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56 谁碰,谁挨雷!

356 谁碰,谁挨雷!

  习围在小岛附沂杳探石蛹的筑基修十。听到那手脖子中卑“凶猜测,他们的心思一下活络了起来。想到这个可能,心中抑制不住的激动,几乎要疯狂。

  能引天变的,除了是妖兽结丹,也可能是异宝出世啊!

  而且引小天劫的异宝,岂是等闲之物?

  那些普通的法宝、元神法器,在引小天劫的天地异宝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一件异宝在手,足以让他们在同阶修士当中横着走。

  他们越看那奇异的石蛹,神识无法探查里面的情况,越感觉像是那么一回事。

  也不知道是哪个,心急冒失的家伙。突然往石蛹冲去。那一二十名筑基修士立刻“轰”的一下大乱。纷纷放出法器,一边争相恐后奋力向石蛹冲去,一边拼命的阻挡别的修士靠近石蛹。

  “此宝是我最先现的,你给老子滚开!”

  “他娘的,都给我去死吧!”某位修士勇猛无比,手持棍法器大开大合横扫数十丈。可惜他还没能撑住片刻,便被身后的几名愤怒的修士给联手砍成了碎末。

  “啊!孔平,你这个卑鄙小人。枉我往日待你不薄,居然偷袭。

  “彰兄,对不住了,此宝小弟我志在必得!”

  修仙界,有的时候就是如此的疯狂和无情。

  有一件异宝在手,实力必将爆增。为了一件异安,六亲不认,兄弟翻脸,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这等引小天劫的异宝,谁抢到谁得,此时他们谁还会去顾忌别人。

  “找死!”

  毒甫冰儿目光一凛,十六道冰剑脱手飞出。

  小荒岛,一二十余名筑基修士,一时间乱战成一团,各色法器爆出耀眼的光芒。

  接下来的二日,这座小乌上陷入一片混乱的厮杀之中,已经躺下二三十名筑基期修士的尸。可是。远处还源源不断有筑基修士,收到同伙的千里传音,匆匆赶来此地,抢夺石蛹。

  至于石蛹内究竟是何物,已经没有谁有空闲去仔细分辨。既然能引起如此多筑基修士疯狂抢夺,必为重宝,先抢到手再说不迟。

  小荒岛,蒙纱女子和金丹骷髅妖。以强横的实力,牢牢的占据着离石蛹最近的位置,守护着石蛹。任何试图去动这石蛹的修士,都会遭到她的狙击。

  乌云已经密布二日,却迟迟没有降下雷劫。

  这种异象,越的引起筑基修士的疯狂。这岛上石蛹之内,非七阶妖兽,即为一件相当不错的异宝。这两者,任何一个都足以让众筑基修士动心。

  虽然这小岛屿颇为偏僻,而且参与争斗的修士都尽量避免被其他修士所关注,但是这场骚乱还是难免传扬了出去,逃不过附近岛屿金丹修士的关注。

  骚乱的第三日,便有一名白须模样的金丹老者,腾云驾临了小岛。

  “哼!都给老夫住手,如此混乱,成何体统!”

  白须老者一出现,一声冷哼。便让一众混乱厮杀的筑基修士,从疯狂中冷静了下来。众筑基修士现来者是一名金丹中阶修士后,脸色土灰,主动退避开来,没那个筑基修士敢胆大到跟金丹修士争夺宝物。

  “小侄见过李师叔”。

  这些筑基修士中,居然有人认的那金丹修士。

  “嗯。”

  那白须老者淡然的点了点头,也不理会众筑基修士,而是绕着小岛飞了一圈,观察着卑奇怪的石蛹。

  那些筑基修士,看着白须修士的举动,议论纷纷。

  “这不是天道盟的李浩南李师叔么?这附近最有实力的一位金丹中阶修士,他怎么来了?他的万花岛距离这里最近,肯定是先收到风声。他娘的,不知道是那个龟儿子向他通风报信了。他这一来,肯定没咱们的份了。”某位修士极其愤怒。本站新地址已更改为:慨防咕,删敬请登6阅读!

  白须老者在小岛半空转悠了一圈之后,落在岛上,朝石蛹走去。

  皇甫冰儿沉默的手持冰剑。挡在前面。

  白须修士一愣,没想到还有人敢阻挡他,不由喝道,“小娃子,念你一身修为不易,让开!”

  皇甫冰儿一动未动,她的态度极为坚决。

  白须老者一怒,一挥衣袖。一股猛烈的风刃,平地而起。

  皇甫冰儿随即以冰剑法器抵挡数十道中阶风刃,闷哼一声,跌退数丈,喷出一口鲜血,染红了薄纱,脸色也苍白了许多。接连两日的斗法,已经让她耗去了太多的法力。白须老者那随手一击,便让她受了不轻的伤。

  白须老者也未管她,袖手走了到石蛹附近。

  皇甫冰儿紧张的看着白须老者的举动。她知道自己的实力,根本无法阻止一名金丹中阶修士靠近石蛹,她只是希望,这位金丹修士不要伤了这石蛹。

  白须老看来到石蛹的附近。打量了石蛹一会儿,神识未能查探到石蛹内的情况,让他有些惊异和好奇。

  不过,他还是露出轻视之色。指着石蛹朝周围众筑基修士道,“不就是一个石蛹么,应该是石系妖兽在此地结丹,有什么好稀奇的。你们当中不少的天道盟的修士,居然为物自相残杀,成何体讨泣七阶石系妖兽,倒楼联愕万夫家护院了。你等后辈无需争了。老夫将它取去。”

  他取出一个。储物袋,朝着石蛹手一招,“收一!”用收储法术。想将石蛹给收走。

  “咦!”

