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26 小神通古器和银甲卫

426 小神通古器和银甲卫

  “一件小神通古器,对我天魔盟五大巨头仙宫之一的凌霄宫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老祖宗已经封印了这件小神通古器的大部分威力,我这金丹修士当然也能用。我本来是留着这件小神通古器,找机会和禹维风一争高下的。今天算你们偏偏不知死活要和我争夺子幽莲,那我便成全你们,让你们通通都神魂俱灭!”

  严豪狂傲冷笑。

  随后,猛然大喝一声,他丹田内的金丹,爆出一阵耀眼无比的毙,芒。一大团精纯无比的元气,从他口中喷出,全数打在巽雷古镜这面小神通古器上。

  严豪是金丹期二层的修士,如果单纯以他的法力,就算耗尽他所有的法力,也根本无法驱使这样一件小神通古器。

  法力不够用,只能以元气来施展了。

  这作本来毫无光泽,黯淡无华的古镜,在吸收了一大团精纯元气,终于有了变化。

  一束束的雷光,在古镜内激荡闪耀,令人敬畏的雷系气息,从镜中散出来,弥漫着整个洞窟。这面上古法镜,开始渐渐显露昔日的威力。

  蒋灵神色大变,二话不说,足下猛然一点,便疾退,朝洞窟外狂逃而去。

  他没有选择向严豪动攻击。

  因为法器施展很快,只需要呼吸之间的工夫便能动。

  蒋灵有自知自明,以他的本事。根本无法在这一个呼吸的时间内。一举杀了严豪。

  乒豪只需要转眼工夫,便能用巽雷古镜动攻击。这面巽雷古镜小神通古器的威力,他是绝对挡不住。

  严豪说的没错,有这巽雷古镜在手,他一人足矣收拾他、叶秦、郑成辉、史寒阳四名金丹修士。

  蒋灵心中估量过,集合他们四名金丹修士的实力,以元神法器全力抵挡这巽雷古镜的攻击,大约有那么二成的把握,能挡住巽雷古镜大威力一击。

  但是这个成功的把握太弄不好他们四名金丹修士全在一击之下完蛋,被古镜雷光轰为灰烬。神魂俱灭。

  而选择逃跑的话,他大约能有三成的几率,及时逃脱巽雷古镜的攻击。

  与其冒这样大的风险,还不如先保全自己。

  从他在血色之海的无数生死经验之中。要想活命,必要的时候必须牺牲同伙。

  叶秦、郑成辉、史寒阳等金丹修士,不过是他临时结队夺宝的伙伴而已,他可管不了那么多。让他们三人在自己身后挡一下,自己逃生的几率更大一些。

  蒋灵这一退,立刻引一连串的反应。

  郑成辉、史寒阳二人,也都不是傻子,哪里会不知道小神通古器的可怕,几乎同时跟着抽身疾退。闪到叶秦的身后。疾冲往洞窟外。

  他们两人都暗暗侥韦,叶秦似乎还没明白过来,一直死死的盯着那面巽雷古镜,觉其余三人都已经抽身退了,才惊然回过神来,匆匆急退。

  “有叶老弟挡在最后面,多少能增加一点逃生的机会。”

  严豪并没能在第一时间动小神通古器。

  在刚才那一大团精纯元气的驱使之下,这面巽雷古镜仅仅只是威势猛涨了一截,然后依旧悬浮在半空中巍然不动,似乎还在等着严豪继续以元气去催动它。

  “这些元气还不够?老祖宗已经封印了它九成的威力,我用三年修炼出来的元气,居然还无法驱动它。,难道非要耗去十多年修炼出来的元气才行?我恐怕真要重新跌回金丹期一层去了。”

  严豪暗暗吃惊。

  可是现在如箭在弦,必须杀了蒋灵等四名修士,他就算不想动用这件小神通古器,也不行了。他猛然一咬牙,从腹内再次喷射出一大团精纯的元气。

  “噗、噗、噗!”

