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65 白浮宫

  金大胖子震惊,还是看出了端倪。

  身为聚宝宫嫡系弟子的他,跟紫剑宫是世代世交,对紫剑宫的法器十分熟患。仔细瞧,叶秦所操控的这柄南明离火剑,跟紫剑宫的馈宫之器南明离火剑,在细微处有许多不同。

  最明显的一点,便是咋上秦的这柄无神法器剑身上,刻有一只火鸦图纹。南明离火剑周身所的烈焰,幻化成一只只的烈焰火鸦。

  而紫剑宫几位金丹高阶修士的南明离火剑,却是烈羽鹫等高阶珍禽。

  至于其它方面的不同,比如炼制剑身的紫色晶矿原材科的年份成色,肯定也有差异,金大胖子也没时间去辨别。

  金大胖子不知道叶秦哪里得来的南明离火剑,仓猝之间攻叶秦不下,顿时叫苦。

  他现在也没工夫去心疼那枚被皇甫冰儿打碎的顶阶火系法珠。

  原先的谋划已经完全破灭。他手中威力最强的元神法器金元宝,正在和叶秦的南明离火剑硬扛,玖在又哪里抽的出手来去抵挡身后的冰魄寒流。

  冰魄寒气逼来。

  金大胖子不敢犹豫,右手猛拍腰间鼓鼓的大储物袋,疾的掏出一小叠十张高阶符黧,一掐法决,将它们一分为二,狂甩了出去。

  这一小叠十张符篆,都是高阶符黧。

  其中的五张攻击性高阶符黧,化为一阵阵的烈焰火鹫和青弧刃,覆盖了数十丈范围,朝叶秦狂轰烂炸了过去。而另外五张防御性的符筹!”释放出大片厚厚的冰墙、土墙,朝身后的冰魄寒流挡去,希望能再阻挡皇甫冰儿片刻。

  这十张高阶符筹!”本来金大胖子是不打算现在就用的。可是已经被逼的无路可是了。他要抓紧时间,挡住皇甫冰儿的同时,把叶秦给生生挤出斗法擂台去。

  擂台围观的众修士,看到金大胖子如此挥霍高阶符黧,都是一阵低声惊呼,大感肉痛。这一小叠的高阶符黧,一张近千下品灵石,居然这样扔出去。

  叶秦神色不变,丝毫没有退避的意思。一手操控南明离火剑扛着小山般的金元宝,一手操控几柄低阶飞剑去挡符黧。任由那些符黧,将几柄低阶飞剑给炸的剧烈震动,出现一道道细微的裂痕。

  他随后直接弃了那两柄低阶法器,随手飞快从储物袋内,又放出一副中阶的白盾法器,继续抵挡这金大胖子打过来的高阶苻黧。

  拼法器,可不是金大胖子才有,他的储物袋内垃圾法器也不少,殁了一件再换一件就是了。

  皇甫冰儿的十六柄冰魄寒光剑,在短短的小片刻工夫之间,已经将高阶符黧施法形成的数道厚实无比的法术墙给击穿,再度朝金大胖子身后攻了过来。

  她才是攻击的真正主力,叶秦始终只是在防御而已。

  金大胖子的一小叠荇黧烧完,没有取得任何战果。他的脸色惨绿,这回算是明白了,这家伙之前根本就是故意露出一副不堪一击的模样,骗他上当。金大胖子手慢脚乱,匆忙一拍储物袋,飞出一个,两件高阶法器朝身后的冰魄寒流挡去。

  “哗啦!”

  不过眨眼工夫,那两件高阶法器又爆裂。

  在擂台上做仲裁的青衫修士,这时突然一伸出一个金灿灿的大手印,虚空一按,将冰魄寒光剑和金大胖子给巧妙的分了开来,随后淡声“金师侄,你已经输了,下去吧。

  金大胖子朝那元婴修士激动“周师叔祖,你怎么能判我输呢?我储物袋内还有一大堆的法器和符紧没用,我还没输。再给我小半个时辰,我可以打败他们!”

  青衫修士淡溢冷笑“他们二人的实力是你一倍,二人若是想杀你,你早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就算你家金老祖在此,我也这样判。别浪费你的法器了,除非你能同时操控三件大威力的元神法器,而且沽力足够支撑和两名同阶金丹修士斗法,否则你没有任何胜算。钱财再多也不能这般的烧法,滚下去吧。”

  金大胖子犹自不服,赖在擂台上不愿走,却被青衫修士一宇给拍出了擂台。

  叶秦随即收了南明离火剑,心中暗暗诧异。

  这位元婴修士似乎跟金大胖子认识,居然也不讲情面,直接判他输了。看来这夺岛大会,并非一定要斗出胜败,做仲裁的元婴修士看到双方实力明显差距,也可以直接判胜负。

  这般公正不讲私情,倒是让叶秦告出敬意。

  擂台下,那紫剑宫的紫衫女子和黄裳女子,此刻都露出惊异之色。

  “周姐姐,那不是你们紫剑宫的馈宫之器南明离火剑吗?只有你们紫剑宫的金丹修士才有啊。这人怎么会有此剑?”黄裳女子低声惊吁,连忙朝那紫衫女子问道。

  “那确是南明离火剑。

  紫衫女子心中震惊,难以掩饰。她点了点头,很快恢复了淡然的神色,说道。”不过,未必跟我紫剑宫有什么关系。”

  叶秦和皇甫冰儿联手击败了聚宝宫的金大胖子修士之后,愿意上二号火灵岛的擂台来挑战的金丹修士,少之又少。就算他们当中,有人比金大胖子的实力还强了一二分,也实在没有把握,能够和叶秦、皇甫冰儿两位金丹修士硬撼。前面几位败下阵来的金丹修士,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数十名将金鸟牌挂在二号火灵岛的金丹修士,沉就沮丧,士气低落。他们的目光,朝其中一位的中年修士看过去,如果说他们中间还有人想挑战的话,或许只有这位修士,才有这份实力吧。

  “既然没人工,那就我耒吧!”

