里待下去。

  叶秦拉着微愣的皇甫冰儿,混入围观的修士群中,疾飞而去。

  李殊文肉身一毁,跟随他那一群青黑衣衫的手下极度惊恐,不敢回仙阙城,而是逃往其他方向,打算彻底隐姓埋名。老祖的怒火,肯定会泄到他们这群保护少宫主不力的低阶弟子身上,足以将他们烧成残渣,他们不想回去送死。

  连吴宇月的几名金衣修士手下,也都惊慌跟着逃走。

  杀那间的工夫。小岛天空的众修士逃的一干二净。

  李殊文的那杆血色戮妖神枪,落在小岛屿山峰,插在一块岩石上,无一人敢去碰。那上面有元婴老祖遗留的气息!谁敢去拿谁找死。

  吴宇月右手握着沉重无比的巨穹剑,茫然望着周围数百里范围空荡荡的碧蓝海面,“不,不是我杀的不关我的事情!”

  可是,又有谁在听。

  小半日之后。数百里之外。

  叶秦踏着一柄低阶金系飞剑”御空而行。脸上依旧是那副平静的。

  蒙着薄薄轻纱的皇甫冰儿,清澈如泓的双眸望着叶郎。比往日增添了几分朦胧,娇艳的红唇更是晏得十分性感,绝美的娇容上一抹淡笑,轻轻的偎依在叶秦的怀中。

  “那李殊文临走之时,那怨毒的声音,只怕他恨死吴宇月了。毁身绝嗣之仇,星竹宫和金甲宫之间,绝无善罢甘休的可能,哎,东海诸岛又要掀起一场风波。风头看来暂时不会对准我们。”

  叶秦带着几分调侃,徐徐说道。

  “忍”

  皇甫冰儿虽然有些担心,但是脸上中却充满了兴奋。她之前是不想惹麻烦,所以才一直忍着那李殊文。如今叶秦在斗法中毁了李少宫主的肉身,她也忍不住心头高兴。

  “不过,咱们还是需耍避一避风头,免得被波及。找个地方隐修一段时间,安心结丹。等过上些年,风平浪静之后,再出来活动不迟。叶师弟,你是怎么让吴宇月突然把李殊文给杀了的?”

  皇甫冰儿有些好奇,叶秦不会无缘无故同时挑战李殊文和吴宇耳二人,她可不会认为这是单纯的意外。

  叶秦嘿笑,一张口,飞出三柄数寸长的小小元神法器。

  “灵雾界八大上古修士之一的紫剑神君,遗留的仙典,里面包括一套完整的炼器、剑阵功法。《紫玉古简》上篇,共有金木水火土五柄元神法器,可组成“大五行剑阵。《紫玉古简》下篇,是冰风雷“三奇剑阵”两大剑阵合二为一,可以组成“八罡封魔剑阵。这三柄元神法器,分别是南明离火剑,、金乌破罡剑、天簌丝音剑,是组成大五行剑,阵其

  皇甫冰儿手一招,将三柄数寸长元神法器取在手中玩耍。

  这三柄小剑,各有特色。

  紫色的火系飞歹,显然是用了当年在万枯岭岩浆河采集的万年紫色矿晶所炼制而成的,握在手中火热无比。

  金乌色的金系飞剑,有些耀眼刺目。

  还有青色的竹质飞剑,她轻巧一弹,便响起一道动人心魂的仙音。

  皇甫冰儿惊诧。恍然明白过来,斗法场上爆出来的那团耀目金光,还有那突然而来的靡靡仙音,是这两件元神法器所起的作用。

  叶秦淡笑。

  他现在才拥有:柄元神法器,已经令绝大部分筑基修士不是他的对手。看来紫剑神君的自夸,这套元神法器威力霸道,大五行剑阵筑基期无敌小三奇剑阵金丹期无敌。八罡剑阵甚至能和元婴初阶修士交手,也不算过分。

