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60 同门来贺

360 同门来贺


  卜秦和皇甫冰几讲了白浮城,在白浮城内的处中静的牺从,儿了了一栋二层的精美别致小阁楼,暂住了下来。作为金丹修士的地位,是不可能再去租客栈的套房居住。

  因为参加夺岛大会。必须是天道盟的修士才允许,非天道盟的修士没有资格。所以叶秦还是特意去了一趟白浮殿。申请加入天道盟。

  金丹修士申请入盟。几乎是毫无阻碍。

  作为东海最为庞大复杂的修仙组织,天道盟的入盟条件很开放。只看修仙者的实力,并不过问修士的来历身份,也不过问曾经干过什么事情。只要是中土来的修仙者,不是妖族冒充的,加入天道盟盟都没问题。

  修士一旦入了盟。也多了一项义务。那就是一旦天道盟和妖族开战,宗主出征召令,任何盟内的修士不得推却,否则以叛盟之罪格杀勿论。

  叶秦以金丹修士的身份入盟,很快办妥了入盟的手续。领了一道乌金令牌,衣袖上也添加了一今天道盟的“闪电劈开大海”的小小标记。这个标记,冰儿的衣袖上也有,而且还多一个水云宫的标记,叶秦已经十分熟悉。

  夺岛大会还需要近一个月的时间。

  叶秦暂时还需要等待。

  皇甫冰儿给在白浮城附近居住的几位青丹门金丹老祖,分别去了万里传音符,告知他们。自己和另外一位青丹弟子已经成功结丹之事,并且邀请他们前来白浮岛一聚。也将在此地的一些青丹门的筑基修士,都招来。

  众位青丹门的金丹老祖闻讯,得知青丹门下一口气再添两位金丹修士,无不欣喜激动万分。甚至有一位金丹老祖破例中止了闭关,飞抵白浮城,来到叶秦和皇甫冰儿暂住的别致阁楼,庆贺两名弟子结成金丹的大喜事。

  不过,他们只知皇甫冰儿,却不知另外一位结丹的青丹弟子是谁。

  事实上,在东海诸岛,青丹门这个门派已经名存实亡,所有的青丹门弟子如今大部分都已经是天道盟中人,少量加入了天魔盟。

  诸位金丹老子。都有各自的岛屿和洞府,建立了自己的小势力圈,或者是成为了天道盟之下某宫的人。

  而众低阶的筑基期弟子,也加入了各种低级的组织。

  他们这些修士并不以门派的形式存在。

  不过,虽然在这东海诸岛不讲究门派,但是昔日同门的情谊却还存在,昔日的同门修士依旧经常会往来,以以前的名号相互称呼。

  若是他们当中有谁。有朝一日能返回中土灵雾界的话。也还是以青丹门弟子自居。

  白浮城内别致的小阁楼,皇甫冰儿和叶秦一同出来迎接孙然、陈伟丹、袁凝芷、冯安等众位青丹门金丹修士的驾临。

  “这位是?”

  孙然看到皇甫冰儿和一名面相不熟的年青金丹修士一同出来迎接,他却认不出叶秦的身份。

  “这位是青丹门灵泉峰的弟子,也是我的夫君,和我一同结丹。说起来,他还是当年孙师叔座下的弟子。不知道孙师叔可记得?”

  皇甫冰儿说起叶秦的身份。

  “弟子叶秦,见过孙师叔!”

  叶秦淡笑,朝孙然微微一躬,行了晚辈之礼。这是他唯一的一次以晚辈的身份面见这位曾经是灵泉峰之主的孙修士,恐怕也是最后一次以晚辈的礼仪。面见这位金丹修士了。

  “呃,?”

  孙然惊愕。拧着眉头仔细回忆着,是否记得这名弟子。

  他当年确是灵泉峰的老祖,但问题常年闭关不出,不理事务。况且青丹门的弟子众多。他也无心去记一名普通弟子,自然不记得灵泉峰有叶秦这么一位出色的弟子。只是在渡东海的时候,似乎有那么一点印桑,好像有这么一位相貌的弟子曾跟随他们一起渡海。

  孙然实在是想不起来。愣了一会儿,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叶师弟既然已经是金丹修士。我等以师兄弟相称即可,不要再称师叔了。我等皆出自青丹一门。日后在东海诸岛,还需同心协力,相互扶持才

  “日后还需孙师兄多加照拂。”