  那中年修士冰冷的环顾了四周众修士一眼,自信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

  他张口放出两件炽烈的火系元神法器,驾驭法器飞上擂台,同时将一个灵兽袋抛了出去,放出一头七阶金丹期的蓝焰火鹰。这头巨大的火鹰腾空飞起,出一声尖锐的啼呜,双翅一展足有十余丈,神采姻熠,火瞳犀利的扫过擂台,盯上了叶秦。

  “白浮宫的金丹修士!”

  整个广场上,一片惊呼。

  白浮宫,是天道盟五大宗主之一禹宗主的仙宫。

  此中年男子,显然是白浮宫弟子。才刚刚金丹期一层的修士,便拥有一头金丹期珍禽。看来,这一次终于有人,能够正面硬撼叶氏夫妇二人了。

  参加此次夺得大会的二三百名金丹缪士中间,至少有近一半是仙宫修士。最强势的一位金丹修士,只怕要属这位白浮宫的中年修士。以此人两件火系元神法器,和一头金丹珍禽,恐怕场内无一名金丹初阶的修士敢和他硬拼。

  一名金丹修士和一头金丹珍禽,对上叶秦和皇甫冰儿。

  擂台周围,数万计的修士,爆出一片轰然的吵嚷之声,显然是相当的看好这一战。这战只怕是这场夺岛大会,打的最为激烈的一场斗法。

  “白浮宫禹维风,两位请吧!且看我禹某人,是否是两位伉俪的对手。”中年修士傲然一笑,操控着两件火系元神法器,笑着说道。

  叶秦望了一眼那蓝焰火鹰,微微皱眉,和皇甫冰儿对视了一眼。

  然后,他不慌不忙将一个妖兽袋,朝擂台上一抛。

  噗通,一头浑身雪白的腐骨鳄,摇头摆尾出现在擂台上。

  这头金丹骷髅妖一出现,所散出来的强烈死气,顿时令半空中的金丹蓝焰火鹰不安和惊怒。它戾啼一声,猛的化为一道疾火影,朝插台上的金丹骷髅妖扑了过去。

  金丹骷髅妖一摇头,张口猛的朝火鹰扑了过去。两头金丹妖兽,凶猛的在擂台上扑打在一起。

  叶秦心中冷笑,皇甫冰儿,极有默契的同时释放出南明离火剑、冰魄寒光剑,朝那错愕失神的中年修士,攻了过去。中年修士,无比自信的脸上,已经因为金丹骷髅妖的突然出现,而现出惊慌。

  不到半柱香工夫,中年修士被生生轰出了擂台。而那蓝焰火鹰飞在半空不敢下去,皮毛凌乱,浑身伤痕冒着黑气,羽毛光华暗淡,神采大失。金丹骷髅妖将蓝焰火鹰驱赶出了擂台,得意的摇头摆尾。

  ***的广场上,刹那1昝,鹎雀无声。

  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稳稳守住擂台的叶秦和皇甫冰儿。

  再无一名金丹修士敢上去一战。

  “元神法器,金丹骷髅妖…?”

  朱天南瞪着擂台上,目光呆滞,手中摇着高阶羽扇法器,也完全停住,脸色不知道是一副什么表情。

  韦大元和苏彤,二人面面相觑,合不拢嘴巴。七阶金丹妖兽审见,七阶金丹骷髅妖却是极为罕见。骷髅妖本事已经是难以寻觅,更别说金丹期的骷髅妖了。

  叶氏夫妇,比他们想象中,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广场主台上,一名观战的元婴后期修士,见到战局突变,露出一丝异色。

  这两个后辈,有点意思。看来本宗那曾玄孙,这回要输了。周老弟,那女子是水云宫柳真人的弟子吧?”

  “宗主,此女正是水云宫弟子。前年天魔盟星竹宫和天道盟金甲宫闹翻脸,据说跟此女有些关联。宗主,最近的星竹宫和我金甲宫,斗的有些僵,死了不少低阶弟子。您看这事……?”

  “此事,本宗不便出面。免得严老魔说我压他手下的仙宫。等过些年,星竹宫的那位李老弟火完了,自然消停了。那女子的冰火天赋不错,难怪柳真人破例收她为徒。那,此子能靠这上古仙典,修炼成金丹,也算难得了。

  他那元神法剑,是你紫剑宫的法器吧。他衣裳上怎么没有紫剑宫的标识,不是你紫剑宫的弟子么?”

  “当初先祖在中土灵雾界的仙门留下有传承,后来波海来到此地建立仙宫,所以中土也有修士会炼制紫剑宫的法器。此人应该是从中土灵雾界的传承中学来的吧。”

  “哝,原来如此。呵,本宗那曾玄孙果然还是败了。这次夺岛大会,有实力都出来,后面没什么看头。本宗且回白浮宫,剩下的事务你处理吧。不要为难那小子,一介散修能到这个地步,也算难得。”

  “是,宗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