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90 史寒阳的推测

390 史寒阳的推测


  []737639o史寒阳的推测】

  谜着辱师们海涛术的敌展,乌呜周围百里苏围之…州数十丈高的汹涌浪涛,排山到海,呼啸沸腾。将整座岛屿上的七八百名修仙者和数千计的力士都团团围困在一起。

  此时没有修士停留在海面上或者是岛屿边缘都聚集存山峰顶处和土族力士展开激战,抢夺地势最高的山口。这热雾、群岛的雾车浓重,众修士就算冲出了岛屿,想要跑出这数千里范围的共雾小群岛也并非易事。

  “快。这边,集中力量把这边的几个落单的仙人杀掉

  “良荣,把你部的高阶骨弓手调来。守住这座石塔。”

  在土族力士群中,一名不大起眼的蕉袍老看来回跳跃不住的大声呼喊,出尖利古怪的啸声,指挥着众土族力士加紧狂攻修士。

  众修士全力强攻山口。试图将这里的所有石塔给摧毁一

  但是土族力士占据较大的优势。

  天道盟和天魔盟的金丹修士和筑基修士。陷入一片混乱之巾。

  不时有筑基修士阵亡,被土族力士的乌铁枪、骨箭破了护身罩毁了肉躯。坠落在山口之中。甚至偶有金丹修士,在高阶力士的合力夹击下陨落。

  当然了。土族力士阵亡的数量更是难以计数。石城内的大群土族力士。蚂蚁般奋不顾身的朝山口涌来。他们为了击杀仙人亨不存平自身的伤亡。甚至不惜以二三名中阶力士的性命去着一么技基修十一

  叶秦此时也不敢大意,光靠这一柄南明离火剑已经挡不住漫天的乱箭和横冲直撞的天骑部族。他又谨慎的释放出几柄低阶护盾法器护在身旁数丈之内,加强周身的防卫,以防冷箭和天骄部的偷袭

  他一边手掐法决,操控南明离火剑朝的面的一名高阶力士猛斩了下去。一边冷眼打量着战场。筑基修士已经阵亡过二百全名,看这情形,只怕不出一二个)时辰,八百名筑基修士便要全体覆没能逃回多少筑基修士去,还是个未知。

  在掠海部族、骨弓部族、天骑部族、巫部这土族四大部族上百高阶力士和三千多名中阶力士的夹击之下,此战修士的伤亡可谓十分的惨。

  连他们这些金丹修士都十分不好受。已经陨落了六七名金开修士。

  不过。虽然此战打的艰睢,但是金丹修士的大部分丰力还存,还没有到彻底崩溃的地步。若是严豪、禹维风两名天靡盟和天眉蜘的领指挥的当,未必就没有反败为胜的可能。

  “叶老弟,你什么时候成为天道盟的金丹修士怎么也束征讨此地的土族部落?。

  一个低沉带着几分沙哑的中年男子声音。密语空然传到叶秦的耳中。

  叶秦蓦然朝一旁数十丈外望去,看到那中年男午的时候心巾不由一凛。

  是史寒阳。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史寒阳到了他附近。正在跟土族力士斗法一边对他密语传音。

  此时修士和土族力士激战正烈,也没有修士会特意去注意他们的举动。

  “史兄不也成了天魔盟的金丹修士吗!”叶秦不清整中寒阳为什么趁这个时候联系他,找他想干什么。想了一下,语与平淡传普诺。

  “呵呵。这还得多万叶老弟当年助我的到水灵果门这此事情禅来话长,暂且不提。叶老弟,你看这战况怎么样?。

  史寒阳笑着说道,施展着一副金光璀璨的日月双轮牙神法器轻松的抵挡着的高阶力士的攻击和漫天的骨箭。

  “看这形势,只怕多半要战败了

  叶秦以南明离火剑强行压制住地面那名高阶力士,一边禅省“中兄,你对土族圣物有什么想法?有没有办法找到石城内的本物”

  叶秦此刻心中多少有些郁闷,众修仙者阵营已经旱钾败象,被土族力士占了上风,这可不是一两名金丹修士能够扭转的局面。他也亢能为力。不可能以一己之力行逆天之事。他溃憾的是绍不到子幽潢的话,恐怕这趟征讨土族要白来了。

  “圣物?你是说掠海部族、骨弓部族、天骑部族、平部这四大部族的圣物?土族圣物对我没用,我没太注意这方面。我来此地也不县为了找土族的圣物

  史寒阳怔了一下,徐徐传音道。

  他突然把手一挥,一道暗淡的月集银芒直奔数十丈外正存快谏靠近的一名天骑力士,噗嗤一声,银芒将那骑在妖禽上巾阶力士阵同他的妖禽一同斩为两截,化为一大片血雨习

  “哦。那史兄冒险来此,征讨土族部落是为什么”

