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79、380 银甲卫、白秀儿

379、380 银甲卫、白秀儿

  叶秦神识反复阅读秘银图纸里面的内容数遍,两个时辰后,才从里面退了出来。

  吹沙术需要使用金沙。金沙,是一种金系七阶炼器材科,通常用来制作金系法器,这种炼器材料跟秘金有巨大的差别。在仙阙城内,买秘金难,但是想要购买金沙这种材料还是较为容易的。

  叶秦去了一趋附近街区的一间中型炼器坊,购买了一盒子的金沙回来。

  随后,他在这座僻静不引人注意的小院内,以一座简单的阵法封闭小院的法力气息,以免被外界的修士所察觉。他所在的这条小巷狭小破旧,多为低阶修士居住,也不用太担心会有高阶修士出现这里,干扰他炼器。

  这附近居住的几户低价练气期修士,现这座小院的异状之后,知道有高阶修士出现在此地居住,虽然奇怪,也不敢声张,夹不敢多管闲事。

  叶秦在小院闭关室内打坐调息了半个时辰,恢复到最佳的状态,方才将秘银图纸、金沙和大量的灵酒,从储物袋内取了出来,这些都是所要用到的物品。

  最后,他取出了银甲卫。

  这尊高达二丈的银甲卫,闭着眼睛冰冷静谧的伫立在叶秦的面前。浑身上下淡淡的银白色光泽,较轻,却极为坚固,充满了一种神秘的傀儡气息。

  就算它只是一个死物,普通的修士站在它的面前,会感到一股强烈的压迫感。就算是金丹初阶的修士,也会感到一种无言的压力。

  叶秦凝重看着这尊九给银甲卫,目光中露出惊艳之色。

  当年他闯入地下圣皇陵还是一名筑基期修士,跟着一群混乱之地的修士,冒冒失失往里面闯,根本无法体会到九阶银甲卫是什么概念,便把它给抢了出来。

  如今他已经是金丹修士,自然知道这具傀儡器具的威力是何等的可怕。这一具甲卫,足以轻松灭了当年所有进入圣皇陵的筑基修士。

  想到当年的冒失,叶秦便不由冒出些许冷汗。还好,圣皇被困死在冰玉玄棺之内出不来,否则自己早就灰飞烟灭了。

  叶秦定下心神,不再多想,将目光放在了这具银甲卫唯一的破损的地方”胸口凹陷处。

  这里留有一个深深的拳印,看拳印的大小应该是一名神力惊人的男子。

  叶秦甚至有些,难以置信,谁打出的这一拳,竟然打入银甲卫胸口大约五寸之深,直接令银甲卫内部放置灵石的最关键凹槽部位遭到破坏,从而令九阶银?卫完全瘫痪。

  估计就是元婴修士,恐怕也打不出如此霸道的一拳”而且修仙者,也极少会直接使用拳头来作战。除非是力量极强的土族力士,或者是肉躯强横的妖族,才有这个可能。

  叶春心中疑惑,暗暗称奇,却想不出究竟是什么人将这银甲卫给打坏的。

  看来要修理的地方,就是这个部位了。

  他伸出右手,虚空招。

  身前盛放着金沙的盒子内,飞起一大捧金沙,化为一道数万粒金沙组成的拇指粗的金色沙流,灵活的在他身前流动,金华灿烂。

  叶秦神色肃然,默默蓄积法力,深吸一口气,陡然间,左手拍出一大团汹涌的三昧真火,包裹住金沙,对金沙进行猛烈的炙晓。

  双手,接连不断的打出法决。

  金沙在三昧真火之下,渐渐溶化,然后滚滚***起来,化为一大团高温的金色液体。整个闭关室内的温度急剧上升。

  叶秦手掐吹沙法决,飞快的一指。

  这道金色流体,化为一道金线,从银甲卫倪俑的口部钻入身躯内部。

  “啪!”

  银甲卫傀儡的躯壳内响起了激烈的撞击声,金色液体在撞击凹陷的内壁。

  然而银甲卫毫无所权,许久也看不出任何变化。

  叶秦并不急。

  金系材料是五行材料中破甲力最强的一种灵矿材料,但是这七阶材料,想要去塑造九阶的秘银,难度依旧很大。炼器图纸上有说明。这吹沙术,需要漫长的时间,才能将秘银改变形状。

  数个时辰,叶秦拿起葫芦喝了一大口灵酒,补充消耗的法力,不断三昧真火,熔炼金沙,驱使金沙流液冲击银甲卫的凹陷处,在漫长的过程中,一点一点的修复凹陷处。

  足足过了二三十日之后,银甲卫胸口凹陷处,才被金沙流液给渐渐修复平坦。

  银甲卫的躯壳,恢复到破损之前的形状。

  接下未的,则是修理银甲卫躯壳内部的心脏。

  银甲卫的心脏是一个凹槽,可以往上面镶嵌灵石。而灵石凹槽的周围,刻着大量极为复杂的微型阵法,这些阵法一直延伸到银甲卫四肢和头部,灵石的灵气沿着这些阵法,输送到银甲卫的各个部位。

