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38 利用

  江乾坤奇门阵内的地域空间吊然极大,但是有位沥晓。廖晓樟在这里,叶秦却轻松了许多。至少他不用担心会在大阵内迷失。

  叶秦驾取乌云障法器在大沙漠之中疾飞,在廖晓樟和周瑶的协助之下,只往东南方向飞了数百里便找到了在大阵内被几头金丹妖禽追杀的金中山。不过还好,金中山的实力在金丹初期修士当中也算是很强了。只是略逊于周瑶。他的那件金元宝元神法器,可化为一座数十丈金光灿灿的大山,沉重无比,能攻能防,猛然砸下去金丹妖兽也能砸成肉饼,普通的金丹妖兽甚至难以靠近他。

  何况,金中山的储物袋内还有众多的符篆、法器,补充法力的灵酒也有一些。虽然在几头金丹妖禽的围攻中有些狼狈,却能强行支撑住。一直到叶秦、周、廖等三人出现,他也没有露出败象。

  叶秦只是远远的瞧了一眼,便知道金中山没有危险。

  “你们下去

  叶秦瞬息在半空停下,朝后方的周、廖二人说道。

  周瑶、廖晓樟明白叶秦不打算出手,让她们动手。她们二人立刻从天空杀了下去,和金中山联手,一小会儿工夫,便斩杀了那三头金丹妖禽。

  金中山逃出生路,又见到叶秦、周瑶、廖晓棹等三位同伙熟人,自然是惊喜无比。

  小队四名金丹修士会合,继续御器飞行,去寻找剩下的潘霜。

  “廖妹妹,这座大阵内的金丹妖兽怎么这么多!?还有,我在这阵法内一直没见到人影,你们怎么一下就找到我的?。

  金中山有些奇怪。

  “在古殿之中,咱们几人本来便是距离最近,进入这阵内自然也靠的很近。只要知道方法,推测出方位倒也不难

  廖晓樟笑道。

  “要不是廖妹妹细心,一开始便记住了大家在大殿的方位,从而推算出了每个人在大阵内的距离,哪有这么容易找到你。”

  周瑶没好气的说道。

  四人一起去寻找潘霜的时候,简单多了。

  潘霜陷入大阵之后,不知道这大阵的威力,谨慎的留在原地,没有随意乱闯。

  他所在的地方妖兽本来便稀少,数十余里内的金丹妖兽都被他逐个,击杀。随后施法隐匿气息,在沙漠之中潜行,探查周围的情况。

  极度的谨慎,让潘霜几乎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叶秦现潘霜的时候,潘霜正在为往哪个方向走而苦恼。

  叶秦小队五名金丹修士会合在一起,相互配合,实力大增数倍。只要不是遇到十头以上的七阶金丹妖兽群。他们根本不用畏惧。就算遇到九阶妖兽,也有一搏之力。

  “叶大哥,现在我们去哪里?是继续往阵内围走,和其他修士会合。还是改道往阵外围方向,冲出大阵去?。

  周瑶已经恢复了不少的信心。

  叶秦朝周围数十里方圆打量了一番,想了一下,沉静说道,“我们的实力还是太单薄了一点。这附安的妖兽已经稀少,金丹妖兽只有寥寥数头,看来这里靠阵眼已经很近了。走,我们先去阵眼,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修士。要冲出大阵去,人越多越好。”

  叶秦拿了主意。

  五道流光,一起往乾坤奇门阵的阵眼飞去。

  乾坤奇门阵内的五个方向,分别是金木水火土。

  而乾坤奇门阵的阵眼,是一片约数百里方圆的空旷地域。这里是五行灵气交汇的核心地带,灵气极为稀薄,反而没有任何妖兽存在。

  虽然大多数金丹修士都不通晓阵法,但是本能的往妖兽稀少的方向逃亡,躲避金丹妖兽的袭击。

  叶秦一行五人进入阵眼的时候,这里已经有天道盟和天魔盟的七八名金丹修士。气息凌乱,不少都是从妖兽群中杀出来的。

  其中包括禹维风在内。

  这些修士,要么是极为幸运,靠阵眼很近。要么便是实力强横,杀了众多妖兽,才进入阵眼。

  加上叶秦五人刚刚抵达,阵眼已经有十二三名修士之多。

  “金道友,能见到你,真是庆牵啊!哎呀,王道友,你也在啊!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呵呵。贫道能在这里的,都是侥幸捡回一条性命。”

  “古殿突然启动大阵,肯定是那些土族力士搞的鬼!他们没有法力,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动阵法的大家还是想想办法。怎么离开大阵吧!”

