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40 火焰甲兵符箓

440 火焰甲兵符箓


  “读小午有什么惊人弄段,能把严豪杂死。怀抢专了巽昏。或许,严豪是先被琅琊秘境内的高阶妖兽所杀,这小子正好遇上,趁机捡了一个大便宜!不错,肯定是这样。”

  禹维风凌厉的目光打量着叶秦,始终没看出叶秦有什么惊人的手段。心中很是疑惑,一边猜想着各种可能,一边焦急的调息恢复体内的法力。

  他刚刚不久前驾驻赤蛟剑从乾坤奇门阵中全力冲杀出来,体内法力耗去了十之**,在没有弄清楚叶秦的手段之前,他不会轻易出手。

  他认识叶秦其实有一段时间了。

  在白浮城的夺岛大会上,叶秦和皇甫冰儿联手把他给击败赶下擂台。抢走了最好的一座扛灵岛。

  这虽然是一件小事,却也让禹维风耿耿于怀。他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敌不过叶秦,只是因为对手是两名金丹修士联手,所以才能击败他。

  这次征讨土族部落任务,禹维风早就瞧叶秦不顺眼,只是顾虑着他身为禹宗主的嫡系后裔和天道盟金丹修士领队的特殊身份,才没特意去找叶秦的麻烦,对叶秦进行打压。

  在禹维风看来,叶秦这样中土出身渡海而来的散修,能成为金丹修士。纯粹是祖坟上冒十丈青烟,烧了八辈子高香才积下的福德,根本没有必要去重视。

  太过重视,特意去打压,反而会凸显得叶秦非同寻常,令叶秦引起更多金丹修士甚至元婴老祖的注意这可不是禹维风想要看到的结果。

  毕竟叶秦这样的金丹散修,在东海没有过硬的背景后台,很容易就淹没在东海修士人群当中,成为无数籍籍无名的金丹修士之一,几乎没有成为元婴修士的希望,更没有名震东海修仙界的可能。

  这次征讨土族任务,禹维风真正在意的对手,只有严巨头的嫡系后裔严豪而已。

  但是让禹维风万万没想到的是。严豪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阵亡陨落了。连严家的小神通古器巽雷古镜都落到了叶秦的手中。

  “如果这小子是凭真实力击杀严豪的话,那他的心机深沉到了可怕的地步,隐藏的实力恐怕极强,接下来要面对的将是一场异常艰难的苦战。如果这子只是严豪身亡之后捡到巽雷古镜,那么只能说这子运气太好罢了,根本不足为惧。”

  禹维风脸色阴猜不定,收回了光芒黯淡的数寸赤蛟剑,放回了储物袋中。又另外张口吐出两柄火系元神飞剑和一枚火精灵珠,做好动手的准备。

  赤蛟剑的威力极其威猛,但是足足要托四大口精纯的元气,才能强行驱动赤蛟剑这柄小神通法器。但是他现在只要吐出一口元气,便会从金丹期修为暴跌到筑基期九层,再吐一大口便会从筑基九层暴跌至筑基期一层。根本没有足够的元气,去驱使赤蛟剑小神通法器。

  说白了小神通古器虽然威力强悍的能瞬间秒杀金丹期修士,但是金丹修士没有足够的元气来驱使它的话,古器跟废物也没什么两样,还不如一件普通低阶法器好使。

  叶秦和禹维风,现在的修为都在金丹期边缘临界点,根本无法再消耗元气来使用小神通古器来斗法。

  叶秦冷眼的望着禹维风,见禹维风神色阴晴不定,哪里会不知道禹维风在想什么。

  叶秦也不多废话,见禹维风已经准备出手,他立刻张口吐出腹部丹田内的四柄飞剑。金乌耀光剑、天簌丝音剑、黄天厚尘剑、南明离火剑。手控这四柄元神飞剑”悬浮倒立在他的周身,金、青、红、黄四色法器光芒交相辉映,炫丽夺目。

