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39 敌对

  诌维风利用宗众修十户后,突然收缩了小神沥法器赤蛟剑:”保护着他一人,独自破阵而去。

  剩下的十余名因为耗去了大量元气而精疲力竭的金丹修士,破口大骂禹维风卑鄙无耻的同时,相互对视。却都感到一阵难以言述的恐惧。

  距离冲出大阵,仅仅只有数百里的距离,可是这数百里范围内还密集的盘踞着不下二十余头的九阶金丹级妖禽。

  每一头九阶妖禽足以轻而易举的击杀二三名以上的金丹修士,没有赤蛟剑这柄小神通法器的保护,随便来三五头九阶妖禽,都足以把他们一群金丹修士杀的崩溃,何况这里有二十余头九阶妖禽之多,足足是金丹修士的两倍数量。

  眼看要活着逃生出去的希望。就这样眼睁睁的破灭了,这种濒临死亡的恐惧,几乎让他们浑身战栗。

  “现在怎么办?。

  “诸位道友,我们齐心协力往一个方向冲,杀出去!”

  “咱们能杀的过九阶妖禽吗?一旦被妖禽包围,咱们全完了。我看咱们还是分散开来,各自逃命吧!或许这样还有一线机会能活着出去

  周围数百里高空飞翔的二十余头金丹妖禽,已经现他们这一小群众金丹修士,从四面疾冲包围了过来。这让众金丹修士顿时大为恐慌,为如何逃命而争议起来。

  “叶大哥,我们还能活着出去吗?”

  周瑶娇躯微微颤抖,脸色苍白,近乎绝望的望向叶秦。

  不只是她,还有廖晓粹、金中山、潘霜等几人,都一副惨然,几乎对逃生出去不抱有任何希望。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九阶妖禽的飞行度远过他们。不论是和九阶妖禽正面厮杀,还是疯狂逃命,他们都处于绝对的劣势,打不过,也逃不走。

  “禹维风敢这样利用自己,一定要叫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叶秦脸色阴沉,冰冷的目光望着远遁而去的禹维风,心中暗暗誓。被禹维风白白利用的金丹修士。也包括他,这自然让他怒火中烧。双手紧握白。恨不得追杀上去让禹维风付出代价。

  可是,现在不是泄怒火的时候。最重要的是逃生出去。

  “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大家都活着出去,但是付出的代价极大!就看你们四位愿不愿意付出这个代价!”

  叶秦收回冰冷的目光,朝周围疾包围过来的妖禽扫视了一下,立玄沉声朝周瑶、廖晓挥等小队成员说道。

  “什么办、法?”

  “叶大哥,你说!不管什么代价。只要能活着出去,我都愿意付出

  “不铣”

  周瑶、廖晓稀四人在几乎绝望和恐惧的情况下,却突然听叶秦说还有逃生的机会,顿时燃起强烈求生的**,激动的追问。

  她们很清楚,叶秦这位小队队长一向低调沉稳,暗藏实力,从来不多说废话,对叶秦有乎寻常的信心。

  就算没有信心,这个时候也愿意尝试一下叶秦的办法,总比坐以待毙要强。

  “你们几个跟我来!我说什么。你们便必须做什么,不能有任何迟疑。如果不愿意,就别跟来。”叶秦说完,足下驾驻的乌云障法器爆出一阵乌光,疾闪,脱离了众金丹修士的队伍,朝东北方向飞去。

  周瑶、廖晓粹、金中山、潘霜等四人也急忙脱离了修士队伍,跟随叶秦而去。

  这一群金丹修士本来有十余人的。马上分成了两伙。一伙人还停留在原地争议该如何迎战九阶妖禽;而叶秦、周瑶等五人已经飞出数十里开外。

  剩下的那五六名金丹修士,各色装束修士,有天道盟的修士,也有天魔盟的修士,都一副愕然,不明白叶秦、周瑶等五人突然离去,这是做什么。

  大阵内的那些九阶妖禽也有灵智,分散开来,大约有二头追杀禹维风。有十头继续朝停留在原地的金丹修士们冲去,另一部分大约十头则朝叶秦、周瑶等五人冲去。

  几乎是每两头九阶妖禽,追杀一名金丹初期修士。

  很显然,除了禹维风拥有威力强大的神通法器能够逃生之外,其余十余名金丹修士在如此多的妖禽的包围追击之下,想要逃生。几乎是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快,你们每人喷一口元气在这面小神通古镜上!这是我们保住性命的最后手段。”

  叶秦怒吼,冷峻的盯着从前方数十里外疾冲来的妖禽,右手一拍储物袋,一面巴掌大小的斑驳陆离的古镜悬浮在他右手上方。

  眼看妖禽便要包围了过来,周瑶、廖晓樟等人早就惊骇欲绝,一听到叶秦喝令,张口便吐精纯无比的元气。

  金中山虽然心有不甘,到了这个地步,早就没有任何退路可言,要么死,要么喷出金丹内的元气。

  四名金丹期一层修士一起喷出大口的元气,叶秦手中的古镜吸收大团元气,顿时暴涨为数丈巨镜,镜面内风云滚滚,仿佛有万里云雷“助,隐隐出吡哧、吡哧”的雷鸣电丹。雷电泄露出与势

  人。

  同时,随着大量精元的丧失,四名金丹修士体内几乎同时传来“咯嚓。声,原本凝液态的金丹元神开始崩碎,重新化为气雾态元神,从金丹一层修士直接暴跌成为筑基期九层修士。

  周瑶、廖晓樟、金中山、潘霜等四人惊惧的望向叶秦手中的古镜和周围的妖禽,刻萎靡不振,脸色煞白无比。是死是活,全在叶秦的手

  了。

  “呔,畜生都去死吧!”