  这个关键部位,同样也非常的精密,灵石驱动傀儡行动的重要所在,这个部位出了差错,灵气无法传送,傀儡是不会动弹的。

  这个部位必须一五一十的参照秘银图纸来做,不能丝毫差错,才能修复过来。

  这也是叶秦之所以付出巨大的代价,也要得到图纸的原因。没有图纸,根本看不明白这些阵法是怎么一回事。

  叶秦不知道这座复杂的阵法是如何驱动傀儡的,不过他只需要按照图纸上的说明去做便是了,没必要想那么多。他一边看秘银图纸,一面按照图纸的要求,修理银甲卫内部结构。

  叶秦神色慎重,将金沙流液化为针尖般细小,将已经破损的微型阵法重新刻出来。

  这里体现出金沙的妙处。细小的金沙,可以随意的化为拇指般粗大,也可以只有丝针尖般细小,在银甲卫躯壳内部,进行修理。

  全神盲注的修补阵法,这样又过了十余日。

  这一日午时。

  “收!”

  随着一声轻喝,一道炙热的金沙流液,从银甲卫躯壳内冲了出来,打出几个阴寒的水球,将它们冷却凝固,然后落在了叶秦身前的盒子内。

  破损的铬甲卫,已经修理完毕。

  叶秦松了一口气,体内的法力已经耗的七七八八。好在有灵酒,否则根本无法一口气将这银甲卫修补完。打坐,将法力彻底恢复过来。

  现在只要把灵石安装到凹槽内,便可以驱动这尊傀儡甲卫了。当然了,这可不是低阶灵石便能做的,最少也得是上品灵石才行。

  叶秦把一块上品灵石,放入凹槽内。

  然后用神识对银甲卫进行操控银甲卫震动了一下,眼帘突然睁开,以灵玉制成的双瞳爆射出一道闪亮的火红光芒。它手握着一杆二丈长巨银枪,转头目光盯在叶泰身上。

  叶秦欣喜的看见它能动弹,想试一试它究竟有没有战斗力。随即给自己加持了金罡护身罩,吐出金鸟破罡剑,化为数丈法器挡在身前摆出全力防御姿态。

  飕!

  银甲卫徼做一屈身,陡然一甩,手中银枪投射了出去,化为一道银光,攻向叶春。

  啪!

  叶秦并未躲闪,站在原地,以令鸟破罡剑硬扛了一枪。他倒退数丈,才彻底停了下来,扑通半蹲在地,胸口憋着一股闷气。他压抑住休内的气血***,几乎忍不住心中的狂喜。

  快,太快了,够强的攻击。只是随手一击,攻击力也足以让他这金丹一层修士不得不使出全力进行抵挡。

  哧!

  银甲卫打出一击之后,它火红的双瞳,光芒迅的趵淡了下去,随后停止的动弹。

  叶秦一愣,马上以神识查探银甲卫躯壳内的状况,这才明白过来。凹槽内的那块上品灵石,已经成了暗淡的废石,打了一击就耗光了所有的灵气。

  叶秦不由露出苦笑。看来日后要使用这银甲卫,恐怕极为耗钱。而且得用极品的灵石,才能支撑它持续作战。

  叶秦想了想,将自己的二十万块下品灵石,全部在土府内堆积起来让它们凝结成为更高阶的极品灵石,用来支撑银甲卫作战所需的灵气。

  这需要一段时间。叶秦有些郁闷和心疼。

  他没想到,这尊九阶银甲卫会这样耗灵石。除非必要,恐怕不能轻易使用它。否则光是这笔灵石的庞大消耗,就会让他受不了。

  叶秦想到了自己的金丹骷髅妖,还有兽灵门的灵兽,不由暗中比较了一下它们的优劣。

  这三者虽然都能被修士所驱使,效果却截然不同。

  驭兽修士所驱使的灵兽,傀儡修士所驱使的骷髅妖,傀儡修士所驱使的傀儡,各有不」的方法、效果。

  灵兽的优点很多,作战的时候完全靠它自身的妖力,不会耗修士的法力和神识。而且灵兽会缓慢的成长,从低价灵兽化为高阶灵兽,但是有寿无的限制,寿无尽则死。

  用某些特殊的法门,对灵兽进行控制,辅助作战的时候,灵兽对修士的作用很大。

  不过灵兽也有明显的缺点。一旦灵兽受到重伤,或者遇到天敌的时候,它们容易失控。前者是容易让它惊惧逃走,后者会让它愤怒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和天敌纠斗。