  接连喷了三大团元气。

  每喷出一口,严豪的脸色便苍白一分。

  当最后一团元气喷出去之后,严豪只听到丹田内“哗啦”的一声,金丹光芒黯淡,已经从金丹二层修为境界重新降为金丹一层。

  这个时候,巽雷古镜吸收了足够的元气,终于出滚滚轰鸣声,无数雷光在镜中涌动,光芒万丈,呼之欲出,气势骇人。

  “你们通通都去死吧!我耍让你们四人。通通神魂俱灭,以消我心头之恨。”

  严豪操控着巽雷古镜,对准洞窟入口。

  脸色苍白萎靡不振,但是眼中却露出疯狂亢奋异常之色,语气中夹着无比的怨愤。

  用金丹内的大量元气来驱动这件小神通古器,令他足足暴跌了一个。层阶的修为。

  为了修炼出这样一层修为的元气。他足足耗费了十多年的工夫。这样一击,便等于白白耗去了自己十多年的寿元。如此惨痛的代价,叫他如何不满腔的怨恨。

  为了子幽莲,为了能用子幽莲讨得老祖宗的欢心,为了他在凌霄宫的地位能够大幅的提升,他拼了。

  “嗤!”

  一道粗达数丈,威力无穷的乌色雷光柱。刹那间从巽雷古镜之中爆射而出,瞬息激射数百丈,横扫轰向蒋灵、叶秦等四名金丹修士所站之处。这道雷光度之快,不要说金丹修士,就算是元婴修士也根本无从躲闪。

  蒋灵、郑成辉等修士惊骇欲绝,“完了,性命休矣!今天要把性命栽在这里了。”他们才疾退了不过数丈,便骇然觉身后一道气势骇人的雷光,破空激射而来。

  轰!

  整个洞窟入口的坚硬岩石被这威力狂暴无比的雷光柱横扫而过,所过之处,徒然轰出数丈深的大洞,上百丈范围岩石大面积坍塌。

  这九曲石洞岩石。在东海海底深处历经无数载的阴寒洗练,最为坚硬无比。顶阶法器全力一击,也只能在岩石上留下数尺多深的口子而已。

  没想却在这威力无穷的雷光柱下,被轰的粉碎,大范围到塌,掀起大片碎石尘埃。

  “区区几个普通金丹修士,居然也胆敢跟我斗法,死路一条!”

  严豪疯狂大笑。

  他分明看到,蒋灵、叶秦、郑成辉、史寒阳四名金丹修士,还有四头灵兽,一个不差,全部被巽雷古镜的那道乌色雷光柱狂扫而过,根本没能逃出去。

  “他

  “严兄这面巽雷古镜,果然不愧是小神通古器。四名金丹修士,连叫声都没有,就神魂俱灭。”

  “以一对四,一口气将四名同阶对手干掉,这种战绩,放眼东海也没有几个金丹修士能做到。此战之后,严兄必定扬威东海修仙界。”

  天魔盟的那三名金丹修士面露敬畏之色,马上飞到严豪的身旁,纷纷露出谄媚,卖力讨好。

  “行了。你们几个,去吧那些岩石搬开。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法器、法宝留下。我去把子幽莲采摘了。”

  严豪心中自得,一副不以为意的口气说道。说完,便要收回巽雷古镜,去寒潭采摘子幽莲。

  “是!”

  那三名金丹修士便要施法搬开那一片废墟。

  漫天的尘埃渐渐散去,洞窟入口处。露出一大片坍塌的废墟岩石块。把它们清理掉,对于金丹修士来说不算什么。

  突然,废墟巨石动了一动,闪现几道银光,让他们惊住。

  一只银光灿灿的巨手掌,将一块数丈的大岩石推开。然后,一尊高达五丈的银光灿灿的愧儡,霍然从岩石废墟中站了起来,手中提着一杆巨银枪,冰冷的目光扫向严豪。

  这尊银甲卫的面目、胸前,几乎被雷光烧炙的漆黑,到处都是斑斑点点的坑。

  但是,它终归没有被雷光给击毁,甚至没有受到重创。仅仅只是把表面一层银色外壳给烧炙的极其难看而已。对于一尊五丈高大的愧儡来说,这种损伤只能算轻伤。

  “这是什么?”

  那三名金丹修士猛然吃了一惊,惊的倒退,根本不敢丝毫靠近。他们不傻,一尊能在巽雷古镜的雷光柱轰击之下仅仅受到轻微损伤的愧儡,少说也是九阶以上金丹后期级倪儡,甚至可能是十阶元婴级傀儡。他们又有什么本事让它受伤?这愧儡绝不是他们区区几名金丹初期修士所能对付的。

  “这这是什么愧儡?怎么没有被巽雷古镜的雷光击毁?”

