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85 受挫
  掠海部族京氏部落领,京泊在此!”

  那身披铜环兽甲。站在巨兽头顶的土族魁梧巨汉。立于浪涛之中轻蔑的望向天空数十名紫剑宫修士,昂然道“老子一生杀仙人无数,谁敢来犯我京氏部落?!纵然是金丹仙人,也照杀不误。谁来跟本领一战!”

  一声怒喝,如同雷声阵阵轰鸣。

  巨汉粗硕的巨臂一挥,掌中那柄充满了远古气息的斑驳青色古戟,朝半空遥遥一指,一股强烈的青色煞气从古戟尖头的喷涌而出,形成一股青色气旋。

  那股强横无比的青色煞气,犹如凝质一般,冲天而起。

  众紫剑宫修士,直感到一股恐怖的气息冲了过来,气血***,神魂惶恐,竟然被这股霸道的青色煞气给冲的东倒西歪纷纷惊退,远离那土族青色煞气。

  魁梧古汉见众紫剑修士怯懦一口气惊退上百丈不由哈哈狂笑,好不得意。他足下那头七阶的澜海凶兽,瞪着铜锣巨眼,尾巴拍着海浪,掀起一阵阵数十丈浪花,将海水搅的一片浑浊。

  周围海面那些骑在海兽背上的京氏土族力士们,见领挥手之间将一群仙人给惊退百丈,一个个不由肆无忌惮的跟着狂笑,大声说着土语,夹杂着上些生疏的中土语言。

  周瑶见船只周囹的众紫剑宫筑基修士都惊退了回来。暗骂一声废物。又听这些土族不堪入耳的嘈杂声,粉脸不由气的煞白。

  叶秦看到那魁梧巨汉带着上百名土族力士咄现之后,脸上神色反而恢复了冷静o一名土族的高阶力士出现在这里,对他的威胁不大。

  他有足够的闲暇去考吞下一步行动。

  运几艘船显然是一个诱饵,将他们这些仙人吸引聚集在此处。而这群土族海骑力士,已经包围了周围敏里的海面,准备对他们围攻。

  这无疑一个伏击。

  周瑶这位紫剑宫金丹一层修士出手,也顶多只能勉强和这磁,梧巨汉对抗。而紫剑宫的十七名筑基期修士,仙人无法和二百多名土族中阶力士对抗。

  此战战败的可能性极大。如果强行开战的话,只怕紫剑宫会损失叶秦没把自己算进去,因为他不打算在这里就出手。

  他现在连京氏部落的老巢都没看到,等找到京氏部落的老巢之后后面的征战恐怕还长着呢。况且,打完了这个土族部落,抢夺瓜分战果的时候,恐怕众金丹修士之间还有一番争执。

  抢夺战果,这个谁也不会相让,就看自己的本事了。

  为了能从天道盟和天魔盟的三十九名金丹修士中间顺利抢到京氏部落的圣物,十阶灵药“子幽莲”,他现在需要尽一切可能,保存自己的力。

  相比众金丹修士来说,这个京氏部落,他反而没有太放在眼里。

  不是他瞧不起这个京氏部落。

  京氏部落实力虽强,但已经是摆在众修士面前的敌人,摆在明面的敌人,通常好对付。

  可是三十九名金丹修士,这些都是暗中的竞争对手。他现在还不知道,那些金丹修士会和他争夺“子幽莲”。甚至连周瑶。也有可能出手跟他争夺。

  他不想费这工夫和这群土族力拼,消耗自己的实力。

  叶秦对胜败一向不看重,逃走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一边瞄着远方,心里盘算着。是不是立刻撤退,先和后面的聚宝宫,广语宫的修士汇合,实力大增,然后再回头跟这群土族海骑力士斗一场。

  可是,叶裹显然低估了周瑶和紫剑宫修士出战的决心。

  他正在盘算着从那个方向突围比较有利的时候,愕然现紫剑宫修士和这群土族已经开打了。

  “紫剑修士听令。组大五行剑阵,给我杀,看看这些土族有什么本事,敢口出狂言!”