  傀儡器具的优点,它本身是个没有自己意识的器具,所以也不会失控,作战悍不畏死。就算它身躯大部分被打的稀烂,只要还能动弹,就能在修士神识的控制下往前冲,不毁不休。

  不过,明显缺点是,它靠灵石来驱动,一旦灵石没有灵力了,它也就不动弹了。越是高阶的傀儡器具,所耗的灵石越庞大。像银甲卫这种九阶傀儡器具,一块上品灵石,也就能让它动一下攻击。

  当然了,修士用自身法力代替灵石,也能驱动这傀儡器具动攻击。但是以法力控制这样一个大家伙,远远比驭使法器难,太耗法力。

  在极短的时间内便会耗尽修士的法力,这对修士在战场上的处境非常的不利。

  没了法力,再强格修士恐怕也实力大跌。

  骷髅妖,靠它的妖丹之力活动,需要修士的神识进行控制,吸收死气后妖丹会缓慢的成长。它有着灵兽的优点…靠自身妖力活动,也有傀儡器具的优点…缺乏自己的意识,悍不畏死。

  可以说,骷髅妖集中了灵兽和傀儡器具的优点。

  但是骷髅妖的炼制,比傀儡器具还难,也只有鬼修士才能炼制出高阶骷髅妖来。他的金丹骷髅妖,完全是一个特例,别的修士难以得到这样的骷髅妖。

  另外,骷髅妖的妖丹元神一样存在寿无,一旦寿无到了,无法继续突破的话,便会彻底死亡。他的腐骨鳄骷髅妖,如果无法晋升到更高的阶层,迟早有一天会死掉。

  而这银?卫傀儡,则根本不存在寿无的限制。灵兽的饲养,也最为容易。

  可以说,灵兽、傀儡、骷髅妖,各有各的缺点和优点,说不上谁好谁差,全看实力。

  叶秦终于将九阶银甲卫修好。

  就算使用银甲卫非常耗灵石,对他来说,这也已经是天大的喜事。

  他从闭关室内走了出来,看到小院外的阳光,深吸了一口气,精神振奋。

  有这尊银甲卫在手,异日他和天道盟、夭魔盟的众仙宫金丹修士,一同参加征讨土族之战,也多了几分把握。纵然对上金丹高阶修士,他也有一战之力,而不会至于被逼的落荒而逃。

  叶秦收了阵法,出了小院,打算离开仙阙城。

  他突然想起居住在仙阙城内一间客栈的白秀儿,也不知道她还在不在。

  虽然说他把白秀儿带到东海列岛的仙阙城,已经完成了对白氏部族长老的承诺,不需要再做其它事情了。

  可是,他就这样把这个白氏少族长丢在客栈内不管不问,而且离开的匆忙,事先也没跟她打声招呼,心里多少也有点过意不去。

  也不知这土族少女现在怎么样了,希望没出事才好。

  要不然,无意之间让这土族少女受了罪,这可不是他的本意。

  叶秦一转念头,怀着几分歉疚,便举步前往刚来仙阙城的时候所住的那间中型客栈。

  那间客栈的小二站在门口,懒洋洋的眯着眼睛歇息,突然看到叶真出现,大惊,连忙上前大献殷勤。要知道金丹老祖平常根本不会来运样普通的客栈,今日这位金丹老祖能驾临客栈,那是客栈的荣幸。

  “两年多前,有一名土族女子住在这里,她如今可还在客栈?”

  叶秦淡声道。

  “土族女子?有一名土族女子在本客栈住了很长一段时间,经常白吃白喝,住了大约一年,后来因为付不起房租,就是了。…呃,她,她不会是老祖的侍女吧?”

  客栈小二仔细想了想,惊醒过来,记得好像是这位金丹老祖带着那女子来的。当时这位老祖还是一名筑基修士呢,他不由满脸的哀苦之色。早知道,如论如何也要劝大掌柜的留下那土族女子“她去什么地方了?”

  叶秦微皱眉头,他并没责备那小二。

  “这个小的倒是知道一些,她经常出现在附近的乱巷一带出没,跟乱巷一些土族人在一起厮混。小的前些天,还看见她从这里路过。不过她现在住哪里,小的实在是不清楚。”

  小二连忙说道。

  叶秦转身离开客栈,往客栈小二所说的乱巷而去。

  仙阙城,东海第一巨城,有着辉煌雄伟鹄仙宫和繁荣热闹的主街道。但是在庞大的城池内,同样存在大量阴暗的小巷,这些小巷极为混乱,居住着大量的低阶的修士、土族人和世俗凡人,他们只能靠干一些很底层的活,挣钱养活自己。这种地方,混杂着大量不知名的小势力组织,争斗的极为厉害。