  严豪看到那尊愧儡,呆了一呆,嘴巴张大了。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瞳孔猛缩。倒吸了一口冷气。

  “银色,不会是一秘银7!”

  “这是一尊完全用秘银材料炼制的愧儡。秘银是最顶级辟法属性的材料,对法术有极强的抵抗力,能大幅削弱法术效果。

  蒋灵小队那四名金丹修士当中。居然有人拥有一尊秘银愧儡。怎么会这样?”

  严豪心中一个惊人的念头闪过,大骇之下,胸腔一口闷血上涌,忍不住喷了出来。

  巽雷古镜虽然被封印了**成威力,但是那道雷光柱,依旧是极大威力的法术攻击,普通的法器根本无法抵挡。

  在他看来,没有任何一名金丹初期、中期修士能够挡住他的这一击。

  可是他漏算了一种例外,那就是秘银。这种辟法材料,在东海极为罕见,可以免瘦几乎所有的法术攻击。这种材料太过少见,他根本没想过眼前的这四名金丹修士会有。

  从来没有这样一整尊都是秘银的五丈高大愧儡,就算是凌霄宫也拿不出这么多的秘银原材料来制造这种愧儡。

  他那雷光一击,白白耗费了十余年修炼的元气,从金丹期二层跌回了金丹期一层,被一尊秘银愧儡给挡住了,怎么能不气的吐血。

  严豪没工夫理会吐血的事情。

  他已经察觉到巨大的危机,废墟中有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冲他而来。他想也不想。口中激射而出。一柄金色的元神飞剑,护卫在身前。

  同时,他慌乱之中一拍储物袋,飞出三柄顶阶法器,全力为自己护法。

  这还不够,连那巽雷古镜,也重新释放出来,口中喷出大团的元气。

  那股危险的气息,令严豪胆寒战票,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就算自己从金丹期一层跌回筑基期九层修为。他也要全力保住性命。

  那个潜藏着的对手拥有一尊辟法威力如此强大的秘银愧儡,死死的克制住了他的巽雷古镜,实力完全在他之上,却一直隐不,完全能在这紧要关头给他致命一击。

  哗啦!

  一道青影,从银甲卫的身后废墟中冲天而起。

  四道金、红、青、黄元神飞剑光芒。神识操控,在他周身吞吐闪耀。一枚纯蓝色水贝灵珠,一枚粉红色霞珠,在他两手一尺上空悬浮,着异彩光芒。

  他目中闪过一道冷冷厉芒,盯着严豪还有那面巽雷古镜。

  此人正是叶秦。

  叶秦本来是不想倾尽全力,把自己的杀手铜都亮出来。但是严豪那面巽雷古镜,把他逼得不得不全力出手,把最大的杀手铜九阶银甲卫也亮了出来。

  “粉彩霞光!”

  叶秦轻啸,手中一枚粉红色栩栩灵珠飞上半空。

  徒然射出一道粉红色的霞光。打在严豪那柄金色飞剑上。那金色元神飞剑,顿时在霞光之中停滞不动。

  “金乌耀光剑、南明离火剑、天簌丝音剑、黄天厚尘剑。疾!”

  叶秦手一挥。

  四道虹芒,全力朝严豪围攻过去,“噼里啪啦”挡住严豪施法放出的数件顶级法器,轻而易举的完全压制住。

  银甲卫此时也动了。

  它躬身。双足在地上一蹬,猛然一跃。手中巨银枪,化为一道银芒。“嗖!”巨银枪一闪而逝,从半空中众多法器的间隙中一穿而过。

  “噗嗤!”

  严豪正在拼死挣扎,觉胸口冰冷空洞。呆呆的低头,只见一个巨大的血窟窿,胸腔、内腹完全被击碎洞穿。

  “你!凌霄宫,绝不会放过你的!”

  “砰”严豪瞪着一双大眼。死不瞑目的从数十丈高空坠落在地上。

  叶秦面无表情,手一招,一道白光席卷而过,将那面还来不及动的巽雷古镜笼罩住,巽雷古镜已经没了主人,只是挣扎了几下,便收入他的手中。

  仅仅是一个呼吸的工夫,他已经完成了杀人夺宝的过程。

  然后,叶秦转头,目光冰冷。神情漠然的望向那三名目瞪口呆的天魔盟金丹修士。

  还有刚刚从废墟之中灰头土脸钻出来,惊魂未定,没明白生什么事情的蒋灵、郑成辉、夹寒阳三名金丹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