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73 天道盟征讨令

373 天道盟征讨令


  “周前辈,此事待晚辈考虑一下。”

  叶秦怔了好一会儿,才说道。

  “哦,还要考虑?”

  青衫修士脸上露出意外之色。在他的估计之中,叶秦一介散修,毫无背景,有这样的一个大好机会,应该会马上答应下来才是。

  他并未因此而生出恼意,沉吟一下,淡笑道“本宫没有看错你,处事沉稳,荣辱不惊啊。若是别的金丹修士,能得到本宫亲自邀请加入紫剑宫,只怕高兴还来不及。你既然要考虑,也罢,这场聚会还有好几日,你仔细考虑吧。能够被本宫赏识的修士,可并不多见。

  他意味深长的望了叶秦一眼,随后袖手离开。

  周围的众金丹修士几乎都竖着耳朵在听青衫修士和叶秦的交谈,青衫修士刚才以法力屏蔽了和外界的声音,众金丹修士并未听到他们交谈的内容。此时都以怪异的目光望向叶秦。以紫剑宫宫主的身份,屈尊纡贵,请跟一名金丹初阶修士交谈,也不知道是说些什么。

  叶秦可没心思去理会众金丹修士的诧异,良久,他还沉浸在刚才的震动之中。

  他并未立刻答应下来。

  虽然紫剑宫宫主极有诚意,亲自出面邀请他加入紫剑宫,可是他心中没有丝毫高兴,反而有些排斥。

  仔细想想,他手中现在有紫玉古简的上篇,大五行剑阵中的五柄元神法器,也炼成了三柄,而剩下两柄的原材料,也只能靠他自己去努力寻找,没有必要加入紫剑宫。

  紫剑宫唯一能给他的,恐怕还是紫玉古简的下篇“小三奇剑阵”的炼器术和御剑功法。而炼器原材料方面,紫剑宫的修士自己恐怕都不够,岂会白白送给他一批珍贵的炼剑原材料?

  只是,这小三奇剑阵,对叶秦目前的修为来说,还太遥远了。能把大五行剑蟑的材料找齐,已经足够他花费很长一段时间了。

  他若是真的加入了紫剑宫,紫剑宫立刻多了一名金丹初阶修士可以使唤,而且还是一名能够真正掌撂大五行剑阵的金丹修士。

  但是他却没有得到什么直接好处,只是多了一个身份。

  叶秦暗暗自嘲,或许是因为看不到足够的好处的原因吧,自己才对此青衫修士的邀请有些排斥。

  几昝元婴修士在紫剑宫的开讲结束之后,杷续离开。

  而数百名金丹修士依旧留了下来,一小群一小群的聚在一起,交流仙道心得,议论自己修炼之时所遇到的障碍。或者是争议修炼法门之间的差异。

  叶秦在众金丹修士中间,听那些金丹高阶修士争议修炼之术,浑然忘了时间。又过了足足三日,交流仙道心得方才停止,收获良多,甚至有意犹未尽的感觉。

  “此次仙道心得交流结束,众位修士难得聚集在一起,大家在此地交换物品,各取所需吧。”紫剑宫的总管事出来,宣布交易会开始。

  这次紫剑宫的聚会,剩下的最后一个环节,便是相互交换修炼中所需的一些珍稀的物品。

  元婴修士已经离去,众金丹修士们不少都参加过紫剑宫的交易会,显得非常随意,在紫剑宫大殿内外进行交换。

  “老夫这里有一枚的碧海鳞鱼妖的妖丹,谁想要的报价?”

  有一名金丹修士直接拿出一枚七阶水系妖丹,高喊谁要,直接出价,或者是以同价值的金系矿石交换。紫剑宫内,报价声此起彼伏,一时变得如坊市一般的热闹。

  还有金丹修士直接在殿前摆了个小摊,将一大堆的物品都拿出来,明码标价售卖。

  在场的都是金丹期修士,能够拿的出手的物品,自然非比寻常,至少也是六阶、七阶以上的炼丹原材料、炼器原材料、成品法器、符黧、妖丹、妖兽灵蛋之类等等。

  这些物品档次太过,在普通的坊市上,主要是一些筑基修士在买卖,未必卖的出去。

  而这里聚集的金丹修士众多,正是卖这些高阶物品的大好时机。

  叶秦在紫剑宫内不少货摊前走了一圉,大喜过望。

  炼制灵根潜质丹所需要的十多株罕见的七阶、八阶灵药材,而沈宝一直没有找到,居然在这些金丹修士的地摊上找了好几株。

  他并未带多少灵石,从储物袋内拿出一些七阶灵丹,换取这几株高阶灵药材。金丹修士修炼所需要的高阶灵丹,比上品灵石还更受欢迎。

  让叶秦诧异的是,他在一位中年金丹修士的货摊上,一堆货物,土系灵药材的中间,看见了几粒年份很浅的黄尘砂。

  “这土系砂石怎么卖?”