  客栈小二说的乱巷,就是这么一个地方。

  叶春来到离客栈附近不远的乱巷,随处可见破烂的青石房屋,还有沿街目光中对他充满了惊畏的低阶修士,以及毫无所觉的土族和凡人。甚至在阴暗的角落里还偶尔露出一些贪婪的目光,这些目光一磁到叶秦,便惊骇的缩了回去,再也不敢冒出来。

  他的眉头皱的更紧。

  这样混乱的地方,从来没有安全可言,甚至连仙阙城维持秩序的修士巡逻队都很少在这种地方出现。

  因为这里不居住高阶修士,他也没什么顾忌,一边随步走着,一边放开神识,从这大片的乱巷道中扫了过去,大范围搜寻白秀儿的下落。

  过了一会儿,叶秦似乎找到了什么,神色间露出一抹冷笑,身形一晃,从乱巷中遁逝而去。

  “那小妞真水嫩!”

  “大哥,这小妞长的太漂亮了,怎么会出规在这乱巷?你说她会不会是哪位前辈修士的侍女,不小心误入了这里?”

  “你傻啊,她要是前辈的侍女,会来乱巷吗?再说,咱们是九灵阁的人,谁敢得罪咱们啊!啧啧,跟我来。今日好好享乐一番!”

  两名穿着一色黄衫的汉子,远远的跟在一名哼着小曲天真烂漫的土族少女后面。

  带头的那位膀大腰粗的大汉,是一名筑基期三层的修士,脸上带着一副淫邪笑。

  而他后面,是名矮个的筑基一层修士,黑不溜秋,神色间有些畏畏缩缩。

  他倒不是怕这土族少女,而是担心这漂亮的过分的土族少女有后台。

  这仙阙城,背景深厚的修士满街走,随便抽出一个来,可能都是某位金丹老祖的后人。要是不小心磁上有元婴老祖撑腰的,吓都能把人给吓死。

  在这里,一不小心得罪了人,那可死无葬身之地。如此漂亮的土族少女,怎么会没有后台?

  可惜那粗大汉看见那土族少女便着了逑,脑子就不好使唤了,根本不理会他的苦劝。从大街上看到这土族女子后,一路尾随到了这乱巷,想要在没人的地方动手。

  矮个修士无奈。

  不过,看到这土族少女到了乱巷,似乎是要回家的样子,他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这土族少女住在这里的话,这样看来,应该没有什么强硬的后台才对。否则不可能住在这样乱糟糟的地方。

  矮个修士想到这里,瞧见那少女丰满的俏臀,心头一热,胆子不由也大了起来。

  他们二人尾随了一段路程。

  那土族少女好像突然现了有人跟踪,神色惊慌起来,匆匆加快了脚步,试图摆脱他们二人。可是,一个小小的土族少女,又哪里来的本事摆脱两名筑基修士的跟踪。

  两名筑基修士,将那土族少女,给堵在了一条破旧的死胡同里。两旁全是青石房屋,没有出路,住着一些毫无武力的世俗凡人。

  偏偏这地方还十分的偏僻,就算喊破喉咙,估计也没人搭理。”小妞,往哪里跑呢?”

  大汉大乐,这小妞居然如此笨拙,自己慌慌张张跑到死胡同里被他们给堵住了。

  “你,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嘛?别过来,要不然我要动手了。”那土族少女此时完全没有了那副天真烂漫,惊慌的提出腰间的两柄鸟铁灵叉,灵叉的尖头对着二名修士大汉,声音在颤抖。

  “把铁叉放下,跟大爷好好乐乐完事之后踉爷回去,咱会好好待你。大爷我是九灵阁的三总管,养着你绝没问题。”

  大汉满脸的淫笑,大步逼了过去。

  这土族少女看样子应该是个土族力士,但是他根本没有把土族少女和她手中的灵叉当一回事。都吓成这副摸样,连都灵叉握不稳,能有多高的战力。他反而担心她会不小心伤了她自己的皮肤给割破了,那可不好了。

  叶秦此时遁出身形,法力气息完全收敛,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巷道的外面,看着这一幕,脸上阴晴莫测,最终还是露出无言的苦笑,叹了一口气。

  真没想到,他居然会在仙阙城遇到这种事情。他不想动手去杀对他而言毫无战力的筑基修士。可是,如果有人战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过,他没有动手。不是他不想,而是情况出现了令人意外的变化。

  因为他看到,就在那大汉距离白秀儿不到四五丈距离的时候,白秀儿的脸色变了,慌张突然消失不见,反而露出纯真无比的笑容,吹了一声口哨。

  那大汉应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哗啦!

  两旁的青石屋中,房门打开,冲出数十名土旋人,一下将那两名大汉给团团包围住,截断了后路。仙阙城有禁空法术,是无法从天上飞的。

  “两位,可以去死了!”

  土族少女露出足以迷死人的甜甜一笑,足下一蹬,闪电般向那粗大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