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392 部落之乱

392 部落之乱

  川只名天魔朗和天鲨盟金丹修十驾驻各自法器朵到。良宫吃质飞它刻感应感到这股强劲的气息。随即将手中的妖蛟骨弓,指向冲在最前面的金丹修士严豪。

  骨矢箭尖,冒出一股无形的幽寒煞气,冲天而起。凝成一道凌厉的气息,锁向半空俯冲而来的金丹修士。

  严豪才冲入千丈之内。顿时感到一股幽寒煞气透体而来,竟然让他血液僵凝。他心中猛然一惊,为这股幽寒煞气的强劲感到震撼。

  他猛咬牙关,巍然不惧,运转法力驱除逼体的寒气,一手操控三面青色大幡旗法器。继续朝下方的乌云大巫师所在之地冲了下去。只有强袭杀了乌云大巫师。才能扭转修士被动的局面。

  一千是,九百是…八百丈。

  良宫高举着蛟弓。箭芒直指严豪,紧眯的眼睛,寒光越来越冷却始终没有放箭。

  他不动,他身旁良荣和良华这两名高阶骨弓手也自然不动。

  严豪此时所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感到异常的难受。越靠近地面,这也意味着他能够躲闪腾挪的空间越来越所承受的骨箭攻击也将越

  猛。

  几乎是转瞬之间。严豪已经冲入了七百丈的距离。

  这个距离再下去的话,他心中也没有丝毫把握,可以凭借手中所操控的这三面青色大幡旗顶阶法器,能挡住三名高阶骨弓手的骨箭,而自身不受重伤。

  “蛟骨矢一阶妖蛟骨安!”

  严豪在这个距离上。终于看清楚了良宫搭在妖蛟弓上的那支长达数丈的银白色骨矢,刹时大骇。心底冒出一股强烈的悔意,不该以身犯险。

  妖蛟是东海最凶残可怕的海妖兽之一。八阶妖蛟,相当于金丹期五六层,这种材料制成的骨矢,威力极为可怕,远非一般骨矢可比。

  真不知道土族弓手是怎么把妖蛟的残骸弄到手,炼制成骨箭的。好在这种档次的骨矢。恐怕也只有部落最顶级的骨弓手才拥有。

  可是,严豪看到了正站在良宫身后,手持黑木杖。神色冷漠盯着天空的乌云大巫师。这个他想要杀之而后快的大巫师,还在等着看他怎么冲过去。

  严豪脸色铁青。就算三件青色幡旗法器被毁,也要顶住这三支骨矢,协助其他几位金丹修士有机会击杀那乌云大巫师,完成此次征讨土族的任务。

  良宫眯着眼睛。盯着逼近的严豪等六位正在快逼近的金丹修士。

  突然,他掉转箭头,接着一声爆喝。

  典嘻

  三支巨型骨箭。在刹那间化为三道耀眼的白芒,脱弦而出。朝天空激射了出去。

  然而,它们攻击的目标根本不是冲在前面的严豪、李佩君、许镇等金丹修士,反而是在六个金丹修士最后方的叶秦。

  叶秦纯粹是后备支援。此刻正尾随在史寒阳、雪香两名金丹修士的后面准备伺机行动。良宫一掉转箭头,他心中便蓦然生出一股不妙的预感。

  他想也不想,张口射出一柄黄澄澄的元神法器。

  “黄天厚尘剑!”

  那柄黄色小剑迎风而涨。化为一柄长达二十丈的黄尘巨剑,巍然竖立在叶秦的前方,剑身毫无锋芒。重钧如山。

  此剑一出,百丈范围之内黄茫茫一片,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土灵气息压制住,连半空的疾风也停止下来。这柄防御力最强的元神法器,已经释放出来。

  叶秦不太清楚良宫为什么放弃了最前面的严豪。反而袭击最后面的自己。他一声冷笑,既然如此,他也没必要再保留了。手掐法决,操控黄天厚尘剑,竖起手指,遥遥一指,黄天厚尘剑朝妖蛟骨矢折去。

  同对,叶秦的另外一柄元神法器,南明离火剑,也已经释放出来,化为汹汹烈焰,朝急袭而来的另外两支七阶骨矢绞去。

  妖蛟骨矢狂袭而来。飞到一半,“噗”的一声闷响,化为无数的骨碎片,这些碎片上夹杂着一团团细小无比的幽寒阴焰,形成一道数十余丈的阴焰寒蛟。扑向叶秦。

  在扑上叶秦之前。它直接撞击黄天厚尘剑上。

  叶秦看到骨矢的变异,神色不变,操控黄天厚尘剑朝寒蛟迎头斩了过去,料缠在!起。同时果断的抛出南明离火剑。将另外两道无匹的白芒骨矢拦截住。

  “轰!”

  “轰、轰!”

  黄天厚尘剑被那道寒蛟撕咬,每撕咬一下,剑身都会剧烈的震动,缩小一圈。二十丈巨剑。很快缩小为数丈大不过,这条寒蛟终究并非真正的寒蛟,只是由一根妖蛟骸骨炼成的一支骨矢,威力远非一头真正的寒蛟可比。威力释放完之后,它也化为无数的白色粉末。

  这柄土系防御力极强的元神飞剑,挡住了妖蛟骨矢的狂击,光芒黯淡了下去,最后缩小为数寸小剑飞回了叶秦的手中。要不是半空中残留一大片寒气和骸骨碎片,几乎要以为什么也未生过。

  叶秦收回元神法器。看到剑身上一道道细密的裂痕。大感肉痛,同时暗呼一声侥幸。

  他可不知道这妖蛟骨箭有这般威力,若非及时释放出了这柄黄天厚尘剑,靠着元神法器才旧一届骨矢。否则他身上穿的套经甲法器完全挡入妖蛟骨矢的攻击。

  疾飞中的其他五位金丹修士看到这一幕,尽皆愕然。

  李佩君、许镇相视一眼,他们一时间想不明白。那良宫放着冲在最前面危险最大的严豪不去攻击,却反而冲着最后面后备支援的叶秦去了看,这不是白白浪费骨箭吗?!

