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35 古殿大阵

435 古殿大阵

  诌维风吃了惊,显然没想到居然有纹么多修十冲出来吐然以对他。阻止他得到旭牛鼓。

  他不由转身,沉着脸朝众修士望去。

  那十多名出来喝止的金丹修士,并非亲近他和禹寄主的人,而是跟天道盟其他四位宗主和天魔盟五大巨头,有密切关联的金丹修士。

  这些金丹修士一个个怒目喷张,一手控着法器,一手按着储物袋,如果禹维风敢自持自己身份,强行取走这副尬牛鼓,他们说不得就要出手抢夺了。

  禹维风目光冰寒,一副恨不得噬人的震怒神情,但是心中却暗暗惊慌。

  他也就金丹期一层修为。实力远没有达到凌驾众金丹修士之上水平。只是靠着禹宗主的威望才成为众修士的临时领。虽然手头有几件不错的法器,可是如果和这一群金丹修士争斗起来,他也占不到太大的便宜。

  主殿内还有:四十名金丹修士,冷眼看着突如而来的争执,望着那面旭牛鼓,纷纷窃窃私语。

  “禹维风也太把他自己当一回事了。”

  “将这面旭牛鼓带回仙阙城去。这可是奇功一件,不论是将这面战鼓献给天魔盟的五大巨头,还是天道盟的五大宗主,都足以得到无法想象的功勋奖励,甚至可以请求诸位宗主、巨头全力助自己成为元婴期修士。凭什么要把这样巨大的好处白白让给禹维风!?”

  “要知道,从金丹到元婴,是一个巨大的难以逾越的门槛。无数金丹修士花费数百年的苦修,在东海各处冒险,寻找天地灵物辅助修炼。但是依旧无法突破这个门槛。”

  “有一个庞大势力的倾力帮助,提供大量的灵丹,灵气最充沛的修仙福地,各种稀缺的修仙的资源,成为元婴修士的希望无疑能够大大增加。远比自己修炼要强太多。”

  “在东海,金丹修士数不胜数。根本算不了什么,但是元婴修士却地位尊贵。甚至有资格独自开山建立一座仙宫,成为东海独立的势力。”

  “这是当然,还用你废话!等会儿他们一开战,咱们也立刻出手抢夺;带回去献给宗主、巨头。任何一位宗主、巨头给出的酬谢。都绝不会小气。”

  “可是,咱们得罪了禹维风,日后只怕难以再相处。”

  “呸,禹维风算什么,有必要忌惮他吗!他实力和那一点靠着宗主后台而积累起来的威要,实在是微不足道。等咱们成了元婴修士,他得看咱们脸色行事!”

  “不要说禹维风,就算是禹宗主亲临,在这面旭牛鼓面前又算得了什么。禹宗主不过是天道盟五大宗主和天魔盟五大巨头中的一位而已。如果各大宗主、巨头在这古殿内,这些元婴后期修士们也会为了这面战鼓而疯狂大打出手,不惜代价夺取在自己的手中,从而继承上古天道盟的正统性,成为真正的东海修仙界魁。”

  “诸位道友,咱们动手!”

  金丹修士们相互打量着,眼中冒出来的**,越来越强烈。

  立刻,便有一队四五名天魔盟修士身影按耐不住,法器光芒瞬间暴涨。闪电般冲出,朝旭牛鼓直扑过去。

  还没有等待禹维风出手,他们已经决定抢先下手为强,抢到旭牛鼓。

  “快,截住他们,不要让他们靠近旭牛鼓!”

  刹那间,主殿内轰的一下大乱,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大约二三十名金丹修士纷纷出出各自的法器,全力朝旭牛鼓扑去,一边攻击、拦截身旁其他试图夺取旭牛鼓的金丹修士,为自己抢到旭牛鼓创造条件。也不管对方是天道盟还是天魔盟的修士,谁抢,杀谁。“住手!都给我住手,这是上古天道盟的古器,谁也不得抢夺!胆敢私抢旭牛鼓,我杀了他!”

  禹维风见主殿内修士乱成一片,顿时大急。

  可是,根本没人把禹维风的话当一回事。

  众金丹修士也不是傻子,都明白这旭牛鼓的价值。平时对禹维风的敬重,不过是看在禹宗主的面子上而已。此玄大神通古器旭牛鼓就在面前,谁还会真把禹维风放在眼中。

  噗嗤!

  噗嗤!

  当场就有几名冲在最前的金丹修士。在漫天乱剑中被斩为一团血沫肉酱。战局之乱,甚至无法分辨是谁下的手。

  “啊!”

  还有金丹修士被斩落在地,意外撞上那副十二阶毒蛟遗骸,被蓝色毒雾一缠绕,顷刻间化为一堆白骨。

  但这些丝毫无法众金丹修士的疯狂抢夺。

  叶秦正在众金丹修士中间,大骇之下,连忙出法决,给自己加上金系护身罩。接着便听到“砰、砰”一连串巨响。不少乱射的飞剑斩在他的护身罩上,将护身罩打的摇摇欲裂。

  叶秦不敢怠慢,手控黄天厚尘巨剑一挥,劈开周围众多漫天乱舞的飞剑法器,足下一蹬,急忙向最外围闪去,避免遭到乱战的波及。

  “一个破裂的古器,根本就不能用,怎么引起这样乱战?太疯狂了。还是先走为妙,可不能栽在这里!”

