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76 圣皇后人

376 圣皇后人


  这座藏在小巷内的醉仙楼档次比较低,平时供应一些低阶层的下品灵酒。

  稍微有些身份地位,有些钸财的筑基期中阶、高阶修士,都不会来这种地方厮混。只有那些毫无身世背景,靠干苦力活挣钱的筑基初阶修士和练气期的修士,在劳累了一天之后,才会来这种热闹的小地方喝上几杯,胡瞎吹捧一番,解解烦闷。

  醉仙楼上传来阵阵喧闹,陪酒的侍女们在酒桌间来回送杯迎盏,酒气四散,春光糜烂。

  不过,此时,这些修士们关心的却不是这些陪酒的侍女。酒楼二层阁楼,一群练气琳和筑基修士,闹哄哄的围着一名衣着邋遐胡须拉杂,年约五十多的中年修士。此人是筑基修士,但是只有三层的水准。

  “哎,殷兄,圣皇当年究竟有什么大神通?”

  “圣皇老祖宗的大神通,那是秘密,这世上有几人能知道?咱虽然是后裔,也不是太清楚。不过,我给你们说说当年圣皇老祖实力有多强悍?!他只要那么冷哼一声,其余的天道盟五大宗主,天魔四大巨头都得颤。你们想想,天道盟的五宗主和其余四大巨头,是何等了得的人物。可是他们在咱家老祖宗面前,只有伏贴的份。你们说,咱家老祖宗的大神通有多厉害!”

  中年修士颇有几分得意。

  “殷老弟,你就吹吧,圣皇既然如此厉害,艿什么圣皇宫会被其它仙宫给一锅端了?”

  旁边一名白老文不以为然。

  “你这小老儿知道什么。”

  中年修士端起一盏灵酒,濯了一口,面色红润,争辩道“当年哨家圣皇老祖宗,那是因为要渡神雷劫,担心被仇家抓住机会趁机报复,所以这才远避海外,销声匿迹。那些不要脸的家伙,瞧见我家老祖宗不在了,这才敢向圣皇宫动手。否则,他们才没这个胆子。

  咱家老祖宗只要一回来,他们那群准完蛋。”

  “你家老祖宗都已经去渡劫上千年,怎么还没有渡完么?你家老祖宗,是不是应该回来了吧?”“回来?我看,圣皇多半是被神雷劫给渡成仙了,不管你们这些后裔了。”

  “来,喝酒喝酒!”

  “殷老弟,今日你的酒钱,咱们都包了。”

  围着中年修士的众多修士们,奚笑一通,哈哈大笑,然后抱着那些陪酒的女子,大声欢笑。他们把那中年修士对圣皇的吹捧,也就当笑话听听罢了。

  那邋遢的中年修士显然也知道众修士多半是在看他笑话,怏怏不乐。

  就在这群底层修士闹哄哄,欢笑的时候。

  一名白衫年青男子,来到这条小巷醉仙楼外,他眯起眼睛,目光扫过酒楼,透过阁栏,佐在那邋遣的中年修士身上。

  此人正是叶秦。

  他这几日在仙阙城内四处行走,花费了不少灵石打探消息,从城内一名游手好闲专门买卖消息的修士口中得知,有一名殷姓的中年筑基修士,常常在这醉仙楼内,自称是圣皇的后裔,夸耀圣皇老祖宗9厉害。圣皇宫早已覆灭千年,至于此人是真是假,那可就谁也不清楚。

  那贩卖消息的修士,还详细的描述了一下此名中年男子的相貌。

  如果所料不错,想必就是这位中年修士了。

  叶秦望了那遴遣中年修士好一会儿,听到刚才众人交谈的话语,做橄感慨摇头,圣皇的后人如果就是这幅德行,真不知道圣皇会不会气的从混乱之地的地底圣皇陵玄冰玉棺内蹦出来,愤怒后辈的无能。

  他缓步上了酒楼。从叶秦踏上酒楼第一步起。

  整个闹哄哄的辟仙楼,上百名修士几乎是刹那间安静了下来。不同阶层修士的灵压差异,让他们在第一时间,便感觉到空气间气氛的异变。

  “金丹修士!”

  这些练气期和筑基初阶修士们纷纷转头望向叶秦,心中惊呼,眼神的深处,充满了惊诧。更多的却是畏惧。

  这种地方,连筑基高阶修士都极少来,更何况是地位尊贵无比的金丹修士。那是他们根本无法奢望达到的阶层。这酒楼上没谁敢再胡乱大放厥词,都规矩无比,甚至连那些形骸放浪的侍女,都正经端坐。

  叶秦反而不以为意,来到酒楼二层,从众修士中走过,在临窗的一处干净空桌上,随意坐下。

  那些他那桌附近几个桌位上的十余名低阶练气期修士,浑身都不由自主的哆嗦颤抖。一名金丹修士就坐在他们的数丈之内,高达两个层期的巨大差距,所带来的令人恐惧的灵压,那种感觉比死还难受啊。