  史寒阳心中诧异,叶秦拥有两柄大威力的元神法器,现在的战力只怕不在他之下。

  严豪极其懊恼。叶秦的这份实力完全可以挡在最前面,却偏偏落到后面去,反而让他自己打头阵。

  不过他们没时间想这么多。

  一千丈距离非常短。尤其是对金丹修士来说。也就是呼吸之间的事情。

  这三名高阶骨弓手在这短暂的时间只能及时射出一箭。金丹修士的迅猛无比的御器飞行。转瞬已经逼近至二三百丈近距离,释放法器朝地面的高阶力士狂攻了过去。

  现在没有了良宫的骨箭威胁,他们正可以全力杀向那乌云大巫师,铲除这名石城土族部落的领。

  良宫射了出一箭之后,手紧握妖蛟骨弓的弓柄。抬头望着半空中的叶秦,心中震惊。

  “咦,居然挡住了!”

  他那支威力巨大的妖蛟骨矢,居然被那名金丹仙人挡住了。而另外两名高阶骨弓手良荣、良华,也只是给叶秦一些麻烦。没能给叶秦带来足够的威胁。

  这时,后面传来一个阴沉的声音。

  “良宫,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射杀那严仙人?”乌云大巫师狠狠的盯向良宫,死鱼一般冰冷的双目下是掩饰不住的怒火,厉声质问。

  “大巫师。你这是什么话?!我想杀谁便杀谁,可不是你的随身护卫。我已经尽力阻挡金丹修士靠近,挡不住。关我什么事情。”

  良宫冷笑从背囊中抽出骨矢,不假思索的转身便带着他的两名部族手下疾奔。数名金丹仙人已经杀过来了,他们这些高阶骨弓手自然要转移阵地,换一个更安全的位置射箭。

  乌云大巫师知道情况危急,不敢继续停留在原地,立刻转身急逃,隐入身后一群土族中阶力士当中。而掠海族的五名高阶力士包括京泊等人。奋不顾身的朝五名金丹修士杀了过去,阻止他们追杀大巫师。

  严豪数面青色幡旗一卷。将一名高级力士卷入战场。史寒阳、雪香纷纷加入战圈,和众位高阶力士混战起来。李佩君和许镇二人也分别被一名高级力士所纠缠住。

  叶秦刚刚强行挡了良宫等高阶骨弓手的三箭”心有余悸,消耗了大量的法力,一时间还没冲下去。况且他挡了三箭,已经起到了极大的作用,下面的战斗加入不加入都无所谓了。

  “哼,想逃没这么容易。”

  李佩君眼见乌云大巫师要逃,将腰间妖兽袋一拍。一条数十余丈长的七阶青鳞妖蛇蹿了出来,浑身狰狞的斑纹,铜锣碧绿的双眼中冒出红色凶光,獠牙一张,喷出一口腥臭的恶气,猛然朝前面一名高阶力士扑了过去。

  李佩君则弃了那名高阶力士。足下剑芒暴涨数丈。追杀正在逃跑的乌云大巫师。

  乌云大巫师并不善近战,仓惶急逃,口中飞快的吟唱着古怪的土语。

  令人震惊的是。大巫师所到之处,周围的土族中阶力士一个个眼珠猩红,都像是疯了一般,哇哇大叫的朝李佩君投出乌铁长枪。密密麻麻的长枪如暴雨。将李佩君的护身罩打的哐哪直响,神力居然比平时还强数分。

  李佩君不在乎这些长枪在自己身上挠痒痒,但是夹在在大量的骨箭之中,偶尔射来的一两支高阶骨弓手的强力骨箭,却让他在飞剑上颇为狼狈。

  山顶山口陷入一片混乱中。

  李佩君再看的时候,乌云大巫师已经从一大群土族中阶力士群中消失不见,不知钻到哪里去。他不由大怒,手控飞剑朝下面的中阶力士

  去。

  “真可惜。”

  良宫带着他的两个手下已经跑远了,他这时回头看了一眼,却现乌云大巫师也已经逃不见,不由感到惋惜。

  他身后的良荣、良华这才反应过来,刚才的情况有些为妙。

  “少族长,为何你刚才不攻严仙人,却打最远的那今年青仙人。这是为什么7…大巫师恐怕要怪我们护卫不力。”

  良荣有些心惊问道。

  “你是我骨弓部族的力士,什么时候开始替那老巫头的生死操心起来了?走,找圣女去。老巫头生死不要紧,别让圣女出了差错。”

  良宫瞪了良荣一眼。冰冷的声音叱责道,随后朝石城飞奔而去。

  良荣、良华二名骨弓手不敢再多言,低垂头飞快的跟随。

  虽然严豪带队的六名金丹修士突袭,没能一举截杀乌云大巫师。但是逼得他落荒而逃。山口上的土族各部落的力士失去调度,陷入各自为战的状态。

  天道盟领禹维风在山口战场上指挥众修士反击,修士渐渐开始稳住阵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