  事情到了这一步,他和禹维风之间,只有一个能活着走出这古殿去。

  先不说禹维风在乾坤奇门阵内利用众金丹修士的元气来破阵,却在即将破阵的最关键时候。试图将众金丹修士统统害死在大阵内,让他自己能顺利抢到旭牛鼓。

  这个仇不可不报。

  况且,叶秦也不想让禹维风活着离开琅琊秘境,令东海修士知道严豪的巽雷古镜在他的手中。一旦消息泄露,严巨头的震怒。会让他承受难以想象的重压。

  想到这里,叶秦心中的杀机越强烈。

  “刚刚踏入金丹的修士,通常能拥有一件元神法器便算不错。你居然能拥有四件元神法器,难怪敢如此狂妄

  禹维风的神色顿时一变,有几分酸味的说道。

  虽然他是天道盟禹宗主的嫡系后裔。但是禹宗主的嫡系后裔有不少。每一位后裔能够从宗主的手中得到赏赐的法器、法宝自然并不多。

  平时的修炼所需的灵丹,还有法器之类,一半以上还得靠自己去想办法得到。

  禹维风至今也才炼制成二柄元神法器,叶秦却一口气拥有四柄元神法器,要说禹维风心中没有一丝嫉妒,那绝对是假的。

  禹维风的那柄小神通法器赤蛟剑。还是向禹宗主临时借来的。这次征讨土族部落任务完成之后便需要归还。

  “不过,就凭你这四柄元神法器。想要杀我,只怕做不到吧!你还有什么手段,都拿出来!”

  禹维风异常警惕小心说道。

  叶秦冷声说道,两手再度一扬,水贝灵珠、粉霞法珠这两件法宝一起施法放了出来,悬浮在他双手上方数尺处。

  “那我再加上两件法宝。不知够不够分量杀你!?”今天他要将禹维风留在这里,自然要全力以赴,将自己最强的四件元神法器和二件法宝都放了出来。

  同时,叶秦体内所剩不多的法力狂涌而出,四件元神法器、二阶法宝的光芒同时暴涨。

  “这不是天魔盟天兜宫的粉霞法珠吗?苗童的这件定身法宝怎么在你的手中!莫非你先杀了苗童。然后用这件法宝偷袭严豪,夺走了他的巽雷古镜?”

  禹维风一看到那枚粉色的灵珠。顿时联想到了一个可能,神色剧变。似乎对那粉霞法珠极为忌惮。

  身为金丹一层修士,修为没有多少差别,法力也相差无几,斗法时真正比拼的还是双方的法器、法宝的实力。

  禹维风自忖自己手中有两件火系元神法器和一件火系法宝,在金丹修士当中已经属于极强。可是,叶秦手中的四件元神法器和二件法宝足足是他的两倍还多,这

  尤其是叶秦那枚粉霞法殊,这件法宝能打出粉色霞光,一旦被粉色霞光罩住,不管是修士还是法器。都会定身在原处动弹不得。

  单纯比法器,他根本不如叶秦。

  禹维风心中顿时暗呼不妙,右手按在腰间储物袋上,瞬间他的手中多出一张五寸长的精美的火色符纸。这符纸的材质是某种顶阶火系材料,远比普通的高阶符纸要高出许多。

  符纸上面画着极其复杂的法咒和图纹,依稀看去,似乎是一个甲兵。

  “火焰甲兵!”

  禹维风的一声爆喝,手中火色符纸猛然拍出。

  那张火系符篆朝前方飞出十余丈,接着在半空中轰然爆裂,迸射出漫天的火焰。

  这些爆裂的火焰,都是三昧真火,并未直接攻击向叶秦,而是纷纷落地,在地上迅幻化收缩为一个浑身冒着汹汹火焰的甲兵。这个火焰巨人身高五丈,右手持一柄长长的烈焰刀,一手持一面巨大的火焰护盾。火光妖异,火瞳中充满了暴戾气息,凶悍异常。

  “轰”的一声,火焰甲兵落在的上。出沉闷的声音。

  “火焰甲兵符篆勺叶大哥小心,这是禹宗主的点兵**神通。以火焰制造成甲兵。每一个火焰甲兵;都有一名火系金丹中期修士的实力。攻防一体。刀盾每一击足以令千丈山石崩裂。”

  站在叶秦身后不远的周瑶,骇然之下惊呼,向叶秦告知这火焰甲兵的厉害。

  同时,她和廖晓挥、金中山、潘霜等修士慌忙后退。

  叶秦和禹维风这两位金丹修士斗法。以她们现在筑基期九层修为。很难插手。光是这个三昧真火形成的火焰甲兵,不小心沾上一点半点火花,都够他们几个,筑基九层修士受的了。

  “姓叶的小子,你千算万算,恐怕也绝想不到我有这顶阶符篆,凭空多出一个金丹中期实力的帮手。现在是二名金丹对一名金丹,你死,路一条。居然想杀我,找死!”