  叶秦淡然一笑,白甲盾法器挡住从地面射来的乱箭从储物袋内抛出一柄青色小剑,化为一道疾电看虹。将地面一名试图偷龚他的巾阶引六给斩杀。

  “一年前,我夜观星象,现这熬雾群岛这一带有异象出现。可是我反复推演。却始终没能算出县什么异象,也没推算出具体的时辰。我估摸着,很可能是异牵出世或者悬其它什么东西。不知叶老弟能否跟我合作。助我一臂之力”

  史寒阳这时有些慎重。在这里的七八十位金丹修士当中,能信仕的实在是少之又少。叶秦毒仅有的一位他较为熟悉,有些交情。而且较为可信的金丹修士。

  有一位能够信任的金丹修士在关键的时候非常重要。

  “演天妙术!”

  叶秦心中一动。他知道史寒阳所学的杂学极多。精通演天术。记得当年冒险去一探圣皇地宫,还号史寒阳用这秘术。带着众修士通过了地底岩火洞,潜入了地宫之巾。

  要说史寒阳在这蓝雾小群岛现了点什么稀奇的异宝之类的东西,这倒也不奇怪。

  既然他们是为了不同的东西而采也没必要太过提防,合作倒定有彼此都有利。

  “行,史兄有什么想法尽管禅“能帮的匕的,我尽量帮。

  叶秦想到此处。便点、了点头。

  “好。我来到此地之后便一壳在搜弄异象的蛛丝马迹,但是还没有找到足够的线索。不过我现一个非常重要的情况,这蓝雾小群岛虽然一直都是土族部落的地我,但是这里长久以来并没有大规模的城池。

  这座石城和石塔的石料都很新显然悬最近数年内修筑起来的。土族四大部落突然在这座岛屿大规模的修筑石城,而且重兵驻守此地,我怀疑只怕多半跟我推演出来的异象有关系。土族部落只怕也现了异象,所以提前在这里动手修筑石城。”

  史寒阳说道此处。朝不氓处的山口看去“这座岛屿上。安说取奇怪的地方,恐怕就是这喷出燕雾的山口了。而且从石城环绕包围,报卫着这山口来推断。土漆的目标应该也是这山口。”

  叶秦疑惑的望了一眼山口。

  这喷出蓝雾的山口很怪异,谁都知道。可是,怪异归怪异,除了喷出大团蓝雾之外。也没谁能姆有什么特殊的东西。要不是史寒阳一口认定这山口有问题。他也汞必就会认为这山口有问题。

  “你我在圣皇地宫陵,南粱国的吕家堡联手合作。都是知根知底的老熟人,信的过。其他修士并不知省我二人之间的关系,也不会过于提防我们。如果能找到异宝我们二人合作得了好处大家平分。

  史寒阳并未居大。叶秦的修为和地位如今跟他一样。自然定干分。

  “平分可以。不过若畏姆土族本物我井得。现其它异宝,史兄先得。咱们各取所需。”

  叶秦飞快的说道。

  “行!”

  史寒阳想了一下。随即同意下来。

  他并不在意土族圣物,这样分配对他们二人都有利。

  他们两名金丹修士心恩都卉读山口的异更上,对作战显然并未全尽力,而是保留了实力。

  其实不只是他们。其余的众金丹修士贝形势不太妙,也没有全力以赴。多多少少都留了几分实力随时准备撤退,离开蓝雾小群岛。

  金丹修士对胜败没有太存意。

  这一次败了。下一次再来便某。征讨土族的机会还有很多。汉必要为此搭上自己的性命。

  他们更在意的是能否得到好处。

  那少数几位丧命金丹修士都某因为某此意外,遭至多名高阶力士的夹击突袭,来不及逃出来,而其他金丹修士又来不及施加援于才件亡。

  但是严豪、禹维风二名金丹领,却悬不敢轻言战败。在整个山口战场上奔忙,全力以赴。此战关系到他们在天靡盟和天道盟的前途地位,胜了下次能继续统率败了高层可就没什么好面色了。

  “老史,还有你。你们几位都随我来,跟我去杀了那老家伙!

  严豪驾驻着法器冲过,朝史寒阳、叶秦等几名天魔盟和天道盟的金丹修士大喊。

  严豪原本是想靠硬碰硬击败这石城内的土族力士,以展不他的买。

  但是现在已经明白过来这个可能性不大。而土族力士中间那名蓝袍巫师是众土族力士的指挥。正是这个土族巫师在控制着局面,率领众土族力士和众修士对抗山砸具以四大部旋的力士压散住了众修士。要打乱土族的部罢必须井杀了那鲨初取师才行。

  叶秦微微一愣。马上明白讨烹严童甚存叫他和史寒阳跟随过去杀那藏在一群力士深处的热袍巫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