  紫剑神君所创的这套元神法器。十分变态。

  根本没有哪个筑基修士,能够同时造出五柄元神元神法器。

  先不说这些元神法器所需的极品原材料,罕见的元精。数量之庞大。价钱之昂贵,足以让一个大修仙家族破产。

  就算这些材料到手了,筑基修士也无法将它们炼制出来,必须金丹修士才有这个可能。

  就算炼制出来,温养五柄这五柄元神法器,所耗去的元气,恐怕会让筑基九层修士吐血。

  而施展它们所需要消耗的法力,同样恐怖。

  叶秦目前的法力,就算五柄极品元神法器在手,只怕也施展不出来。

  也只有叶秦这样自己种灵药自己炼丹的修士,才有足够的财力去收集原材料,才有足够的灵丹,炼化为元气去温养它们,日集一日的增强它们的威力。对于绝大部分筑基修士来说,这些都是难以想象的。

  “叶师弟,我们现在去哪里?”

  皇甫冰儿将三柄元神法器玩要了一会儿,递给叶秦,轻柔的声音道。

  叶秦收了法器,拿出《东海列岛》地图卷轴,看了一会儿。

  “金甲宫和星竹宫之间的冲突恐怕会持续一段时间,那吴宇月可能会找我们麻烦,这中央群岛区暂时不能待下去。我们先离开此地,去北方群岛找一座岛屿结丹。”

  “北方群岛是天道盟的势力范围,天魔盟的势力无法伸到那边去。而且灵雾界有不少的师兄弟姐妹都在那边,还有青丹门的几位金丹期师叔师伯也在。要不是因为柳王;老祖让我加入了水云宫,我此刻恐怕也在北方群岛。咱们现在过去,多少有些照应。”

  皇甫冰儿点了点头。

  叶秦足下飞剑一转,二人往北方群岛疾飞去。

  “咦!这位小兄弟,你怎么在这里?”

  就在叶秦正要加离去的时候,三名筑基高阶修士驾驻法器从不远处飞过,突然他们中间传来一声惊讶的粗扩声。

  叶秦朝他们看去,一怔,慢了下来。“几位道友,你们这是去哪里?”这三人他在仙阙城曾经见过一面的,他们在小广场上招募队员去海上猎杀妖兽,也算是认识的修士了。

  领头的正是那青衣虬须大汉。还有一位白衣翩翩手持羽扇有些傲气的年青男子,最后一位是端庄矜持的红衣女拜这三人都是筑基高阶修士,在到七层到九层之间。以虬须大汉的修为最高。

  “唉,别提了。前些日子在仙阙城,大半日下来没能招到适合的修士。我等三人只能自行去围捕那头六阶独角金鳞兽,结果去迟了一步,被它给跑。这些天一直在附近的还有寻找,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它的踪影。早知道直接叫上兄弟你,一起去猎杀那妖兽,估计现在金鳞兽已经到手了。”

  虬须大汉满是惋惜的摇头。

  “原来这样,是挺可惜的。在下叶秦,还未请教几位高姓大名?。叶秦哭笑不得。他们几人倒是淳朴的很,还在对那头金鳞兽念念

  忘。

  “哦,差兵忘了,在下韦大元,在东海诸岛晃荡数十年了。小兄弟叫我一声韦老哥便好了。”

  虬须大汉立刻说道。

  “小女子苏彤,见过叶兄。”

  红衣女子跟着淡笑道,目中流光,却是惊异的望向叶秦旁边的皇甫冰儿。

  “天道盟朱天南,看来这东海海真小啊,没想又见到叶兄了。哎

  最后是白衣男子摇晃着羽扇法器,他傲然瞥了叶秦一眼,还有叶秦足下那柄低阶飞剑”不以为然的拱手道。别看叶秦是筑基期九层,高了他一层修为,但是一副寒酸样,他还真没把叶秦看在眼里。

  不过,他不经意看到叶秦身旁窈窕绝世女子,却是顿时呆滞,连羽扇也忘了摇,魂不守舍,结巴,“这位姑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