  禹维风狂笑,操纵火焰甲兵。一起朝叶秦扑杀了过去。

  叶秦目中寒芒一闪。

  “火焰甲兵?!让我的仙身**。领教一下禹宗主的火焰甲兵!”

  叶秦出手极快,水贝灵珠光芒一闪。数道厚厚的蓝色水幕墙出现在前方,为自己争取时间。

  接着,他右手在身前凌空画了一个圆弧,幻化出现一面法镜。这面法镜内出现叶秦的身影,眨眼工夫,一个一摸一样的“叶秦”出现在大殿内。

  两个“叶秦”同时朝禹维风和火焰甲兵杀了过去。

  “这是一幻术?”

  禹维风轰然击破水幕墙,见到两个。“叶秦”出现在前方,先是吃了一惊,然后不屑,“哼,凭这小小的幻术也想跟我斗?!只要破掉幻相。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禹维风朝其中一个叶秦杀了过去。

  在禹维风的操控下,火焰甲兵只是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便立剪挥舞火焰长刀朝另外一个叶秦扑了过去。

  禹维风遇到的是“叶秦”的法力幻相。

  火焰甲兵,遇到的是真正的叶秦。

  可是,让禹维风再度吃惊的是,这两个真假“叶秦”居然都有攻击力。居然同时能够和他、火焰甲兵斗法。

  那尊法力幻相,虽然只有叶秦三分之一的战力,却也拖住了禹维风。让禹维风必须先把叶秦的法相干掉,无法立刻和火焰甲兵联手攻击叶权

  叶秦手中的粉霞法珠光芒暴涨,一道粉红霞光激射而出,笼罩向火焰甲兵。火焰甲兵的身形有些迟缓。远不如禹维风这样快迅猛,顿时被定在原处。不能动弹。

  叶秦右手双指一挥,四柄元神飞剑,全力朝火焰甲兵击去,“咔嚓!”火焰甲兵被元神法器打的支离破碎,化为无数火焰散落在地上。

  同时,粉霞法珠内的所有粉色虹芒都消失殆尽,成为一枚废弃的普通灵珠。

  禹维风虽然把叶秦的法相给击破。可是见到火焰甲兵同样被叶秦凶猛的攻击打成碎片,心顿时猛然往下沉,脸色一变,疾倒退,直接朝大殿后方的旭牛鼓扑了过去。

  继续和叶秦斗下去,他占不到任何便宜,反而有被杀的危险。禹维风现在只想抢走破损的旭牛鼓。迅离开琅琊秘境,回到白浮城去。至于铲除叶秦的事情。日后再说。

  “呔!”

  这时传来周瑶一声娇喝,她的大五行剑阵齐出。将禹维风拦截住。

  “周瑶,你敢阻我!”

  禹维风身形顿时一挫,望向周瑶,勃然大怒。

  “多,你现在已经没有法力。死期到了。但是我这边却还有几个帮手金大哥,廖妹妹,潘兄,大家一起联手杀了他!”

  周瑶这个时候敢冲出来,自然是已经看出禹维风的虚实。大声喝道。廖晓樟、金中山、潘霜等几位筑基修士,“飕、飕!”闪现在禹维风四周,各自操控法器,将禹维风团团包围住,一个个都怒火直冒,愤怒的瞪着禹维风。

  “你们居然敢跟我作对,紫剑宫、聚宝宫、广语仙宫,都是投靠在禹宗主座下。立刻退开。我饶恕你们这一次。”

  禹维风大怒,神色中带着几分惊恐。

  周瑶说的不错,他体内的确没有法力了。为了冲破乾坤奇门阵,法力几乎消耗殆尽。他刚才跟叶秦的斗法,使用的是顶阶火系符纸,也只是支撑了一小会儿,便不敢逞强斗下去。

  “禹维风,要不是你,我们几人怎么会损耗如此多的精元,暴跌出金丹境界!你还想我们放了你!?让你活着回去,老子还算人么。今天你死定了!杀!”

  金中山咬牙切齿,打出一枚金光璀璨的金色法珠,朝冉维风狂攻了过去。

  四名筑基修士,各自操控高阶法器,围攻禹维风这个金丹修士。四人早就对禹维风恨的咬牙切齿,只是畏惧禹维风的实力不敢动手,现在禹维风法力耗尽,四人心中的酒天愤怒和怨气,现在再也遮掩不住。

  在七八件高阶法器的围攻之下,传来一声惨叫,禹维风被轰为一蓬血雾,尸骨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