  叶秦笑了笑,心中暗暗自嘲。看来自己在诸位金丹的眼中,还真是毫无印象啊。不过,从这以后他们的印象将会十分深刻了。

  众位金丹修士和叶秦、皇甫冰儿打过招呼,进入阁楼内小聚。

  他们瞧向叶秦的神色。虽然笑容春风满面,心中却在暗暗的摇头。

  摇头的原因。无它。

  只因为叶秦是身份低微的散修出身,没有任何背景。

  在修仙界中。散修靠自己一人之力能够结丹,这样的修士修仙天赋是很不错,也令人十分钦佩。

  所以他们对叶秦个人天赋和实力,没有什么看法。只是对叶秦的身世背景,有很大的看法。

  没有足的的后台和背景,这终究是一个极大的软肋,会严重的制约修炼的进展度。

  因为散修士。靠自己过去短短数十年的积蓄,财货肯定少的可怜,未免显得有些寒酸。

  在修仙界,可不是你天赋高,便一定能有所大作为。

  购买原材料,炼丹、制法器、购买符篆、修炼法术消耗的灵石,样样都要用到大笔的钱财。

  没有家族长达数百年、数千年传承所积累爪的钱财和人脉,就算是天赋讨人的修十,也同样会因为敌心忧丹,修炼进展缓慢,甚至会窘困到寸步难行的地步。

  天赋不错,却穷困潦倒的修士,在修仙界并不鲜见。

  除非是被大修仙家族相中,招为上门女婿,或者是被某位老祖意外看中。收为入门弟子,否则难有起色。

  靠自己一人之力的散修,在修仙界中突飞猛进到金丹、元婴的修士。少之又少,这样的修士的修仙之途。比大家族出生的修士不知艰辛了多少倍。

  皇甫冰儿这样的青丹门大家族出身的弟子,家族背景、灵根资质、容貌。无不是一等一的出色,修仙前途无量,完全可以跟同样是大家族出身的修士联姻。可如今却跟这样一位散修出身的穷金丹修士成为道侣,一起结伴双修。未免,有些可惜啊。

  她以后修炼的日子,可要受苦了。为了挣灵石,只怕要日日开炉炼丹,卖灵丹换得灵石,用来修炼。可以想象如何的艰辛。有没有机会达到元婴期,难说啊!

  孙然、陈韩丹等几位青丹门金丹修士相视一眼,无话可说。

  如果叶秦和皇甫冰儿现在还是筑基期。他们身为长辈,还有资格插手。阻止此事。可是叶、皇甫二人如今已经是金丹修士,地位跟他们比肩。众人也没有资格出言干涉叶秦和皇甫冰儿之间的事情。

  除非是皇甫睿在此,否则无可劝阻。

  众位金丹修士摇头,为皇甫冰儿跟穷小子出身的金丹修士双修,感到惋惜。

  唯一让他们值得高兴的是,叶秦也是青丹门弟子,同时增加了两位金丹修士,对他们而言算是个非常好的消息。

  一同前来恭贺的,还有众多青丹门的筑基修士,青丹门一共来了七十余位筑基期修士,除去二十余名在渡海途中、最近十余年内陨落的,在白浮城附近居住的还有五十余位,得知了消息,纷纷赶来贺喜。

  这些修士大多认识皇甫冰儿。还有严大长老之女严董、沈宝。等跟叶秦认识的人,也赫然在其中。

  众人得知皇甫冰儿已经成功结丹,自然惊喜,前来恭贺。在这些筑基弟子眼中,皇甫冰儿既然被柳玉真人收为了入门弟子,那结丹是迟早的事情。只是没想如此之快,短短十余年便结丹。

  可是众年青一辈的青丹弟子,见到叶秦出现在此地,而且已经是金丹修士。却是惊愕无比。茫然有之,嫉妒有之,失态有之。

  他们中间大部分人,对叶秦的印象。还停留在当年叶秦让出筑基丹给严莹、沈宝等人这件事情上。除此以外。实在是想不出特别的事情。

  这数十位年青修士惊愕归惊愕,嫉妒归嫉妒。还是纷纷上前,向叶秦、皇甫冰儿两位金丹修士见礼。既然二人已经是金丹修士,肯定要表现出后辈该有的本分。

  “叶兄一师叔!”

  沈宝脸色怪异。十分不甘情愿的称叶秦为师叔,浑身不知道有多别扭。

  当初在灵雾城,跟他同年一起进入青丹门,他的练气期的修为还高了叶秦一二层。后来又一起在万枯岭历练立功,叶秦的修为慢慢追上了他。在寒湖森林冒险杀敌。叶秦已经开始展露出远过他的实力。一路走来。他们都是拍肩膀称师兄道师弟。

  如今在东海,他费了吃奶的劲,才修炼到筑基第四层的修为,原本以为进展神,甚至有些得意。没想到叶秦已经一跃成为了金丹修士。完全脱离了筑基期的层次,这样的修炼度。简直让他望尘莫及,拍马也追不上。

  “呵,沈宝,有空咱们去酒楼喝几杯。”

  叶秦心中暗笑,知道他在想什么。拍了拍沈宝的肩头,勉励了一番。在青丹门的众修士中,跟他最熟悉的一位同门了。他不会因为金丹、筑基的区别。

  而严董在人群中,望着叶秦的目光。却是复杂多了。

  她和叶秦、沈宝等人一起在万枯岭历练,叶秦曾在洞窟内救过她一次。还赠了筑基丹,可谓恩重。暗中感激。对叶秦怀有异样的情绪。

  可是当年的她,修仙家族弟子出身,是如此的骄傲。再加上她爹是严大长老的缘故,根本不在意叶秦,也总是有些隐隐瞧不起他们这些散修。这让她根本没有走在一起的可能。

  这位曾经还需要靠她爹暗暗扶持的叶师弟,如今已是金丹修士,地位比她爹严大长老高了不知多少,已是和青丹门九大老祖并肩的人物。

  她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看到叶秦身旁靠的很近的那位,始终蒙着薄纱,淡然微笑,青丹门最为神秘的大师姐皇甫冰儿,如今和叶秦一同成为金丹修士,结伴双修。

  她心中不由一酸,说不出是羡慕还是嫉妒,还是伤感和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