  众金丹修士聚集在一起,相视苦笑,喘嘘不已。

  之前他们还为旭牛鼓而斗的你死我活,恨不得杀了对方,现在却一起被困在这大阵内,不得不想办法脱困。显得分外尴尬。

  “维风兄,你的实力最强,你说咱们怎么办?。

  “先等等,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来这里,人多才好破阵。”

  禹维风虽然心中恼怒众金丹修士和他争夺旭牛鼓,但是现在也不得不心平气和,寻思破阵的对策。

  一群修士在原地等了大约小半天。

  这段时间,陆陆续续又有一些金丹修士来到阵眼。最终出现在阵眼的,只有二十多名金丹修士,比最初进入古殿的金丹修士少了大约一半。

  叶秦冷眼扫视了过去,天道盟多一些,天魔盟的修士要少几个。

  心中焦虑,但是忍着一言不。他很清楚,这里的每一个金丹修士都着急,没人会甘心被困死在这大阵内。最着急的,恐怕是禹维风。不用自己去过多考虑,禹维风肯定会去想尽一切办法出阵。

  “已经过了大半天,不等了!现在还没来这里的修士,估计要么已经在大阵中身亡,要么便是迷失了方向。现在当务之急,是离开这座大阵。否则二三日过去,琅琊秘境一旦关闭。我们全得葬身在这里

  禹维风语气显得有些焦虑。

  “可是,维风兄,我们怎么冲出这座乾坤奇门阵?这座大阵的外围,有大量高达九阶的金丹妖兽。实力强横无比。”

  众金丹修士连忙说道,几乎都已经知道这座乾坤奇门阵的一些情况,信心并不足。

  “不用担心,我早有对策。”

  禹维风一拍储物袋,飞出一柄赤红色的飞剑。

  一条若隐若现的火蛟,大约数寸长,灵性十足,飞翔缠绕在赤色飞剑的剑身上。这可不是幻影,而是封印在飞剑中的真正火蛟魂魄。这条火蛟魂魄虽却让在场众金丹修士都感到

  了怖的威压,种示婴妖兽才会散出来的可怕威※

  “赤蛟剑!”“小神通法器!”

  众修士的目光都齐刷刷的望向那柄飞剑,顿时便有不少金丹修士骇然,失声惊呼起来,似乎知道此剑的来历。

  “不错,这正是赤蛟剑。我白浮宫老祖宗,斩杀一条十阶元婴级火蛟,以它的元精,加上赤焰石为原材料,亲手炼制而成的小神通法器。甚至将赤蛟的魂魄,也封印在剑内。此剑威力极大,元婴级妖兽可以诛杀!此剑虽然被封印了九成威力,但是也足以对付金丹级妖兽了。有这柄小神通法器在手,冲出大阵的希望大增。”

  禹维风傲然,手控赤剑。神色之间说不出的自信。

  这是临行之前,禹宗主亲手赐给他的小神通法器。这次征讨土族部落的任务,因为天魔盟严巨头的嫡系后裔严豪也参加,为了避免被严豪压过一头,宗主特意赐了这件威力极强的小神通法器。

  现在要破乾坤奇门阵,还得靠这柄赤蛟剑大神威。

  “不过,以我一人的元气。难以驱动此剑。还需要诸位一起往剑内注入元气,由我来操作此剑。诸位道友以为如何?”

  禹维风凌厉的目光,朝众人看去。

  禹维风的这句话,让叶秦微微错愕,他扬起眉头暗想,“原来这神通法器,还能大家一起来驱使!不必局限于某位修士这样倒是避免了暴跌修为。禹维风是金丹期一层,如果跌一层修为,恐怕要直接跌回筑基期九层去了。”

  “什么,需要用元气来驱使它吗?”

  “用法力不行吗?”