  可是,他们更没这个胆子站起来离开。

  金丹老祖坐在他们旁边,那是他们的福气。

  这位金丹老祖没有话之前,谁敢动一动屁股。他们这群修士是走是留,那是金丹老祖才能决定的事情。他们现在最期待的,反而是从叶秦口中听到一个“滚”字,那么他们便能马上落荒逃离这个给他们带来恐惧的地方。

  可惜,叶秦抢本没有这个念头。

  醉仙楼的楼主是一名筑基中阶修士,面对金丹修士所承受的灵压较轻,见到叶秦出现在酒楼,惊喜过望,亲自跑过来殷勤的擦桌子,端上灵茶。

  “前辈,您想要点什么菜?本楼最拿手的是一道明珠缀铢鲍的菜肴,这道菜肴以数百年灵鲍鱼进行酥炙,以五种五六阶的名贵灵药为辅材,再以汤丸嵌入,明珠镶缀,口目共赏。这道菜在这三衔八眷之内,是最有名气的一道菜肴了。”

  这位惊喜无比的楼主,为了能让叶秦对醉仙楼满意,可谓不惜血能有一位金丹前辈光临避小酒楼,说出去大涨面子,这小酒楼在这些底层修士中间,肯定能大涨名气。日后的生意,肯定更火爆。

  “不必,坐坐便是。”叶秦微微笑了笑,挥手让楼主离开。”是,前辈您慢慢坐。”楼主不敢多言,有些失望的迕了开来。

  叶秦轻抿了一口灵茶,淡笑,似乎在自言自语道“刚才,有人自称是圣皇的后人?不知这是真是假?”

  楼阁二层,众低阶修士面面相觑,鸦雀无声,没谁敢站出来答不过,他们的目光都望向中间那邋遢的中年修士,充满了怜悯和原来这位金丹老祖大驾光临醉仙楼这样的小地方,是为了圣皇的事情而来。这位殷老弟如此倒霉,在这里招摇撞骗弄点灵酒喝喝也就罢了,居然被一名金丹修士给盯上了。

  那中年修士脸色顿时一变,嘴唇哆嗦一下,低头闭嘀不言,闷头猛喝了几口烈酒。然后在众低阶修士的惊叹和佩服之中,毅然跑出了酒楼,匆匆钻了酒楼外面热闹的小巷之中。

  叶秦并不急,他神识早已经锁定在这吝中年修士的身上,数十里范围内根本无所逃匿。

  他品了几口灵茶之后,扔下几块灵石,结账。然后不疾不徐的走了数里,来到小巷深处,一座低矮的小石屋。虚手一推,石屋门嘎吱打开。

  那中年修士正脸色苍白的站在石屋内。他似乎知道自己无法从一面金丹修士的手中逃脱,所以并没有打算逃走,而是在这个(8僻无人的地方等着叶秦。

  “前辈,小的的确是圣皇的后裔,但是小的不过是圣皇一个小小的旁支而已。圣皇宫早就被毁了上千年,旧仇恩怨都烟消云散。你们天道盟的人,难道连小的这样的小人物都要赶尽杀绝吗?”

  叶秦平静道“我想你弄错了。我来这里只想知道一件事情,你是否会圣皇的傀儡炼器术?”

  “不会!当年圣皇宫被毁的时候,这些典籍功法早就被众仙宫给中年修士脸色微变,异常坚定的一口否决。叶秦盯着中年修士。这中年修士的坚定神情,似乎不像是说谎的模样。叶秦不会搜魂术之类的邪毒法术,无从得知这中年修士说的是真是不过,他有办法能测试出来。”哝,那真是可惜了。我本来还想,如果圣皇的后人还掌握着傀儡炼器术的话,那我用这枚结金丹跟他换这傀儡炼器术。既然没有,那就没办法了。”

  叶秦想了一下,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枚灵气极为浓郁的幽蓝水系灵丹,脸上惋惜,说了这么一句,随后将灵丹收入储物袋中,转身便是。

  “这是结,结金丹!?”

  中年修士浑身一震,眼中精光大放,蔚弈失声惊呼。

  筑基修士想要成为金丹修士,结金丹是必须之物。圣皇一脉家族早就衰落,他这样落魄的筑基修士,想要弄到结金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很少有筑基修士见过结金丹,但是他们至少能够感受到结金丹的灵气,远非一般灵丹所能相比。

  “前辈且慢!”

  那中年修士看到叶秦转身要是,大急,连忙出声喊住。这或许是他这辈子唯一的一次得到结金丹的机会了,渺茫至极的金丹大道,在他的面前露出了一线光芒。

  叶秦心中暗笑,如此重利之下,果然什么真假都能测出来。他回头问道“你这里有圣皇的傀儡炼器术?”

  中年修士摇头道“小的这里没有。不过,我知道当年圣皇宫的傀儡炼器术,在谁的手里。”

  “谁?你可别告诉我是那些天道盟和天魔盟的仙宫,这些仙宫,我可招惹不起!”

  叶秦皱起眉头。

  “不是,除了被这些仙宫夺是的之外。还有一份完整的傀儡炼器术,是在圣皇的一名嫡系后裔手中。若是前辈肯将结金丹给我,我告诉你这名嫡系后裔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