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64 围殴金大胖子

364 围殴金大胖子

  灰须老者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倒霉。

  他好不容易在百岁寿辰之前,也就是约二十余年前结出了金丹。只是没能来得及参加上一届的夺岛大会,所以才拖延到现在,赶来参加这一届的夺岛大会。

  本以为比别的修士多了近二十年的修炼,已经快达到金丹二层的实力,比其他参加大会金丹修士应该更强一点,能有较大的把握抢到前十的灵岛屿。

  没想却遭遇了这对双修金丹道侣。

  这对道侣,已经一口气把好几名金丹期一层的修士给赶下擂台了。呃~,不对,动手的一直只是那女子,那男子还笑着袖手旁观,根本没有出过手,半点实力也没有显露出来。

  单纯只有那女子的话,他或耸还会有冬1力一拼,一争高下的念头。可是多了这位实力不明带着几分诡笑的男子…”越看越觉得难对付。

  一对二,这也太难了。

  灰须老者犹豫不决。

  为这场斗法做仲裁的一位青衫元婴修士,看灰须老者在擂台上和皇甫冰儿僵持了半柱香时间,反复掂量犹犹豫豫,有些不耐,淡声道“没有把握就认输吧,别耽误时辰!”

  他很不看好这灰须老者。而且因为参加夺岛大会都是天道盟的修士,所以并不鼓励在大会上死拼,双方的实力若是悬殊太大,仲裁可以直接劝其中一方弃权认输。

  “在下甘拜下风!”

  灰须老者被元婴修士责备,顿感羞惭,叹了一声,或许是自觉也没有把握,终于还是主动放弃。还是让别人去争这二号火灵岛吧。他去找一座容易抢的灵岛,免得徒劳消耗自己的实力,影响下一场斗法。

  擂台周围众金丹修士和筑基修士们,正等着看热闹,却见灰须老者主动认输,不由惊起一片惋惜。在哄闹嘲讽声中,灰须老者收了法器,灰溜溜下了斗法擂台。

  “蒋皓弃权!叶氏夫妇胜出!”

  那位青衫元婴修士,神色淡漠,做出裁决。

  叶秦淡淡一笑。

  他已经料到这个结果,冰儿接连击败了两名金丹修士,严重的打击了这灰须老者的信心,才让他生出退意。

  因为这场斗法没有任何损耗,二人也不用休息,直接迎接下一位金丹修士的挑战。下一位挑战者,是聚宝宫的那位穿着金缕衣的大胖子修士,此人也看中了这二号火灵岛。

  叶秦微微扬起眉头。

  他对“聚宝宫”二字可是有很深的印象,不知这天道盟的聚宝宫,跟中土灵雾界八大上古散修之一的聚宝真人有什么关系。

  他曾经闯过仙缘殿地下迷宫,得到一个聚宝葫芦,跟聚宝真人也算是有半分渊源。

  白浮城大广场上。

  一位虬须中年大汉,还有一名白衫年青男子和一名端庄年青女子,他们三人看着擂台上的两个有些熟悉的修士身影,都不由的愣他们不是别人,正是曾经跟叶秦有过两面之好的韦大元、朱天南、苏彤三名修士。

  他们三人都是筑基高阶修士,也是特意来此地参加白浮城夺岛大会的。只是没想在参加筑基修士的夺岛大会,却看到了两个有些熟悉的身影。

  “那位不是叶老弟和他夫人么?”虬须修士怔了好半响,有些不敢置信指着高高的斗法擂台上的叶秦和皇甫本儿“他们怎么短短一年多,就都突破成了金丹修士了?!”

  “不知道啊。叶夫人的那一套冰系元神法器的威力,真厉害啊,已经接连击败了好几位金丹修士。她这需要多强的神识,才能同时操控十六柄?”

  苏彤眼睛中泛现惊愕之色,有些不敢相信皇甫冰儿的实力。

  朱天南望着擂台上的叶秦和皇甫冰儿,目光呆滞,良久,猛扇着手中高阶羽扇法器,长吁短叹“唉,唉,唉!

  韦大元奇怪“朱老弟,你唉声叹气什么?

  “没天理啊!”

  朱天南一拢羽扇,指着台上的叶秦,悲哀道“你瞧瞧,叶老兄这般低劣的人物,要实力没实力,一个夺备大会,还得靠他夫人出面给他撑腰。要相貌他也没相貌,要钱财他也不见得有多少钱财。可就是这样的人,不但娶得一娇妻,短短一年多便陡然一变成了金丹修士,从此以后修仙大道通达。想我朱天南年青有为,风度翩翩,才华横溢,家世背景也算不错,兼之勤修苦练,却还停留在筑基八层的修为,离金丹大道也不知还有多远,远不如他这般低劣的人物。这是什么天理啊,老天为何不眷顾我一下呢,唉~!”