  叶秦飞身退避到主殿的一侧,罕见的露出惧色。

  他极少畏惧过什么人。但是一群数十名为了夺得大神通古器,已经完全疯狂丧失理智的金丹修士。让他不得不惊惧,选择避让退走。

  叶秦是从中土渡海而来,对东海金丹修士的心思想法不是太清楚。

  他不明白他们为

  要拼死去争纹面破裂悦牛后拿去献给各位宗嗫二忧头,获取仙宫给出的巨额灵丹、原材料、法器奖励。

  说实话,他对东海的仙宫一向不太在意,也不愿意过于亲近。更愿意靠自己的实力去修炼、冒险。得到灵物,用于修炼。

  当然了,这跟叶秦拥有紫府有直接的关系。

  他完全能够自给自足,根本没必要去拿旭牛鼓去投靠任何仙宫来获取灵丹、原材料,用于修炼。

  所以就算明知这旭牛鼓能拿去仙宫换得巨大的好处,但是对增强自身战力起不了作用,也不会感兴趣。

  “叶大哥!”

  叶秦回头一看。周瑶、金中山、廖晓樟几位金丹修士,居然来到他旁边,目光炙热的望着着他,期盼着他干点什么。

  “怎么,你们不会也是想抢这旭牛鼓吧?”

  叶秦惊道。

  “嗯,叶大哥,你的实力最强,领着我们四人一起出手抢旭牛鼓吧。如果能将这面旭牛鼓带回紫剑宫去,老祖宗会给你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周瑶立刻点头,一双清澈的凤眸中充满了期翼。她很清楚叶秦的实力,远胜过她数倍。没有叶秦的话,他们几人的实力显得十分平庸逊色,根本没有希望抢到旭牛鼓。

  “交给紫剑宫?”

  叶秦操了一下,又望向其他几人。“廖姑娘,金兄,你们也同意抢到旭牛鼓,交给紫剑宫宫主?”

  “小妹我没有意见,我广语宫实力单薄。得了旭牛鼓也没什么作用。紫剑宫实力极深,宫主已经到元婴后期修为,有实力保住这旭丰鼓,说不定还有机会在日后的天道盟宗主大位争夺战中,一跃成为天道盟五大宗主之一。”

  廖晓挥道。

  “咱也同意,交给周宫主。聚宝宫。紫剑宫、聚宝宫、广语宫三宫一向是以紫剑宫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紫剑宫宫主能成为宗主,聚宝宫也有好处。”

  金中山眼中露出疯狂之色,咽了一下口水,狠道,“拼死干这一票,以后数百年都不用愁了。有了这大神通古器尬牛鼓立下天大奇功,咱们几人金丹期修炼所需要的灵丹,根本不用担心,紫剑宫主肯定会让我们享用不尽的灵丹和法器、法宝,节省下大量外出寻找灵物联时间,到时候咱们想怎么修炼就怎么修炼。说不定能在一二百年之内。一口气冲上元婴期境界,那可就大了。”

  叶秦一愣,心中暗道,三大仙宫的关系居然这样紧密,难怪三仙宫的弟子总是一起行动,形影不离。

  周瑶、廖晓粹、金中山都决心出手抢夺尬牛鼓。潘霜自然的也没有什么意见,立下奇功,他也能沾些好处。

  不过,这不意味着叶秦也乐意出手。

  叶秦回头朝主殿中央望了一眼,三四十名金丹修士正在主殿内疯狂乱战,阻挡其它修士抢夺旭牛鼓。这让他完全没有出手抢夺的**。

  他有自知之明,自己的实力虽强。等闲四五名同阶金丹修士联手也未必是他的对手。但是这里有数十位金丹修士之众,他根本不可能在一群金丹修士当中有多少胜算。

  “不行。这旭牛鼓是众矢之的,谁抢谁遭殃。

  要动手,你们自己动手。”

  叶秦望了主殿内已经疯狂的金丹修士一眼,然后不理会周瑶、廖晓,樟、金中山等人的苦劝和失望之色。身形一闪而逝,疾冲向主殿之外。打算独自离开琅琊秘境。

  “砰!”

  叶秦的身形急挫,被什么东西给挡住。

  他伸手一摸,惊愕的现,前方的一道透明弹性的冰凉光幕。

  叶秦施展灵目术放眼要去,吃了一惊,不知道什么时候,主殿的穹顶。多达数百枚金、青、蓝、红、黄五行灵珠,连成一片,每一枚灵珠都射出一道道光线,编织成密密麻麻的光网,将主殿给笼罩住。

  众金丹修士忙着争抢旭牛鼓。根本没有现。

  “不好,这古殿不是善地!这些灵珠,每一枚都至少是一件低阶法宝,它们全部施法释放出来的威力。大到不可思议。”

  叶秦看到如此多的五行灵珠。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刚才只注意到那面旭牛鼓,根本没有留心到穹顶的那些灵珠。

  他心中暗呼不妙,想也不想。口中爆射出一口金色小剑。

  “去!”

  金乌耀光剑迎风暴涨,顷亥化为一柄犀利的一二十丈巨剑,猛然一斩在前方光幕上。以金乌耀光剑的强悍,居然只撕裂开一道数寸长的口子,然后光幕瞬息合拢,又恢复正常。让叶秦根本来不及扩大撕裂的口子。

  就在撕开小口子的一瞬间,叶秦隐隐约约听到光幕外面传来吟唱声。

  光幕的外面,一名娇躯妙曼的土族少女口中轻轻吟唱着巫术,正用一种淡淡哀伤的眼神望着殿内众金丹修士。

  她的眼神分明透露出,她不愿意这样做,但是却不得不做。

  随着她低吟,穹顶那些五行灵珠越来越耀眼,出越来越密集的光芒。最终,它们爆射出百倍千倍。无比耀眼的光芒,将整个主殿都浸在了五行光色之中。

  殿内所有的金丹修士,无一例外。消失在这片五光十色之中,陷入上古修士黄风真人布置下的乾坤奇门阵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