  周瑶双眸几乎要喷出火焰,咬牙切齿,指着海面上的海骑力士喝道。

  紫剑宫修士中间,立刻飞出十五名修士,五人一组分成了三个小图,各抛出一柄高阶飞剑,分别是金剑、木剑、水剑、火剑、土剑,刚好组成三个大五行剑阵,随后他们朝海上的土族海骑力士杀了过去。

  刻下钱志天和褚婷两名筑基修士,无法组阵,只是留在半空观战。

  叶秦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由惊诧。

  他一直以为大五行剑阵只能由一名修士施展,却还不知道,紫剑宫的大五行剑阵,竟然能由多人一起组阵。每名修士操控一柄飞剑,操控剑阵的难度明显降低了许多。

  不过,叶秦很快想到了一个问题。

  修士多了,剑阵的操控配合上是一个问题,恐怕需要一起锻炼很久,才能做到心意相通,远不如个修士操控大五行剑阵如心使臂o海面上一时光芒闪耀,紫剑宫修士组成的三个剑阵。和海上的一群二百多名海骑力士斗起法来。

  周瑶也没有闲着,她一拍腰间储物袋,飞出三柄各色光芒吞吐不定的小剑,这五柄小剑转瞬间狂涨,化为五柄十丈巨剑,光芒四射的环绕在她的周身。

  她在半空下,纤手掐着法决。傲然而立,俯瞰着海上的那土族魁梧巨汉。

  在五柄飞剑的护卫之下,舢,此刻的神情显得极为骄傲和不屑。

  纵然是陷阱埋伏又能如何?

  她身为金丹修士。有五柄顶阶飞剑组成的大五行剑阵。杀伤力极强,土族力士见一个杀一个。就算是埋伏,也一样能强行攻破。

  她丝毫不惧这高价力士。

  站在巨兽头顶的魁梧巨汉,目光猛然一缩,露出凝重之色,手臂青筋暴起,紧握着青色古战戟,全神贯注的盯着周瑶的五柄飞剑,没工夫去理会周围的战斗。

  金丹上修士的飞剑,并没有那么容易对付,一个不小心便会被斩去级。叶秦见双方已经打起来了,只能无奈的观战。

  “大五行剑阵…!”

  周瑶一声娇叱,双手掐诀,飞快的打出一道白色的法力,射在金系飞剑的剑身上。

  这柄蕴含了强**力的金系顶阶飞剑,顿时光芒大放,激荡出一道臂粗的金色光华,朝水系顶阶飞剑射去。水系飞剑激荡出一道臂粗的蓝色光华,朝木系飞剑射去。木原飞剑激荡出一道青色光华,朝火系飞剑射去。火系飞剑激荡出一道火色光华,朝土系飞剑射去。土系飞剑激射出一道黄色光华,朝金系飞剑射去。

  光华循环一周,剑阵已成。

  五道光华,如同五根长线,将五口飞剑连为一个大型剑阵,攻防一体,剑气纵横。

  “?”

  那魁梧巨汉不由脸色骤变。他久经战场,和不少修仙者交过手,显然并非孤陋寡闻之辈,自然有几分见识,见到这五柄飞剑的异变,顿时惊呼。

  周瑶施法完毕。玉手一指,五剑齐出,化为五道惊蛟长虹,扑向磁,梧巨汉。

  一方是同时操控五柄飞剑的金丹上层修士,另一方是手握青色古戟驾驭七阶海兽的土族高价力士,两人开始在海上一番血战。

  大五行剑阵的范围很广,有逾百十丈方圆,直接将魁梧巨汉和那头澜海凶兽给笼罩了进去,连人带兽一起困在大五行剑阵之内。

  “看本领如何破你这剑阵!”