  “朱老弟,人各有命,不能强求啊!叶前辈福缘天运好,非常人所能及。

  韦大元劝了劝,无言。

  “金兄,看来你有麻烦了。那对夫妻,尤其是那水云宫姓皇甫的女子,她那一套冰系元神法器,非一般元神法器可比,需以极强的神识才能操控。就算是我使出大五行剑阵,也未必能有六七层的胜算。

  除非她身旁那姓叶的男子没有什么战力,你才有机会跟那女子斗法。否则,只要那男子有那女子的一半的战力,你获胜的可能性,都小的可怜。”

  紫衫女子接连看了皇甫冰儿的三场比试,她虽然没有看到叶秦全力出手,却还是摇头,很不看好金大胖子。

  毕竟叶秦是金丹修士,实力再不济,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仙阙城水云宫的人?”

  金大胖子目光先是扫过皇甫冰,就看到她衣袖上的水云宫标识,瞳孔微微缩了一下。水云宫的金丹修士恐怕有些不好对付。

  然后,他的目光在叶秦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除了衣袖上的一个夭道盟的徽章标识之外,没有任何其它证明身份的东西。就连叶秦的法器,也是几件垃圾的不能再垃圾的低阶法器,街摊货色,看不出任何来历。也就是说,此叶姓男子多半是个散修,没有后台背景。

  金大胖子的神色,顿时有些不屑。

  “一个水云宫的金丹修士和一个金丹散修,有什么好慢的。没有一身顶级的法器,纵然是金丹修士也没有多少战力。哼,周师妹,且看我怎么把他给活活逼出擂台去!”

  他摸了摸腰间大储物袋,里面装满了众多中阶、高阶法器和各阶符筹!”满满自得。

  那灰须老者蒋皓自动认输弃权,下了擂台之后,金大胖子随后便御器飞上擂台。

  在擂台周围观战的众金丹修士和筑基修士,再度热切的争议吵嚷了起来。这金胖子,身为上古仙宫聚宝宫的金丹修士,实力自然非一般的修士可比。不知道他,能不能跟那对金丹道侣硬拼上一场。

  金飞胖子飞上争夺二号灵岛的大擂台,二话不说,手中一枚顶阶火系法珠直接抛出去。

  这颗顶阶火系法珠,在半空中滴溜溜一转,喷涌出一大片敌百丈茫,围的汹汹三昧真火,朝擂台中央的皇甫冰儿全力席卷。

  他也没指望这一枚顶阶法珠,便能攻破皇甫冰儿的冰剑。只是想用这枚顶阶火系法珠,将皇甫冰儿给拖延住一下。他好趁机,把叶秦赶出擂台。

  只要修士被赶出了五百丈方圆的擂台范围,便等于输了,不能再参与斗法。

  等他把这姓叶的修士赶出去之后,再回头再和皇甫冰儿斗法。这样一来,破了他们夫妻二人的联手,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一对一,夺得灵岛的胜算大增。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他能够用火系法珠把皇甫冰儿给拖延住,只要那么几个呼吸的工夫就好。他便有足够的自信,能在这几个呼吸之间,一举将叶秦驱赶出擂台。

  金大胖子抛出火系法珠去打皇甫冰儿,随后张口,飞一个小小的金元宝一般的元神法器,这金元宝转眼涨大到小巨山般,足有数十丈之大,以压顶之势,猛的朝叶秦压了过去。

  他对自己的计划,心中暗乐。

  叶秦那几柄低阶法器,绝对抵挡不住这金元宝,一碰就完蛋。要是叶秦不主动退避,离开大擂台的话,肯定要被这金元宝给活活压扁成肉酱。

  叶秦见金大胖子没有像前面的几名金丹修士一样试图先去击败皇甫冰儿,反而是先朝他攻了过来,不由冷笑。多少猜测出金大胖子的心思。

  可是,这金大胖子,难道以为他很好惹么?!

  斗法擂台上,一声清啸,一柄数寸长的南明离火剑从叶秦口中激射而出,旋即化为一柄近二十丈,剑身萦绕着无数三昧真火的紫色巨剑。

  叶秦手遥遥一指,当头朝金大胖子的巨山般的金元宝元神法器,呼的一剑劈了过去。

  “铛!”

  重如巨山的金元宝,被南明离火剑给硬挡住,愣是无法压下半分,反而。

  “南,南明离火剑…!紫剑宫的镇宫法器,怎么会出现在你小子手中?!”

  金大胖子失声惊呼。

  他还来不及震惊。

  擂台上,皇甫冰儿娇喝一声,十六柄冰魄寒光剑,已经密集的打在那火珠上,眨眼间“噼里啪啦”数百次撞击,将那顶阶火系法珠给轰的击成一块块火红碎片。

  随后,十六柄冰魄寒光剑,形成一道冰寒彻骨的汹涌洪流,朝金大胖子的背后激射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