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紫府仙缘 > 444 临海城
  “小子,是你束年就擒,迈是让大爷我亲年将你拿下。帆们小们慌张想逃,身上只怕带有不少宝物。最好乖乖自己把随身宝物拿出来,若是值钱,道爷一高兴,饶你不死!”

  魏壮汉见己方三名金丹修士将势单力薄的叶秦包围住,胜券在握,立时态度嚣张起来。

  叶秦却懒得理会,不和这蛮汉争口角上的便宜。只等拖延上片刻,周瑶、廖晓粹等四人安全远离了,他便突围而去,返回北方诸岛去。

  “魏老弟、朱老弟,你们一起动手。别让他有机会逃脱!”

  葛老者虽然想不明白叶秦独自留下。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过他生性果断,不想让煮熟的鸭子飞了。便大声喝令,让魏大汉和朱青年修士二人全力出手。

  “葛兄,斗一个金丹期一层的小子,没必要两人一起出手吧!让魏兄出手将他击败,我掠阵,不让这小子逃了便是!”

  朱姓东青修士却是颇为自负的双手抱胸,不肯和魏大汉一起和叶秦。

  在朱修士看来。他和魏大汉二人,好歹也是金丹期二层、三层修士。联手对付一个金丹期一层修士。未免小题大做,自坠身份。

  “好嘞!朱老弟,你一旁待着。让咱先来掂量掂量这小子的本事!呔。“巨木术,!”

  魏大汉大为兴奋,口中爆出惊天动地的大吼,体内法力疯狂运作。全身青衫在强烈法力气息下鼓胀起来。

  他没有动用法器,大掌拍出一大团青色气息。

  接着,在半空中一抓,青色法力迅化为一根一丈粗五丈长的巨型沉重大木,夹带着漫天青气。巨木周围的青色气旋。是木系之毒,一旦沾染上,极容易中毒,出现各种负面状况。

  “木系法术修士?!”

  叶秦神色微变。

  这大汉几乎在瞬间便打出威力巨大的木系高阶法术这是木系法术修炼到了极为精纯的地步,才可能做到的事情。

  此人必定是专研木系法术的修士。纵然手中没有任何法器,单靠木系法术之威,也凶悍无比,足以和同阶金丹修士斗法。

  “南明离火剑!”

  叶秦没有怠慢,张口吐出一道微弱的火芒。微弱的火芒迎风而涨,呼吸之间化为漫天烈焰,火鸦飞舞,一柄耀目的紫色火系飞剑,凌空傲然而立,在半空一绕,朝砸来的青色巨木当头劈下。

  “喀嚓!”

  凌厉的紫色剑芒,一下将巨木的头部劈开一道数尺大小的裂缝,然后沿着巨木的裂缝,将巨木完全斩为两半。巨木崩解。在漫天烈焰、火鸦之下,青气更是被焚烧殆尽,消失于无形之中。

  “小子,你这火系飞剑不错。不过,这才刚刚开始呢!“巨木阵”看你如何牙豺当!”

  魏大汉大笑,狂啸,双手接连猛拍。

  一根巨木,两根巨木,三根巨木一群十余根青色巨木,在半空中悬浮,组成巨木撞击阵,漫天青气,声势骇人。

  魏大汉施法操纵这些巨木,显的十分吃力,增加到了十一根的时候,便再也无法增加数量了。接着手一挥,众青色巨木。声势浩大的一起朝叶秦狂撞了过去。

  “就这些手段了?”

  叶秦笑了笑,好妾以暇。

  他猛然张开口,四件元神飞剑激射而出。一拍储物袋,飞出水贝灵珠。

  四元神飞剑一灵宝,齐出,迎战巨木大阵。

  叶秦手控水贝灵珠,虚空一招,数十股小水龙在半空中瞬息出现,截住巨木阵。它们在十余根巨木上一旋绕这些巨木激射飞行度,立复缓慢了下来,显得缓慢而笨拙。

  别看这些小水龙没有什么攻击威力,却有强烈的迟缓效果,让原本有些声势骇人的巨木撞击大阵,立刻变得如同慢腾腾的乌龟一样毫无

  胁。

  叶秦神色淡然。伸手一指,四件元神飞剑,同时朝巨阵激射了过去。疯狂绞杀青色巨木。

  巨木撞击大阵,还没能飞射出数十丈远,便被元神飞剑组成的剑网绞杀,完全崩溃瓦解。

  叶秦举手之间破了魏大汉的巨木阵,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北边天际。这一会儿工夫,周瑶、廖晓摔等四人早已经从天边彻底消失,让他大为安心。

  “这里的斗法也差不多该结束了!这几个寻宝修士,实力一般。跟他们斗法,一对一,实在是胜之不武。一对三,或许还有些难度。”

  叶秦暗自嘀咕着。

  若是葛老者、朱修士知道叶秦此时的想法,恐怕要气的吐血。

  魏大汉愣在当场,神色震惊,一时间无法想象会是这样离谱的结果。苦练了数十年的法术,才练成的巨木阵**,居然这样轻松,就被一位他轻蔑的金丹一层修士给破掉了。

  话又说回来,这巨木阵对付普通金丹修士,相当于十余件高阶法器同时攻击,确实有着很强的威力。

  但是拿来对付全身都是元神法器、灵宝的叶秦,根本不够瞧。叶秦的元神法器,可以轻松毁掉高阶法器,根本不是这些巨木能抵挡。

  正当魏大汉刹那间失神,目瞪口呆的工夫。

  叶秦的反击已经开始,一道金芒。灭了众巨木之后,在半空一旋转。朝魏大汉胸口激射而去。

  “不好,魏老弟快躲开,有危险!”