  叶秦见巽雷古镜已经吸纳大量元气,足够出一击,立刻全力操控驱使古镜,朝前方冲来的十余头九阶金丹妖禽横扫了过去。

  “嗤嗤!”

  一道数丈大小威力骇人的乌色雷光柱,从古镜中狂暴激射而出,足足扫射出上千丈远。电芒大盛,笔直扫过朝他们袭来的众多九阶金丹

  所有被雷光柱扫中的九阶金丹妖禽,要么是全身被雷光击中,完全化为灰烬,要么就是被扫中半边身躯,朝地面急坠直下。要知道妖禽的攻击犀利,飞行度极快,但是防御力却一向低下,根本承受不住雷光柱这样狂暴的攻击。

  “快看,那是巽雷古镜!”

  “小神通法器”。

  “这是严巨头的小神通古镜,应该在严豪的手中,怎么落到了那人的手中?”

  “莫非严豪已经死了?这面巽雷古镜落到他的手中。”

  “早知道他手中有巽雷古镜。我就跟他走好了!”

  仍然停留在原地的那五六名金丹修士,顿时有人骇然失声惊呼,认出了那面小神通古器的来历,痛呼懊悔不已,只恨没有早一点跟过去。

  可是,他们永远不可能再对任何人说出这些话了。十多头九阶妖禽已经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过来,他们根本无路可逃。

  “快走!”叶秦用巽雷古镜狂击九阶金丹妖禽,强行清扫一片空域。

  接着,叶秦乌云障一卷,将周瑶、廖晓樟、金中山、潘霜等四名筑基九层修士全部卷入乌云之中,朝大阵边缘狂逃而去。

  周瑶四人跌回筑基期的修为,实力大降,御器飞行的度远不如他这金丹修士快。必须趁着其它九阶妖禽还没有杀过来之前,冲出大阵去。

  几个呼吸之间,叶秦已经驾驻乌云障冲到了大阵最边缘的光幕处,金乌耀光剑光芒万丈,狠狠一斩。“破”。五色光幕被撕裂开一道数丈大小的缺口,间不容分之间,乌云障瞬息冲出了乾坤奇门大阵。

  五色光幕重新合拢。

  “飕!”

  叶秦收了乌云障,他和周瑶、廖晓樟等修士的身形,重新出现在主殿之中。大殿的穹顶,数百粒灵珠交错飞旋着,以玄妙神秘的方式在运作,光芒闪烁,大阵依旧在维持。困着阵内的修士。

  而在他们五人之前;大殿的另外一侧,一名白袍年青修士刚刚闪现出来,正是以赤蛟剑破阵而出的禹维风。

  赤蛟剑以仅剩的元气击杀了两头九阶妖禽之后,依旧重新化为数寸小剑,回到禹维风的手中。

  “你,你们怎么出来的?。

  禹维风突然现还有其他修士紧跟着自己冲出大阵,不由震惊回头,望向叶秦等五人。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叶秦手中一面巴掌大的古镜上。

  “巽雷古镜严家的小神通古器,居然在你的手中!严豪不可能把这件古器交给任何人,除非是你把他给杀了。连严豪都能杀掉,看来叶道友的实力非同寻常啊!在下真是眼拙,居然一直没有现叶道友的真正实力。”

  禹维风脸色阴睛不定,心中暗惊。难以推测叶秦的真实实力。他很难相信,叶秦是靠什么手段杀掉拥有巽雷古镜这件小神通法器的严豪。

  “禹维风,你这个卑鄙小人。你等着瞧,老子要杀了你,将你夫切八块喂灵兽。”

  金中山怒气腾腾,指着禹维风高声大骂,泄心中不满。

  周瑶、廖晓粹、潘霜等人都是一个个怒瞪着禹维风,高声怒骂,恨不得杀了禹维风。要不是禹维风在关键的时候收了弃蛟剑,陷众修士在阵内,独自逃生,他们也不至于因为耗去大量的精元,重新跌回筑基期九层修为去。

  这个仇怨,已经到了不共戴天的程度。

  “哼,就凭你们几个筑基修士?你们几个强行催动小神通古器,元气损失惨重,修为暴跌成筑基期修士。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禹维风对周瑶等人满是不屑,目光死死的盯着手握小神通古镜的叶来

  其他金丹修士都困死在大阵之中。现在他要夺取旭牛鼓。剩下的唯一对手,就是叶秦这个实力深藏不露,隐忍的近乎可怕的金丹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