  众金丹修士吃了一惊,不由面面相觑,深感到肉痛。

  他们金丹内的元气,都是辛苦修炼出来的。一口纯粹的精元。要耗费数年才能修炼出来。吐出一口精元,等于几年的辛苦白白浪费了。

  这等于是拿他们珍贵无比的寿元,来驱动此剑。日后他们想要冲破元婴瓶颈,将会更加的艰难。

  “你们是选择困死在大阵内,永远无法离开琅琊秘境!还是用几年寿元为代价,冲出大阵去,回到东海诸岛区?自己挑一个吧。愿意的跟我走,不愿意的,留在这里等死吧。”

  禹维风厉声,说完,也不理会众人。腾空驾起飞剑,便疾朝远方飞去,要强行冲出大阵。

  众金丹修士无奈,连忙御剑跟上。

  毕竟活着离开的机会只有这么一次。耗费几年的寿元,也比彻底困死在这里要强上许多。

  二十余位金丹修士,每人朝赤蛟剑喷了一口精元。

  小小的赤蛟剑,吸收了大量的精元,出红色焰芒,迎风暴涨,化为一百丈长的汹焰巨剑。一条火色长蛟,盘旋在飞剑上,如同一条真正的火蛟出世,妖气冲天。

  众修士心惊,跟随在赤蛟剑的后面,朝大阵外呼啸冲去,几乎是呼吸之间,便能飞遁出数十里,度到了骇人的地步。只花了半天工夫,便飞出三四万里。

  接近大阵外围,九阶金丹妖禽徒然多了起来。几乎每隔数十里,便能遇到一二头凶猛的九阶妖禽。短短千里路程,居然有数十头之多,都朝他们围攻了过来。

  “快,继续往剑内加入元气。这里九阶妖兽非常密集,离冲出大阵不远了,能不能活着冲出大阵,全在此一举!只要再支撑一个时辰就行。”

  禹维风脸色涨红,感到压力越来越大。为了控制住这柄赤蛟剑,耗去了极大的神识。他一张口,又喷出一口精元。

  原本有些暗淡的赤蛟剑。顿时暴涨光芒,又恢复了几分霸厉的气势。

  众金丹修士们没辙,纷纷喷出精元加强赤蛟剑,同时操控各自的法器抵御妖禽的袭击。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生死存亡只在一线之间,不得不拼命了。

  叶秦没有留手,足足喷了三口精元。

  成为金丹修士之后,这些年修炼的元气,他都已经喷了出来。金丹黯淡,几乎到了摇摇欲坠的边缘。如果再吐一口精元,恐怕金丹要直接碎裂,跌回筑基期去。

  不只是他,每一位金丹修士都已经到了极限,能吐出的元气都吐了出来。

  这大阵的可怕,令人难以想象。

  沿途遇到的九阶金丹妖禽,赤蛟一爪之下,纷纷撕裂成为大块碎肉。根本没有一头金丹妖禽,能阻挡这柄赤蛟飞剑的去路。

  数万余的里路程,死在这口赤蛟剑之下的金丹妖禽,已经难以计数。

  以他们当中任何一人的实力,都绝对无法冲到这里。不过,有赤蛟剑这小神通法器,再加上二十余位金丹修士的一二十余年修炼的元气为代价,却创造了一个奇迹。

  尽管这样,还是有不少金丹修士,被四面八方包围过来的九阶妖禽的袭击给纠缠住,不小心脱离了修士队伍。顿时被众多的妖兽包围,惨死。

  只剩下十多名金丹修士,在几乎力竭的时候,他们终于看到远方天际有一片五色光芒的天幕。

  众修士惊愕,接下来是狂喜。

  “那是大阵的边缘,还有数百里距离。只要冲过去,我们便能冲出这座乾坤奇门阵!”

  廖晓樟惊喜,大声呼喊。

  “不错,离大阵外很近了,多谢诸位道友相助!剩下的路,我一人过去便行了。至于你们,就留在这大阵内吧。”

  禹维风突然冷冷一笑,手中法决猛然一收。长达百丈的赤蛟剑突然收缩,盘旋起来,将他一人团团环绕保护住。而其他所有的金丹修士,都被排斥在外面。

  “禹维风,你这是干什么?”

  “禹维风你这个。卑鄙小人,居然利用我们来破大阵。你却独自逃生出去。”

  众金丹修士大惊失色,顿时醒悟过来。被禹维风给利用了,激动的怒声喝斥。

  这附近数十里范围随处可见九阶妖禽。没有赤蛟剑的保护,他们一群人等于是直接暴露在九阶妖禽的攻击之中,随时可能会丢掉性命。

  “哈哈,你们以为,我会让你们出去和我争夺旭牛鼓不成?那旭牛鼓,只有我禹维风才能得到!”

  禹维风讥讽的朝众修士扫视一眼,根本不理会众金丹修士的指责怒骂,直接驾驻赤蛟剑,光芒一闪而逝,朝大阵边缘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