  “快出手助魏老弟一臂之力!”

  葛老者、朱修士,几乎同时脸色大变。

  朱修士甩出数件顶阶飞剑。朝叶秦激射而

  葛老者张口吐出一枚黄色小印。干枯如古树的大手从宽**袍之伸出,急掐法决。法印黄光爆耀。暴涨为数十丈长重逾万斤的黄澄澄土系法印。

  那法印上,似乎刻一座神秘的法印阵法,内有众多的木精石怪,藤妖。树妖,泥石怪,火岩怪,为大土法印增添巨大威力。

  “大土法印!”

  葛老者放出法印,大枯手猛然朝下一压,大土法印朝叶秦当头砸下。

  若是被砸中,纵然是一座小山丘,也能砸成粉碎。

  叶秦望见压顶而来的法印,目光微微一缩。这件土系法印,对他有些威胁。

  三名寻宝金丹修士显然配合极久。非常有默契。

  朱修士争取时间,而葛老者放出威力巨大的元神法印,朝叶秦猛攻。此时魏大汉也已经惊醒过来。猛然一扭身,试图躲避叶秦出的金色剑芒。

  “噗嗤!”

  “啊!”

  魏大汉痛呼一声,左臂鲜血飞溅,没能及时躲开,被那金光瞬间斩断一臂。

  “葛兄、朱老弟,给杀了他。为我报仇!”魏大汉撕心裂肺的痛呼。

  葛老者见同伙受了重伤,惊怒交加,不惜法力猛催动大土法印,和朱修士一起,朝叶秦疯狂围攻。

  三名金丹修士同时出手围攻一名金丹修士,绝非一加一这么简单。

  叶秦四柄元神法器、一件灵宝齐出。可以轻松击败他们当中任何一人。却奈何不了配合默契的三名金丹修士。

  叶秦斗了一会儿,便知道自己拿不下他们三人。“法力很快就会耗光。不能硬拼下去!周瑶她们已经走远,自己也没必要和这三名金丹修士厮杀下去。和他们斗法。纯粹是浪费时间。”不由萌生退意。

  “仙身**!”

  叶秦击退三名金丹修士的一波凶悍围攻,立刻抽出双手,急掐法决。以法术幻化出另一个“叶秦”

  两个“叶秦”一出现,便分头朝南、北两个方向急飞去。

  “怎么变成两个一摸一样的金丹修士?”

  “这是什各幻术?”

  葛老者神识扫过两咋。“叶秦”难辨真假,不由吃了一惊。

  修仙界的法术,千奇百怪,无所不有,不少幻术都能让人难辨真假。魏大汉、朱修士。也只有傻眼的份,分辨不出究竟,那个是真正的叶秦

  “葛兄,其中必定有一个是假的幻身,咱们分头追吧!你去追杀南面那个,我和朱老弟去追杀北面那个!”

  魏大汉刚刚为断臂止了血,气急败坏,眼看叶秦就要逃走,不由怒声的。

  “不行,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斗不过他,轻则让他逃脱,重则自身败亡”

  黄袍老者神色阴沉,否决了这个方案。想了一下,飞快沉声道,“这小子原先是往北行飞行。我估计,他为了迷惑我们,很大可能会改道选择南下!走,我们一起追南面那个。”

  黄袍老者领头朝南方追去。

  魏大汉和朱修士立刻御剑跟上。

  他们这是纯粹赌运气。

  追的上自然好。追不上也只能自认倒霉。

  有的时候,不得不赌运气。

  叶秦确实是往南飞,他一口气疾飞出数千里之外,回头望了一眼。却依然看到黄袍老者、魏大汉、朱修士三人穷追着自己不肯放弃,而没有分开去婆自己的法身。

  “他们怎么看穿的?莫非是瞎猜出来的?”

  叶秦暗道一声晦气,却很是无奈。以他一人之力。要击败这三名经验老练的寻宝金丹修士,过于勉强。既然无法诱骗他们分开去追北面的法相。只能继续一路继续往南狂飞。

  葛老者是金丹中期五层修士小御剑度极快。

  好在,叶秦的乌云障法器飞行度同样飞快,加上没有周瑶、廖晓,樟等人的负担,御器飞行度比葛老者还快了一些许。

  疾飞行之下,双方的距离被缓慢的拉开,从最初的一二百丈,变为数十里。

  葛老者等三名金丹修士追在后面,却追不上,气的破口谩骂,徒呼奈何。可是这断臂之仇,却让他们不肯轻易放弃。

  好几个时辰之后,在茫茫大海上,叶秦驾驭疾飞行的乌光,飞临一片岛屿群的上空。

  这片岛屿群的最大主岛屿上。有一座方圆百里大小的修仙城池。

  城内,数十条大街巷道纵横交错,可轻松容纳数十万人之众,规模算是颇大。熙熙攘攘。人潮涌动,修仙者,世俗凡人。甚至土族力士。随处可见。

  城门进出口处,站着大量的筑基高阶修士守卫,众多的筑基、金丹修仙者从远方飞临此地,进出城池。或者是御剑飞起,离开远去。

  “这里远离东海诸岛,十分偏僻,怎么会建起这样大的一座城池?这是什么地方?”

  叶秦诧异,不由让乌云障急停了下来。

  城头有一块巨大的城匾。

  “临海城!”

  叶秦一眼便看清楚了城匾上的三个耀金夫字,心中默念道。

  修仙城池,通常是禁止修士在城内斗法的。

  那三名寻宝修士,想要在这座大城内追击他,几乎是不可能。或许。可以在这座城池里,摆脱那三名寻宝金丹修士的死缠烂打。

  叶秦心念一动,便直落了下去。