  魁梧巨汉嘴角露出冷笑,足下一跺,飕,一跃飞起,手中青色古戟如灵蛇一般,朝其中一柄飞剑击去。

  土族力士,最擅长以强力破敌。若是金丹修士只用一柄飞剑,或许可以和他抗衡。可是法力分散到五柄飞剑上,他只要攻破了一柄,这剑阵就废了。

  他就是要用强力。来攻破这剑阵。

  “铛!”

  一声巨响。

  青色古戟尖。刁钻的点在一柄金系飞剑的剑尖上。那柄金系飞剑遭到一重击,顿时遭到雷噬般剧烈颤抖,光芒迅黯淡了下去。可是,土系飞剑的一道黄色光华射到金系飞剑→卜,金系飞剑马上光华耀目,将青色古戟给弹开。

  魁梧巨汉手臂微麻。

  初时还不觉的什么,可是连续攻了敌击之后,都被反弹回来,魁梧巨汉几乎快握不稳古戟,大感头痛。

  这五柄飞剑的光华连为一体,不论他攻那一柄飞剑,其它四柄飞剑的光华马上接连灌入进去。他等于是同时和五柄飞剑对抗。

  魁梧巨汉和他那头巨兽被困在大五行剑阵之中,左右冲突,却迟迟无法冲出大五行剑阵的束缚。

  整个海域,也就叶秦,还有钱志天、褚婷二名筑基期修士,在观战“叶前辈,你出手助周师叔一臂之力吧。”褚婷的修为有限,只看到周瑶和魁梧巨汉打的激烈,却看不出此刻谁占优势,她担心周瑶不敌,有些焦急的朝叶秦说道。“不用,你那位周师叔现在占了上风。

  我要是出手,恐怕她要恼了。”

  叶秦淡然说道。

  周瑶以大五行剑阵,能在众多金丹修士参与的夺岛大会上一举夺得第三岛,实力还是很强的。她虽然傲气和任性,可这并不意味地傻。没几分实力和自信。地敢带着紫剑宫修士在这里横冲直撞?没有这一手大五行剑阵,恐怕她会学广语宫的廖晓梓一般,慢腾腾的带着手下朝前推进。而不是在这里和土族力士大杀四方。

  褚婷见叶秦不愿意出手,不敢强求,脸上尽是焦急之色。钱志天神色古怪的瞧了瞧叶裹,心中暗暗有些鄙视,这位叶前辈虽然是金丹修士,恐怕比周瑶师叔的大五行剑阵差了很大一“截,迳才推脱,不愿出手,免得出来献丑。

  小斗片刻之后。战局终于有了变化。

  魁梧!!汉的招式很简单,一直不断用古戟去击打飞剑,以强力破他全力使出青色古戟,点在一柄青色飞剑的剑尖上这柄青色飞剑剧烈颤抖!。一下,光芒!。淡了几分。然后水系飞剑的一道蓝色光华。注入它的剑躯内,让它重新振作。

  可是,问题就出在这里。

  青色飞剑的光华虽然依旧,可是它的剑尖上,和古戟相击的时候,却咔嚓一声出现一道极为细密的裂纹。

  这一点点细微的裂痕,被魁梧巨汉眼尖现,顿时狂喜。

  这柄青色飞剑的品质,不如他的青色古戟,只要猛攻下去,完全可以直接把青色飞剑给击毁。

  周瑶脸色顿时一变,暗暗叫苦。这柄青色古戟也不知是什么制成的,兖然如此坚硬,连她的顶阶木系法器都被击出了裂痕。

  “周姑娘,需要我出手吗?”

  叶秦马上看到这一幕,皱起眉头。看来这京泊,找到破阵而出的办法了。他知道周瑶高傲的很,不太乐意接受他的帮助,所以出手之前问上一问,免得她无故生出怨恨。

  “不用,区区一个高阶力士,我能干掉他!”