  白须老者出一声诧异。

  这石蛹怪异的很,毫无动静,似乎在岛上扎了根一般,他的法术只收了地上的几块碎石,对它居然没有效果。

  这附近还有不少的筑基修士,都在看着他如何收走这石蛹。

  未能收取石蛹,令他有几分尴尬。

  若是连这石蛹也收不走那他今日在这些后辈修士面前可有些丢脸。

  白须老者想了一下,给自己施加了一个神力法术,顿时浑身金光灿灿。然后双手按在石蛹上,猛喝一声,想用神力把它从地上拔起,再收入储物袋中带走。

  骤然间,天空的乌云,劈下一道闪雷。

  卑嚓!本站新地址已更改为:慨防咕,删敬请登6阅读!

  这道闪雷,从天而降,打在猝不及防的白须老者身上。

  这道雷来的太突然,白须老者又正在全力施展神力,试图拔起石蛹,一时间居然没来得及出手抵挡这道雷劫。匆忙之间,白须老者只来的及往身上加了一层护身罩,乌雷便已经轰到了他的身上。

  哗的一下,那层厚厚的护身罩,直接被乌雷给击破。

  接着,雷电吡隐。全身覆盖白须老者。把白须老者给雷乱颤。浑身闪电。眼冒金星,眉毛胡须全烧焦,皮开肉绽,然后闷哼的一声从石蛹旁边跌退开来,猛然吐出一大口血。若非那护身罩及时挡了一下,再加上他金丹中阶的强横的法力硬撑住,只怕那一道雷劫,足以让他当场肉身重创。就算是这样,他所受之伤也绝不轻,没有十余年工夫,无法复原。

  他挨了一记雷劫,急忙放出数件大威能的元神法器,护住周身,免的再遭雷击。

  白须老者一离开石蛹,那乌弃又恢复了原状,毫无动静。

  在不远处围观的众筑基修士,都被突然降下来的雷劫,给骇然吓了一大跳。

  那团乌云数日迟迟没有动静,以至于在场的所有筑基修士,都不把它当一回事。如今它一动,众修士才如梦惊醒,这场小天劫还没有过去。若是他们去碰那石蛹,恐怕刚才那一雷击,让他们化为灰烬。

  白须老者暗呼到霉,什么时候不落雷。偏偏他想把石蛹取走的时候。才落下。

  他暗暗狠,数柄法器在头顶顶住雷劫。再次用神力想将石蛹给拔起来。可是这石蛹纹丝不动。他连接扛了数道天雷。而天空的乌云却丝毫不减。

  这雷劫什么时候是个。完啊。

  “此物非同小可,待老夫回去研究研究。”白须老者气闷,挨了数道天雷,加上之前不轻的重伤,感到有些吃不消,脸上臊红,留下一句场面话,怏怏腾云飞走。

  在一群后辈修士面前丢脸,他实在是无法在此地待下去。

  围观的众筑基修士,一个个面面相觑。生出一股荒谬的感觉。堂堂金丹中阶修士,居然奈何不了这石蛹,还落的个狼狈而走。

  东海的岁月过的极快。

  烈日西落东升,日复一日。

  转眼,大半年过去。

  这段时间内,又有不少风闻此事的金丹修士,听到这怪异石蛹的大名。来到这小岛,好奇之下想把这石蛹给搬走。看看自己的本事,是不是比那万花道的李浩南李修士强些。

  可事实证明,石蛹是难以拔起的。没人去碰它,这半空的乌云就是不落雷。谁一碰石蛹,谁必定挨雷。这石蛹不破,偏偏这天劫的乌雷不消。

  他们有心想取走石蛹。可是这雷劫。未免气势汹汹,硬是把他们轰的一个个焚眉焦,落荒而逃。一通雷劫下来,纵然是金丹修士,也的回去闭关休息数个。月才能缓过劲来。纵然是金丹修士,也不愿意没事去挨雷啊。

  久而久之,愿意来尝试的金丹修士便少了。

  而筑基修士,更不敢去碰这石赚。一个小天劫的乌雷下来,搞不好神魂俱灭。

  这奇怪的石蛹,依旧孤零零的坐落在小岛上。渐渐少有人问津。只有一个清丽的身影,和一头金丹骷髅妖,还日夜守在小岛上,不曾离开半步。

  至于北方诸岛区域的元婴修士,并未有谁来过。

  若是此石蛹能引数千里范围的大天劫,他们或许会有兴趣过来瞧一瞧。但是一个只能引来小天劫的石蛹,作用必定十分有限。东海之上。像这样的小天劫经常可见。在他们的眼中,这属于毫无查探价值的东西,根本没有把这小小的异物放在眼里。

  还有极少数的筑基修士,像那满脑子想着异宝的歪脖子的中年修士,以及几个一心想捡便宜的筑基修士,明知小天劫厉害,却依旧不肯死心。经常徘徊在小岛的周围,一定要看到石蜕裂开,里面究竟是何物。才肯放手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