  叶秦没看那些药材,反而将那几粒拿起来。

  那位金丹修士抬头看了叶秦手中的灵砂一眼,匆忙道“不好意思,这些低阶的土系砂是我采灵药的时候,不小心参合进来,不是拿来的卖的物品,他们摆摊卖的都是高阶物品。哪里有人会把这样低阶的土系砂石拿来卖的,只怕会引人耻笑。

  叶秦却露出波动之色“你采药的地方是哪里?那里有很多这样的黄尘砂?”

  中年修士见叶秦真想买黄尘砂,怔了一下,道“我不知道这是不是黄尘砂。不过,在我的黄石岛上,有不少这样的砂石,也没什么用处,我种土系灵药材,都是在这些砂石中栽种。”

  叶秦终于露出激动之色“这位兄台,卖一些砂给我。巴!”

  “叶兄买这些黄尘砂,可是想炼土系法剑?”

  一个冰彻带着些许傲气的女音,从身后传来。叶秦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不由皱眉,他不用回头看,便知道来的周瑶这位紫剑宫金丹修士。

  周瑶带着些许不屑的Q光,看向叶秦手中的黄尘砂,淡然道“这种只有数百年的黄尘砂,顶多能炼制出低阶法器而已,买来有什么用?叶兄真若想找黄尘砂,不妨跟我紫剑宫购买。我紫剑宫内,还有一些大约二三千年的黄尘砂,至少也能练出高阶法器来。反正紫剑宫这样的低品位灵砂也不少,不如卖一些给叶兄好了。”

  叶秦没理会周瑶,对那中年修士说道“我有一位筑基期师侄正在收集这样的灵砂,有用处,而且需要的数量非常大,不如兄台椅这些黄尘砂,卖给我那师侄吧。”

  “行。你那师侄在什么地方?”

  中年修士对叶秦要大量购买黄尘砂,感到有些意外。这样的灵砂,他的岛上有很多,这些低阶灵砂虽然卖的廉价,不过卖的数量多了,也能卖到不少的灵石,挣一笔意外之财。

  叶秦将沈宝在白浮城的住址,告诉这位中年修士,然后径直去其他金丹修士的摊位上转悠,看看能不能找到其它的好东西。

  “哼,什么嘛,居然昝没听见我说话,走着瞧!”

  周瑶杏日怒瞪,咬着贝齿,气的柽跺莲聆,忿忿离去。

  她堂堂紫剑宫嫡系传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谁敢这样无视她。说来也奇怪,她虽然有些傲气,不过脾气一向很好。但是自从得知老祖宗对此人格外看重之后,心中便十分不舒服,处处想要为难他。

  在不远处,一名相貌颇为年青的金丹中阶男子,看见这一幕,无奈的摇了摇头,快步朝叶秦走来“叶兄弟!”

  叶各一顿,回头看到年青男子,疑惑道“阁下是?”

  “周益,周瑶是舍妹。”

  那年青男子有些歉意道“舍妹有些骄惯,出言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叶兄弟见谅。”

  叶秦这才明白过来,淡淡摇头道“周兄,令妹估计是对我有什么成见,我没办法,得罪不起,只能尽量避开她。”

  “叶兄弟也是大度之人,那我就放心了。不如,咱们去那边,叙一叙。

  周益呵呵一笑,朝紫剑宫内殿一角落,数十名金丹修士聚集之地,指了一指。

  叶秦皱了一下眉头。

  那些修士都是白浮宫、紫剑宫等白浮城几大著名仙宫的弟子,他不是大愿意和这些出身名门的金丹修士打交道。从进了紫剑宫,他就一直待在殿外,这殿外许多都不是仙宫的弟子。

  “他们正在谈一些天道盟中颇为重要的事情,叶兄弟既然是天道盟修士,要在东海长久修炼的话,不妨过去听一听,会感兴趣的。

  周益笑着劝道。

  叶秦想了一下,和周益一起进入内殿之中。

  这数十名金丹修士,此时都在议论一件事情,敉人去关心叶秦和周益二人。

  “维风兄,听说天道盟可能会组织一次较大的行动,宗主准备布一份征讨令,对东部的一个土族大部落进行征讨。维风兄,你是白浮宫的人,应该知道一些内幕消息吧?”

  一名青黄脸色的老者,朝当中的一名年青修士疑问道。

  “此事涉及到天道盟和天魔盟,我虽然是白浮宫弟子,但是也不便过多透露。否则泄露了消息,恐怕宗主饶不了我。”

  禹维风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