  周瑶奂着银牙,脸色已经有些苍白,接连拍出法力,飞快的操控着五讷飞剑,苦苦支撑着。怏将木剑法器调开,用更为坚硬的金剑法器和土剑法器,去拘鹉,梧巨汉的青色古戟。

  可是,魁梧巨汉出奇的迅猛和灵敏,在狭小的空间内闪电般来回奔驰避开金剑和土剑,手中那柄青色古戟更是极为刁钻,每次都奔雷般直那柄木系飞剑击去。

  数十多击下来,木系顶阶飞剑的裂痕越来越大,大五行剑阵的光华也变得的不稳。

  这大五行剑阵,看来是碉住魁梧大汉了。

  叶秦脸上阴晴不定,似乎在考虑着什么。他目光冷凝,脸上最终露出一丝决然,突然一张口吐出一柄紫色南明离火剑,迎风化为一道二十丈巨剑,呼啸加入战图。南明离火剑落在大五行剑阵的上方,迎头,朝即将从剑阵内冲出来的魁梧巨汉拍了下去。

  魁梧巨汉正惊套的要从大五行剑阵内冲了出来,见眼前突然之间多了一柄汹汹火剑,大骇然,慌忙挥古戟抵挡。

  埠!魁梧巨汉被一股巨力给拘回了剑阵内,由被大五行剑阵给团团围困叶秦把魁梧巨汉给一剑拍下去了,却马上又停手了,收回南明离火剑,继续冷眼袖手旁观。任由周瑶和那魁梧巨汉,继续斗法。

  周瑶碍于面子,死活不肯请叶秦出手,见叶秦自己主动出手,本来暗喜。可是一看叶秦的作为。顿时气七窍生烟。

  “你倒是干脆一点,要不就别出手,让他跑出来。要不就直接斩下去,把他斩杀!你把他拍回剑阵里,这是什么意思?想看我和这土族斗下去?”

  周瑶心中气的大骂她大急。再承受几下攻击,她的木系飞剑只怕就要被击碎裂了。

  叶秦看到周缓慌慌张张操控剑阵,嘴角上不由露出几分戏谑之那土族魁梧巨汉,此刻更是郁闷的想要吐血。

  正如修士无法分辨土族力士的实力一样。土族力士,也无法分辨出修士的实力。有经验的土翡力士。从修士的气势、法器等等方面,上看出一些端倪,分辨修士的地位高低。

  所以他一眼就看出周瑶金丹修士的身份。

  偏偏叶春上副普普通通的打扮。气势也不高,丝毫不像是金丹修士,而且叶秦一开始连一件像样的法器也没有放出来。他直觉上把叶秦归类为了筑基修士。

  魁梧巨汉一直以为,只有周瑶这一个金丹修士,他没料到居然还有一位金丹修士。

  结果被叶秦突然放出一柄火剑。出争一拍,把他拘的差点岔了岔那巨汉一口憋闷无比的郁气。愣是憋在胸口作不出。

  有叶秦这个金丹修士在,他是吐血也打不过两人。

  “瑶妹妹,我来也!”

  远方,一道耀眼的金光遁来。远远的便传来金大胖子急匆匆的火吼声,风风火火的驾驭飞剑杀了过来。原来紫剑宫在这里和土族打了小半天聚宝宫的金大胖子,终于杀到。

  魁梧巨汉怨李的怒视了一眼叶秦,扑通蹿入海中深处,急逃而巨汉这一去,众海骑力士顿时纷纷退走。

  而那些紫剑宫修士,在数百名土族力士的乌铁长枪投射围攻之下,只有招架之力,根本冲不下去。

  周瑶大怒,带队追杀了一段路程,却现那股掠海族沉没入水中,消失不见。

  看没追上,回头怒气冲冲的望向叶秦,她还是第一次现如此小心眼和可恨,她之前只不过是有些瞧不起他而已,居然趁机故意给她下套子,手段这般的阴险,害的她当众难堪,连法器也几乎被毁了。

  叶秦当做没看见,也不看她。

  心中暗道。除非他全力出手。否则想留下巨汉,几乎不可能。他可没想和魁梧巨汉硬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